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0章 真心交付

等烟尘散去,除开暴炸的血肉,并没有再看到丰卿的身影,云贝贝也不在,地上的血肉模糊,早就分不清谁是谁,只是依稀能辨,是秦可惜那些人马。

这方。

不过是几个呼吸间。

丰卿带着云贝贝便飞出了城,而丰卿的袖袍上还拖着一人,钟天甲,起先万般猖狂的钟天甲。

云贝贝趴在他的怀里,看着身后的景色越来越远,再望着要死不活的钟天甲,小脸上也是冰冷的寒光。

城道,丰卿飞行的身子忽地停了,他袖腕一扬,被勒的半死的钟天甲狠狠的摔在地上。

丰卿一步步上前,看着他冰冷的道:“蛊源在哪?”

这话,钟天甲并不能听懂,他此时惶恐了,害怕了,再也不敢嚣张了,即使他身上还握着云贝贝的命。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啊。”

丰卿的眉皱了起来,很清晰的怒色。

“你快说,把蛊源交出来,否则我踹死你。”云贝贝挥舞着胳膊气呼道,小脸也是凶色。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下的,我没有见过他的样子,没有见过呀。”

丰卿的脸皱起,知晓这人口中套不出有用的消息。

袖腕一扬,抱着云贝贝向着天边走了。

没问过只言片语为何要陷害他的事,不关心,就无需问。

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天边,原处的钟天甲正庆幸自己捡回条命。

“轰!”身体爆开,化作血浆,血雾散在风中,再没有了他半点气息,这样的死法对于丰卿来说还是简单了些,只是他心有急事,也懒得在他身上多费心思。

这方,下一瞬,一个小身影落下。

看着地上的血色和天边又不见的影子,眸光恼色。

深呼口气,急急飞起,一头银发散在风中。

他离开不久,天边又落下几道人影,是风扬童泯和黑疯子等人,只看了一眼,便朝着天边追去。

这方。

丰卿抱着云贝贝急速飞行着,所过只留一道虚影,更甚至恍惚间,连虚影都不见。

“美人哥哥我们去哪啊?”云贝贝趴在他怀中,问道,身子有点困乏,忍不住就要闭上眼睛。

这样子看的丰卿脸色大变:“别睡。”因为睡了就醒不来了。

“去蛊族苗尸,等我找到蛊王,你就没事了。”丰卿道,身形加快,第一次他精致的容颜上有了其它情绪。

被唤醒,云贝贝揉了揉眼,可是她很困,第一次这般困乏,好想一觉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刚想着,她打了个寒颤,摇摇脑袋,不行不行,她还要见娘亲爹爹呢,还有哥哥,好久没逗逗哥哥了,好想念。

想到,便嘟嚷着说出:“美人哥哥,我想哥哥了。”

丰卿一怔:“嗯,你跟我说说你哥哥是什么样子?”找着话题,一边身形加快。

从这里到蛊族苗尸需要七天,云贝贝身上的蛊只能坚持三天,他必须赶在之前将蛊王找到。

不管什么蛊,只要找到蛊王便能解决了。

“哥哥呀,我哥哥很酷哟。”说起哥哥,云贝贝激动了起来:“他有一头银色的头发,是所有人都没有的,龙爷爷说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哥哥有一个大宝贝,不过我经常在哥哥身上偷宝贝,哥哥也不生我气,任我偷着……”

一句一句,描述着彼此的一点一滴,都是暖暖的回忆。

丰卿听着,听着她的过去,听着她描述的哥哥……想象着那些画面,似乎每一幕都发生在眼前。

渐渐,云贝贝的眼又困顿了起来,她的脑袋不断在丰卿身上点着。

丰卿急在心里,咬牙道:“你想不想听我的过去?”

唰,云贝贝的脑袋忽地清醒了,她看着丰卿,咯咯的笑了起来,灵动的大眼珠子里全是兴奋的过去:“美人哥哥的过去?要听要听。”

“好,那我讲,你答应我不能睡过去。”

“嗯,保证不睡。”

冷风吹来,天地间曼珠沙华飞舞,他抱着她,身形越来越快,细细低语落在风中。

“有一种人,他们活着是没有记忆的。”

第一句,云贝贝便不懂了,打断道:“活着没有记忆?怎么可能啊?是生病了吗?失忆?”

“不是,是就是没有记忆,从出生到十七岁的时候都不会有记忆。”

“为什么啊?”

“因为他们被封存在冰中,正常生长着,但却不能醒来。”

一瞬,云贝贝的脑袋里似乎出现了那样的画面,一个雪色冰棺中,美人哥哥被封在里面,孤零零的活了十七年,她精致的小脸上忽地就流出了泪,怎么也挡不住,只是瞬间便落了一脸。

她泣哑着声道:“美人哥哥就是那样吗?”

丰卿一怔,沙哑声落在风中:“嗯。”心口上是她落下的滚烫的眼泪。

便这样,一路浅浅低语,两人的心越靠越近,越来越了解对方。

或者说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了解丰卿的了。

一路向着天边,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日。

丰卿飞了两日,也讲了两日,云贝贝在他怀中不断的揉着眼,到后来连揉眼的力气都没有可。

“美人哥哥,我想睡会。”软糯无力的声音,落在丰卿脑里,更是心急。

他咬了咬牙,指尖忽地生出力量落在云贝贝后劲上:“贝贝,有点疼,你忍着点。”话落,将力量打了下去。

“啊!”一声嘶喊,叫的丰卿整个人都在颤,可是他没有办法。

“马上到了,马上到了。”速度提到极致,风中连虚影也不见,他额上也零星生出虚汗。

咬着牙,向着那方越靠越近。

丛林,西域南的方向,参天的古木,无数在林间嘎嘎凄叫的尸鹫。

一口口尸棺放在各处,或树上,或石缝里,或草丛间,以着特殊的方位放置,这是为了更好的晒尸。

让尸身到了一定干湿度,最好的时候用来养蛊,驯化,变成一个个武力。

密林间很快有腐蚀味传来,有些地方甚至爬满了尸虫。

饶是云贝贝一向大胆,见着这些画面也不断的颤抖着。

“没

事没事。”丰卿安抚着她,身形不断加快,从尸棺林中穿过。

他们闪身离开后,原处的尸棺忽地颤抖起来,似乎在汇报有外族进入。

这一刻,蛊族苗尸的尸阵开启,无数的尸身,或制好的,或还鲜活的,齐齐向着他们的方向围去。

晚色即到,丛林间都是锵锵声,而丰卿也敏锐的注意到四周气息的变化。

看来是早只他会来,一切都准备好了。

正想着,丛林间忽地走出一物。

为什么说它是一物,因为没用头,没用手,只有脚和干掉腐蚀的布帛。

但是丰卿知道,这是僵王,能控制小尸的僵王,居然一出来就用这般厉害的东西,可想而知这场截杀下了多大的功夫。

“哥哥。”云贝贝终于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她的哭泣声很小,仿佛没用力气,也不知道这声哥哥到底唤的是丰卿还是风锦。

但这泣声让丰卿更加急切。

他脸上的曼珠沙华忽地妖艳了起来。

“轰!”力量向着林间打出,没用任何保留,消耗着身体的源力越来越多。

饶是这僵王有万般厉害也来不及展示它的威风,丰卿的力量不是简单便可以承受的。

这丛林似乎一颤,一股白色的气息拂向各处,所过一片哀鸿之色。

“嘎嘎嘎……”参天古木上,尸鹫飞起,它们落在夜幕中,久久的扑腾着翅膀,似乎拿它们血红的眼正在寻找新的觅食处。

而短暂的哭泣后,云贝贝整个人已经倒在丰卿的身上,浅呼已经出来,吓的他脸色大变。

“贝贝!”焦呼,声音的急切是从所未见的,他摇晃着她,不断摇晃,想要把她的神识摇醒。

终于,云贝贝的眼再次睁起,嘟嚷着小嘴,好像说着什么。

丰卿没有听清,也听不清,他的耳边只有呼呼风声。

“快了!快了!”他呼道,身形飞至半空,这一刻他红火的长袍像是修罗镰刀。

终于,两人冲出丛林。

下一瞬,丰卿有将这里毁的一干二净的冲动,事实上他也这般做了。

密密麻麻的驯尸,要来何用,全是些恶心人东西。

力量打下去。

整个蛊族苗尸的尸军这一刻都在毁灭。

他身形加快,向着族地里飞去。

可是没有人,一人都没有,见不到一个活物。

他心口的怒色彻底爆开,周身气息爆出,白色变成红火,汇成一朵曼珠沙华在他身后妖娆舞着。

许是感觉到丰卿的气息不断,云贝贝缓缓睁开了眼:“美人哥哥……”

她轻唤,拿回他一些神识。

夜色下,丰卿怒极的容颜忽地冷静下来,他红火的长袍一撩,整个人唰地坐下,同时将云贝贝放正。

一瞬,这方爆出璀璨光色,天地都被这里照亮,而两人中间一只血色凤凰光影唰的飞出,戾啸着冲向九天,血红的颜色,把天幕都染红。

这一瞬,暗处的人忽地激动起来。

“主子,火凤玉真的在他身上。”急呼,身形向前就想冲出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