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8章 逗猫猫

这般嘈杂的地方丰卿当然不适,只是看着云贝贝的欢喜便强忍了下来。

“饺子,酱拌面,肉串,臭豆腐……”无法想象那么小个肚子是怎么把东西全塞进去的。

不仅如此她还孜孜不倦的继续转悠着,第一次,丰卿知道原来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些东西。

银子,当然是云贝贝付的,丰卿的身上怎么会有那般俗气的东西,不过……单他身上华袍腰间的束带就可以换下一座城池。

丰卿正想着,面前忽地伸出个小爪,臭味瞬间扑上鼻口,就见云贝贝满脸期待的望着他:“你尝尝,这豆腐很好吃的?”

丰卿的眉皱了皱,这般的气味会是好吃的吗?可为何她的脸上还笑的那般灿烂?

即使有千般问题,丰卿也不会问出来,他微张了张唇,尝下云贝贝递上来的东西。

实际上,丰卿并不觉得这东西有多好吃,他吃过的美味无数,但能记住名字的却很少,这一刻,即使这东西的味道有些怪异,他也记住了它。

豆腐,原来是这个味道。

两人在小摊上继续转悠着,云贝贝尽情的尝试着这个世界上的新鲜东西,丰卿也是如此。

一直到月深邃,街上的人都散了,两人才往芸芳阁走。

云贝贝的脸上是意犹未尽,而丰卿的脸上似乎带着淡淡的笑。

此时,芸芳阁也渐渐安静下来,这里总是有准确的作息时间,什么时候热闹,什么时候平静,不仅是她们遵守着,连这里人来人往的客人也遵守着。

看着主子出现,芳嬷嬷总算松口气,闻着丰卿身上那些怪异的味道又愣了动作,等到她反应过来,丰卿和云贝贝已经进了楼,向楼上走去。

“主子,要更衣吗?”芳嬷嬷跟上道。

这里的更衣是指沐浴,丰卿的身上总会不染俗尘的。

意外的:“晚些吧。”

芳嬷嬷愣了愣,又俯身去问云贝贝:“你呢,你要洗澡吗?嬷嬷今天给你买了些新衣服在你房间,洗了澡可以换上。”

云贝贝偏着脑袋细想了一下,忽地绽放出笑容:“好哇。”话落便回了自己屋子去看新衣服。

怪异的,丰卿心上滑过些失落,这些情绪他是知道的,曾经那人没有来听琴时,他就是这般。

芳嬷嬷看了一会,便转身去张罗了,有些事得慢慢来,不能急。

阳光如果落下的太多,会让人感到不适,想要逃离。

温暖也是。

丰卿回了屋子,在软榻上坐了会,便听着水花声在隔壁响起。

洗澡的事,云贝贝还是遵守的很好的,因为龙爷爷说过,这是娘亲曾经交待过的。

只可惜,龙老为了忽悠她说不能看别人洗澡,但忘了说男女有别,也不能一起睡觉的。

所以,云贝贝再一次出现在梨花木门前,一点也不奇怪。

丰卿看着她微愣了愣,忽而嘴角轻勾了起来,这一次,很明显,只是还无人看见,除了她……

“美人哥哥,你笑了笑了,好漂亮呀。”她欢呼,整个人趴在丰卿怀里,三岁大的身子连丰卿一半都不到。

但这软绵的身子却异常温暖。

月色浓郁,来了又走,今夜好梦。

晨色。

丰卿在房里沐浴更衣,云贝贝已经立在芸芳阁的大门口做着早操。

门没有开,她是从阁窗上飞下来的。

踢腿,压腿,伸胳膊,弯胳膊,扭身子……一套动作有板有眼,全是锻炼韧性的。

“嘘嘘……”忽地一阵怪异的声音响起,小巷子前忽地伸出一根树叉,树叉上挂了根羽毛,不断摇晃,而怪异的声音就是从那出来的,因为墙壁遮挡,云贝贝不能看见墙后是什么情况,只感觉,这是谁家在逗小猫呢。

墙后,清泽不断的摇晃着棍子,脸上笑的跟偷了腥似的,嘿嘿,看我这次抓不着你。

只是……他摇晃了半天,并没有任何动静,拧眉,缩着眼悄悄的探出脑袋。

门上人去空空,哪还有云贝贝的身影。

清泽瞪眼,气的显出身形低呼:“死小鬼!”

心恼,回身的一瞬“啊”的大叫了起来。

就见云贝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后,更甚至她也举了根树叉在那摇晃着,不同的是她的树叉上不是拴着羽毛,而是真真切切的拴了条大鱼,一边摇晃,还一边咯咯笑着:“来哟,大猫咪吃鱼了哟。”

顿时,清泽的脸上满头黑线,而挂在树叉上的那条大鱼被她一摇晃,尾巴上的水渍全甩在他脸上。

清泽顿时黑线的更严重了,眼里狡黠的光芒一闪,忽地就朝云贝贝抓去。

云贝贝虽然人小,但是该有的眼识还是有的,脚腕一垫,唰的就飞上半空,落在一栋楼顶上。

小身子一转,咯咯的就跑了,一边还摇晃着手里的树叉道:“来呀,来呀,来抓我呀,抓到就给你吃鱼哟。”

又被一小鬼欺负,清泽气的脑门黑线,飞身,就朝云贝贝扑去。

晨日刚出,正是琉云城将要热闹的时候,一大一小便满城追逐。

房间里,换好衣服的丰卿看着那两道流影怔了怔,没了动作。

而刚刚起早的风扬等人只看见对面的房顶上两道流影滑过。

过了好半响,风扬才不确定问道:“刚刚那是南皇的第一守将清泽吧?”

几人思索着,赤影严肃的点点头:“是的,那身法无错。”

“那怎么在追一小孩呢,我看那小孩手里还拿着鱼呢,南皇的鱼被抢了?”雷霆挠着脑袋莫名道,想不明白。

他想不明白,众人也想不明白,纠结一会,继续下令全城找小主子。

而刚刚起来的北风锦看着窗外飞过的两道影子,则是银眸光泽一闪,勾出个别有深意的浅笑。

这样子看得刚刚走进的黑疯子三人啧啧称奇,这是看着啥啦?

向窗外望去,只是两道影子一飞过去,没了踪影。

这场追逐,一直持续到午时,两个人满城的溜达了一圈。

城郊。

撑撑懒腰,云贝贝扭动着筋骨,一边把手里的树叉朝他扔过去一边道:“好啦,晨练完毕,大鱼送你了。”

鱼啪叽落在身上滚落到地上,清泽的头上又冒出

些白烟,大踏步走了过去:“你当我是跟你玩啊。”话落,就想去抓云贝贝。

云贝贝一个闪身便十米远,警告道:“你别动我啊,小心我又把你毒倒。”

此话一出,清泽忽地笑了起来:“嘿嘿,毒倒?我早有准备,服了解毒丹,你来呀。”一边笑,一边挑衅。

云贝贝拿眼角瞄了瞄他,像是看傻子一样,然后拍拍手还真走了过去。

“真服了解毒丹?”

“那是。”

“那试试?”

“是呀,反正我不怕你。”也不急着抓小鬼,清泽就在原地等了起来,得瑟的样子刚起。

“砰!”倒地。

云贝贝大眼珠子眨呀眨,在他身上拍拍,很正经的教育道:“做人不可以太得瑟哦。”一边道,一边咯咯笑着站了起来。

只是身子刚起,她整个人一震,啪的倒了下去。

暗处,一群人走了出来。

领头的竟是钟天甲和那黑袍老者,他们咯咯笑着,黄牙暴露在空气中,脸上尽是丑陋的笑容。

半响。

“黑老,天甲大人,这人怎么办啊?这是南皇的人。”一男子道。

黑袍老头和钟天甲多少一眼,眸中齐生狠辣光泽:“带上!”

反正明天都是大乱,带上说不定有用。

身后人一听,立马领命行动起来。

天色依旧,寻找火凤玉的人继续忙碌着,整个琉云城上不断有影子来来往往。

丰卿坐在窗前,一直看着,但都没有再见到熟悉的声音,这让他有些慌乱,待到暮色时,房中传来琴声,他想,或者她听到,会回来吧。

只是没有,芸芳阁的楼门开了,又关了也没有。

这一夜,他坐在窗前,而芳嬷嬷等人已经满城寻人。

夜色消失。

这一日,便是传言的火凤从天而降的时候。

无数人立在各处,甚至芸芳阁的楼顶上也有,等着,一直等着,期间爆发起两次混乱,芸芳阁的人没有出手,她们还找着云贝贝。

“怎么可能没有?一定在这里,一定在这里。”忽地,芸芳阁前爆发出一阵喧闹。

“会不会是在这楼里呀,整个城都翻过了,就只有这楼里没有找过呀。”

旧话再提,只是这一次聚集的人更多,更加气势汹汹些。

渐渐,又有人开始**,跃跃欲试。

只是楼门紧闭,谁也不敢当第一个出头鸟。

等,他等着你,你等着他,踌躇不前。

忽地,一声惊呼,彻底打破了这种局面。

“看呀,看呀,火凤玉,火凤玉,掉下来,掉下来了……”惊呼,众人顺势望去。

就见半空真的有一道光束朝这方落下,无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造成的,但是它就是真实存在,滑过天空,向着这一方落来。

这一刻,暗处的势力齐齐动了。

连客栈里的风扬,红尘三仙,黑疯子等人也飞了出来。

共同飞着,向着同一个方向。

而这束光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清清楚楚的落在了芸芳阁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