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2章 出境

而这样的翻找,一找便持续了一天一夜。

没有,什么都没有,黑疯子等人几乎把蛊族苗尸里翻了个遍,除了那些恶心人的尸体外,再没有其它。

待到夜晚再来,黑疯子脸色发狠,放火彻底烧了这片。

银月洲三族中的蛊族苗尸便这样消失在火海中,没了族地,没了尸军,只剩下无尽的火光,散在风中。

而这场大火一烧便烧了一天一夜。

等到了第二日午时,一场倾盆大雨降下,电闪雷鸣,才终于将它的火势控住。

只是那时大地已是一片残灰,浓云翻滚,再也不见原来的景象。

又是一日,天放晴。

西域秦可惜寝宫。

“皇,好了。”男子轻柔的道,将手上的药膏收好,匍身坐在秦可惜身边。

将滑至腰间的金色凤袍拉起,遮住身上的伤口,秦可惜的脸上还是阴霾之色,一个小鬼居然伤她这么重,真是可恶。

“那人如何了?”她道,眼里泛起**邪光芒,虽然受了伤,可这享受下还是可以,那般娇弱的人味道一定很好。

她问着,虽然没提名字,但身边的男人却知道她说的谁,嫩气的面上一闪暗色,垂首道:“还是那样,要死不活的样子。”

秦可惜细长的柳眉皱起,要死不活?那有什么意思?

“找人给他看,快点,尤其是那脸上身上不能留一点痕迹。”秦可惜道,脸上的神色有些迫不及待。

身后的男人看在眼里,眸底一闪冷光,垂首恭敬应道:“是。”

静,男人未动,一点点替秦可惜揉着肩。

心里全是丰卿那娇柔绝色的模样,秦可惜有些按耐不住,唰的一拂凤袍:“算了,要死不活就要死不活吧。”话落,身形站了起来,这一下,衣服有些牵扯到她背后的伤口,她咧了咧嘴,却不作搭理,继续向门外走去。

身后的男子看的大惊,心头更是恼怒,他知道秦可惜这般样子意味着他会怎样,失宠,很快便会失宠。

身形一起,急急跟了上去。

美人殿。

这里是秦可惜以往用来养男人的,不过现在,因为她的吩咐偌大的宫殿里只有丰卿一人。

烟纱轻舞花回盼。

一切布置的极美,不过总有那么股恶心的胭脂色靡味。

一股清风吹入,金粉色的纱幔随风卷起,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立刻散了出来。

许是雨后的风有些凉,床榻上,丰卿动了动,身上还是那身血色曼珠沙华长袍,他缓缓睁开眼,微微移动手腕。

“哗哗……”铁锁的声音,他的腰上,手上,脚上全被拴上了锁链。

这锁链是镀金色,虽然细长,可丰卿知道,以他现在的力量打不开。

他缓缓坐起,青丝早已散开,凌乱的落在他四周,透过青丝可以看见他眼角处若隐若现的曼珠沙华。

花依然妖冶,整个人却已失去了那股精气,剩下的只有柔弱。

秦可惜一走进来,便看着丰卿这般模样,心头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想了这么久,

终于能吃上一口了。

整个人就要往丰卿身上靠去,身后的男人一把拉住了她。

“皇主,他身上污秽,别侮脏了你。”男人急急说道,脸上有些急切。

秦可惜被一拉,阻了动作,心头微生恼意,但狭长的凤目朝丰卿看了看,眉头狠狠皱起。

一身血污,确实有些倒胃口。

“怎么这么脏,给他换了。”她的娇弱小美人就应该干干净净的。

身后的男人垂首道:“小九已经打算给他换过了,可是他不换,还挣扎,他那般气弱游丝的样子,小九怕把他折腾死了,就一直没敢再动。”

不知道是不是了解秦可惜的癖好,她身边得宠的男人都喜欢用九称呼自己。

“不唤?”秦可惜拧起眉,金色凤袍一甩,戾喝:“不换也得换,就算给我折腾死了,也要把他这层破袍子扒了!”进了她这里了,就是她的人了,就算是死了,那也得听她的。

这一呼,秦可惜脸上带着点怒气。

吓的身后的小九匍匐:“是是是,小九马上命人去办,皇主这里太脏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寝宫吧,等把他收拾好了,我就送过来。”

秦可惜本想在这等着,想了想这里确实挺脏,便凤袍一甩,气冲冲走了。

“快点!”

“是是是……”

待这里人散去,气氛静了下来,房间只有丰卿静坐在纱幔后,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其它表情,他在想,云贝贝应该无事了吧,那日的最后一下,他把所有力量都传承到了她的身上。

蛊应该解了吧。

正想着,头顶哗啦的浇下一桶冰冷的水,这水不仅凉,还加了盐酒在里面。

饶是丰卿这般淡漠的人这一刻也控制不住的疼的颤抖起来。

这水还没有停,两个小倌不停的在他头上浇着,水漫了一地,混着他身上的血腥将这里染的满地污秽。

两个小倌动作不停,到后来狠狠在他身上扒扯着,晶莹剔透的皮肤被这暴力的动作扯出一条条血痕,有些严重的直接割出了口子。

这是世上最柔软的云羽衣料啊,被割开口子该是用了多大的劲啊。

所以当秦可惜看见这般模样的身体,整个人都是嫌恶。

“弄出去!脏死人了!”她戾呼,神色恼着,为了尝这男人她可是忍了一天一夜没开荤了,居然还是这般模样。

两个小倌拖着残破的丰卿立马架了出去,地上留下一路血迹。

小九两个钱袋扔过去,两个小倌立马俯身连声感谢。

“谢谢小九大人,谢谢小九大人。”

小九看着一脸淡漠没有表情的丰卿一闪冷笑:“抬回去,好好招呼。”

“是是……”

很快,两人便拖着丰卿离开了。

小九转身,撩一撩身上的青袍,脸上又恢复那种稚嫩的表情,缓缓进了屋子。

跟了秦可惜一些时日,当然知道怎样才能让诱引住眼前这女人,不一会殿堂里便是哼哼唧唧的声音传来。

秦可惜百般**,而她身下的小九便任由

她**,惹的秦可惜脸上尽是猖狂的笑容。

四十多岁的女人还是这般心态,不是老妖婆是什么呢?

而另一方。

一日查探。

黑疯子等人已经确定两位小主子在秦可惜手中。

西皇宫外的一处客栈,众人商议。

“怎么办?要不直接杀进去吧!”雷霆呼道,一脸恨色,两小主子落在她手中,指不定还遭什么罪呢。

黑疯子拧眉,整张脸都是煞气汹汹的模样,要不是邪美人阻止,怕是她早就冲进去了,此时,只能坐在一旁不发一语。

邪美人看着她,轻叹口气,转身对着众人道:“此时进去,必是一场血雨腥风,而且我们根本还没查到两小家伙的关押地方,秦可惜作为西皇掌势多年,不是表面上看去那般昏庸无能的,她手下有一群裙下之臣,各个都是猛将,那女人招揽人的手段又非同一般,必然早就备好了天罗地网等着我们跳进去。”

“那怎么办啊,那么小的两个小家伙怎么受的了关地牢的苦刑啊,不行,一定要救,必须要救。”童泯呼道,眼中的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才见到小主子一瞬,就出了这种事,这让他们怎么对得起凤后,对得起凤主啊。

“救,一定救。”邪美人呼道,此时脸上也不再是淡漠的神色,他脸色肃色,又道:“此时我们需要找人合作。”

“合作?”风扬拧眉,半响道:“你说的是南皇,红尘三仙?”

“对,红尘三仙,不仅如此,还有芸芳阁那些势力,他们应该这会也在找他们的主子。”

众人拧眉,思索一瞬,风扬立马道:“好,我去办。”话落,便开门想要出去。

开门的一瞬,一人已经立在门口。

粉衣劲装,不是清泽,是红尘三仙身边的另外一个忠将。

他看着众人,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明日,我主进西皇宫,众位同行。”一语,便表明来的目的。

众人错愕,但很快沉静下来,有红尘三仙的帮忙总是好的。

“南皇的目的?”风扬道,自从红尘三仙与主子划清界限后,他们便改了口。

峥阳看着他们,薄唇微启,道:“火凤玉。”

一瞬,屋里人瞳孔骤缩。

火凤玉真的出现了?

另一边。

四小妖急速向着银泽龙族飞回,穿过山林,进入百回道,不一会,银龙殿里的龙老惊呼了起来。

“什么!被抓了!”

“没错,龙老,确定被抓了,是秦可惜的人!”

龙老满脸急色,不可能啊,那些人怎么会是小风锦的对手,就是因为这样,他也才放心两小家伙出去,只是这才几日,怎么就被抓了。

一边想着,一边就急忙往外走,不行不行,他必须出山去看看。

刚走到殿口,一声轰隆声传来,便见地面猛地摇晃,而天边的位置一团浓云翻起。

众人惊怔,龙老的脸上忽地大喜起来:“出来了,出来了。”居然提前了两日,太好了,太好了,一边呼着,一边就朝那方急急飞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