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4章 长生琴一曲

温馨的气氛萦绕在这处,两人都格外安静。

这般宁静如水的姿态在丰卿身上很是常见,可落在小魔女身上就不一样了,这般情形若是让银泽龙族那些人见了,一定会惊呼,这丫头是转性了么?

待整理好,丰卿的眸光落在案桌的“长生”上,专注的盯着,再没有了其它表情,他脸上若有若无的孤寂,即使云贝贝还小,这一刻也清晰感觉到。

“美人哥哥,你要弹琴么?”她偏着脑袋,眨巴眼问道。

丰卿的身子怔了怔,然后缓缓移开目光,取过一边的琴谱看了起来,一道轻声几不可闻的落到屋子里。

“不弹了。”缥缈如云,散去。

云贝贝的小脸皱紧,心头有些怪异的感觉,她偏头再问:“为什么?你的琴这么漂亮,不弹不是可惜了么?”

丰卿的眸从琴谱上移开,缓缓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似忆起了什么,半响才缓缓道:“没有听琴的人了,所以不弹了,长生它也会懂的。”

这话说的有些深奥,小家伙不是很懂,她只是继续望着丰卿,再望着桌上的长琴,道:“可是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弹。”

只是这一句,便让丰卿一怔,眸中深邃的光芒绽开,他不用问为何,眼前的小家伙已经说道:“你把它擦的很干净,每天都放在一眼可及的地方,而且它的旁边还有琴谱,你每天都在看,你一定在期待,期待什么时候再弹起它,所以你把一切都准备好,随时都准备着。”

一字一句,让丰卿的心难以平静,无法想象这竟是一个三岁孩子口中说出,她竟有何等通透的心思,看穿了这一切。

丰卿望着她,她笑望着丰卿,一大一小,这一刻诡异的心灵上产生牵绊。

“嗯,我很想弹,可是听琴的人还没有来,所以……”

他话没有说完,小家伙已经打断:“听琴的人没有来?为什么没有来?那我也可以听呀,你弹给我好不好?”一边说道,一边举起他的手放到琴弦上,这般美丽的手,若是弹起琴来,一定会很美吧。

熟悉的触感落在指尖,让丰卿怔了怔,耳边是云贝贝的银铃娇笑。

她也可也听吗?她是他的听琴人吗?

半响,一声“好”如云缥缈在屋子里,散去。

这一刻,精致的小脸上更璀璨的光芒。

房间外,楼里热闹着,纷纷嚷嚷,与这里的静悠显得格外不同。

月光照在芸房阁的房檐上,荧晖点缀,生着静谧铅光。

“叮……”一声清脆的琴音落出,让整个芸房阁都突然一静。

这琴声与凡音不一样,它的出现让大厅里本在演奏的琴声皆是一滑,不受控制般消散,仿佛在迎接它们琴中贵人。

“叮叮……”又是两声琴音,觥筹交错的声音停了,醉笑的声音静了。

不自觉的有人竖耳倾听,有人坐直了身子。

就连本还在与芳嬷嬷吵闹的钟天甲也禁了声。

芸芳阁的人则是望着,望着那处,芳嬷嬷的眼里更是有泪花打转。

琴声密密麻麻的响起,如珍珠落玉盘,清脆叮咛,回荡在芸房阁,随着一阵轻风卷入,散在夜空里,落在整个琉云城上。

何时,这芸芳阁居然有了此等的仙乐?

大街上,正寻到此处的风扬等人一怔,这琴音好像……他的。

如美玉般的手指拂过琴弦,每一个轻柔的动作看的云贝贝睁大了眼,好美,真的好美,原来弹琴也能是如此的赏心悦目。

脸上的笑越来越深,丰卿的嘴角似乎缓缓勾了起来,窗外的冷风吹了进来,缱绻舍不得离开,将丰卿身上的华袍吹起,宽大的袍角上曼珠沙华绽放,包裹住云贝贝,落在她身侧,越发妖娆而美。

婉转琴声终歇,楼里的人都惊呀着,愣怔着,回不过神来。

芳嬷嬷顾不上眼前的繁琐事,急急向着楼上走来。

她步到门外,并没有冲动的冲进来,而是整理着衣裙在门外轻身一俯,拜礼道:“主子。”

静,静了好一会,丰卿的声音才落出。

“嗯。”

芳嬷嬷慌忙推门。

看见云贝贝的一瞬,诧异了一瞬,又瞬间觉得理所当然,她的主子是不会改变的,定是有什么事触动了他才会……动琴,三年了,这长生终于再生了魂。

云贝贝看着芳嬷嬷出现,眼睛一眨,小脸兴奋的笑了起来:“漂亮姐姐,美人哥哥的琴声是不是很好听?太美了,我都听入迷了呢。”

许是人小,能用的形容词太少,只能说着美,说着好听。

听着她嘴里所唤的称呼,芳嬷嬷一怔,头上生出些许虚汗,然后关门慌忙走进,道:“主子赎罪,属下这就带她离开,定不会再惊扰了主子。”

说着就去抱云贝贝,云贝贝也没有反抗,由着她从桌子上把她抱下来,也任由她牵着手向屋外走去。

丰卿的素指还落在琴弦上,眸光轻微的闪过流光,终是没有动作。

“漂亮姐姐,我选好宝贝了。”刚走到门口,云贝贝忽地偏起脑袋出声。

这一声,两人一怔,芳嬷嬷低

首看去,不解:“嗯?”

就见小丫头忽地松开她的手,然后重新跑回到丰卿旁边,指着桌上的“长生”琴道:“漂亮姐姐,我要这个,这把玉琴。”她眼闪着光,是真的想要。

一瞬,芳嬷嬷头上便湿淋淋,然后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主子赎罪,主子赎罪。属下枉言失了口,主子赎罪,主子赎罪。”

她惶恐着。

丰卿的神色没有变化,而是转首将视线落在云贝贝身上。

云贝贝不解,难道不能要琴,她灵动的大眼转转,小脸忽地生出更灿烂的笑容:“那我不要琴了,我要这个哥哥,这个美人哥哥。”

一瞬,屋子更静了,芳嬷嬷错愕一瞬后,头死死的趴在地上,不敢有任何动作,整个身子都几乎贴在地面。

而丰卿的眼里流光滑过,他眼角的曼珠沙华因为月光透过窗户照入,更是妖娆而美。

静,屋子里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很浅。

忽地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打乱着这一刻的静谧。

丰卿和云贝贝的眉羽间同时一皱,异常的相似。

芳嬷嬷也是一愣,还不等她去看怎么回事,外面的砸门声已经响起。

“出来,出来,给本大爷再弹一曲,这么好听的曲子,居然跟我说楼里没招待人的琴姑娘,这不是唬弄人么。”

粗鄙的话让屋里的人齐生烦躁。

只听声音,芳嬷嬷便知是谁,皱眉迅速禀道:“主子,是西域来的人,已经出现过两次了,非要在这里玩乐。”

前两次她已经明里暗里的威胁暗示过了,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识趣,今晚上居然还来,不仅来,还带了人手,真当自己是秦可惜的裙下臣有点势力就无法无天了。

丰卿招了招手,示意她出去处理,芳嬷嬷领命,迅速站起离开。

不过一会,屋外便传来吵嚷声。

“钟公子,我劝你还是快些离开的好,莫要在这生事,另外,这琉云城你以后还是莫要进了。”也不再打擦边球,这一次芳嬷嬷径直道,惹恼了主子,还能活着,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不过,这世上最有些人,听不懂话。

“哟呵,威胁我了哈,还莫要进,我怎么就不能进了,这城又不是你们楼建的,我不仅进,我还到这来呢,快,懒得跟你说,把这房间弹琴的姑娘给我叫出来,我今儿非得再听她一曲不过。”

吵嚷,不知死活。

房间里一大一小坐着,丰卿脸上依旧是冷漠淡然的神色,倒是小丫头的脸上气鼓鼓,很是生气的模样。

“真讨厌。”她嘟嚷着,因为生气,小腿下意识蹬着桌子。

丰卿把她的小动作收在眼里:“什么讨厌?”声音如曼珠沙华,总有那么些妖冶的味道。

“讨厌琴声被他听了呀,这么可恶的家伙居然听了你弹的琴,可恶可恶,因为再也不让你随便弹了。”她一边道,一边继续蹬着桌子,脑袋上的铃铛不断摇晃着。

丰卿听着,听着铃铛的声音眸子里的光一点点绽放,对于声音他总有异于常人的敏锐力,这清脆的声音他很喜欢。

想着,修长的手指抬起,摸上她的脑袋,停留在水晶铃铛上。

“这个,给我好吗?”

云贝贝一怔,转头望着他,小手摸上自己脑袋,径直就把铃铛扯了下来,拽着上面的雪锦摇晃:“你喜欢这个?”

“嗯,喜欢。”

灵动的大眼转了一圈:“那我们交换好不好?”

丰卿一怔,第一次有人跟他换东西,即使那人,也只是从他这拿的,拿的理所当然,随意,不过他很愿意。

视线转动,将眸光落在面前的“长生”上:“你是要换它吗?”若是,也可以,因为,他还有一把从当铺寻回的“凤鸣”,只是从未动过。

谁知,对面的小脑袋猛摇,一把将手中的铃铛塞到他手心,软糯的触感让有一瞬间愣神,就听耳边她的银铃娇笑响起:“不要,我不要琴了,我要美人哥哥你跟我走,你以后是我的了。”

这一刻,外面的轰的一声巨响,似乎是打斗声起。

而这里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脑袋里只有那句“不要,我不要琴了,我要美人哥哥你跟我走,你以后是我的了。”

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响,似乎乱作一片,惊慌的尖叫声传的老远,惊响在夜空。

丰卿没有回答,缓缓站了起来,面上说不清什么表情,似乎在笑,又似乎没有,拖着华丽的曼珠沙华长袍,流光倾泻,推门,走出,一路荧光。

身后,云贝贝还待在原处,偏头看了看桌上的长琴,再看了看他留在桌上的铃铛,然后从椅子上跳下,追了上去。

月照下,落在“长生”琴上,落在水晶铃铛上。

月华偷泄,大厅,只是这一会,楼里已是支离破碎,遭了劫难一般。

嬷嬷身上挂了彩,对面的人也挂了彩。

钟天甲虽然仍然是耀武扬威的架势,但缩在角落里,缩在一个气息雄浑,不可估量的老者身后。

而芳嬷嬷等人也是在这人手中吃了亏。

看着

丰卿下来,芳嬷嬷等人迅速站好,轻唤了声:“主子。”

而对面秦可惜的人则也打望着丰卿,似乎在估量他的实力,只是他周身没有任何气息,看起来像一个平常人般。

越是这般,那老者越是凝重。

“羞羞羞,居然打女人,还打这么漂亮的姐姐们,羞羞羞。”

正想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云贝贝从丰卿的身后跳了出来。

精致的小脸,淘气的样子,她没有乖乖站好,而是一飞,从众人头顶飞过,然后又飞了回来。

停下时,手里已经多了众人的一撮头发。

这身手让众人一惊,丰卿也是意外的瞥了一眼。

“哪来的小丫头,滚,若是惹恼了我,我照杀不误。”老者身后,钟天甲恶呼道,三年,这人变的越来越没大脑了,以前还懂的隐忍,现在就是蠢货一个。

云贝贝的脸忽地暗下,龙爷爷说过,叫人滚的家伙都不是好东西,这人不是个好东西,想到便呼出:“你不是个好东西!”

这一呼,气氛静谧一瞬,芳嬷嬷身后的女子娇笑了起来:“对对,他就是不是个好东西,不是个东西呀。”

“你才不是好东西,你们全家都不是好东西!”钟天甲气的脸色一恶,站出来骂道。

敢这么骂她,不是骂了爹爹娘亲还有哥哥了么?

小脸一恶,就要咬破手指送他跟阎王大叔聊聊天。

“砰!”一道力量先她而出,落在钟天甲的身上,然后钟天甲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落在宽阔的青石道上,砸的烟尘肆起。

原处的秦可惜其他手下大惊,他们站在原处,眸光落在老者身上,似乎在等他拿主意。

那老者也是一脸凝重,显然,刚刚那一手,他压根就没有看清丰卿的动作,这人的实力在他之上,而且是远远超过,他不敢动作。

思量一瞬,忽地收了架势,拜礼道:“我们乃西皇的属下,在此也是有事要办,生了点误会动了点手,公子莫怪。”

他有礼的态度并没有让众人好感,芳嬷嬷等人更怒了,什么生了点误会,明明就是仗势欺人动的手,若不是她家公子实力不凡,这人会有这种嘴脸?

他们明白,丰卿当然也明白,连云贝贝都明白,鼻子一哼,出声道:“假人,两个面孔,一会装好人,一会装坏人。”

一会友善,一会恶声,这不就是假人么?

被一个小鬼如此说,那人的脸色有点挂不住,眼底闪过阴狠的光芒,暗想着,什么时候收拾了这小杂种。

他的恶他的狠,云贝贝还有些不懂,不懂这人为何心肠这般残忍。

但是她感觉到了这人对她的不喜,这感觉很强烈,让她忍不住后退,一个踉跄差点栽倒,还是丰卿扶住了她。

看着小家伙似乎受了惊吓的表情,丰卿的眉头忽地一皱,什么都不用说,拂袖,强大不容人反抗的力量瞬间包裹住老头。

还等不到他惊讶,整个人已经被送了出去。

砰的一声砸在刚起来的钟天甲身上,他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就见一道道人影落下,唰唰砸来,全是他们的人,不过瞬间,他人已经被再砸了三次,身下的钟天甲便更惨了。

“哎哟……”

满地的痛呼声凄喊声落在这片。

周围还没有彻底离开的人看着这一幕齐齐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敢在芸芳阁闹事真不想活了呀。”

“是呀,居然还敢动手,要我说他们今晚还活着,就是捡了条命。”

“是呀,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西皇又怎样,这里就是芸芳阁说了算。”

“就是就是。”

众人议论着,纷纷谴责着,好不容易有一方净土,可不想被这些人给搅乱。

确实捡了条命,若不是丰卿嫌麻烦会直接要了他们的命,可这些人是西域秦可惜的,他讨厌麻烦。

地上的人终于扭曲着身子站起,他们望着芸芳阁已经关掉的大门,一片狠色。

“走!”招一招手腕,老头恶呼道。

一旁的人迅速领命,抬起地上快被砸成肉浆的钟天甲迅速消失在街道尽头。

人群里,一波人马面面相觑。

“是秦可惜的狗腿子吧?”赤影道。

风扬点头,望着天边的影子道:“没错。”

“那要不我们跟上去把他们给……”赤影继续道,话未说全,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雷霆也是一脸兴奋跃跃欲试的模样,这些狗东西,他早就撕碎了。

风扬拧眉思索一瞬,决定道:“不,还是找小主子要紧,他们中的那个老者咱们也打不过,让惊拓查查这些人来这琉云城干嘛?”

这么厉害的高手,一般不会轻易出山的,除非有重要的任务。

赤影思索一瞬,迅速领命去办。

夜凄凉,月色皎洁。

众人继续行动着,芸芳阁里。

芳嬷嬷也禀道:“主子,查清楚了。”话没有继续,而是转头看着蹲在椅子上眨巴眼望着他们的云贝贝。

丰卿拂了拂袖,示意继续。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