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4章 断筋

“轰!”丰卿压根未动,他面前的秦可惜已经飞了出去。

狠狠的砸在青石地面上,旧伤新伤加在一起让秦可惜疼的在地上扭曲,恢复些力气,她整个人冲起就想撕碎了丰卿,又被他瞳孔里的血色曼珠沙华一震,整个人由心底升出股凉意。

这图案太过诡异,让她有种这掌劈下去,她整个人就会粉身碎骨了一般。

她停了动作,不敢冒任何险,通常女人的直觉都是最准的,可是,她念不下这口气,眼里诡异的光芒闪过,她站在他身前,忽地娇笑道:“你一定还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怎么样了吧。”

丰卿身子一颤,这一次终于将目光透向了秦可惜。

可这一瞬,秦可惜更恼,万般的恼怒,她想毁了他,毁了他。

眼里阴狠的光芒闪过,她悠悠的道:“这两天我那琴师的长琴断了两根琴弦,听说这小孩的手筋做琴弦效果特别好,尤其啊,是这三岁女娃的,刚长好,又细又韧。”

她话还未说完,丰卿已经出声:“你想怎样?”沙哑干涸,像是灌满了风沙的枯井。

第一次听这人出声,秦可惜微愣了下,脸上的笑越发猖狂起来:“呵呵,我想怎样?我想拿个人的手筋先试试,若是这效果不好,就不割了,你觉得……”

“噗!”鲜血飚出,溅了秦可惜一脸,她大瞪着眼,脸上一片诧色。

丰卿右手缓缓抬起:“你要的。”他道,手心缓缓摊开,一根细长透明的筋脉在他的手心里,血色还染在筋脉上,滴滴答答,鲜血从两头落下,落在地板上,一朵朵血梅。

而丰卿的左手上鲜血已经铺满,从臂腕处延伸到指尖,红,红的看不见本来面目,鲜血不停的落着,滴落在地上,很快形成一滩。

弹琴人的手腕若没了筋脉,后果……

爱琴成痴的人若不能再弹琴,那会……

秦可惜知道,也知道这人嗜琴成痴的传言,所以看到眼前这般,心头莫名的生出焦躁感,为这人的态度烦躁,为这人对自己的狠烦躁。

恶骂了一声“疯子!”便一拂袖袍大步离去。

为了一个才认识两日的小孩做到这般,这不就是疯子吗?

秦可惜不懂,世界上很少有人懂,可是丰卿的嘴角却缓缓勾起。

她是他心底的那点暖光,一切都值得。

夜风吹来,地面上只有鲜血和那根透明细长的手筋。

月离开,晨日已来。

秦可惜还在床榻上哼哼唧唧的时候,一个小倌来报。

她的身边总不缺男人,没了一个小九,还有无数新的小九。

“皇主,南皇到了,已在快到大殿了。”小倌的声音有些慌乱,显然红尘三仙一行是强闯进来。

秦可惜从男人怀中坐起身来,眉心微皱了一瞬,眸里又爆发出滔天戾气:“还真是赶着来送死呢。”一边道,一边站起身,身后的两个男人立马伺候起来。

大殿,全是金色,四周立了无数小倌候在各处。

殿两边则是站了十几个金甲男人,光看气息就知道都是深

不可测的高手。

殿外也是金甲兵,候在各处,一副严正以待的架势。

而红尘三仙一行便在这般架势中,穿过人群缓缓走到大殿,他的脸上带着笑,眸光却是异常生冷,身边的峥阳也一副肃色。

他进了殿里,秦可惜还没有出现。

他宽大的粉袍一撩,最上首的软榻飞了起来,金凤椅在半空急速旋转,这情形惊的那些裙下之臣就想动手。

“轰!”的一声,金凤椅已经落下,半个身子陷在地面,而红尘三仙粉袍一捋径直坐下。

“嗤嗤……”不断的拔剑声,剑刃正对红尘三仙和峥阳两人。

两人就像是未见,红尘三仙更是悠悠笑起:“怎么?这西皇皇宫都没有把椅子给来客坐坐,本皇不能自己找一把吗?”

秦可惜的大殿里除了她的金凤椅确实没有多余的椅子,她一心泡在男人怀里,怎么会在这冰冷的殿堂里久待呢。

众人一怔,知晓红尘三仙说的是个理由,可拿了他们西皇的金凤椅这如何能算。

峥阳眸里冷光,冷哼一声,真当他家主子想坐似的,不过是恶心女人的东西。

剑拔弩张时,一阵娇笑响起,便见秦可惜从殿首后面的屏风走了出来,今日的她穿着一身火色的凤袍,露骨的款式让胸前大半的肌肤外露,随着她的走动,胸口不断起伏。

“南皇远到而来,是本皇怠慢了呢。”她说道,身后新宠的男人已经为她搬来了一张楠木椅。

这椅子虽不如她的金凤椅,可也是上好的楠木,上面还铺了彩色的软裘。

她坐下,身子微靠在软椅上,平淡的看着红尘三仙。

这个男人就是个阴阳怪气的主,她秦可惜从不愿与他打交道,一大男人在唇上涂抹红胭脂,想想都受不了。

她想着,态度自然也变得轻蔑起来。

她不喜红尘三仙,红尘三仙又怎会喜她。

风吹来,宽大的粉袍猎舞,他径直道:“不知道西皇为何抓了我的手下?是西皇宫中的男人不够用了,要抓我南域的解解饥渴么?”这话很明显的讥讽,毫不留情。

秦可惜的神色发难,身形微微坐起,她秦可惜是喜欢男人,不过也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像红尘三仙手底下那呆木没趣的小子,她还看不上。

拂手,宽大的凤袍微微摇曳,偏首对着身边人道:“去,把南皇的人带上来。”

话落,又转首看着红尘三仙道:“不过是误抓了而已,还你便是,何必那么大的气呢。”

她说话时,嘴角缓缓勾起,笑的别有深意。

红尘三仙的桃花眼中流光闪烁,没有再出声。

而殿外,那个去地牢带清泽的男人刚刚出去,两道影子落下,迅速跟上。

阳光璀璨着,大殿格外的安静。

秦可惜也不离开,也不再说话,食指悠悠的扣在手边的椅子上,一下一下,发出清脆的咚咚声,而她的嘴角始终都带着若有若无的浅笑。

时间过的有些久了,红尘三仙的眉越拧越紧,峥阳也不断看着外面。

终于,红尘三仙再也坐不住,唰的站了起来。

“南皇这是在心急什么么?怎么脸色这么差呢?”看着红尘三仙动作,秦可惜也动了,她悠悠道,身形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向下面走来,精致的长袍拖到地上。

红尘三仙未理,而是眉羽冷色的扫了她一眼,唰的飞身而出,峥阳尾随。

周围的金甲兵想要拦下,秦可惜拂手阻止,她一边笑着一边继续向殿外走去。

这方,已是一路血色。

黑疯子抱着昏迷的云贝贝一路杀伐,机械长刀挥舞,不断收割人命。

身边的华容邪美人童泯等人也不断的挥舞着利器。

看着终于撕开道口子。

黑疯子一声大呼:“走!”一群人飞身而起,翻出重重围军。

而美人殿。

芳嬷嬷等人落下,看着一地血色,眼唰的红了。

“主子!”

她们的主子何时这般狼狈,她们的主子何时会伤的这般严重。

挥剑断了金锁,芳嬷嬷就要去扶。

丰卿拂了拂袖,阻了她的动作。

“走吧。”轻声,依旧是淡漠的神色,不见任何情绪,步子加快,向着殿外走去,他很想知道那个小人是否安好。

众人一怔,迅速跟上。

芳嬷嬷瞥见地上的手筋脸色忽地大变,她呆滞,再向着丰卿望去。

宽大的袖袍下,丰卿的左腕不停的颤抖着。

她眼中的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这方,杀戮已蔓延到大殿前的万平广场上。

秦可惜立在殿前悠悠看着,忽地她向身边的人打了个眼色,对方很快离开,不过一会,西皇宫所有的门全部打开。

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喊声响起,无数的人马涌进,他们并不是整齐的着装,看起来像是银月洲的闲散势力。

事实上这些人就是,他们来自各域,有些是从那日的琉云城赶来,有些是新加入进来,只因他们得到一个消息。

火凤玉在芸芳阁的妖姬公子手中,而妖姬公子将火凤玉送给了凤主的女儿云贝贝。

这个小女娃,这个此时在西皇宫的小女娃,所以他们来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火凤玉。

“秦可惜!”混乱中,黑疯子戾喝,她将手中的云贝贝递给邪美人整个人唰的飞起。

机械长刀飞舞,誓要断了秦可惜的脑袋。

“疯子!”邪美人惊呼,一边抵御着攻击一边就朝黑疯子飞来。

云贝贝便在这般颠簸吵闹中缓缓醒来,她看着四周,没有熟悉的人,她有些慌乱,有些不知所措。

邪美人身边一直跟随的童泯宫长轻道:“没事,小主子,别怕,很快就安全了。”温暖的声音,让云贝贝点点脑袋,她匍在邪美人的肩上,眸子四处看着,期待看见熟悉的身影。

“贝贝!”一声呼喊,小脑袋唰的抬起,她摇晃着脑袋四处看,可是茫茫人海,她没有看见熟悉的人。

“主子,我们走吧,有这些人帮忙,她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