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5章 众势齐聚

此时,景袖的脸上是精心打扮过的,虽然不是极致的盛妆,但这如月下妖兰淡雅又不失艳色的妆容更让人惊艳。

她的额心描着花佃,右边的眼角上用简线勾勒着一朵若隐若现的兰花。

众人看着她一点点上前,从他们的面前走过,身上的王者之气狠狠的冲击着他们。

这似仙的容颜灼了人眼,这王者的气势更让人心狠狠一颤。

如此人物,如何当不了一方霸主,如何不能掌控天下。

瞬间,那些怀疑似乎齐齐消散了,不自觉的生了臣服的念头。

最上首,两把通体白玉打造的软榻,这软榻较为简单,不似龙椅那般雕花繁琐,又是镶嵌宝石,又是装着璀璨琉璃,它就是一块整玉,榻背上一只血凤,仅此而已,但若懂的巧匠之术的人一看,定会忍不住惊呼。

这软榻的每一个线条,每一个弧度,都是恰到好处,它依着人体的舒适感而造,不为那些繁华之貌,只求让这坐上的人不身乏难受。

托着华丽的雪凤袍,景袖缓缓坐下,北云霄便坐其侧,两人的风华都是同等无双,他却自愿身居其后,只为护住他心爱之人。

景袖的眸眼微微抬起,这一刻并没有人敢直视她,似乎那转眸低盼间的威严,谁也受不住。

向门口的华容打个眼色。

对方一怔,迅速又在殿门口扯着嗓子大呼:“来宾如席,正宴开始。”

不需要你们拜首,不需要以身份压人,今日之后,你们必是心悦诚服。

很快,一个个婢女从门口走进,她们身着统一的青色烟纱,不似其她婢女般低首弯腰,整个人精气十足,更是直腰而行。

这都是梅风岭五爷的人,靠的住。

婢女走到殿心的那些来宾身边,为他们引路,很快,一个个散开,一个个落坐好。

等众人坐下,他们又发现这坐下的位置也是大有内涵。

从势力强到弱依次分开,从势力来的方向不同,又分。

南北阵营,东西阵营,强弱分开,四列并排。

这一切让众人惊讶,这华夏风云宫竟然把整个东域势力的实力已经摸的一清而楚。

他们是天高皇帝远,可是这皇帝的眼已经布到天边了呀。

正感慨着,门口又是一道呼声。

“华夏风云方家到。”

呼的是华夏风云方家,不是东域方家,事实上,方家早在最初就已经归顺华夏风云了,这会出现,让景袖些许意外。

很快,方家一行进入众人视线,领首的是曾经去九转宫找过景袖麻烦的方家主,那时候景袖还是唐兰花,他看着景袖,神色微窘,显然也是想到曾经的事,他居然找过凤主的麻烦,现在想想,真是作死啊。

实际上今日他本也没有打算出现在这里,只是拗不过老家主的千叮万嘱,他爹已经发话了,你今儿不跟凤主来打好关系,回头老子就与你断绝父子关系。

他能怎么办,乖乖来呗。

站定,刚想着是否要

行跪拜之礼,上首景袖声音已经落出。

“方家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辛苦了。”

听着这话,方家主反而没松口气,而是更提心吊胆了,自从他们方家归顺华夏风云后,住址已经从九转宫那边搬到华夏城,要进宫也就是两条街的事,如今却被景袖说远道而来,怎么想想都觉得这话别有深意。

其实景袖也就是逗弄他一下,要真是记仇的话,按景袖的性格来说,就不会让他方家在她的手中继续坐大,不过看着这老头子一脸惶恐的表情,倒是挺搞笑的。

景袖如是想着,心头正生着坏心眼。

“西皇使者,蛊族苗尸使者,天影族使者到。”一连三声高呼,不是从华容口中落出,这声音夹杂着雄浑的内力,从宫门口落出,似乎是想告诉这里人他们有来,放行!

此时此刻,华夏风云宫门口确实聚集着一批人,因为王者之师拦门,他们并不能随意进来,但是也没有发生冲突,还算有礼的站在外面。

西域的人也来了?这一瞬,在场的人东域势力齐齐皱起了眉头,只是他们眉头还未舒展,又是一阵高呼。

“南皇使者到!”

“什么,南域的也来了。”

这一呼,把这殿上的气氛搅的一团乱,外面的王者之师似乎已经控制不住局势,一队队人马已经依次进入华夏风云宫,即使还隔的老远,就已经能感受到那方的岿然之气。

这一瞬,大殿华夏风云宫的人齐齐拧起了眉。

他们宫门才开第一日,三域两族居然全到了,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紧张的气氛中,只有小魔女在北云霄怀中咯咯笑着,银发小战神则窝在娘亲怀里冷酷拽的看着众人,看得久了,眼睛泛乏,便径直睡了过去,从始至终都无视众人。

方家主看着这形势,心想着现在也不是赔礼道歉打好关系的时候,便随着一旁的绿纱女子移到众人中坐下。

他的位置在谷玉三人旁边,也算可以。

很快一支支队伍出现在视线里。

首先进来的队伍景袖并不认识,是一群穿着异族服侍,形象类似现代苗族的男男女女,忽略他们身上的繁琐服装,单看腰间拴着的小绣袋和一支支小短笛,便知道这便是蛊族苗尸,那个以养蛊驯尸练着诡术的存在。

他们为首的是一男一女,面貌有些相似,应该是一对兄妹,进来后,并没有出声,而是手腕一招,身后的三十人队伍停下,他们则抬首看着景袖与北云霄。

眸光随意,不见敬畏,不见喜色,更别谈恭贺之意。

他们旁边一同进来的则是天影族,一身利落劲装,男女皆有,中间一人景袖还认识,弄杀,那个在她婚礼上出现过的女子,之前九转宫攻下东阳宫后,她也被俘,但是之前景袖交代过还她一份人情,便没动她,让她走了。

东皇已死,她自然回族,现在天影族又与西皇合作,她自然也跟着前来,只是现在她说不上话,而是站在人群中,以一位老者为首。

这老者身着宽大

黑袍,气息雄厚,不容小觑,让上首的云战天都微微坐直了身子。

除开这两方,另外两方景袖自然认识。

红尘三仙的势力虽然没有正式见过,但看他们队伍统一的粉色着装便能一眼认出,很难想象,红尘三仙到底有何等的喜欢粉色,居然把自己的手下也弄的这般。

这粉色穿在这群男男女女身上并不显得突兀,裁剪极致精美的衣服款式已经让他们的精气神齐齐展现,甚至更胜一筹。

但有一人不同。

清泽,红尘三仙的第一守将,他站在人群最前,青白相间的华袍,气韵不凡。

至于秦可惜的势力,除了男人就是男人,为首的自然是面柔身娇的九儿,那女人似乎特别喜欢这种阴柔男子,似乎与他们一起,能够满足她变态的女王心。

不过,让景袖意外的是,方坚义和钟天甲居然也在里面,看来这两人也是秦可惜那老妖婆的裙下之臣了。

景袖看见,方家主自然也看见,脸上的表情暗下,手心紧握,不停上下起伏的胸膛说明气的不行,一旁的方子衿在旁边安慰着。

大殿静谧,五方势力对立,不,准确的说是两方,只有景袖和其它人。

景袖的眼里流光闪过,看着这些人并没有立马出声,而是端起手边的“轻茗云香”缓缓品尝了起来,瓷盖碰着茶身的清脆声响在殿中,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

殿里东域众人便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抽气屏息着,似乎对于眼前这情况很是紧张。

景袖不出声,自有人站不住。

“我蛊族苗尸远到而来,华夏风云的凤主就不迎接礼待一下吗?”蛊族苗尸队伍前,兄妹中的女子站出来出声道,随着她的动作,她身上的银色铃铛不断叮叮响着,落在风中,这声音还有点别致的味道。

放下手中的茶盏,给怀里的北风锦捏好襁被,免得冷风灌入伤了小风锦的身,孩子呀,最是容易生病。

景袖依旧未出声,视线只落在怀里的小风锦身上,小家伙似乎很享受,睁开眼对景袖笑着,景袖自然就更高兴了,脸上的光也亮了起来,便逗弄起来。

大殿的气氛瞬间更紧张了,连童泯等人也不自觉摸着冷汗,这丫头是不是太猖狂了些。

了解景袖的人则是一脸平静,神色还很骄傲。

比如说谷玉三人,脖子一扬,咋滴嘛,这就是我们王妃,就是不理你。

被无视,刚刚出声的女子脸色变了,生出了戾气,手腕一抬,指着景袖猛呼:“什么凤主!什么华夏风云皇!连基本礼节都不懂,我看你就是个只懂养小孩的主!”

“唰!”她话落下去的同时,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狠狠砸在殿前的石阶上,一身灰尘,连头上的花冠都散了。

静,静的只余抽气声和心脏咚咚的跳快。

这……是不是太猖狂了些,他们东域的皇主到底是个什么样脾性的存在啊,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吧,一个照面,两句话而已,就把人家给扔了出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