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2章 小主出山

只是,几个呼吸后,望着空荡荡的街巷,众人瞬间呆滞无语了。

我的娘额,这还是小孩子么。

黑疯子拧眉,迅速道:“通知华夏风云的人,两小主出山,四域寻找,快!”

话落,飞身,像着某一个方向寻去。

身后,众人一愣,迅速领命去办。

两小主子出来了,他们见着了,可是,半天不到,居然就跟丢了,其中一个还是眼皮底下丢的,丢脸啊,真真正正的丢脸啊。

晴空,云缥缈,大地金阳。

沉寂多时的华夏风云宫,再次开始活跃在世人的眼皮底下。

这方。

北风锦一路向着偏郊而去,他的不远处,一个大汉正摇晃着醉熏的身子走在官道上,大汉注意着他,微微迟疑了一瞬,兴奋的血光在眼里一闪而过,也不搭理,继续行走着,只是时不时注意下北风锦是不是还跟着他。

而北风锦便正大光明的跟着他,一路出了城。

郊外,破旧的一处宅子。

此时两人已经不是一前一后,大汉笑着脸对北风锦热情的道:“走走,到叔叔家里去做客,叔叔家里有糖果,有鸡腿……”

他兴奋说着,眼里的血光越发浓郁了。

“有刀吗?”稚哑冰冷的声音,如同冬日的一道冷风,寒刃。

大汉一滞,忽又舞着他结实的胳膊兴奋呼道:“有,有,还很锋利呢。”他笑着,眼里是残虐的光,看着北风锦如同已到砧板上的鱼肉。

任他宰杀,所以也放肆说着。

很快,两人一同进了苑子,这苑子地偏,周围又没有邻居,一般人很少发现这里。

残破的木屋,风一吹就要倒般,不断的吱呀吱呀叫着,苑子里还有两只毛发丑陋的恶犬,咔嚓咔嚓的咀嚼着破碗里的肉。

竟然是生的,吃的一嘴血腥。

北风锦好看的羽眉皱了起来,不为其它,因为他竟在这这破碗里看到了一根人指。

“进去!”正看着,耳边一声大喝,身子被身边的汉子一推,踉跄着前进了两步。

他的态度已经完全转变,露出一口丑陋黄牙恶笑着。

这一幕看的暗处的小身影,皱紧了眉,气冲冲的样子恨不得立马冲上来。

“哥哥,动手呀,动手呀,卸了他胳膊,拔了他皮,踹,踹,狠狠踹!”

一边呼嚷,一边在暗处摇晃着小身体,看得身后四小妖壮志凌云一头黑线,若是姐姐出来了,知道自己的小宝贝被教成这般模样,那后果……

想了想,几人深深的打个寒颤,不行不行,得赶紧带回去,带回去呀。

房间里,浓郁的血腥气扑鼻,地上染着血色还未干,**也是。

这汉子也不解释,一把卸下身上的皮裘,露出个光膀子转身便去拿床头的刀,这刀手臂长,明晃晃的,上面还染着鲜血,泛红。

他一边在床头的铁柱上磨着刀,一边看着北风锦出声道:“哟呵,小子还挺有勇气啊,居然不闹,是不是还不知道叔叔要干啥呀。”他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把

磨好的刀刃放在北风锦脸上擦着,上面的腥血瞬间沾染上精致的小脸。

这一瞬,外面众人紧张了。

四小妖和壮志凌云手上的利器握紧,随时有冲进来的可能。

“我告诉你哦,我要把你肉一刀刀割下来,片成一片一片的,知道我这口牙么,可是吃过不少童子肉了,那味道呀简直是天下极致,不过他们都没你长的俊,瞧你这细皮嫩肉的待会分解炖了味道一定不错……”

他说着,最残虐的话,却顺口拈来,眼里更是兴奋的光。

这人,就是个变态的杀人魔,还是专杀小孩的。

“你吃过多少?”稚哑的声音让大汉一滞,眸光打望着面前的小子,半响喃喃道:“可惜了,这么俊的小子居然是个痴傻儿。”难怪会跟着他来,难怪不怕,还有心情跟他聊天,这不是痴傻是什么。

他自己臆想着。

北风锦的眼皮微抬,凉凉的,然后把视线落在屋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兴奋的血光在汉子眼里绽放,外面的恶犬汪汪的大叫着,空气显得焦灼,似乎多添了些紧张感。

刚吃完饭,就有这么好的运动机会,大汉很满意。

挥舞着长刀也不停留直接朝北风锦脚腕砍去,先断脚,再断手,他就喜欢看小孩在地上挣扎的模样,爽啊!

“哥哥!”一声尖呼,暗处的四小妖和壮志凌云齐齐动了。

身化流光唰的落进屋子。

刚要落上的长刀被强悍的力道断成两截,大汉惊愕,还来及说一句话,他带着他两只吃人肉的恶犬已经脑袋彻底分了家。

涓涓血色流出,几人一脸寒色。

敢动他们的小主子,找死!

危险解决,北风锦的眉却皱的更凶了。

四小妖壮志凌云紧张的蹲下。

“小主子,你没事吧?”

“有没有事,妖姐姐看看。”

“……”北风锦没动,任由他们检查着,半响,才皱起眉头出声道:“贝儿呢?”

这一问,几人瞬间定了身。

贝尔?他们的贝尔?刚刚那一瞬,他们听着小魔女的呼叫便冲了出来,小魔女没有飞出来吗?这……

北风锦眉头皱的更凶了,看也不再看几人,抬脚向走门外走去,小小的身子,一身气势。

留下身后,众人心咯噔咯噔跳,完了,把小魔女弄丢了。

这方,云贝贝已经急速的跑在郊道上,她身形急速,瞬过无影,若让常人看,定会惊呼,好厉害的女娃,不,不仅是常人,连高手也会赞叹三分。

在银泽龙族三年,这小丫头什么都没学,就这顶级的轻功学的出了师,开始是龙老溜着她玩,后来是小丫头溜着龙老玩,再后来是,小丫头溜着整个银泽龙族玩,再再后面,小丫头已经不想跟他们玩了。

这不,跑出来了。

“咯咯,咯咯,笨哥哥,想抓我,笨笨,笨笨。”那么厉害的哥哥,会让人欺负,怎么可能,不过那男人真是坏坏,居然杀小孩,可恶,可恶。

小丫头闹着,时而兴

奋笑着,时而又气鼓鼓的,精灵古怪的模样。

只是正兴奋闹着,身子猛地被拎起。

下一瞬,飞身落到一辆马车前。

“主子,抓了个小丫头。”清泽说道,脸上亮着光,这小丫头刚刚从那么远跑来,那轻功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心头震撼,便故意埋伏在暗处拦截,这小丫头居然也没发现他,拦的个正着。

哪来的小鬼头,弄回去陪主子聊聊天一定很不错。

刚想着,身子砰地倒下,笔直,而他手上的小丫头已经一闪唰的消失在天边。

接二连三的倒地声,是轿子四周的护卫。

轿内的人影手中桃花扇落出,一拂,面前那股血风偏离鼻尖。

描着粉桃的桃花眼轻眨,嫣红的唇闪过流光,兰花指轻拂,视线透过拂起的帘缝落在外面倒下的众人身上,深邃的光眸中闪过。

这方。

“哼哼,想抓我,做梦。”气鼓鼓的模样,半天又拍拍胸口,龙爷爷说的果然没错,外面坏人多,坏人多呀。

她一定要赶紧的,找到东西回去送给娘亲爹爹,然后娘亲爹爹就会高兴啦,就会从那什么鬼地方出来陪她啦。

一边想着,脸上露出期待的光芒,一边嘴里喃喃:“紫凤玉,火凤玉,到底在哪呢,哪呢……”

云霞成片,落在半空,像是丰收季节跳舞的大红绸子。

不对的有人马,向着这两境之地越靠越近。

而此时,云贝贝摇着小身子已经转移到另一个城市,琉云城,这个城市更热闹些,灯红柳绿,盛风繁华,属于自由境地,不归属四域任何一方,为银月洲世人心目中共有的繁华之城。

这里有四域的各势力出现,甚至有无人区的,这里的人共同遵守着一个规则,绝不能生事斗殴。

一旦出现,会永久驱逐出琉云城,且永远不能再进入。

敢定下这个规则,自然有强悍的镇城者,而这个强悍镇城者不是一人,而是一楼,整个楼里的人。

它叫芸芳阁。

芸芳阁,整个城的最里面的,一般来说这里地偏,很少有人会走到此处,但是不然,整座城里的男男女女都喜欢聚集在此处,即使有些人马是为了过城,他们也会专门绕道此处窥上两眼。

此时,夜已来,芸芳阁外的红灯笼挂起。

夜色静悠,月铅华,落在楼上,落在灯笼上。

“呵呵,张公子,好久没看到你啦,可想死你了。”

“哎哟,我这不是来了么?我也想你,想你啊。”

“呵呵,这位小姐,新来的吧,有没有兴趣试试我们的特殊服务。”

女子羞红了一下:“好哇。”

男男女女,老少皆入,虽然说着打混的话,但是他们的态度却格外恭敬。

芸芳阁的人,到晚上会不管事,悠闲活着,到白天,那就是冷面冷孔,谁人也不理,像是活在两个世界,有着双面人生的存在。

云贝贝立在大门口,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然后使着两小短腿朝金木制的台阶上蹦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