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20章 时过人何处

为何?到底哪里出了错?这女人为什么什么都知道?这样的心智也太可怕了吧。

正想着,景袖身后忽地走出两队人马,正是天影族和清泽等人。

南炀眉羽微拧,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在算计中,这两方势力一直是晦暗不明的态度,可是为什么?他们不都是想要凤玉吗?为什么会转了态度?

像是为他解惑,清泽站在人群前,悠悠道:“我们南皇早与凤主有了交易,用不着再过多的算计。”

他的主子相信云景袖,那他,自然也信。

南炀拧眉,为这两方势力间的关系疑惑不解,难不成不是敌对?是合作?红尘三仙不是已经新找了个凤主出来吗?

视线又移向天影族,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黑袍老者挺身而立,一直犹豫不定的心终于静下,他并没有出声解释,而是队伍中的弄杀站了出来,看着他道:“择明主而栖,仅此而已。”

一直以来,他们天影族并不像外界传言般野心勃勃,更没有像世人所说什么三大家族,当年的谋逆之事,有所缘由,实际上真正的天影族人并没有参加,十七年前,他们被东方烁抓住命门效力,她自己更是从懂事起便跟在了东风烁身边,但是上次的景袖的解救,她重新回到族人身边后,一切的真相才得以知道。

在这个混乱的银月洲中,他们整个族人像是蝼蚁般被利用着,现在天下即乱,他们天影族当然必须求得一丝生存的机会,所以她冒险请了族宗出山,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私自见了景袖。

一夜畅谈,所有的一切从那一夜改变,这天下局势和他们整个天影族。

这些,景袖是不可能告诉南炀的啦,她现在只想知道:“南炀,你到底为谁效命?”整个银月洲的局势已经明了,为什么还会突然冒出个二十年没有动静的南炀出来搅局,景袖想不明白,非常不明白。

自从来银月洲后,她以兰花公子的身份出现在九转宫后,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场阴谋,有人在背后引导着一切。

紫竹云湾的事是,轩辕族的事是,无人区的事是,所有的一切,她身在整个棋局的最中心,走的每一步或者有些差池,但是大体方向都是按着下棋人的目的发展的。

这人到底是谁,为何布了整个天下,甚至,景袖有种错觉,这局棋早就开始布了,从她的灵魂降生在这个世界,从她一步步踏入众人眼中,甚至,从这个南炀与长公主的感情开始。

二十年啊,谁有那个能耐和本事。

景袖想不明白,南炀也不会说,他只是笑着,笑这些人的傻,什么聪明,什么能翻了天,还不是一切都在他主人的计划中。

“这人是银泽龙族的吧?”一旁的北云霄忽地出声。

正猖狂笑着的南炀,瞳孔猛缩,他薄唇微张,刚想出声。

天空一声长啸传来,众人下意识的抬起头。

一望,有人疑惑,有人变了脸色。

“是彩莺,是霓月的彩莺,霓月的彩莺。”云战天兴奋呼道,眼里的泪顷刻萦绕在眼眶,他顾不上再多,整个人唰的冲

了出去,不能再错过了,真的不能再错过了。

娘亲的?景袖眸光一闪,也是错愕。

下意识的跟上,众人自然尾随,刚闪身一瞬,景袖猛地停下,回望,远处的南炀等人果然已不见。

“妈的!”景袖恶道,居然大意了,又顾不上再追,转身朝着云战天的方向而去。

云缥缈,大地晚色,夜一点点来,而那只彩莺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而这一追,便是三日。

洪隆山,这里已距华夏风云宫千里,出来的匆忙,一路追随,众人自然疲惫不堪,有些人已经中途掉了队,留下的都是一些实力强悍的。

而云战天也在这追随中脱离了他们视线。

“怎么样,有发现什么痕迹吗?”坐在一颗树荫下,景袖一边给两个小家伙喂着清泉,一边道。

天涯摇摇头,道:“没有,这山上因为昨夜一场雨把痕迹都冲刷没了,云主子的方向无处可寻。”

景袖的神色瞬间恼了,这种在眼皮子底下没见的感觉真是难受,还委屈的两个小家伙跟着他们一起受罪。

将源力过渡到两个小家伙身上,为他们暖暖身子,北云霄站起来,望着茫茫山头,拧眉。

他刚想着,身边谷玉三人的议论声响在耳边。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方向好像是去银泽龙族的呀。”谷玉疑惑,不解道。

“嗯,我也注意到了。”天翼点首,望着天边道。

连白峰都挠着脑袋一脸所思的表情。

银泽龙族?

众人听在耳里,偏头望向北云霄,难道那彩莺是从银泽龙族飞出来的?战天大人进了银泽龙族?

正思索着,身边的北云霄银袍一扬。

“走!”

又是三日赶路,只是这三日,没有早先那么赶,众人也稍作休憩,调整了一番。

到了暮色,众人终于接近银泽龙族隐于世间的地方。

只是还没进入,圣影和龙一已经出现,且一脸严肃的对着众人道:“龙老发令,擅闯者死,不论身份。”

这话很明显是对北云霄所说,众人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北云霄的眉头也深皱起来,很明显这一次龙老说的话不是开玩笑。

景袖与北云霄商量一番,就他们两人前往,其他人等候。

许是知道父母要离开,两小家伙又哇哇的闹了起来,这些日,两小家伙哭的次数越来越多,都是在景袖北云霄特别心力交瘁的时候。

这哭声不会太长,稍微安慰下就好了,好像是因为心疼自己的父母。

众人虽然不同意,可也拗不过主子的意思。

圣影和龙一看了眼景袖,欲言又止的样子隐忍了下来。

有北云霄带路,进银泽龙族当然顺利,两小家伙最后也带上了,本来是不打算带,可想了想交给别人又不放心,两小家伙又闹的厉害,只能带在身边了。

阵法,幻术,百回路……

一点点穿过,这个在世人眼中最神秘的地方一点点出现在景袖眼中,看着它的一瞬,连景袖也

不由得抽气惊呼,真正的仙人之界呀,这便是银泽龙族,那个让世人敬仰的地方。

她刚感慨一瞬,面前便落下道影子,是龙老,一脸煞气腾腾的模样看着他们,气呼了半天意外的没有动手,而是手腕一招让他们跟上。

翠色阁楼,背后依山,楼前云竹随风轻曳,鼻尖是远山泉香。

景袖北云霄龙老和两个小家伙对峙坐着,龙老瞪着两眼,有些气呼呼的看着地上在四周乱爬的小魔女和安稳坐着的小风锦一会,第一句是:“天地道与银泽龙族关系破裂了。”

两人一愣,齐齐一惊,北云霄紧拧着眉,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景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从北云霄的神色能看出来这消息很不好。

第二句,龙老又悠悠的瞄了景袖一眼,道:“你需要进秘境之地。”

景袖一愣,不解,什么是秘境之地,为什么要进,但北云霄已经变了脸色,他刚想说话,龙老已经凉凉的看向他:“你也需要去。”

这……

错愕,不解,这一切到底是为何。

两小家伙这一瞬诡异的安静了下来,瞪着两小眼,望着他们,望着对面的龙老。

细细低语,龙老只告诉了他们一句,凤后在天地道,云战天也进了天地道,这两句便足以让他们不懈努力的付出。

这方已是一翻惊天变化的决策,而外面还等待着,这一等便是风云变化的三年。

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比如,西域秦可惜的势力更强了。

北域境地上诞生了一个血尊。

南皇依旧守着一方故土。

无人区在混乱不堪中生了一支黑甲兵。

唯一不变的是东域,是华夏风云宫,连那场满月宴摆的东西都未移动半分,上面的灰尘拂去,一切如新,仿佛是等着主人继续。

长公主头发越发白了,整日没日没夜的坐在华夏殿前,望着天边暮色,不知道看着什么。

有些人在变,有些人还是如此,唯一不会变化的是那些已经发生过的回忆。

银泽龙族外。

黑疯子举着机械长刀又一次要杀进去,这是她每日必备的活动,孜孜不倦,一日三次。

能拦住她,还一拦拦了三年,可想她心头又多窝火。

邪美人在旁边抹着冷汗,认命的在手上的宣纸上记着她口中念到的一个个阵口名和走向。

三年,他也快成奇甲天师了。

可这银泽龙族就是闯不进去。

阵法里。

龙老捋着胡子一脸高傲的冷哼,有他在,这地是那么好闯的吗?

手里源力落出,散在空气中,百回路,守泽阵又变,千千万万的形式,因着天地风云而幻化,如何能破。

“轰!”

果然,两人的身影唰的被扔了出来,气的黑疯子挥舞着机械长刀在那暴躁砍树。

实际上,这一片的树早被黑疯子砍完了,剩下的都是些光秃秃的根,不过,这些根她也没有放过,继续**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