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8章 大殿风云

他话一落,刚刚还热闹的气氛忽地静下,华夏风云宫的人紧皱起眉。

景袖与北云霄的眸子则是同时一眯,寒光滑过。

“咯咯……”满大殿,只有小魔女的咯咯笑声,这小家伙似乎很喜欢笑,笑声清脆,很容易吸引人注意。

“不收!我们龙凤麟儿用不着你们西皇给的礼物,自个拿回去!”童泯宫长甩袖呼道,很不耐的模样。

送礼?西皇能送好礼?开什么玩笑。

华夏风云宫等人也是点头,这群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他们才不需要送的什么礼物。

不过,九儿好似没有听见童泯的拒绝,脸上依旧是诡笑,对着身后人一呼:“来人,送上礼物。”

很快,两个青衣打扮的男子出现在殿门口,他们手上各自捧着一个玉色锦盒,玉盒比手掌大点,单看这玉盒上精致的雕花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必然珍贵不凡,不仅是雕花,此时,这两玉盒上萦绕着一层浅薄的白息。

一些实力强悍的人一看,纷纷惊瞪起眼,坐直了身体。

这白息竟然是源力,从空中聚集的源力。

这……

众人对视,纷纷猜测这里面为何物?

这般珍贵之物,连景袖北云霄也是意外,看来秦可惜这次下血本了。

也没有藏捏,两男子很快将玉盒打开,顿时一阵浅白柔光散出,这光束只散了一瞬又停下,但在场的众人纷纷站了起来。

谷玉,红妖,绫罗,就连邪美人,云战天也站了起来……

景袖并不识里面的东西,转首,对着身边的北云霄问道:“什么宝贝?怎么大家这么激动。”

这一瞬,北云霄怀里的小魔女也不安分的动作,晃着小手不断吱呀吱呀的嘟嚷着,似乎很激动。

将小魔女身子放正,宽厚的手掌握着两个小肉爪,防止她乱动碰上了了剪刀,北云霄才云淡风轻的道:“不过是两件衣服而已,没什么特别。”

这话景袖当然不相信,又向下面看去,此时那盒中的东西已经拿出,缓缓铺开,真的是两件衣服,正好是小婴儿大小,薄如残翼,轻盈,源力萦绕在上面,光是老远看,景袖就觉得这宝贝很不错。

“麒麟玉甲,真的是麒麟玉甲呀!”

“还是两件,两件都在呀。”

终于有人呼出它的名字。

麒麟玉甲?也没什么特别嘛,名字也一般,景袖喃喃道。

心头想法刚落。

“袖儿,把这东西收下。”竟然是她的爹爹暗声传来。

景袖瞪眼,疑惑,暗声回道:“很稀有?”若真是大宝贝把这两礼物收下也可以。

只听云战天回道:“世上唯一,与凤玉同源。”

话不用说完,景袖瞬间瞪眼,与凤玉同源,那意思是……

凤玉可以无限吸收天地间的源力,在历史洪河中,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所以历来被银月洲人视为源力之根,这两麒麟玉甲玉与凤玉同源,那么自然就有同样的效果,无限的吸收源力,这东西要穿在身上……

宝贝,确实是宝贝呀。

她心思刚落,北云霄怀里的小魔女已经吱呀吱呀又闹了起来。

景袖嘴角缓缓勾起,看来她家小宝贝很喜欢呀。

“不知道凤主收还是不收呢?”九儿的声音再次呼道,他盯着景袖,眸光深邃。

景袖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显得很不在意一般。

这表情让他心头咯噔一跳,有些担忧。

终于……

“收啊,为何不收,西皇送的大宝贝呢,为何不要。”

这话落下,九儿的脸上转阴为晴,他的皇主就怕她不收,才舍了这么大的血本,这要收了,一切就好办了。

向站在玉盒旁的两人打个眼色,两人很快呈上。

没有刁难,就是送礼?

这让众人很是意外疑惑。

果然。

“还请凤主给两位小主穿上试试,让属下看看这合不合身,两位龙凤麟儿喜不喜欢,也好回禀下我家皇主。”九儿又道。

望着台下玉盒里的东西,景袖的眸子一点点眯起。

那妇人的恶毒之心,她可不认为会转好,想让她拿她宝贝去试,做梦!

“怎么,凤主是有所顾虑吗?这样吧我先让人试一下好了。”九儿又道,他拍拍手,殿外又走进两男子,不同的是他们手上抱着个小婴儿,看样子应该是与景袖两小家伙同岁。

景袖的眉狠狠皱了起来,不管这麒麟玉甲能不能穿,她都不喜这种用孩子来试探的方式。

“不用了。”两男子就要上前,景袖出声阻止,就算现在没事,也不能保证以后没事,她可不想她家小宝贝身上现在就背两条人命。

华夏风云众人也是担忧着。

云战天思考了一瞬,暗声道:“算了,别收了。”东西再好,那也得是真心为小宝贝好的,万一出了问题,他们悔都来不及。

景袖想法也是如此,反悔而已,她云景袖做的道。

刚要出声。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

众人转移眸光看去。

竟然是北云霄怀里的小家伙把一把金剪子扔了下来。

小家伙

不断在北云霄怀里折腾着,似乎闹了很久,但一直都是精神气十足。

北云霄神色微露尴尬,也是无奈,他都安抚她好久了,可这小家伙反而没有安静下来而是越来越激动了。

刚想着。

“哇……”

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喊声瞬间响透整个大殿,连景袖也是一憷,额上密密麻麻的冷汗瞬间冒出,这还是第二次听这小魔女哭,第一次是出生的时候嚎了一嗓子,这便是第二次了。

没想到这么“震撼”呢。

场上众人一愣,纷纷着急起来,长公主更是直接,唰的就冲上来:“你小子,怎么照顾我们小郡主的!哎哟喂,瞧这哭的伤心哟,姨奶奶心都碎了。”她一边道一边抢过小魔女。

场上其他人也围了上来。

“不哭哦,不哭哦,谷玉叔叔给你做鬼脸哦。”

“小贝贝不哭,干娘带你去做武器好不好?”

“不哭,不哭哦,爷爷抱哦。”

一个个哄逗着。

白峰更是直接,拿着风云砍刀直接在殿里玩起了把式,誓要把小郡主给逗开心了。

景袖看的又是黑线,又是好笑,只是小魔女声音越嚎越厉害,北云霄脸色都变的卡白了,他没做啥呀,咋就哭了。

景袖眸光疑惑,也是不解,最后停留在怀里北风锦身上,景袖也许是发神经,随口一问:“喂,小锦儿,你知道你妹哭啥不?”

原以为不会理她,哪知道这小家伙眨巴下眼看了看她,然后偏着脑袋努力回转,最后视线落在那两人手中的麒麟玉甲上。

景袖像是理解到,唰的站起来呼道:“你想要麒麟玉甲!”

这一呼大殿忽地安静,连正嚎的厉害的小魔女也噤了声,抽着小鼻子挂着小眼泪,一耸一耸的看着她。

景袖瞪眼,北云霄瞪眼,众人瞪眼了。

金阳西下,云彩铺在天空,被晚阳一照,火一样的颜色,极美。

殿中央。

北风锦蜷着两小脚坐在桌子上,景袖怀里抱着小魔女。

“你真的要穿?”景袖问道。

小魔女只是咯咯的直笑,并没有回答景袖,但景袖却觉得她说的是。

深呼口气:“好吧,让你穿穿。”有任何危险,都有她来护着。

瞬间,小魔女笑的更开心了,伸长着胳膊朝桌子方向舞着。

此时,麒麟玉甲已经安安静静的摆放在桌子上。

将小魔女放下,不用景袖帮忙,小家伙已经蹬着小腿哒哒的向麒麟玉甲爬去,众人的心瞬间提紧,景袖也是担心。

在小手将军接近麒麟玉甲的一瞬,景袖还将她的手拦下再问:“真的要穿?”

这麒麟玉甲上面景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毒粉的味道,连将军美人都没有任何异举,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担心,秦可惜绝对不会那般好意送这样的宝贝的,可到底是什么呢?

想不到?

小魔女依旧咯咯笑了一阵,然后小身子一匐,整个人就趴在麒麟玉甲上了。

众人齐齐向前一步,景袖北云霄更是一瞬手心紧张的握出了汗。

只是,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小家伙已经开始在折腾着衣服,似乎很高兴。

这衣服轻柔如棉丝,摸上去一点都不会割手,传言是麒麟身上的甲片所制。

人群中,九儿的眉心皱了一瞬,似乎不解,不过很快又送开,看着小家伙折腾。

瞧着没事,景袖放下心来。

“来,我给你穿,别乱套。”景袖温柔的道,取下蒙在小魔女脸上的薄衣,然后一点点给她穿上,她家宝宝穿衣服时很轻松,不会乱动,景袖这些日子也练的熟练。

小魔女穿好咯咯笑着,然后转身去拿另一件,捧在手里一点点向北风锦爬去。

小胳膊摇着,就往北风锦身上套,似乎是想给他穿上。

北风锦也没有阻止,就任由她弄着,世界上能得他宠溺的也只有他娘亲和这妹妹了。

至于爹爹,以后可有得抢了。

小魔女忙碌着,但是因为身子小,怎么能给风锦穿好衣服呢,一旁的北云霄伸过手一点点的接下他的动作。

这感觉让北风锦一怔,嘴角似乎缓缓勾了起来。

很快,两件小衣服穿好。

没事,什么都没事,这让众人疑惑。

景袖也是疑惑,不过没事就好,心刚放下,瞳孔瞬间放大,只见两小家伙身后的北云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乌黑,只是一瞬,便过了大半。

景袖瞬间闪身而上,众人也是脸色大变。

“云霄!”

惊呼,手里银针刺入,只是没用,一点用都没有,来势汹汹,北云霄整个人已经一瞬间全乌黑了,一口猩血吐出,连血也是乌的。

北云霄什么实力在场的人会不知道?只是一瞬,便这般,惊的在场人全都混乱了。

小魔女也是吓到,一瞬间又哇的哭了起来,北风锦一愣,慌忙去扯身上的衣服。

只是场面太过混乱,还没有人顾及上。

毒,确实是毒,但是控制不住,连景袖都没有办法,一瞬,她的眸光唰的红了。

“妈的!老娘杀了你。”飞身,整个人朝九儿扑去。

源力聚于两手,排山倒海之势。

“轰!”电光火石间,又一道源力打出,其势之快,让人避之不及,而景袖的动作也被这一下给阻挡了下来。

待空中烟尘散去,每一个人都惊瞪起了眼。

他们看见了什么,东方烁,居然是东方烁!

不,不是!众人也瞬间判断出不对,他虽然睁着眼,人挺立着,但是他身上没有生命气息。

死的,死尸,这是……

随着殿门口刚刚蛊族苗尸的女子走了进来,众人瞬间了解,这是她驯的尸,驯的蛊尸呀!

重新换好衣裳的丽雅一脸傲慢的神色,讥笑的看着景袖,看着众人,真当他们蛊族苗尸是吃素的,什么都干不了么。

冷笑,她口边的黑色短笛一吹,东方烁整个人动了起来,他转动着眼,如同机械的僵尸一般,将视线瞬间锁到景袖身上。

同时,丽雅手腕一扬,殿门口黑煞煞的再落下一片人影。

全是死尸,已经被驯养过的死尸,而且都是高手,曾经这个大陆能够排上名字的高手,有些身上甚至还带着腐蚀的泥土。

“天啊,那是天机道人!”

一人呼出,像是炸开了锅,瞬间……

“那是云城老主,云城老主啊,我的天啊,邱机仙人也在……”

一个个,全是这银月洲的传奇人物,这蛊族苗尸是把人家祖坟都给刨了。

他们本身是弱,力量不强,可有了这些人……

气氛瞬间静止了,有些势力已经欲欲逃走,他们虽然是拜在华夏风云宫名下,但是可不想把小命交代在这,人活着换个地方发展就行了,人要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跟我们没关,跟我们没关啊。”有人呼出,有人也开始逃走。

丽雅也像是未见,并不阻挡,而是把视线依旧锁在景袖身上,不是收拾我么?不是放畜生咬我么?你来啊,有本事继续啊。

她一点点向前走,身后的死尸也随着移动。

将军美人不断吠叫着后退。

众人也不断移动。

“噗……”北云霄整个人已经坐在地上调息,可是又是一口鲜血,什么毒,居然这般厉害,连他们主子也受不住。

谷玉三人担忧着。

小魔女好像知道自己惹了事,哭得越发厉害。

北风锦不闹,但是视线一直锁在他爹爹和娘亲身上。

“乖哦,不哭,不哭,没事的,没事的。”长公主哄的心都焦了,可是没有办法,一点都没有。

“风扬,带他们离开。”景袖出声道。

风扬一怔:“主子!”

“先离开。”景袖又道。

两小家伙在这他放不开手脚,她也不想他们看见娘亲狠辣的一面。

“哇……”忽地一声哭喊,北风锦也是哭了起来。

这一声,让景袖整个人定在原处。

他是知道了吗?知道了她的选择,可是,我的小宝贝们,我绝不允许你们陷入任何危险中。

“走!”景袖又道。

风扬一怔,护着长公主等人迅速从殿后退走。

对面的人也不阻止,只是淡然的看着他们,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中。

“呵呵,凤主,不用紧张,他一时半会死不了的,有这东方烁在,他就死不了哦。”九儿突然出声笑道。

景袖一惊,大瞪着眼:“什么意思!”

不用九儿回到,丽雅笑道:“意思嘛,意思就是我在你夫君身上种了蛊呀,不过这母蛊可是在这死人身上哟,东方烁的身体不毁,他就活着,东方烁的身体要死了,那他就也死了,怎么样,这么厉害的蛊你没有听说过吧,它叫生死见哦,哎呀,这本来是用在一对夫妻上的,可惜了,现在居然用在了两仇家身上,怎么样,你要不要再杀一次东方烁,再鞭尸他一次,哦,对了,另外在告诉你哦,这死人身上受的痛,可是会传到活人身上哦。”她一边道,一边拿着一把匕首在东方烁身上一割。

人都死了,东方烁当然不会痛,可北云霄……

景袖回首,就见北云霄整个脸上唰的全是汗,本来就乌的唇角更乌了。

景袖知道肉被生割的痛,大慌。

“住手!你给我住手!”戾呼。

丽雅咯咯的笑着。

人群中云战天黑疯子邪美人唰的飞起。

源力凝聚周身,齐朝丽雅扑去,蛊族苗尸驯尸要用狱尸笛,夺下笛子便可。

他们如是想着,只是……

“轰!”死尸中,天机道人和云城老主飞起。

人死但是源力未散,实力当然不弱,这一个交手居然把云战天等人逼的连连后退。

气氛瞬间更加凝重了。

“呵呵……”九儿和丽雅猖狂的笑声响在大殿。

景袖的眸子缓缓眯起,冰冷的红唇微启,一字一句的道:“你们的目的?”

话落,九儿和丽雅笑的越发猖狂了。

“目的?不是说凤主很聪明的么?这都想不明白呀,目的,我们能有什么目的,要你死呀,要你死呀!”

丽雅兴奋的笑着,仿佛已经见着景袖被她一刀刀活刮的场景,那滋味,一定很爽,一定很爽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