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6章 冷楼

梨花门前,芳嬷嬷看着地上的小褥被怔了怔,然后缓缓捡起,走到云贝贝昨夜安排的房间,果然,没有见到熟悉的小身影。

芳嬷嬷神色微露担忧,然后再次走回到梨花门前,扬了扬手,终是没有落下去。

“进来吧。”

她刚打算离开,屋里清哑声响起,她一愣,轻柔的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的丰卿已经端坐在窗边,除开容颜未净,其它一切安好,不过,他那般似仙的天颜,即使不净,凡尘怕也不愿沾染吧。

果然,瞥见**的小身影,这让芳嬷嬷瞬间万般惶恐,刚想跪地请罪,丰卿已经一道力量拂在她的双膝上,道:“今日开门吧。”

简单的一句,让被阻了动作的芳嬷嬷瞬间大瞪起眼,脸上是兴奋的喜色,也顾不上再管云贝贝,连声道:“谢谢主子,谢谢主子。”话落,便转身出了屋子。

开门,那就是她们可以离开,可以去楼外走走,可以去看看花,看看这世间的千奇百怪。

实际上,丰卿并没有给他们规定不能出楼,但是这些姑娘在丰卿身边待了多年,不知怎地就形成了这个规矩,楼门不开,那就得待在楼里。

丰卿那般淡漠的人,当然不会出声劝说,渐渐,这个规矩便成立了,且一直遵守着。

同时,丰卿也必须遵守一个规则,楼门一开,他也必须出门看看。

或许,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点可以有点“暖光”的时候了吧。

上一次开门,应该是为景袖送行的时候。

三年,自从这楼建好,便没在白日开过,可想,这楼里的人是有多么兴奋。

外面的喜悦欢呼声已经一阵阵传来,终于,这楼不再那么冰冷。

雕着艳丽百花的檀木大门很快打开,这让刚行到此处的人一阵错愕,还没弄懂为何,一个个倩丽身影已经从楼里走出,她们巧笑嫣然,或三两为伍,或十人并排,肩靠着肩,手腕手,很快从他们面前走过。

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只有香风还留在鼻间。

芳嬷嬷看着姑娘们一个个出去散心,脸上也是笑容,转身,再回到梨花木门前。

“主子,门已经开了。”她的主子也该出门了。

此时,云贝贝已醒,迷蒙着眼呆坐在**,有些找不到脑回路般,就那般静静坐着,呆萌的样子看的芳嬷嬷“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

反应过来又觉察着自己在主子面前失了礼,惶恐俯身。

丰卿拂拂手,阻了她的惊慌:“下去吧。”

芳嬷嬷一愣,道:“主子,属下还没伺候你换衣呢?”

丰卿的衣服每日都是要换的,即使它们一日穿下来不染凡尘,但还是要换的,丰卿的身上,不允许有半点俗尘。

“不用了。”第一次,他改变了规矩。

芳嬷嬷一愣,视线在还呆萌的云贝贝身上停了半会,才缓缓退下,她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但她知道主子有些改变,总是好的。

金阳从天边一点点升起,光线越来越浓,云贝贝坐在床榻上还迷蒙着,丰卿便坐在一旁的软椅上看着

琴,看着谱,看着她。

终于,刺眼的光线照在屋里的琉璃芙蓉盏台上,刚好折射在云贝贝的眼上,她一怔,终于恢复些焦距。

那刺眼的光线也一闪而逝,是丰卿挡在了她的面前,修长的指节轻微一拂,阁窗上的纱幔便缓缓移动。

这纱幔是白色,但上面也绣着曼珠沙华,遮了阁窗,掩了光线。

“美人哥哥。”找回脑回路,云贝贝猛地就扑了上去。

这个动作,一日不到已做的这般娴熟,丰卿也接住她,轻柔的一揽,看上去没有用什么力气,但稳稳的,袍袖上的精美水纹刺绣与云贝贝身上罗裙的水泡混在一起,很和谐。

不用丰卿应她,云贝贝已在丰卿的身上自顾念叨:“美人哥哥,我要吃酱水鸭,卤鸡腿,蘑菇小菜,红三酥,翠绿韭……”

一句句,丰卿的脑里尽是这稚嫩的童音。

“好。”他应道,下一瞬,才想起来楼里的人都走了。

“怎么了?”云贝贝偏头瞧着他。

“没事。”

又像是忘记刚刚的话题,云贝贝已经呼嚷道:“美人哥哥,帮我穿衣,还有小靴子,帮我梳头发,今天不拴铃铛了,要花朵,就像美人哥哥身上那样的……”

一句句,回荡在丰卿的脑里。

“好。”他应道,开始做他这辈子从未接触,也从未想过的事。

依稀的暖光透过帘缝落入,房间里只有大小人。

时间过了很久,久的太阳都落到头顶,久的云贝贝已经困乏的再睡了一觉。

偏头,丰卿还在她头上折腾着,很专注的表情。

“好了,好了,走走,先吃饭了。”拉下他的手,小手牵上她的手指,云贝贝便拖着他往外走。

冷清的大楼,听不见任何声音。

“咦,怎么没人了?”她还想找东西吃呢。

“出去了。”清哑的声音,为她解惑。

“出去了?”云贝贝微呼,忽又皱眉,那她吃什么呀,好饿呢。

“楼下应该有吧。”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丰卿道。

云贝贝眼睛一亮:“那赶紧呀。”话落,径直松开他的手飞起,三楼,她瞬间便落到地面上。

原处,丰卿看了看自己手,再看了看已经在楼下蹿来蹿去的云贝贝,他撩了撩脚边的长袍,缓缓向楼下走去,每一个动作都仙袂出尘,眉羽上的淡色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

楼下也果然有些吃的,虽然不是酱水鸭,蘑菇小菜等,但也让云贝贝眼睛亮了很久。

“美人哥哥快来。”

食物是备在楼后的厨房里的,云贝贝一一端了出来,在大厅里摆了满满一桌,小身子匍匐在桌上,已经用手抓了起来。

这是叠卤翅,但看成色应该是昨夜的了,想必是昨夜没有卖完的,实际上这满满的一桌皆是尘的,芸芳阁的姑娘们并不讲究,饿了的时候热热便吃了,但对丰卿不一样,每一样都准备到极致。

所以丰卿看着这一桌,眉羽深深的皱了起来:“凉。”他不会说尘,这些食物在他眼中就是凉的,至少

没有热气。

云贝贝愣了愣,狠狠灌下口凉粥才道:“凉就凉点嘛,吃了不会坏肚子的啦,这些我常吃啦。”

丰卿看着她:“你常吃?”那人……不会吧。

“对呀,常吃呀,龙爷爷他们又不会做饭,每次要吃好吃的都是白峰叔叔从外面买回来,那么远的路,早就冷的不成样子了。”不仅如此,白峰叔叔心疼她,每次还给她买的老多,她吃不完,又不舍得扔,就放在一边饿了就吃上两口,经常都是吃到第二天。

三年的,不也长起来了么?

“这样么?”丰卿轻道,拖着长袍缓缓坐了下来。

能吃,那就没事了。

修长的指尖执起汤勺,唇沾上清粥的一刹,他还是皱了皱眉,忽而像是什么都没见般,继续了下去。

阳光从大门口落入。

两人坐在这方,吃着一桌凉食,不发一语,彼此间只有瓷碗轻碰的声音,异常和谐。

而琉云城已在这半日时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无数的人马涌到这里,城里,城外,到处都是,他们或翻找,或探查,毫不停歇。

此时的火凤玉消息已经又生变化,据说,三日后,火凤玉会从天而降,落到这琉云城的某个地方,谁拾便归谁。

这消息来得有些荒诞,但没一人忍得住,有些人干脆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望着天,看着天上流云,看着有没有光束掉落。

“真够脑残的!”

客栈里,雷霆骂道,就连他这粗心大汉都知道这是个无稽之谈,这些人居然还这么相信。

看看这街上的人来人往,要找小主子更难了。

“确实有点脑残,怕的就是这么脑残的事如果发生了……”风扬出声道,话没说全,一旁赤影已经接过。

“你的意思是火凤玉真的会从天而降了?”

“从天而降应该是的,但是不是火凤玉我就不知道了。”

一瞬,众人拧眉,怎么都觉得这是场阴谋,但这暗处的人是谁?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要把这动静引到琉云城来?

“会不会是小主子在这,暗处的人是想……”惊拓思索半响,道。

一瞬,众人眸里的光芒闪过,眉羽齐齐深凝了起来。

这想法不是没有可能的,以前,暗处的人是以凤主为棋心摆着局势,但凤主进了银泽龙族,三年没有动静,这凤玉的消息便沉寂了三年,可如今两小主刚刚出来,两日不到,这消息又传了起来,而且是直接转向琉云城。

很有可能,非常有可能。

小主在这,针对的是两小主。

“通知童泯宫长他们快来。”风扬道,神情凝重,身边的赤影一怔,立马去办。

如果众势齐聚,单就他们这些人是完全掌控不了局势的,为了两小主子安然,此时,只能让大家都过来了。

同时。

另一处客栈里。

小战神的眉头拧成了川字。

“喂,你出去试试呀,你是他干娘,应该会给你面子的吧。”暗处,华容戳着黑疯子怂恿道。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