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6章 如何礼待

没错,是景袖扔的,亲手扔的,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悠然的扬起了袍袖,然后一道源力打出,正好就落在女子身上,从始至终,毫不避讳,所有人都看得一清而楚。

蛊族苗尸等人变了脸色,那男子更是气的要冲上来,被身边的九儿袍袖一扬,阻了动作,外面落地的女子也在这会站了起来,踉跄着身再次走进大殿。

实际上她也没有受多大伤,景袖要真想动她,也不会让她再有气站起来。

她身上染着灰尘,花冠凌乱,队伍里立马有个婢女出来给她收拾,不过一会,除了她两鬓角微散开的青丝,其它地方看起来与起初无恙。

还有点不同,气势不一样了,要收敛些,没有那么尖锐了,显然这一甩效果极好。

“锦儿呀,你要记住,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就是不武力不会乖乖听话的。”简而言之,就是犯贱。

景袖的悠悠声响起,只有这方听见,小家伙眨巴着眼,亮晶晶的表情。

静,隔了好一会,那紧张气氛才消散些许,但是东域的人坐的住,他们做不住啊,他们干站着已经很久了,这大热的天谁受的了。

终于,天影族最前首,也是整个队伍中实力最强,最让人忌惮的黑袍老者微微上前。

“女娃,我们远到而来不给个位置坐,不给杯水喝吗?”他态度还算好,除了名字没有称呼凤主,其它一切得体。

景袖的视线终于从北风锦身上移开,小家伙蹬蹬小脚,眼里银光闪过,似乎有些不满,最后偏着脑袋朝出声人望去。

老头莫名的颤了颤,忽地觉得后脑勺发凉,似乎被谁惦记上了一般。

这大夏天的后脑勺发凉,实在奇怪了些。

“敢问你们为何而来?”景袖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眸光直视着他平淡问道。

黑袍老者愣了一瞬,这世上能够与他直视的还是少之又少,忽又反应过来景袖的问话。

为何而来?

眸光闪烁,还算客气的道:“听说华夏风云宫的凤主诞下龙凤双麟,今日正是满月之宴,特来恭贺一番。”

恭贺?景袖的嘴角勾起冷泽,又把玩起自己的指尖,看着指甲上的白纹磷光:“既然是恭贺而来,为何不通报呢?”

这话一落,不等黑袍老头回答,起先那被景袖扔出去的苗族女子又呼道:“怎么没报,从宫门口就报了,你是耳聋没听见么?”

女子的话让刚安下的气氛又瞬间紧张起来,不过这次还好,她没有被景袖扔出去。

景袖也没跟她计较,而是眸光微抬,视线落在他们身上,道:“是你们报的,不是我的人报的,你们报了又如何?我有通知放行让你们进来吗?你们未得我令便硬闯了进来,一身气势站立殿中,我为何要礼待你们?不请自来不守规矩的到底又是谁呢?”

一系列的为何落在殿中,她话声清幽,却让众人随着她的话齐齐一怔,华夏风云宫的人更是一傲色。

哼,就是嘛,我们没让你进来,你们

就闯进来了,进来还要坐位,要水喝,什么道理呀,这是真心来恭贺的态度吗?你们不真心,我们为何要礼待里,真当我们势弱要热脸贴冷屁股么?什么玩意。

这么一想,华夏风云宫那些各方势力也齐齐点起脑袋,是呀,是你们先来给下马威的,怪不得人家凤主,要怪只怪你们实力不行,下马威没给成居然反被威慑了。

难看,异常难看,尤其是蛊族苗尸和秦可惜势力的脸色。

反观黑袍老者和清泽两人一愣后,倒显得平常许多。

黑袍老者拧眉再观察了景袖一会,忽地双手一握,拜道:“在下天傀,代表天影族特来恭贺凤主喜得龙凤双麟,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凤主大量体恤。”这一次,他改了口,态度也异常和善。

他的态度是让景袖意外的,她以为这天影族和蛊族苗尸一样,既然已经与秦可惜合作,必然是唯她的命令是尊的,没想到这天傀的态度变的这么快,看来有些事还是得重新思量思量。

这一瞬,九儿眉羽狠狠拧起,对于天傀这方态度有些不喜,不过如此情形下,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来人,赐坐,用云茗香,千醉香招待。”景袖声音呼出。

顶级清茶,顶级美酿,既然你礼待,那我自然客气。

绿纱女子上前,引路,很快天傀带着他的天影族落坐在人群中。

天影族落坐,气氛又变化了些,这可是三大隐族中的一方势力,如今这般友好落坐,那这与东域的意思到底是?

一时间,纷纷揣测了起来。

“南皇命清泽特来恭贺凤主龙凤双麟满月,愿一生健康安平。”清泽忽地出声,青白相间的长袍随风一吹,光辉散开。

又一个以礼待的势力,众人暗声讨论。

景袖的眸光微闪,对于红尘三仙说不清何等心思,虽然他们之间的交情因为一个还没有完成的交易已经改变,但是迄今为止,红尘三仙除了弄了个新凤主出来,还没有真真正正的伤害她,伤害她身边的人。

所以,景袖的眸光朝一旁的绿裙女子看去,对她点点头,对方迅速上前,朝清泽等人道:“南皇使者,请。”礼貌得当,态度拿捏极好。

又一行人很快落坐。

瞬间,刚刚还挤的不行的殿厅,视线腾开,只余秦可惜的势力和蛊族苗尸站在原处。

两方的势力都是脸色尴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孤立了出来,这番情形就算他们想闹场也被这形势必的暂时闹不起来,可要让他们与上首这个女子说软话,做不到,非常做不到。

正骑虎难下时,秦可惜队伍里钟天甲忽地站了出来。

“兰花公子,别来无恙啊,你我同窗一场,今日再见,实在喜事。”他自认与景袖没有什么大仇大怨,所以打打感情牌还是可以的,而且他唤的是兰花公子,不是凤主,不是景袖,就是想把身份拉近些,说说往日的交情。

交情?景袖与他有何交情?唯一的交情就是城门口利用不得派人来追杀她,这

人还好意思站出来,兰花公子?兰花公子是他就能叫的吗?

这一刻,景袖身上的冰寒气息很清晰的散出,从上首一直蔓延,飘散在风中,直至他的身上。

龙有逆鳞,凤有逆羽,攀交情,是你能攀的吗?

“咚!”不知何顾,刚刚还一脸笑意的钟天甲砰的一声跪在了青石地面上,清脆的一声,似乎砸的血肉都坏了,地面清楚的一层烟尘扬起。

静,抽气,钟天甲一张脸唰的白了,冷汗密密麻麻的冒出。

倒是景袖,反而袖袍一样,周身气势撤走,忽而勾唇笑道:“既然是旧友,那就坐吧,这殿里还大的很,一个角落而已,容的下。”

这一次含水亲自上前,心思通透,当然知道该引向何处。

角落嘛。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一个角落还是用你队伍里的人下跪得来,这怎么想都有些欺人的味道,可是,你爱坐不坐,不坐拉倒。

这一刻众人皆感受到凤主的用意,纷纷把视线落在九儿等人身上。

位子给了,你到底坐不坐呢?

九儿一张脸青黑紫的变化着,暗骂这钟天甲废物东西,不帮忙还坏事,这样得来的位置还不如站着强。

可是,他脸色的阴狠一闪而逝,强忍了下来,皇主交代的任务,今日必须完成好。

转身,随着含水入坐角落。

这角落的座椅都是新搭的,靠在殿门口,午时后的太阳落进来,火辣辣的灼人。

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位置与前面的位置还拉了一段距离,看起来就是特意让他们坐门口的。

众人心底唏嘘一番,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听话,看来凤主的**威很强啊。

景袖的眸光却越发冷了,现在越冷,那么动起手来就越狠,看来这群人今儿的目的不容轻视呀。

北云霄也明白,朝谷玉几人打了个眼色,他们领命,整个心思都落在九儿他们身上,想动手,想作怪,今儿还看他们答不答应。

殿里顿时只余蛊族苗尸,许是景袖懒得与这些人再打口水战,招招手道:“这养狗啊,最好养两只,左边一只,右边一只,带起路来才威风凛凛,架势十足。”

这话说的有些别有味道,甚至连座位两字提都没提,一旁的含水已经为他们引路,至于座位嘛,当然是殿门口另一边啦,九儿等人对面,同样的太阳底下。

也不知道这群整日研究蛊毒练诡术的男男女女是不是脑袋秀逗了,居然没听出来景袖的意思,随着含水带领不甘坐下。

他们一坐,场上轰然爆发起大笑。

“哈哈……”

笑声充斥在殿堂,让九儿等人的脸色越发暗了,蛊族苗尸承认是右边狗,那他们不是左边狗了么?

听着众人笑声,蛊族苗尸终于反应过来,那兄妹中的女子更是气的唰的站起,就要大骂。

“汪汪……”

“嗷呜……”

一阵吠叫突然响起,打断她的动作。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