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7章 出门

黑疯子拿眼轻飘飘的斜睨了他一眼,道:“那你怎么不出去,你不是自称是他干叔叔么?”

干爹的名号华容是不敢占了,谁叫干娘是黑疯子呢,这要组成一对,怎么都是他家皇呀。

抬起身,又戳戳皇:“皇,你去试试吧,你不是要当他干爹么?”

这算是明示加暗示着某种意思了。

果然,黑疯子眼里不自在的光芒闪过。

邪美人的紫瞳里则是瞬间亮起了光,对,他就是要当干爹。

起身,刚要走出。

不远处的北风锦已经冷冷的道:“烦。”

“呃……”

被嫌弃了,又被嫌弃了,再次被嫌弃了。

身后,黑疯子和华容一阵唏嘘,邪美人僵硬着动作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还是黑疯子思考半天缓缓走了出来,北风锦没有出声,但神色一直都是冷冷的,让人不由的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个瘫痪脸,怎么这么小就能没有其它表情呢。

此时北风锦坐在一间屋子的窗户前,面前是张案着,最普通的木色,他手腕放在桌上,眸光望着大街,不知道看着什么,午后的阳光落在他的小身子上,将他的银发照的更亮。

黑疯子颤颤惊惊坐在他对面,这还是一代疯王第一次感觉到压迫,这种情况即使面对景袖也没有。

“那个,我是黑疯子呀。”不知道说什么,就来个自我介绍。

面前的北风锦眼都没转一下,继续看着外面。

黑疯子怔了怔,也不再管北风锦给不给她反映,自顾继续说道:“你一定不记得吧,你出生的时候是我把你接出来的,那时候你全身血淋淋,胎膜都打不开,还变黑,我们都以为你活不了……”

她念叨着,一直讲着过去的事,那次的感觉是黑疯子这辈子最特别的存在,生命的感觉让她置疑了她生活的方向,有什么东西变的不一样了。

邪美人在一边听着,眼里流光轻闪。

“娘亲。”忽地,面前的北风锦出声了,这让三人一愣,黑疯子忽地大喜了起来,像是了解他一般兴奋呼道:“你是像听景袖的事对不对?”

“嗯。”清楚的一声应答,不似起先的冷声,连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些,不再那么冷锐。

“好,我给你讲,我给你讲。”黑疯子兴奋呼道,这辈子她也最愿意讲景袖的事,一辈子,道不完。

兜兜转转,还是回到景袖身上,这让邪美人又是无奈又是心疼,更多的是嫉妒,看来他最大的情敌不是任何人,而是云景袖啊。

细语落在风中,北风锦的神色也终于有了变化,时不时还会问上一两句,两人的心因为景袖也越靠越近。

另一边。

两人吃过东西,云贝贝就打算拉着邪美人出门逛逛,可是还没有起身,一群人就冲了进来。

她不认得,邪美人当然更不会认得。

而这些人一进来就是架势汹汹。

“快快,找找,火凤玉,肯定就在这琉云城某个地方。”

“爷,这楼是芸芳阁呀,咱们在这翻是不是不好?”

男子的话

刚说完,领头的人就一脚踹在他身上:“什么不好!整个琉云城就这里没有翻过,咱们不翻,还等着别人来翻不成。”

像是证实他的话,话刚落,又一批人冲了进来,手握闪亮的长刀,煞气腾腾的模样。

两方队伍一见面,皆是一脸恶色,要不是急于找火凤玉,怕是要立马干起架来。

这一耽搁,又有人闯了进来,偌大的大厅,居然站满了人。

而云贝贝和丰卿就坐在整个大堂中央,众人惊艳了一瞬两人的容貌,便像是未见一般。

眼看人越来越多,领头的人立马呼嚷起来:“快,找找!给我翻!”

一瞬,各方势力都动了。

看着翻楼里的东西,云贝贝急了,站起身子大呼道:“你们干嘛!出去,都出去!这是美人哥哥的地方,不是你们的!”

没有得到主人允许就翻别人东西,龙爷爷说这叫强盗。

稚嫩的声音回荡在大堂,众人愣怔了一瞬,齐齐当没听见。

谁会理一个小孩呢?

这一瞬,丰卿亲眼看着云贝贝的脸开始涨红,小眼全是凶色,紧抿着嘴,头发似乎都立起来了。

这不是小孩该有的表情,不好。

他心道,宽大的曼珠沙华袖袍一拂。

好似有一股白息散在各处,然后,所有的人身体都是一定,下一瞬便飞了起来。

砰砰砰。

飞出大门,砸在昨天钟天甲等人掉落的地方。

青石地板碎的更开了。

而云贝贝刚刚还怒气冲冲的小脸一怔,整个人飞了出去,立在大门口咯咯的笑了起来:“哈哈,让你们当强盗,让你们乱翻,活该吧。”

都是些大汉,居然被一小孩子嘲笑,虽说是童年无忌,可能干出擅闯民宅乱翻东西这样的事,有几个是心胸宽阔之人。

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挥舞着长刀就朝云贝贝砍来。

云贝贝实力不行,但轻功是绝佳的,小身子一跃,轻松的就飞在了半空,轻盈,像是朵彩云在飘。

而拿刀来砍的男人一瞧,脸色一恶,就要飞身继续追去。

只是他还未飞起,整个人忽地一怔,额心一个血窟窿出现,下一瞬,他整个人径直后仰倒去。

他倒下,额心的鲜血并没有急速涌出,而是一点点涌出,以血窟窿为中心,生出无数血丝蔓延开,等到血丝停止,这竟是朵妖冶的曼珠沙华图。

周围的人一吓,唰唰后退,有些胆小的,踉跄栽倒在地。

云贝贝落回到门口,看着地上的人愣了一瞬,忽而像是没见一般叉腰对着众人吼道:“就你们这些人,还找火凤玉,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敢出来称老大,真是白吃大米饭了。”

小小架势,却是气势十足。

这话落出,楼里的丰卿微微抬眼,看着小家伙猖狂的模样眸光微闪。

周围的人还是一脸恶色,想要冲上去教训这小丫头,又害怕瞬间脑袋长花。

“头,走吧,这芸芳阁可不是咱们能闯的呀。”一人开口劝道。

忽地,像炸开了锅,不断的有人开始劝说。

那些领头的人当然也知道这楼里的本事,只是被火凤玉的消息**的昏了大脑,这么一番震慑自然冷静下来,有个台阶下,谁还会干要命的事。

一招手腕,带着身后的人迅速离开。

很快,刚刚还吵嚷的芸芳阁前便人去空空,依稀走过的,都是避开这楼前三步。

“美人哥哥他怎么办啊?”云贝贝道,大门前摆尸体不太好吧。

这么平淡的态度,让丰卿微微意外:“你不害怕吗?他已经死了?”

“死了就死了呗,有什么好害怕,反正都是该死的。”她家哥哥下手可是更凶残呢。

既然叫小魔女,那必然有能当的起这名号的特殊处,只是现在的丰卿与她出接触甚少,还未发现,或者说,是咱们的小魔女故意隐藏。

“走吧,不用管。”丰卿已经站到了门前,拖着长袍缓缓向天边走去。

开了门,人自然是要出的。

云贝贝愣了一瞬,迅速追上,小手拉着丰卿宽袍下的指节,软软的。

此时,已是落日余晖,一日即已过去。

待曼珠沙华的光辉彻底消失,芸芳阁的门前落下一道人影,清泽摸着下颚,眼里精光闪闪的模样:“呵呵,小丫头,被我逮着了吧。”

话落,又飞身离开。

待芳嬷嬷和众姑娘回来时,不见丰卿,不见云贝贝,只有地上冰凉的尸体。

芳嬷嬷皱了皱眉,命人收拾下便转身回了楼里。

夜已到,芸芳阁今夜的生意还是得做。

皎月缓缓升起,红灯笼挂上,灯火亮起,琴瑟拨弄,客人即来,这里再次热闹起来。

而这方。

丰卿与云贝贝避开主街道,避开人群,已经走出了琉云城。

丰卿是没有目的,简单的走着,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

而云贝贝便跟着他,也走着,渐渐,小脸上露出些倦色。

“美人哥哥,我们要去哪啊。”跺跺小脚,在地上狠狠碾了碾,想要那种酸涩感消失。

丰卿停了步子,像是才反应过来,低首,缓缓看着她的动作:“累了?”

“嗯,累了,而且又饿了。”在银泽龙族她每天饿了都有零嘴,从不会饿着,可是外面没有啊,而且她好想吃零嘴。

“那回去吧。”虽然不解她为什么会又饿了,但是该回去了。

这门已经出过了不是。

若是现在有镜子,一定能照出云贝贝满头黑线的表情,那回去吧?回去?那他们走这么远来干嘛的啊?

想到便问出:“美人哥哥,我们走这么远来干嘛的呀?你没事要办么?”

“有。”

“什么?”

夜风吹过,卷起他拖曳在地的血色长袍,曼珠沙华露出华光,只依稀听见风中一道清哑声落出。

“出门。”

月偷华光,浮生一日。

云贝贝望着已经往回走的丰卿,精致的小脸上全是黑线。

出门?呵呵。

再回到城里,云贝贝并没有像丰卿说的那般回去,而是拉着他在各种小吃摊上转悠。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