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9章 一场戏,算计谁

“呵呵,凤主,还是乖乖把凤玉交出来吧,否则,我可不保证你的夫君都活过今夜哦。”九儿阴笑道,笑声落在晚幕天色里像是小鬼磨牙。

大殿众人紧张。

方家已经加入到景袖身后的队伍中,既然已经选择了认主,就没有叛逃一说。

清泽和天影族的人没动,仍旧坐在自己的队伍里,不过……即使动了又这样,这些银月洲曾经叱咤风云的高手还对付不了他们吗?

蛊族苗尸和九儿等人狂妄的大笑着。

景袖清澈的眸子像殿外看了一眼,似乎在观察着天色,忽而收了紧张的架势悠悠站好,她转身,步到还吐血脸色青乌的北云霄旁边,道:“好了,也差不多了,别玩了。”

清亮的声音,响在大殿,让所有人齐齐一怔。

就连谷玉等人也是疑惑,王妃这意思是……

正疑惑着,就见他们担心的主子一擦嘴上的乌血悠悠站了起来,本是乌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成血色,不过一会,整个人已经恢复常态站好,一身风韵流转,哪有半点什么中毒,什么中了诡蛊的样子。

“这这这……”

不等蛊族苗尸众人和九儿等人惊讶,谷玉已经颤抖着指尖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不是害怕,是惊讶,这到底是在玩啥呢,怎么他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这么厉害呢。

北云霄的银眸绽放出银晖,悠悠的看着面前指着他的手指,暗想着是剁了还是折了好。

捋一捋身上的雪色凤袍,景袖悠悠向前两步,看着惊瞪的脸色雪白的九儿等人悠然道:“是不是在想北云霄怎么会没事?是不是在想这局面怎么变了?”

她笑,又转身看着死尸队伍前的丽雅:“你再控制下这些死尸试试?你再让东方烁跳一个试试?”

巧笑嫣然,悠然的把玩起指尖,一根通体黑色的短笛在指尖转动着,像是只黑色的蝴蝶,飞舞在指尖,不落。

众人也才发现。

“不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慌乱大呼,丽雅脸色苍白着后退,不是她想的那样,绝对不是,将狱尸笛放在嘴边吹着,没有动静,没有动静了。

蛊族苗尸前的男人也走了过来:“丽雅,怎么回事?”拧眉,急问道。

“哥,没有反应了,没有反应了。”一边急吹着,丽雅一边惊呼,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呢,他们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情,怎么就成了这般呢。

“王妃,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忍不住,谷玉又闪身上前问道,他好想知道,真的好想知道啊。

景袖没有看他,而是冷眼扫过眼前的一切,冰冷的道:“不过是场戏,陪她们玩玩而已,这戏场唱得差不多了,当然的恢复常态了。”

谷玉眨巴眼,唱戏?唱的差不多了?恢复常态?听不懂啊听不懂啊,刚想再问,景袖已经转身,向着后殿走去,嘴里一个冰冷的“杀”字落出。

沐翎等人一怔,齐齐动了。

没了狱尸笛,没了强悍的实力,你们能怎样。

黑疯子的机械长刀

一舞,杀人犹如切西瓜,刀刀要人命。

另一方。

长公主怀抱两个小家伙迅速撤退,风扬护在身边。

“岚儿,我来抱他们吧,你注意着路。”一直跟随的南炀道。

长公主一愣,道:“哦。”话落,就想把两个小家伙递上去。

手腕一伸,风扬先一把接过:“不用了,小主子们还是我看着的好。”话落,抱着两个小家伙继续开路。

阴毒的眸光在南炀的眼里清晰的一闪而过,他望着前面奔走的风扬,再打望了眼面前还一脸无知的北云岚,猛地,身形加快,唰的向风扬袭去。

十成的力道,浓郁的金色,这一瞬,天地似乎变了,周围忽地多了些身影,密密麻麻,挥舞长剑,齐向风扬刺去。

这一幕,看的长公主脸色大变:“小心!”

急呼,身形一跃,就想去帮忙,那杀手中的一人直接挥舞着长刀朝她刺来,下手狠辣,不留丝毫情面,跟风扬瞬间战在一起的南炀瞧着这一幕,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冷漠的像是未见一般。

这一刻,风扬怀里本还在啼哭的小魔女和小风锦安静了,他们瞪着眼,死死的看着这些想抢他们的人。

“给我!”南炀厉喝,瞳孔因为发狠,冒着红光。

“果然是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家主子还真说的没错。”一边闪避,风扬一边骂道,这人实力在他之上,要抵抗还很有难度。

听着风扬的话,南炀微愣了下,忽而脸色更恶:“狼心狗肺又怎样,我又没得她好处,至于有些人,那是她愿意,你们管的着么?”

他话出口,因为避让攻击跌倒的北云岚唰的抬起头:“南炀,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她嘶声咆哮着,眸眼因为激动变得血红。

如果现在还没有看出什么,她就是真的傻了。

这一瞬,南炀也没有急着再抢两小家伙,刚刚那杀手也没有再攻击北云岚。

“哼,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还真以为我还念着你,会回来找你啊?”不屑,冰冷,讽刺,这些态度像是一根根针狠狠的扎进长公主的心窝,再拔出来。

不见血色,但却是至深的痛感。

这些应该是情人之间最狠毒的话了吧,一个深爱,一个深盼,一个却从头至尾的不屑。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回来找我了吗?你不是说你遇到危险失忆了吗?怎么是这样,怎么是这样。”泪水落在脸上,哭花了她的妆容,这个一辈子都耗在这段感情的女子此刻再一次经历撕心裂肺的痛苦。

情字怡人,却也害人,关键是要爱对了人。

南炀已经难得再与北云岚说,这个蠢傻的女子永远都活在自己的想法中,当初是,现在也是,活该,活该变得这般狼狈,不过是贱人一个,自食恶果。

他心头骂着,不再管北云岚,飞身向着风扬再去,周围的其它杀手也动了,三十四人围剿一人,还拿不下吗?

只是……

“轰!”一道源力打出,斩馗拖着青龙斩月刀飞身而下,

一身恶气,恨不得劈了南炀这混蛋。

要不是凤主交代,让长公主看清些事实,他早就冲出来了,这狗东西,简直就该把他脑袋爆开。

看着来人,风扬微呼口气,飞身,朝着斩馗身边靠近,同时,域无言叶竹等也飞了出来,这场好戏才真正拉开了帷幕。

瞧着这些人的出现,南炀的神色怔了一瞬,更恶了,他手腕一招,就见周围忽又多了一群黑衣杀手,气息深沉,每一个都不容小觑,更重要的是他们手腕一挥,指尖的血刃唰的全飞射而来,远程攻击。

血刃,不是一个人能玩。

不能冲出去,得护着风扬怀中的小主子,一时间这打法有点憋屈,只能闪躲,更重要的是这些远程攻击的杀手各个把血刃舞的很好,显然已精心狠练过。

晚幕色的天空下,就见光刃闪烁,把这片照的眼花缭乱。

看准时机,南炀和一群杀手猛地飞起,这一招,就算抢不下两小家伙,也要要了他们的命。

“唰!”

刀刃刺入皮肤,惊险滑过胸膛的位置,没要了命,风扬的肩肘上却已血色汹汹。

猩红的血液流出,沾染上小魔女和小风锦的脸上。

“哇……”这一刻,小魔女忽地哭嚎了起来,那声音传的好远好远,像是魔音般震的人脑里嗡鸣。

而小风锦的眸眼忽地血红了,不知道是不是风扬的错觉,他竟然看见了小风锦身上一股煞白的气息冒出,他头上还浅短的银丝像是有血光滑过,周围忽地寒了,他的手臂僵硬的发麻。

而这一瞬,景袖和北云霄等人已经飞身落下。

“轰。”源力打出,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烟尘将四周的山石击的粉碎,视线弥漫看不清周围的场景。

等到清晰,南炀已经清楚的知道机会已逝,他冰冷着脸,并没有逃,身后的杀手也停了动作,站在他身边。

他薄凉的唇微启,阴色道:“早就知道瞒不住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识破了。”

瞄一眼风扬怀里安好的两小家伙,景袖道:“不是瞒不住,是我从来就没有信你。”一个能让女人伤心的白了半头青丝,又消失二十年的男子,这样的人,她绝不会喜,更不会相信。

听着景袖的话,南炀一愣,忽又脸色更恶:“被识破又怎样,今日我本来就没打算一次成功。”

“哦,那你干嘛要大费周章怂恿长公主为两个小家伙办满月酒呢,你干嘛要让东域的势力都齐聚到这里呢,哦,我想想,秦可惜的势力,苗族蛊尸的出现,清泽,天傀的出现应该都有你的功劳吧,我是不知道你是如何将他们算计到今天全部出现啦,这番大费周章,没想过成功?你是在安慰自己,说笑话么?”

景袖一字一句道,尽情的将他所有的计划全部拆穿。

南炀的脸色更不好看了,是,这些都是他插手过了,他就不明白了,这女人为何不相信他,他把一切安排的那么好,还有蛊族苗尸和秦可惜势力的出手,怕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被算计了,可这女人却知道。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