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9章 天地道,丰卿

静,静了一瞬,便是疯狂的涌入。

芳嬷嬷等人已回了楼里,这一瞬,唰的落在芸芳阁门前。

三十女子,却都是不输男儿的气概。

“滚!这里没有你们要的东西!”芳嬷嬷厉喝,只是这阵仗怎么压的住,刚刚光束楼下的楼顶位置已被人掏了个空。

无数的碎瓦残木落下,砸的楼里的大堂里烟尘肆起,只是楼门紧闭,众人还没有看见,不过很快,这楼门也碎了。

疯狂的寻找,疯狂的涌入。

芳嬷嬷等人便在这人流中完全站不住身脚。

“嬷嬷,怎么办啊?”一女子急呼,手里的招式根本不知道该攻击谁。

芳嬷嬷脸色一戾:“快,去通知主子,速离。”

这般阵仗,芸芳阁是保不住了。

但是只要主子在,一个个芸芳阁便会再起,她们绝不允许主子陷入这风暴中。

身后的女子立马领命去办,此时,整个芸芳阁已是一片混乱,这些陷入疯狂的人恨不得把整栋楼拆了,事实上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

亲眼所见的情形已经让他们肯定这里有火凤玉,而找到便是时间问题罢了。

楼外。

赤影等人皱眉:“不是针对的小主子啊。”

风扬也是拧眉,难道猜出了?可这芸芳阁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针对这里呢?

正想着。

“轰。”一声巨大的爆破音,然后便是密密麻麻的人从各处砸了出来,砸的整栋楼千穿百孔,碎了阁窗,碎了百花大门,碎了悬挂在楼角上的红灯笼。

满地的人,人挨着人,人叠着人,成堆,成小山,不断痛呼着。

谁人居然有这般力量?

就见周围的气氛忽地静下,众人皆向着芸芳苑的大门口望去。

三十女子立在楼里排开,一道红火的身影缓缓出现在视线里,他俯身,先是在地上捡起一张琴布。

这是顶级的弦羽纱,用来擦琴弦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修长的手指用弦羽纱在玉琴头上拂过,然后他再缓缓向前,步到门口,修长的手指向着地上一团闪着淡光的东西伸去。

两枚铃铛,水晶色,许是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擦,他便拂了拂袖袍,卷走上面的泥尘。

“叮叮……”清脆的铃铛声,这一刻,四周的人皆望着他。

有人惊艳,有人不解,有人惊呼。

惊艳的是他的容,不解的是这人是谁,惊呼的便是风扬等人。

人群中,风扬等人眸露诧色,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此人,妖姬公子原来也来了此处。

丰卿站在大门前,一身妖冶的华袍,淡望着众人,没有任何情绪,即使这些人毁了他的楼。

“主子,我们走吧。”身后,芳嬷嬷自然知道主子的性情,出声道。

丰卿望了望人群,没有熟悉的身影,眼里一闪失落,眸光垂下,望着手中的铃铛怔怔发呆。

他应该答应她的,那个交换……

“主子。”芳嬷嬷再次提醒道,连她也心中诧异,原来不过两日时间,主子居然已改变了如此多,这到底是好是坏。

从手上的铃铛中回

神,丰卿望了望天色,身上的轻盈的华袍这一刻飘扬而舞。

还没有出声。

“这火凤玉会不会在他身上呀。”

一道揣测的声音呼出,围观的众人齐齐一怔。

芳嬷嬷眉头皱起,向着发声处望去,那里,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正怂恿着,心头控制不住的生出怒意。

唰的飞了出去。

只是一瞬,便将那男子擒在手中。

“哎呀,看呀看呀,心虚杀人灭口,杀人灭口了呀。”男子肆无忌惮的叫着,似乎想故意把动静闹大。

这一呼,芳嬷嬷更恼,围观的人则更加躁动起来。

这一下,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杀了坐实罪名,不杀难消心头恶气。

男人也是抓住这点得瑟着,只是他脸上的喜色还没有支持多久,整个人脸色一白,唰的倒地。

不是芳嬷嬷动手,丰卿更是眼角都没给过一个,但他确实死了,死在芳嬷嬷手上。

“主子。”芳嬷嬷轻唤,这情形显然是有人针对他们来了。

暗处的风扬等人也是惊讶。

这一幕幕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一次确实是针对妖姬公子而来,为何?这人的身份有什么特别吗?

风暴的中心,丰卿的神色却从始至终都未变过。

终于,他拖着满地璀璨华光的曼珠沙华长袍向着台下走去。

“走吧。”轻声落在风里。

等不到了,她没有来。

身后芳嬷嬷等人一怔,迅速跟上,只是这里的人怎会放他离开。

源力在每个人身上生出,**面前还管你什么芸芳阁楼主。

劲风呼呼,这一刻空气像是要炸开。

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一身华袍的男子会粉身碎骨,毕竟他是一人,而在场的是上千上万人。

风吹来,他宽大的袍袖拂起,修长玉白的指尖生出一股白息,像是一道海浪翻起,这力道虽然轻柔,但却让所有人身形一定,然后再次飞起。

他的面前变的开阔,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条道路显出。

这般力量,让刚刚赶来的童泯等人也是惊呀,这还是人的力量吗?

黑疯子怔住,也是不敢置信。

华容也是惊讶。

这一瞬,邪美人的眸光深邃,他看着眼前的丰卿,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

便这样,即使万人阻挡,也拦不住这人一步。

只是,他刚走出一步,便停住了,望着不远处的情形,整个人不敢动作。

他的举动自是落在所有人眼里,这一瞬,众人齐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西皇的人,在场大多数人都认识,因为他们身上都是黑衣,耳上带着金色耳叩,这是秦可惜手下的标致。

最前首也就是钟天甲手上拎着云贝贝一步步上前,脸上是猖狂的笑,而他手中的云贝贝一脸苍白,嘴里被塞了一团麻布,浑身被捆着麻绳不能动弹。

“小主子!”风扬等人惊呼,这不正是那日的小女孩,他们的小主子吗?

源力一生,就要冲出去,有些人比他们更快。

血色的袖袍一拂,猖狂笑着的钟天甲等

人齐齐飞起,碰的一声砸在地面,而他们手中的云贝贝已经落到丰卿手中。

简单,直接,第一次丰卿的眼里有了火色。

修长的指节拂上麻绳,云贝贝身上的束缚便解开,得了自由,小家伙哇的一声便匐在丰卿身上哭了出来,这呼声让暗处的不少人都震了震,忽而煞气生出,恨不得杀了地上这群人。

钟天甲等人被一击后,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云贝贝脱离掌控并没有变了脸色,脸上反而是更猖狂的笑:“哈哈,丰卿公子,即使你把她救回去又怎样,她身上中了蛊,你能解吗?”

无人知道他是如何知道妖姬公子的本名的,更甚至这名字芸芳阁里只有芳嬷嬷知晓。

所以他话出口,芳嬷嬷的脸色变了,这天下知道她家公子身份的只有那里。

蛊?丰卿的眉皱起,力量在云贝贝的身上探查了一翻,精致的眉皱的更深了。

听着中蛊,云贝贝也抬起脑袋,她被这些人抓住,睡了一天一夜,什么时候中蛊了,这些坏人到底要干嘛?威胁美人哥哥?

暗处的一些人也皱起眉,眸光担忧。

“目的?”丰卿的唇角微启,第一次与不喜的人说话,他身上的气息显得很烦躁。

这么厉害的人物被自己掌控,钟天甲脸上的笑更是浓郁了,就像是那些得了势的小鬼,让人恨不得撕了他的嘴脸。

“火凤玉。”三字落出,场上的气氛再次热闹了。

“火凤玉真的在他身上啊。”

“这还有假,西皇的人都说了,不过这丰卿公子到底是谁啊?怎么都没有听说过呀。”

“我也没听说过,这四域好像从没听说这人的名号,不过这人的力量好强啊。”

“是很强,不过咱们这么多人,打不赢也能耗死他吧。”

议论纷纷,蠢蠢欲动,似乎又打算出手。

丰卿没有说话,而是望着钟天甲,火色一点点生出,通常他是不会发火的,可是若一旦发火……

“美人哥哥,别理他,这些人就是想害你,他们都是冲着你来的,什么火凤玉,都是他们编出的假话。”

年纪虽小,可是心思通透,这些人的目的云贝贝也看出一二。

她懂,丰卿也懂,所以他动手了。

不留余地的。

“轰!”一道红光飞过,这片血色爆开,成熔浆一般洒在各处,同时,道路两边的房子轰轰作响,青瓦翻起哗哗的落在各处。

呼嚷声,尖叫声,一片混乱。

烟尘卷起,更是迷乱人眼。

这一刻,天地仿佛都在摇晃。

这力道冲击的童泯等人也是身形急速后退,不敢接,也接不了,只能闪避,等到停下,他们身形一怔,心血控制不住的翻涌出来。

这便是丰卿的力量。

静,整个大地都静了。

连暗处的红尘三仙也沉默了。

护着黑疯子闪到远处的邪美人惊喃:“是他,真的是他。”

压下翻涌的心血,黑疯子拧眉问道:“谁呀?”

风徐徐吹来,大地血色,邪美人声音喃喃响起。

“天地道,丰卿!”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