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3章 血色沙华

他朝着那边飞去,那边两人也朝着这方急速飞来,不过一会便汇聚到一起。

下一瞬,陡然两声厉喝。

“什么!”

惊天动地,其声似乎从九天传来,震的整个银泽龙族都是一颤。

不过一会,两道光影便从银泽龙族上空飞过,不用管什么阵法,更不在乎什么百回道。

直接的,强悍的冲了出去。

薄云随风在天边缓缓移动,蔚蓝的晴空上一批批云燕飞过,两道光影滑过半空,便这般急速的向着西域方向而去。

焦灼的一天缓缓过去,夜一点点来,西皇宫的附近布了一批批人马,他们游走在各处,随时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不过他们观察着,里面的人也观察着,且更加隐秘。

秦可惜的手下当然没有这般能耐,这都多亏了她的合作者,不过至今她还未见到那人的样子。

一想到那人,秦可惜眼底又生起了光,不知道那人的味道……

想想又瞬间挥去脑里的想法,有些人碰的,有些人碰不得,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皇主,那两小鬼你打算怎么处置啊?”一边替秦可惜揉着肩,小九一边随口问道,脸上尽是雨露后的红潮。

秦可惜拂开他的手缓缓站起,一边将肩上的袍子拉起,遮住她大片青乌:“那两个小鬼可不是我能动的,既然答应送人了,当然也得做到了。”

她要的只是火凤玉,只是男人,要那两个小鬼干嘛,又不能吃。

一边说着,就一边向殿外走去。

身后的小九一瞧,急忙问道:“皇,大晚上天,你这是……”

“呵呵,去看看我的娇弱美人呀,身子虽然脏了些,可那脸蛋还是好的不是?”

话落,已经消失在门口,身后的小九大惊。

夜风徐徐。

地牢里。

“喂,小鬼,你没事吧?”清泽试探的道,脸疼的抽筋。

云贝贝坐在角落,并没有理他,月光从窗口照下,只能看见她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一身脏兮兮的衣服。

从把这小丫头送进来后,这小家伙就没有说一句话,这让他实在有些担心,那么活拨的小家伙变成这样……

他想着,忍不住靠上去。

只是他刚刚向前两步,角落的云贝贝忽地哭闹了起来:“你走开!走开!都是你的错,都是……”她哭着,声音都沙哑撕裂的疼。

都是这人,都是他的错,他不来抓她,他们就不会被坏人抓着,还下了蛊,她害了美人哥哥,害了哥哥,都是他的错,都是……

她哭嚷着,心头却万般清晰都是因为她,所以她越发自责,小脑袋埋在腿弯里,久久不愿抬起来。

清泽一听,撑着受伤的腰并没有停下来,他蹲在她的身边,轻哄着:“好好,都是叔叔的错,叔叔不该抓你,不该让你被坏人抓住,还关在了这里。”

事实上,清泽并不清楚这几日发生了什么,等到他醒来便在这里了,他甚至连这里是哪都不知道。

一听清泽如此哄着自己,云贝

贝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趴在他身上,大哭了起来:“啊……不是叔叔,是贝贝的错,都是贝贝的错,贝贝害了哥哥,害了美人哥哥,都是贝贝的错……”哭喊着,尽情的发泄,眼泪沾湿了清泽的衣襟。

清泽听不懂,只能耐心的哄着她,这动静引来了看守人的注意。

清泽的眼里流光滑过:“没事,没事,贝贝想不想出去?”

抽泣的厉害的贝贝停了声,眼泪鼻涕的望着他,精致的小脸都看不清本来面目。

看着她停下来,清泽温柔的在她耳边低语起来。

不一会。

地牢的看守人全被引了过了,然后便是咚咚的倒地声。

清泽一边捂着口鼻,一边看着手上还没扬出去的毒粉,不断嘴角抽搐。

“叔叔,走啊。”云贝贝呼道,一边抽泣着把小指上的血吸允干净。

清泽的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他一直都以为这小家伙是身上带了毒粉,没想到居然整个人都是个小毒娃,他看着地上已经青黑没了气息的看守人,再想想自己以前,真的是在自找死路啊,不过还好,这小毒娃手下留情,没有把他给毒断气了。

一边想着,一边就朝云贝贝走去,只是两人手拉着手还没走几步,身形一颤,砰的倒地。

暗处的人走了出来。

一旁的男子检查着,禀道:“主子,晕过去了。”

“嗯。”轻应,看身形这应是个男子,只是看不清他的样子,他的脸上带了一张金色獠牙面具,一身的气息更是深不可测。

“抬起来。”微微暗哑的声音,像是刻意改变了声线。

一旁的男子迅速将地上的云贝贝抓了起来。

带着獠牙面具的男子缓缓伸出手腕,袍袖下的手暴露在空中,便见一阵红光绽放,红光绽放一瞬,瞬间淡去,他手中的东西也看得一清而楚。

血色,凤形,这是……

不等他的属下惊呼,男子手上金光一出,玉石上的血色再次绽放起来,下一瞬,连着玉石,他整个的打入了云贝贝身体里。

痛呼,小小的身子这一刻抽搐起来,像是骨头被撕裂了一般,但她的身上不见任何伤口,而男人手中的玉石已经不见了。

“主子,你这是……”

男子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袖袍一拂,他手中的云贝贝和地上的清泽唰的飞起,再次落进了地牢里。

“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天子骄麟。”他呼到,声音里带着兴奋。

夜深邃,月色迷离。

等秦可惜到了美人殿看着一屋场景勃然大怒了起来。

两个小倌正在丰卿身上不断折磨着,用脚踩,用鞭抽,而丰卿整个人没有半点反击的力量。

难怪这一身伤好不了啊,原来是这样,这样。

她脸色狠辣,不顾地上两个小倌的求情,一扬袖袍将两人击飞,唰的撞在殿柱上,口吐鲜血死去。

一旁的小九眸露惊色,正想说一句“皇主息怒”,身前的秦可惜已经转过身来。

“滚!”

小九一怔,神色不敢置信

,又低垂着头道:“皇主……”

他话还没说出口,秦可惜已经打断了他的出声:“小九,这宫里到底是谁说了算你是不清楚了么?”

别有深意的话,吓的小九整个人唰的跪倒在地:“皇主息怒,皇主息怒。”

“滚!”秦可惜已经怒极,一拂袖袍将他整个人扔了出去,虽然没下死手,但也得养十天半月了。

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还敢动手,没要了他命已经算开恩了。

这处的吵闹渐渐静下,屋子里只有丰卿和秦可惜。

她缓缓走到丰卿身边,也不顾一地污秽就要去扶他。

只是她愿,丰卿怎愿,即使没了力量也不能阻了他反抗,身子一斜便避开,看着秦可惜的眸光依旧淡漠。

不,准确的说丰卿压根没要看秦可惜,他的眼睛里没有焦距,只是凭着感觉而做。

这个动作让秦可惜生恼,她微握了下拳,隐忍了下来,然后缓缓走到丰卿的对面。

“听说你琴弹的不错?你若给我弹一曲,我便松了你的金锁如何?”那人也真是大惊小怪,都这般了,居然还吩咐用金锁拴着他。

她心头念着,心想着如何才能收服这娇弱男子成为她裙下之臣,虽然她可以接受逼迫,但是更喜欢自己臣服的。

那样吃起来才更让人愉悦不是。

丰卿未动,未言,坐在玉榻边,许是累了,他缓缓闭上眼,想着那张笑的嫣然的小脸。

这般样子,让秦可惜更加恼了。

她神色忽地一恶,手上生出源力,唰的就朝丰卿扑去,不愿意,那就来硬的吧。

应是感觉到秦可惜的动作,丰卿身子唰的站起。

只是他现在这般哪是秦可惜的对手,身上的袍子撕拉一声便撕了下来。

晶莹剔透的玉肤上血鞭的痕迹暴露在空气中,秦可惜的眉皱了一瞬,眸里的光瞬间更亮了。

此时月光从门前照下,丰卿立在殿中央,一身破碎的血色长袍拖地,些许月光落在他身上的伤口上,猩红的颜色泛起浅光,在秦可惜的眼中,别是一番诱人的味道。

不仅如此,再看着他精致的容颜和眼角的曼珠沙华,让秦可惜的心思越发躁动起来。

**光越来越盛,她缓缓向前,嘴里呼道:“小卿儿,今晚你就随了我,皇主我一定让你感受到欲仙欲死的快乐。”

她的手摸上丰卿的长袍,这一次丰卿没有再躲避,只是站在月光下,眸光看着外面。

风吹过,他身上的细长的金锁晃动,叮叮叮……为这里造出些轻乐。

秦可惜的脸上更喜,一点底单褪去他的长袍,晶莹如玉的肌肤展露在她的眼前,让她控制不住的呼吸加深。

她缓缓移到丰卿身前,涂着红葵的长指甲在丰卿眼角的曼珠沙华上滑过,她的脸缓缓靠近,想要亲上那肖想已久的红唇。

越来越近,近的只有一寸。

秦可惜浓郁的胭脂味已经铺在丰卿的面上。

下一瞬,月光下,可以清晰的看见丰卿妖冶的瞳孔里忽地生出一朵血色曼珠沙华的图案。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