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7章 左右狗

便见殿门口,将军美人摇着尾巴,带着五只稍小一点的幼犬走了进来。

将军美人雄赳赳气昂昂,咧着嘴嗤唔着众人一点都不怕势,身后的小犬有些胆怯一些,但是瞧着自己的父母那般架势,也纷纷学着扬起脑袋。

这……出现的巧,出现的妙啊,谷玉更是兴奋的大呼:“不是要两只,是要养一群,瞧我们家将军美人这些宝贝疙瘩呀,可比有些人的气势强多了啊。”话里带话的呼声,殿里华夏风云宫众人更是大笑。

其它势力则隐忍笑着,害怕触犯了这些养尸体的家伙。

他们怕,将军美人可不怕,呲牙咧嘴,对着蛊族苗尸站起来的女子更是一阵警告狂吠。

女子脸色更暗,本来还有些漂亮的容颜因为这一暗显得狰狞如鬼。

“畜生,我杀了你!”飞起,猛扑,手里拿了把匕首,她拿景袖没有办法,还拿这两只畜生没有办法吗!

众人的神色瞬间变化,担忧。

反倒是景袖,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她刚刚动手的一瞬,已经查探过了,这女子身上并没有什么深厚源力,作为蛊族苗尸有身份地位的人,却没有什么源力,那就说明,他们整个族并不依靠源力来增强势力,而是蛊,那些能控制尸体活人的蛊。

将军美人又没有中蛊,她何需担心。

果然。

女子飞起后,动作看似快速,实际上连将军美人都不敌,在女子将要扑上它们的一瞬,身形一跃,瞬间跳到她身后,同时大张起嘴,就听刺啦一声,那女子的后背上的衣布竟然被整个给拽了下来。

“啊!”女子背上一凉,雪白的皮肤暴露,惊慌尖叫起来,连景袖也是意外,心头暗想,这蛊族苗尸人的衣服也太不结实了吧。

慌乱,瞬间发生。

“丽雅!”她身后的兄长惊慌叫起,慌忙拿自己身体去遮。

而将军美人撕下一块衣服后,并没有再朝她扑去,只是在地上不断的撕扯着衣布,一块好好的衣布瞬间被撕成一块一块,上面的绣花宝石,小铃铛散了一地。

慌乱,喧哗,动静不小,由蛊族苗尸中的一个婢女护住,丽雅很快跑了出去。

渐渐,这里安静下来,只有地上的将军美人还不泄气的继续撕扯着。

静,静的怪异。

依稀有悄声落出。

“我听说啊,这蛊族苗尸女子身后的衣服可是撕不得呀。”

“对对,我也听说过,好像他们叫什么‘玉洁’,谁要撕下来就得嫁给谁呢,这规矩传了好些年了呢。”

低议还在继续。

景袖嘴角抽搐起来,玉洁?那干嘛整那么不结实,还要嫁给谁?抬眼向地上还闹着的将军美人看去,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

“呵呵,那个啥,无心之举,蛊族使者别放在心上,别放在心上啊。”景袖打着哈哈笑道,为了将军美人不娶那恶婆娘,她还是解释解释吧。

谁知,她话一落,本就脸色不好的男子,脸色更难看了,他此时是挺身站着的,看着景袖,冷讽道:“无心之举?凤主

就是这般当上东域皇的么?连两只畜生都看不好,还无心之举?”

话落,气氛凝起。

将军美人抬起脑袋,又是气势汹汹的样子。

景袖更是眸子一眯,反击道:“怎么?你没见过咬人的犬么?再说了,我家将军美人是故意出口的吗?你们的人拿把刀来刺,还不准它们反击了不成。”

什么玩意。

话落,众人也点头,对对,刚刚就是这么回事,就是这么回事。

不等男子回她,景袖唇角一勾,又继续道:“说那么多,你不就是气将军美人撕了她衣服么,要不这样吧,我家将军美人负责,你把她嫁过来如何?”给脸不要脸,那干嘛还给。

话落,众人又是一阵憋笑,这凤主还真想的出来,让两只犬负责,把人家娶了。

“你!”男子厉色,说话讲不赢景袖,动手又没她的实力,占不了上风,气的不行。

景袖白眼一翻,冷脸。

“哈哈,好了好了,今日是我们家凤主龙凤双麟的喜庆日子,别整那些有的没的,误了心情。”童泯宫长站起来打着哈哈笑道。

今日若真这要杠下去,怕是一天一夜都不休了,他才赖得看这些人在这算心计,他就想给他们的小宝贝过好这满月宴,让他们以后平平安安。

这一呼,华夏风云宫众人自然也转换心思,他们才懒得搭理这些人,今日两个小宝贝才是主角。

提着小家伙,景袖脸上的神情也不那么尖锐,袖袍一拂,对着下首道:“开宴。”

孩子的满月宴,自然是有一些规矩的。

这一呼后,殿外早已准备好的婢女走了出来,她们置好百岁桌,置好吉祥玉,铺上红火锦,每一样都是精心准备过的。

长公主更是喜得亲自上前帮忙,很快偌大的殿上全是火红一片。

整齐的位列,也是为了这一刻,位列中间桌子成水平线延伸,从上首通到门口,摆着各种精美佳肴。

另外殿心也是一排长桌,上面铺着红火锦,讲究的摆着各种代表幸福安康的东西。

两个小宝宝需要把这上面的东西全摸一遍,寓意当然是得到这些祝福。

正常的满月孩子,还很少能爬行,一般都是父母带着摸一遍,但景袖生的这两个小家伙不一样,早就能爬了,而且精神气十足。

所以景袖与北云霄从上首走下,便把他们放在桌子中央,两人左右立在桌旁,随着他们的移动走着。

“锦儿,把这上面的东西都摸一遍哦。”

“贝贝,你也是,快。”

两小家伙听话的行动着,这都代表着大家对他们的祝福。

正宴开始,其他人便可以用餐了,但是此时无一人动作,皆把视线落在两个小家伙身上。

而各方势力则是诧异,这真是一月大的孩子?也太不同寻常了吧。

“来来,小锦儿,这是姨奶奶给你们准备的长命锁哦,摸摸摸摸。”长公主凑上来道。

第一次北风锦没有偏头不理,而是很给面子的摸了摸,谁叫他娘亲下了命令

嘛,这可把长公主乐坏了,掩着唇呵呵直笑。

众人当然嫉妒了。

“小风锦,来摸摸这玉如意,万事如意哦。”云战天瞅上来,小家伙摇着小手,很给面子的也摸了一下。

“哈哈,我孙子理我了。”这一下,喜的云战天大呼。

瞬间,一个个挤了上来。

“小战神,来来,我的祥云佩。”

“我的,还有我的,麒麟玉。”

“……”

压根不用爬了,全都送了上来。

小魔女似乎有些嫉妒,但是很快释然,摇着小胳膊爬到风锦旁边,嘴里咯咯笑着,然后吧唧亲在小风锦脸上。

这一瞬,北风锦微愣,忽而眼里流光滑过,露出个看娘亲般的浅笑。

这相亲相爱的一幕看的大家乐呵直笑,气氛好的不得了。

而天傀一方也似觉得这温馨和睦的一幕不易,没有出声打断,反而眼里也露出笑意。

清泽微皱着眉,感受着这殿里的情形再想着自己孤零零待在寝宫的主子,心头生出些不适。

九儿和蛊族苗尸两方当然是黑煞脸,景袖他们的气氛越好,他们就越不爽,不过,很快,就要变化了不是。

正想着,一道声音呼出。

“凤主,我乃九云城的林贤世家,今日送凤凰双栖一对,祝凤主麟儿福寿安康。”东域势力中,一人站起来呼道。

九儿等人的眸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诡笑,开始了不是吗?

景袖转首看去,轻道:“谢谢。”

谢的这福寿安康这句,不是礼物。

能得凤主一谢,这男子一愣,忽地大喜起来,这样的皇主好,好啊,他林贤家甘愿俯首,甘愿!

这一出,场上像是炸开了锅。

“凤主,我乃清扬城,南山岭金云家,送两位麟儿丰登石一双,寓意以后衣食无忧。”

“凤主,我代表华夏城的柳家而来,送长仙琉璃山一座……”

“凤主,我……”

一句句呼,毫不停歇,无数的精美事物也一一呈上,此情此景,有些势力只恨之前没有好好准备,太过随便被人比了下去。

送礼送的热闹,景袖都是来者不拒,周围的风扬等人迅速张罗收下。

这百岁桌上的东西也摸完,仪式算完成。

景袖与北云霄抱起两小家伙,再次回到上首,很快,绫罗给两人递上一把小金剪子,由景袖与北云霄给两小家伙剪“胎毛”,这都是一些民间的流程,景袖和北云霄自然觉得走不走都可以,但是长公主硬是要张罗齐全,张罗了,当然就要执行了。

两人一边动作,一边随意看看下面。

底下还不断送着礼,礼物直接堆成小山堆高。

“我西皇今日也备了一份大礼送给两位龙凤麟儿,不知道凤主是收还是不收?”门边上,九儿忽地出声道。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阳光也没有那么毒人,照在他们脸上也不多了。

人舒适了,当然又是一副眼含精光算计的讨人厌模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