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6章 秒杀全场

龙凤双主已出,谁敢争锋!

“轰!”飞上来的十几人瞬间爆开,而北云霄只是拂了下手腕,一道银光打出罢了。

什么是强者,这便是强者!

这一刻,暗处的人眉羽也紧锁起来。

从秘境出来,这力量居然变这么强了,看来,不好对付了呢。

他想着,金色獠牙面具下的容颜又一闪诡色。

而这方,秦可惜已吓的连连后退,她知道什么叫恐惧了,什么叫害怕了,慌乱中,她对着半空不断惊慌呼喊:“你出来呀!你快出来呀!咱们不是一起合作吗?你快出来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呀!”急色,身上的凤袍散乱在地,露出她大片早上还欢爱过布满青紫的肌肤。

周围的人齐齐一阵唏嘘。

暗处带着獠牙面具的人眼底一闪冰冷寒光,他再望了一眼眼下的情形,招一招手腕,暗处的人和身边的人瞬间退走。

就连刚刚出现攻击黑疯子的二十人也是如此。

没有靠山,这靠山也用不上,那秦可惜还能如何猖狂。

北云霄袖袍一拂,一道银光从额上打入她的身体,然后转身再向景袖走去。

无需去看她的下场,不关心也不必要。

而景袖这方也已经向着倒地的众人一步步走去。

她手握长枪,眸子微微抬起,看着众人缓缓的勾起唇角,然后悠然的道:“你们是想滚呢,还是死在这呢?”

轻柔的语气,却让所有人毛发立起。

当然,这里面也有些狡诈取巧之辈,身怀着毒镖就唰的扔来。

景袖冰冷的一笑,长枪不过至上往下一滑,那人的整个身体爆开。

陆续又有人飞起,都是些不死心的亡命之徒,得了凤玉他们就有无尽的财富,无尽的神兵,为什么不冒险。

只是……

他们没有那命。

“唰唰!”光束飞过,长枪舞出银电。

用银兰妖刃的景袖强,用银霄长枪的景袖也不弱,更何况这长枪是她一番改造,知晓它的每一分长处,所以当她舞动,这千军万马踏来的气势也崩腾而出。

震撼来自每个人心里。

血腥依旧蔓延。

渐渐,景袖失去耐心,眼冒凛然冷光,喝:“不想死的滚,想死的留下,三个数后我秒杀全场!”

人命只需一招收割就行了,何必那么麻烦。

这一呼,还想活命的当然脸色大变,顾不得看什么热闹,飞身而起,朝着西皇宫外,朝着天边而去,他们不想留在这里,不想。

而景袖冷眼看着,心头默数着三个数,她说秒杀,必是秒杀。

你跑的慢那是你的事,你不跑那也是你的事。

热闹不是那么好看的,有时候必须付出代价。

白裙飞舞,她整个人一飞,落在半空,就那般漂浮着,没有落下,像是天将神王,然后她手舞着银霄长枪,将周身的力量灌入这长枪了,银色的长枪变的血红,周身的血凤影又开始飞出。

她像是浴火而站,又像是凤凰附灵,再配上她精致如仙的容颜,这一刻的画面将刻在银月洲的事纪里,

永远不会消失。

“唰!”血光飞来,凤凰呼啸而下,向这万平场上扑去。

芳嬷嬷等人护着丰卿迅速躲避。

红尘三仙也是退到这广场外。

黑疯子等人不用,这一瞬,北云霄的力量护着他们。

天地血色闪烁,血凤戾霄,凤主之威。

“啊!快逃,快逃。”

“啊啊……”

惊呼响起,一片慌乱,那些还驻留在原地心思不轨的人正望着这红光。

下一瞬,红光穿身而过,他整个人砰的倒地。

这样的情形不断持续着,等到这红光铺满万平的广场,地上已是无数的尸体。

他们中或许有实力弱来不及逃的,可……那又怎样!在他们选择出现在这里时已经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而景袖只是用这一威严,告诉所有人,告诉整个银月洲,谁也不可以动她的宝贝,谁都不可以!

混乱过后,便是死寂,城外的人庆幸逃过一截,城内的人再没了呼吸。

景袖北云霄踏着一地哀鸿缓缓向着城门口而去,他们飞着进来,一步步走出去。

可能所有人都以为不会有人拦他们了。

“主子。”峥阳担忧呼道,看着他们主子一步步上前。

红尘三仙未理,仍旧走了上去。

宽大的粉袍猎猎飞舞,粉光闪在风中,一路柔光,当红尘三仙站在景袖与北云霄面前时,华夏风云众人的心头齐齐一跳。

景袖也是一愣,北云霄拧着眉,云贝贝不解。

桃花眼依旧是那般妖冶,他缓缓转移视线,将眸光落在云贝贝身上,一字一句的道:“我要火凤玉。”

这一刻,已经远去的獠牙面具人似乎看到了这一幕,嘴角缓缓勾起。

景袖愣怔,忽而黛眉紧锁起来,而北云霄的眸光落在红尘三仙的身上,变的深邃。

风吹过,散去腥风,红茶开在苑子,一朵一朵,分外抢眼。

这里是南域皇宫,也就是红尘三仙的地盘。

所有人皆在,包括丰卿,包括北风锦。

北风锦是在一处殿阁里找到的,当时无一人看守,身体看上去也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发生了什么,他不太记得。

重逢的喜悦冲散了担忧,剩下的只有紧握的温情。

此时,一处精美的殿阁里,众人围坐。

北云霄看着对面窝在丰卿怀里的云贝贝手心一握再握,他的宝贝,他都还没怎么抱,怎么就跟别人关系这么好了,更重要的还是这家伙,可恶呀,可恶呀。

似感受到北云霄火辣的视线,丰卿缓缓转过头来,淡漠的表情,然后再缓缓的转开,从始至终像是看了下风景而已,没有任何情绪转换。

这样子气的北云霄控制不住“啪”的站了起来。

他拳头敲在手边的案桌上,乌木制的案桌居然被他砸的粉碎。

众人的视线皆转了过来,连心情不好的红尘三仙也是,看着这一幕,像是发泄,红尘三仙冷冷的开口:“十万两。”

“嘶嘶……”众人一阵抽气声。

“黄金。”红尘三仙继

续道。

众人的抽气声没了。

景袖一手抱着北风锦,一手揉额,她这刚出来就欠下如此巨款,不好,不好啊。

“别闹,坐着。”景袖温柔道,一边将怀里的北风锦递上去,这人,不就是恼没有抱到闺女么,抱儿子,抱儿子,都是一样的。

这个动作让北风锦眉羽皱了一下,明显的嫌弃。

北云霄怔了怔,思索一瞬想要接过,好歹是自己儿子,都是景袖生的,他都喜欢。

“娘亲,我饿了,去找点吃的。”北风锦忽地出声,挣脱景袖便踏着小步子走了出去。

屋里这案桌上可是摆满了吃的呀。

众人瞪眼,窃窃私语响起。

对面的云贝贝一瞅,也不知道想着啥,唰的从丰卿怀里跳出:“我也饿了,我陪哥哥找吃的。”

小身子一飞,便不见踪影。

而原地的战神一张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周身气流运转,整个殿都在吱吱作响了。

景袖大惊,慌忙道:“快快,他们饿了,你去给他们做吃的,做拿手菜,酱香牛肉饼,保证他们喜欢。”她可不想坐了一会不到,就倾家荡产的赔给红尘三仙。

北云霄怔了怔,周身气势如潮水般褪去,对,他和两小家伙只是不熟而已,当初能搞定景袖现在也能搞定两小家伙,酱香牛肉饼该出马了。

想了一瞬,踏着大步走了出去。

他一离开,这里的气氛像是变了个一样,凝重感消失,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正事上来。

意外的是,居然是丰卿先开口。

“贝贝身上没有火凤玉。”

他一出口,红尘三仙唰的转个头,厉声道:“怎么没有,刚刚我们也探查过了,确实是火凤玉,唯一的不同是,这火凤玉不是在她身上,而是在她身体里罢了。”

他想要火凤玉,他找了这么久的火凤玉,如今就在眼前却不能得,这让他如何能安。

小孩的身体里,若是这小孩换成其他人的,他可能毫不犹豫的下手,可是是云贝贝,他下不了手,这些人又怎么会让他下手。

苦,痛,难受……压抑的情绪交织在大脑里,让他似乎要炸开一般。

景袖看着他的表情,眉羽也是深拧起来,出声道:“小三,你要火凤玉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一出口,红尘三仙唰的抬起脑袋,血色在瞳孔里流转,他看着景袖,没有念及曾经的任何交情,而是恶声道:“凤主,有些事不该问的别问,咱们的交易既然已经达成,你交给我火凤玉便是,三日,我给你们三日时间!若是到时候没有,那别怪我自己动手!”

话落,一拂袖袍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步离开。

他要火凤玉,必须要!他也等不及了,只能三天,只能!

清泽峥阳对视一眼,深叹口气也跟了上去。

景袖唤的小三,红尘三仙唤的凤主。

有些东西撕开掉口子,终是回不去了。

景袖黛眉深拧,又转首看着丰卿,问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贝贝身上闪着火凤光,心口处也确实有东西,这人却说不是火凤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