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5章 火凤显世

“是出现火凤玉了,据说就在琉云城。”芳嬷嬷继续道。

一瞬,云贝贝的脑袋唰的抬的更凶,眼里的光越发闪耀,如星辰光辉。

而丰卿身子一滞后,便没了反应,仿若这世上能引起他注意力的就只有琴或者那人了。

知道主子不会问,芳嬷嬷补从道:“目前这消息还比较隐蔽,没有怎么爆开,但我估计最迟明晚,整个城里的人都会知道,火凤玉出现在琉云城,这事不好。”

她说着,眉头紧锁。

夜风从屋外刮进,有些寒,听的入神的云贝贝哆嗦了一下。

停留在琴弦上修长的指尖微微抬起,屋里的窗户缓缓关上,吱呀,挡了风寒。

月依旧,丰卿只是听了禀告,并没有任何回应。

芳嬷嬷退下了,带走了云贝贝,意外的小家伙没有闹着留下。

第一夜,不是在熟悉的地方睡觉。

云贝贝睁着眼睛坐在床榻上,望着外面的月亮。

这房间在丰卿的旁边,是芳嬷嬷安排的,芳嬷嬷本来是想让小家伙跟她睡的,可这小家伙说喜欢独睡。

三岁的孩子,便这般独立,让人又是欣慰又是心疼。

不过这三楼的每间屋子都有人住,除了喜欢安静的主子隔壁这两间,她请示一番后,主子没有异声,便住下了,房间的东西都给她换的最好,还千叮万嘱小家伙晚上不能打扰主子。

云贝贝满口答应的很好,不过实施起来。

“美人哥哥,你睡了吗?”

她趴在屋子的木墙上轻柔的咚咚敲了两声,这屋子的阁木是沉香木,且加了多层,按理即使狠敲对面也听不见的。

但是云贝贝就是知道,如果他没有睡,她就是敲的再小,也能听见的。

屋子并没有回音,她皱着小脸,再趴在了墙上。

“咚咚……”这一次稍微大了些。

“美人哥哥,你睡了吗?”连呼声也放大了。

可是依旧没有动静,云贝贝的小脸皱的越发凶了,就在她准备敲第三次,她听着一声吱呀声,好似旁边屋子的门房打开了。

她眼里绽放出流光,唰的就卷起床边的小褥被飞了出去。

果然,梨花楠木门房开了,她探着脑袋在门上瞅了瞅,果然瞧着丰卿坐在床榻上望月的样子,小脸一亮,唰的就飞了过去,整个人扑在他身上。

“嘿嘿,我就知道你没睡。”她笑着,小脸忽地又一皱,控诉道:“你没睡,为啥不告诉我啊,我都敲了好半天了。”

怀里软糯的身子让丰卿有些不知所措,云贝贝又整个人匍在他身上,两人又都望月静坐了半天,身上皆是冰凉。

下意识的他揽住她的小身子,圈在怀里,将一边的锦被拉起,卷在她身上,入手的冰冷传到胸口,又摸到她冰冷的小脚,让他整个人一怔,更加不知所措。

丰卿是冷的,即使他活在了世上二十年,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但让他记住的事物,怕只有琴了。

他整个人都孤寂着,芳嬷嬷常说,她的主子就是一座活人冰雕,立在冰天雪地里,没有

心。

这描述总让人有些恐惧感,但丰卿确实如此,他孤寂,凉薄着一切,即使他知道自己对景袖有些不一样,他也没有动过,他只是静静的等在芸芳阁里,一遍遍的弹着她绘的曲谱,然后等到她来,便拂琴一曲,问她:“这曲可好?”

他等着她的答案,但没有等着她的人。

景袖离开了,他也便离开了,但是他没有主动站到景袖面前,说我来了,他依旧等着,在这琉云城里再建了栋芸芳阁,心想着或许有一天她会再次走进。

但,三年,她没有来,他也就没有再弹过一次琴。

芸芳阁的姑娘说,主子和霄王妃应该在一起的,他们那么般配。

但是,两个同样孤寂的人如何能走到一起,他们都太冷了,即使四目相对,也只是在彼此身上找到那么一丝共鸣感,而他们各自,则必须要温暖的东西化掉,景袖等到了北云霄,而他也许等到了云贝贝,也许还在等着。

“怎么了?你还没回答我呢,刚刚怎么不理我呀,我手都敲疼了呢。”看着他发愣,云贝贝再次出声。

软糯的声音就在丰卿耳边,两人微拥的身子因为气息交缠,也生出了温暖。

丰卿怔了怔回神:“我出声过了,你没有听见。”

沉香木,他能听见,可是她不能啊。

云贝贝一怔,也好像想到了,脸上忽而又绽放起咯咯笑容,小身子一缩,躺在了他旁边,抱着他纤细的腰,拿小脚丫压着他半支腿,然后道:“那我就原谅你啦,为了表示我的诚意,那我就给你讲故事啦。”

不知道她的思维是如何跳跃的,在丰卿愣怔的时候,软糯的声音已经响起:“从前啊,世界上有个大魔王,谷玉叔叔说叫小三,小三喜欢跟战神玩,每次都在苑子里闹……”

奇怪的故事,奇怪的开始。

丰卿的神情又怔了怔,半响,恢复平淡的神色,修长的指尖摸在她柔软的发丝上,一下一下,像是春风般温柔。

细语缱绻,第一次不用独自望月到天明,妖冶如华的唇角缓缓勾起。

渐渐语声小了,落出了浅呼声,竟是两个人,月华照入,落在他们身上如雪的锦被上。

晨色,翠鸟轻啼,柳絮随风扬起,落下几许绿色,打着旋飞舞在空中。

客栈。

“真的是火凤玉?”风扬问道,神色变的凝重,若真的是火凤玉出现了,那这琉云城怕是要变的血雨腥风了。

可这火凤玉的消息是从何出的?火凤玉不是主子娘亲的东西吗?不在主子身上,那定是在主子娘亲身上,怎么就跑到琉云城来了?

直觉的风扬觉得此事有异,但现在不管有没有,他们都要插手进去了。

天地道自从与银泽龙族破裂改变关系后,便明确对着天下人道。

“要进天地道,要么五枚凤玉集成,要么就拿有涅槃重生之能的火凤玉,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所以渐渐,银月洲的人已经改变了目标,火凤玉,涅槃重生的火凤玉。

要火凤玉,那放在曾经唯一拥有者,凤后身上的注意力便更多了。

但凤后身死或者下落不明,自然注意力就转移到据说是凤后子嗣的凤主身上。

所以这三年,他们的华夏风云宫和南域南皇无数次的遭受袭击。

他们选择隐忍于世,而南皇则是用强悍的手段杀伐了无数人。

渐渐,风头过去,虽然没有在两地找到火凤玉,但是这热度一直没有散去。

现在,火凤玉重新显世,可想这消息,必是惊天动地。

“没错,就是提的火凤,错不了。”赤影再道,神情也是凝重。

难怪秦可惜派了那么厉害的高手出现在这里,原来已经开始探风了。

正想着,门房突然敲响,咚咚的声音让众人一惊。

不需他们开门,外面的人已出声道:“我家皇主让我告诉你们,别忘了凤主与他的约定。”

是清泽,话落,已经转身离开。

约定,那个有火凤玉必赠红尘三仙的约定。

屋里,众人拧眉,这可如何是好。

屋外,清泽已经向楼下走去,时不时揉着太阳穴,眉羽恼色:“该死,居然被个小鬼头放倒了。”

南皇的第一守将,被一个照面毒倒了,这要说出去,可真是丢人,不过一想到那毒,清泽又打个寒颤,也太猖狂了,简直叫“瞬间倒”啊。

不行不行,为了挽回面子,必须的研究个方法,以智取胜!

这一刻,南皇第一守将正式与小魔女杠上了。

太阳落到头顶时。

城门口,又走进几道身影,这身影比较吸引人注意些,各个是俊男美女,特别是他们前面那个小娃,一头银发冷酷拽的模样,简直太俊了。

北风锦站在青石路中心,用他的银眸淡然看向四周。

“壮志凌云”和“四小妖”便在后面老老实实的等着。

过了一会,北风锦唇角一张,道:“百米远。”

“啊!”妖妖一惊,不解。

不等问,一旁的凤凌已经扯过她:“离小主子百米远啊。”话落,已经带她飞走。

忤逆小战神,那可是很凄惨的。

空空荡荡的大道上,瞬间只留北风锦一人,他的眉羽皱起,似乎有些不喜,思量一会,然后抬脚继续向着城心走去。

待他离开,刚刚他站立的地方唰唰落下三人。

黑疯子,邪美人,华容。

三人瞪眼。

华容摸着鼻子喃喃:“我怎么觉得那百米远是跟我们说的啊。”他道,有些惶恐的表情。

黑疯子和邪美人的眼皮齐跳了跳,不会吧,一个三岁大小鬼头,就能发现他们的跟踪?

青天,白云,飞燕。

芸芳阁一番休整后,已是无恙,但芸芳阁从不在白日开门,所以此时它门前冷冷清清,鲜少有人来往。

不仅楼外冷,楼里也是冷的,灯光昏暗的照在各处。

只有一两个姑娘在外面走动着,即使走动,这声音都放的很小。

大家似乎都呆在自己屋子里,或睡觉,或整理青丝,或静坐在窗前,看着天上零星飞过的云燕。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