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1章 凄喊

男人的身影被一挡,阻了动作。

“呵呵,那人果然没骗我,不过,不急,都在口中的肉了,还急这么一会咽下去么?”暗夜中,女人咯咯笑着,正是秦可惜那张涂抹胭脂的脸,她狭长的凤目盯着血凤影中的丰卿,笑的别有深意。

“主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是个同样面色阴柔身形娇小的男人,跟九儿是一个类型,不同的是这男人身上多了些嫩气,像是刚刚成熟,任人采撷般。

不过到底稚嫩与否,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等,等这人耗尽力量,要解‘梦楼蛊’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那人不说了吗,这人的力量容不得大意,我们必须选择最恰当的时候出手。”到时候,她也可以……

像是想到什么,秦可惜笑的越发灿烂了。

旁边的男子看了看,安静下来,低头的一瞬,眼里是晦暗莫名的光泽。

这方。

丰卿和云贝贝间,两人被这血色的光影全部包住,血凤的影子在他们头顶不断展翅戾啸。

像是要破空飞起,落上那九天,展示它们凤族之威。

“美人哥哥。”这一刻,云贝贝恢复些力气,轻唤了声,虽然这样,但她的小脸还是苍白的,眼里也没有光泽,垂着小脑袋,像是随时会断了气息。

三日急速飞行,早就让丰卿的力量消耗不少,杀出尸林,毁了僵尸军,更是用了大量的源力,他唇色也是苍白的,但他眼角的曼珠沙华却异常妖冶,他看着云贝贝,第一次有了恐慌的感觉,不是急,是怕,怕这个小人从世界上消失。

她可以不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不围在他身边叫美人哥哥,但是不可以消失,绝对不可以!

“贝贝,你的那个交换我答应了。”他说道,一手不断催动着力量打在她身体里,一手从怀里掏出了水晶铃铛。

“叮叮……”

夜色下水晶铃铛轻响着,悦耳的声音响在夜里,落在云贝贝和丰卿的心上。

这一刻,暗处的秦可惜猛地一声大喝:“动手!”

夜色中,就见早已埋伏好的二十名高手全部飞出。

实际上,丰卿早已发现了这些人的存在,但是,他没有时间管,也不能管,他要快点为云贝贝解蛊,保存没一份力量都用在云贝贝身上。

所以,这一刻……

云贝贝呆滞了,她大瞪着眼,看着丰卿,鲜血从她脸上嗒嗒滴落,再落在她的粉裙上。

这是对面的丰卿控制不住落在她小脸上的。

美人哥哥不是很厉害么?美人哥哥不是能一招就灭了他们么?

为什么他没有拦?为什么他吐血了?她不解,只听着对面的丰卿对着她道。

“抱歉,弄花了呢,我帮你擦干净。”他说着,便牵着手边的袖角在云贝贝脸上一点点擦过,很专注的表情。

袍袖是最柔软最好的布帛,一瞬,他还想过会不会伤了云贝贝的脸,这个小人这么娇弱,应该被万般呵护的。

他依旧专注着,可是他的身后二十人正疯狂的攻击着血色光影屏障,而他嘴角的鲜血便流的越来越厉害。

一点点擦干净,再一点点落上。

丰卿有些恼了,恼自己居然控制不住,他不是这么没用的。

“啊……”嚎啕的声音从云贝贝口中落出,这一刻,像是所有的力气都回来了,她哭的很用劲,很伤心,脸上的泪水混着鲜血唰唰的落了下来。

“哥哥,哥哥……”她哭喊着,用尽所有的力气,声音响透这里,再由风带到远方。

一声声,叫的人心碎,叫的天地都暗了,叫的攻击的人不断捂着耳朵后退。

可是,这声音不停,她依旧哭喊着,看着丰卿一遍遍的喊。

这一声声哥哥久久的回荡在夜空,让丰卿的心底再不能镇定。

可是,秦可惜也恼了,她听着这声音恼,看着云贝贝更恼,这张跟那女人长的一模一样的脸让她恨不得立马撕碎,所以,她动了。

手里凝聚源力,没有丝毫保留的向着云贝贝飞去,这一掌,她要击碎了她,让她的血肉散在风中,然后将她的脑袋装起来,献给曾经的凤后,献给华夏风云宫的凤主。

她笑着,笑的猖狂,眼里的泪因为激动笑了出来。

“贝贝!”丰卿大呼,脸变了颜色,可是他动不了,一动,身后二十人便会破了血凤光影,他还要用它救贝贝。

所以,这一声里面包含了他的恼,他的急,他的恨,他的嗜血之意。

光影闪烁,夜迷离。

一道轰声耳边炸响。

这一声来得奇怪,来的不可思议,惊的每一个人都停了动作。

等到烟尘散开,便见一个小人立在云贝贝身后,而秦可惜已经跌倒在地。

银发在风中飞扬,浑身冰冷的气息。

“哥哥!咳咳……”云贝贝惊呼,脸上露出些喜色,又因为太激动控制不住的咳嗦起来。

丰卿望着他,望着护在云贝贝身后的小人,眸子一点点亮起,果真如贝贝所说,她的哥哥很酷。

这一头银发,真当是世上唯一。

北风锦望了眼云贝贝,眉头皱了下,再看着丰卿,同样的皱紧,但又多了点感激,他知道,若不是这个男人,他的妹妹早就死了。

丰卿看不太懂,或者不明白,为什么会感激他?他做了什么吗?

这个人啊,早就把护着云贝贝当作理所当然的事。

被打落,秦可惜微微惊讶,等发现居然是一半大的孩子,整个人的脸色狰狞起来。

“哪来的小怪物,老娘杀了你!”她呼道,整个人再次飞起,她是堂堂的西皇,居然被一小孩拦了招式,还打落在地,秦可惜怎能不恼,所以这一下,更是用尽全力。

北风锦的脸上依旧冷酷,即使他也急飞了三日,但是这一刻的气势依旧不弱。

谁敢动他,动他的家人,都得死!

他整个人猛地飞起,落在半空,银发在他身后张扬而舞,身上的力量凝聚而出。

因为小,他的动作还显的有些稚气,可是他浑身的气息却宛如翻滚的凶海之势,这一刻,连丰卿也微微侧目,惊讶。

他曾经听天地道那些人说过,这世界上有

一种人是天生骄麟。

他们能控天地间的虚无之力,为世间主宰。

但是这种人,只在古朴的符典中出现过,且亿万年间,只出现过一人。

实际上他自己就是依靠着天生骄麟的记载被创造出来的,他自己的力量他清楚,确实可以搅动天下,可这一刻,看着北风锦,他突然怀疑起来,若是等北风锦成长二十年,那他是否能与他一敌呢?

他想着,暗处的人也想着。

且一瞬间,有了答案。

不能,绝对不能!

所以暗处的人这一刻也惊慌了,北风锦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所有计划,他没法细想,细想不了,依着本能的出手了。

天地间,猛地只见灿烂金色。

晃的云贝贝睁不开眼,秦可惜睁不开眼,手下也睁不开眼,丰卿的脸色一瞬间变的惊呀。

半空中的北风锦也是错愕,可是一切都来不及细想,一道灼热如火的力量狠狠打进他们身体。

这力道落如身体不停,在他们身体里旋转起来,搅的他们四肢好像在分解一般。

“啊!”

“啊!”

凄厉的两声嘶喊,一个稚嫩,一个清哑,但都包含了至深的痛楚。

等光影暗下,风停下,不闻鸟叫声,视线变的清晰后。

血色,一片血色。

丰卿倒在血泊中,妖冶的血色长袍铺在身下,上面的曼珠沙华随着侵染过鲜血,一点点变的更是嫣红。

云贝贝倒下,粉嫩的罗裙已经血红,她精致的小脸靠在丰卿耳畔,听不见呼吸。

北风锦落在地上,小身子还抽搐着,身下却是一滩血水涌开,银发变的血红。

这一刻,还在秘境之地的北云霄景袖心控制不住的慌跳起来。

只是,他们身在两个方向,难以见面,心头只能不断的呼喊着,快点,快点,要出去,要出去。

风猎猎吹过大地,晨色已来,阳光从树林间照下,不眠不休的三日赶路。

童泯等人终于赶到了这里,他们的脸色不似丰卿和北风锦轻松些,苍白,白的透明,嘴角又青紫着,等到了这里,强撑的一口气终于控制不住松掉。

“噗噗……”血色从每个人口中喷出。

可是……连调整都来不及,看着眼前的景色又慌乱了起来。

没有,没有他们的小主子,大地寂静,只有还未风干的血迹。

这……

众人心急,黑疯子脸色一戾,呼道:“找!”

没事的,绝对没事的,谁敢动他们,她会杀了他,杀了他!

恐慌又心急,握着机械长刀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一旁的邪美人突然握住她的手腕。

“没事的,他们一定会没事的。”这一语,落在她心口,拂去她心上的焦躁,血色的眼眸也缓缓平静下来。

对对,会没事的,他们是景袖的宝贝,是景袖的命,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风吹过大地,将焦灼散在风中,众人不断在这片山林间翻找,期盼着,祈求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