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4章 北风吹

谁知,小家伙理都没理他,而是抬着脑袋望着他身后的娘亲。

这是……

景袖一愣,不会是要看她取的名字吧。

果然,小家伙还是瞪望着她,似乎还很期待。

景袖的神色微窘,头上冒出些虚汗,然后缓缓从袖子里取出张纸条。

众人也抬眼望过去,凤主取的名字一定很不一般吧。

一望,嘴角抽搐。

北风吹,这是……

面前的小家伙脸也暗了下来,似乎有些伤心,景袖一见,心头咯噔一跳,手上力道一拂,另一边桌子上的笔毫就飞了过来。

“那个,写错了,写错了。”急忙道,只见她两笔一划,将那个吹字去掉,然后迅速添上一字。

“北风锦,绝代风华,前程锦绣。”景袖急声道,头上还冒着虚汗,眸光微缩着,其实她之前想过很多名字,就是因为想的太多,搞的她拿不定注意,后来心想不定选的到她的,就随手写了一个。

小家伙眼终于亮起,小胳膊捧着景袖面前的纸条,终于露出浅浅的笑容,这笑容只有景袖看得懂,别人看这小家伙还是一脸冷酷拽的表情。

北云霄眸光闪烁了一瞬,抱着云贝贝,暗想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取名大赛告一段落,景袖北云霄杀出重围,大获全胜。

不过,这群人并没有消停,纷纷研究起来改什么乳名,大名,成人名,这小孩子一生本来就是有几个名字,生下来一个,满牙一个,成人一个,他们还有机会,有机会。

景袖北云霄看的嘴角抽搐,也难得管他们,反正由着闹吧,他们眼里有云贝贝和北风锦便好。

晚幕时刻,云霞流光璀璨,铺满天空。

考虑到景袖身体的原因,北云霄便抱着两个小家伙,风锦迟疑了一瞬,也不闹腾,任由北云霄抱起,宽厚的肩膀,两个小脑袋,似乎闻着了父爱的味道,很快睡去。

“袖袖,你有没有事,要不我也抱着你吧?”北云霄出声道,其实他还可以抱着她的,抱着她们母子,怎么都能的。

景袖面上带着浅笑,轻道:“不用,我能走。”她没那么娇弱,这银月洲的天还没有变完,得等着她一步步走下去,等扫清了一切,她们一家人才能真正好好的过着日子。

这么想着,眼里不自觉冒出深邃冷光。

有些事,该算的还是得算的,她云景袖可不是一个被人算计了还打掉牙齿吞肚子的性格。

晚风即来,两人的眸光对视一眼,齐齐向着还在屋里讨论,长公主身边的南炀望去,轻飘飘的,不见温度。

晨色,薄云成绸天边滑过。

今日是两小家伙的满月酒,华夏风云宫张罗着,要办的热热闹闹,为两小家伙添些喜气。

一大早,又是新衣新鞋,连景袖北云霄都有,所有的人换上新装,众人皆是一脸喜庆,那样子比过大年还开心。

两家伙身上都是大红薄衣,顶级蚕丝制的,云中坊的顶级手艺,小孩子嘛,皮肤太娇嫩,必须

用些不伤寒身体的。

满月酒,当然得收礼了,宫里人飞来飞去,一个个包装精美的礼物送到月央阁,不一会,屋子摆不下,只得摆到苑子来。

有些高兴的还不只送一样,比如说白峰这类,似乎把整个家当都掏了出来,买了一大堆小女孩喜欢的东西,全是最贵最好的送来。

不知为何,景袖总感觉怀里的北风锦凉飘飘的望了白峰一眼,那感觉怎么都有点要惦记人的感觉?

景袖看在眼里,心想着以后白峰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而天翼呢,则是送了各种男孩子喜欢的东西,短剑,玉棋子,珍藏名籍,所有他的珍藏家当全拿了出来,那架势誓要尽快培养出个小战神。

景袖黛眉挑高,转首去望北云霄怀里的贝贝,小丫头还是咯咯笑着,但景袖总觉得可以替天翼默哀三秒。

还是谷玉这人会做人些,小女孩的,小男孩的,准备了两大堆,也是件件好,件件精。

两小家伙的脸色也比较正常。

景袖唏嘘着,下一瞬却整个怔住,就见两小家伙眼里齐齐一闪流光,很清晰的。

景袖心头咯噔一跳,望着还在一会讨好小郡主,一会讨好小战神笑的脸色如菊的谷玉,为他大大的担心起来。

这娃,两个都得罪了呀。

风色依旧,不断的有礼物送进来,不一会二文子的身影出现在苑子里,他看着景袖迅速禀道:“主子,外面有各大势力求见,说是来给两小主子送礼的。”

景袖的黛眉挑起,北云霄剑眉缓缓拧紧。

一直以来,华夏风云宫虽然取代东皇站地为主,但是并没有正式的对外称皇称主,整个东域的各大势力也是在九转宫,方家和银泽龙族的暗中势力帮助下,迅速或收服或铲平。

严格来说,景袖这个新主子从来没有与他们见过面,也没有下达过任何命令,他们还是各为派别,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从东阳宫的羽翼下换成了华夏风云宫。

这会来送礼,一方面是来打探这个华夏风云宫的实力到底如何?他们是继续留在东域呢,还是早做决定移动势力到其它区域去,另一方面嘛,他们很想来见见这个新主,看看她是否如传言般厉害,能独当大任,是否真的是凤后子嗣,新主显世。

他们一直寻着机会,可华夏风云宫像块铜墙铁壁从没透露出任何消息,终于,这么一则消息不知道从哪传了出来,凤主有了子嗣,孩子出生了,今日便是满月,这消息一出,众人怎么还坐的主,终于寻了个理由纷纷前来拜访。

今日他们必须一见,见一见这所谓的新主,看看她到底有何能耐。

这些人的心思,北云霄和景袖当然清楚。

所以一个才眉头深皱担心,一个黛眉挑高意外。

意外的是居然这么快就动手了。

清澈的水眸里流光闪过,景袖拂拂手:“去吧,让他们进来,带到华夏殿,摆正宴,今日华夏风云开宫门。”

话落,二文子一滞,迅速领命去办。

云霄忍不住担心道:“袖袖,我替你去吧,你身体才恢复,不能太累了。”

红妖绫罗也是担忧。

景袖浅笑,将怀里的风锦抱的更紧了,道:“没事的,我们一起去,今日就来个大盛宴,震一震东域,警告警告有些人,告诉他们这天下要换了。”

这一瞬,她身上那种王者之光仿佛又回来了,威严的,不容侵犯的,狂妄天下。

怀里的风锦微微抬起脑袋,银眸里的光亮起,似乎崇拜着。

盛宴震天下?

众人面面相觑,流光齐齐闪烁,看来他们的凤主要动手了,也好,这天下风云的涌动迟早会来,震震场也好。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飞走,既然要耍威风了,岂能把气势弱了。

一批批王者之师飞出,身穿铠甲,腰佩弯刀,身姿挺立,气势十足的开始站在各个宫口处,连绵排开,像是天兵整军,那气势让进来的人齐齐一颤。

换下新衣,各个穿上华丽盛装。

童泯,天涯,言止,斩馗,子马甲……作为德高望重的长者出席。

含水,域无言,绫罗,九娘,沐翎……作为新的护殿战将。

风扬,红妖,赤影,雷霆,惊拓,匪豹子……作为王者之师师王登场。

天翼,谷玉,白峰,作为银泽龙族三大银龙兵将亲临。

云战天为王,邪美人为尊,黑疯子为将分坐上首两边。

就连华容都成了宣读传旨的小官站在殿门口。

一路本是浩浩荡荡而来威势甚高的势力,还没见着宫主的面就已经被比下去了,众人不断惊呼,抽气声出,眼前的这一切实在太过声势浩大,让他们有些胆怯,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华夏风云宫啊?这就是里面的强者啊?这就是他们的势力啊?

强,真的很强,光是一眼,就能看出比之前的东皇强上太多。

众人惶恐站着,本还有些挑衅的心境齐齐消失,老老实实,一排一排的,带着他们的礼物站在大殿中心。

“凤主到,凤夫到。”宫门口,华容忽地一阵高呼。

殿中心的人齐齐转过头,心头咯噔跳快。

华夏风云的人嘴角抽搐一瞬。

凤夫?这是个什么词。

众人的视线皆转向殿门口,所有的人站起,童泯,天涯,斩馗,甚至云战天,他们用自己的行动,为这个女子撑好这片天空。

众人看着,视线里首先落出一道华光,这光束闪亮,让他们一时难以看清,等到看清,众人齐齐抽气。

雪色华袍,用无数的白玉绣着暗边,它整个袍上又绣着一只凤图,这凤的动作与那些凤玉一模一样,戾啸九天的气势,这凤是血一样的颜色,但是它的羽翼上又绣着金色的薄皮,阳光一照,衣服散着光。

三千青丝微束,一定玉色带着嫣红的凤冠落在头顶,光芒闪烁,落在她精致的容颜上。

众人的抽气声接二连三落出,有些已经忘记要换气,等到反应过来,已是脸色憋的通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