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5章 震场子

芳嬷嬷不断劝道,现在他们的主子什么力量都没有,如果这会暴露,如何抵抗。

丰卿的神色依旧平淡着,他没有回芳嬷嬷,也没有动作,只是站在角落看着邪美人怀中的人影,他想看她安全,他放心不下。

杀戮还在继续。

风扬的长剑不断挥舞。

“妈的!这些人都是疯了么?”雷霆怒吼,神色也是狰狞的厉害。

而从人群中飞出来要断了秦可惜脑袋的黑疯子,还没有落下,四周出现了二十个黑衣人,他们手舞细长的剑刃成圆形朝黑疯子攻来。

这些人与秦可惜的人和闲散势力不同,光是感觉气息便知道不容大意。

诡异的招式,刁钻的角度,饶是黑疯子这般强悍的人也有些招架不住。

红尘三仙与峥阳已经退到一处,清泽已经被他们救出,让人送了出去。

“主子,我们现在怎么办?”峥阳道,迟疑着要不要出手帮忙。

桃花眼扫过正混战在一起的一群人,纠结一瞬,冰冷的道:“找火凤玉!”

峥阳一怔:“是!”他手腕一撩,身在暗处的守将齐齐动了,他们身怀凤符盘飞身落在各处殿顶上。

源力打出,符光闪烁,符盘缓缓转动了起来,一点一点,逐渐加快,便见无数的白光从各处闪出,他们落在广场上众人身上,像是红外线扫射般不断的寻找着,一个一个。

红尘三仙看着他们的动作,手心紧握,有的,一定有的。

这一瞬,秦可惜诡异的笑了起来。

“来吧,帮他们加快点速度。”她轻道,对身边的男人招招手,很快,对方拿出个凤符盘转动起来,白光闪出。

而正好看到这一幕的黑疯子心头猛地咯噔一跳。

下意识顺着光线看去。

便见那光束向着场中心照去,然后准确的落到邪美人身上,没事,再落到她怀中的云贝贝身上。

红光猛地闪烁。

这一瞬,场上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

峥阳等人也是惊讶,下意识就将手中凤符盘的光束打去。

一瞬,满天红光,甚至有一个火凤影出现在云贝贝的周身,精致的小脸抬起,一片错愕的神色。

这一瞬,黑疯子等人惊讶起来。

若是谎言,一切可破,但这般真实,连他们自己也忍不住怀疑起来。

“贝贝。”邪美人轻唤,也是惊诧,若是感觉没错,这真的是火凤玉的力量。

云贝贝已经茫然着,她看着邪美人,精致小脸不解,她再低头看自己的身上,红光依旧闪烁着,且越来越亮。

“在她身上,真的在她身上!”疯狂,极致的疯狂。

即使是闲散势力也不乏高手,他们从人群中飞起,深金色的力量,这瞬齐齐朝云贝贝身上扑来。

“贝贝!”丰卿大惊,瞳孔的血红曼珠沙华升起,整个人向着那方飞去。

“主子!”芳嬷嬷等人大慌,急忙追去。

这一刻,天地混乱。

即使童泯等人的力量再强,这一刻也挡不住攻击。

红尘三仙也出手了,他不要云贝贝的命,可是,他要火凤玉,必须要!

混乱,自有大殿前的秦可惜“呵呵”笑着,眼底阴色猖狂的看着好戏。

这一瞬,空气好像凝固,所有的一切都朝那方扑去。

天地像是顷刻要暴炸般。

“谁敢动她!”一声戾喝,这声音像是从九天而来,落在每个人耳里,震的他们整个人心底颤栗。

天地间,两道光影从天边飞来,只是一瞬,便到了眼前。

银霄长枪一舞,银兰妖刃一出。

力量迸发,万平宽的场上两道光芒如海浪般猛地呈圆形冲开。

一道银色,一道血红,交织在一起。

刚刚扑来的人猛地向后飞去,砰砰声不断,砸在各处,噼里啪啦的声音,是他们手中的利器落下,天地间,这方烟尘肆起,这一瞬,广场四周的殿楼颤抖起来。

轰隆声不断,它们的青瓦开始碎裂,然后一点点落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倒塌着。

像是天崩地裂世界末日一般,砸落下来,蔓延起无数烟尘,不断的有哎哟声传出,是那些落在殿楼附近的人。

而半空上,两道身影缓缓落下。

银衣猎猎飞舞,雪色长裙飘扬在风中。

众人望着,大瞪着眼,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是……

因为刚刚的力量冲击跌倒在地的秦可惜瞳孔猛地收缩。

红尘三仙也愣怔着。

黑疯子看着,眼里的泪一点点落了出来。

邪美人望着,这一刻嘴角缓缓勾起。

童泯宫长,天涯,斩馗,红妖,绫罗,风扬……所有的人都激动着。

云贝贝也看着,大眼珠眨着,小嘴微微长大,仔细的看着,他们好像她的……

景袖看着她,眼里的泪在眼眶中打转,北云霄握着长枪的手也不断颤抖着。

“贝贝。”终于,景袖的一声轻唤,让小人一怔,眼里的泪唰的就流了出来,她身子挣脱邪美人的怀抱,猛地飞起。

“娘亲。”一声软糯的呼喊。

散在风中,让所有的人都一怔,景袖飞身而起,牢牢的接住她。

紧拥,泪成雨线般流了出来。

“贝贝,我的贝贝。”

什么时候,那个猖狂对天下不屑一顾的女子也有了这般温柔的时候。

什么时候,那个还站在金銮殿上猖狂的女子也有了这般如水的气息。

血浓于水,这便是亲人的力量。

“娘亲,娘亲……”一声声呼喊,小人笑了起来,这一刻是从来没有过的喜色,什么也代替不了。

她的娘亲,这是她的娘亲。

北云霄的眼血红着,缓缓走了过来。

“贝贝。”他轻唤,手心颤抖,作为父亲,他一直想疼爱的小公主,在她最重要成长的三年里却没有付出一丝一毫。

他很自责,很内疚,很想抱抱她。

“爹爹。”小人儿扑了过来,搂在他的脖子上,小身子还在景袖怀里。

这一刻的温馨画面落在每个人眼里。

渐渐,有人惊呼出。

“她是凤主,凤主,那人是银天,是银泽龙族的银天。”

一声呼,像是连锁反

应,场上的动静越来越大。

轻柔的一吻落在贝贝的脸上,景袖脸色一肃,从北云霄手中取过银霄长枪,唰的在半空舞动起来。

已看不出颜色的源力爆发,银霄长枪旋转而舞,一道飓风轰的凭空升出。

唰的扑向整个场上,又是一翻砸地声。

景袖一步步向前,手握长枪对着众人冷冷道:“我是凤主,谁敢动她,试试。”

这一瞬,一道实质的血凤光影在她头上长啸,这光影更是清晰,且更加血红,若不是之前在云贝贝身上见过火凤光影,让人都忍不住怀疑火凤其实在她的身上。

众人不断的后退,这便是威严,来自实力的威严。

这一瞬,窝在北云霄怀里的云贝贝小脸咯咯笑了起来,好强,她的娘亲好强。

北云霄笑笑,宽厚的手掌摸摸云贝贝乱掉的发丝,也不阻止景袖耍威风,这些人是敢削削。

“咯咯,娘亲,揍他们,揍死他们,他们欺负贝贝,还欺负哥哥,揍死他们。”小人不对呼嚷着,有娘亲爹爹的人就是这么猖狂。

听着哥哥一词,景袖的身子震了一下,忽而收敛神色继续看着眼前这群人,敢欺负她的宝贝,敢围剿她的姐妹,好样的,真是好样的。

“什么欺负,这火凤玉天下人都可夺,你女儿藏有火凤玉,活该被……”秦可惜忽然出声,想用火凤玉再调动大家的情绪,只是她话还没说完。

北云霄宽大的银袍一挥,一道银光打在她的身上,然后她整个人飞起,狠狠撞在百阶凤台上。

骨碌滚下。

一身狼狈,身子却疼的站不起来。

秦可惜作为西域皇主,强悍的实力谁人不知,如今却被北云霄一招给收拾成这般,一时间众人吓的大气难出。

好强,真的好强。

云贝贝的小脸则更兴奋了,她不仅娘亲的实力强,爹爹也好强。

“爹爹,这老妖婆把我关到地牢里来的,那里又黑又湿,还有老鼠,吓死人了,她还让人打贝贝。”云贝贝不断呼着,挥舞着胳膊声情并茂的添油加醋描述。

地上的秦可惜气的吐血。

“你个小杂种,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

话未说完,整个人已经再次飞起。

北云霄混身都是冰冷的煞气,他一步步上前,眼里是滔天的火色,敢骂她的贝贝,敢如此骂她。

景袖也是怒色,不过她没动,而是手举着长枪,震慑着这场子。

现在是他们一家人说话的时候,谁敢乱动,谁敢出声,她灭了他!

众人也似感受到这威严,被压迫的齐齐缩着脑袋,不敢动,也没法动,冷汗从头上冒出,浑身都在颤抖。

这一刻,万平的广场,无数的残瓦碎片散在各处,密密麻麻的人群,皆是以这里为中心。

这一刻秦可惜也颤抖着,实在是威严太强,让她从心底发憷。

她看着不断靠近的北云霄,眼中一闪硬色,对着身后大殿前的十几人一呼:“上!”

十几人怔了一瞬,对视一眼,银牙一咬,唰的飞起。

景袖冷色,北云霄冷色。

地上的黑疯子等人更是冷色。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