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3章 取名大赛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飞走,干啥,取名字呀。

可不能让他们的小郡主,小战神名字给低人一等了。

金阳刚过头顶,炎风徐徐,青竹云叶摇曳,沙沙作响。

风云阁。

一张棕色红木案桌搁置在阁楼中央,案桌长近二十米,从里面延伸至门口,一把把百花太师椅搁置在四周,约近百把,椅上雕花图案不同,或牡丹,或红桂,或云菊……各种各样,皆是开的嫣然。

阁楼门打开,炎风吹入,一个个人影依次进入,衣着整齐,神色端庄,整个气氛给人一种庄严肃穆开会的感觉。

依次由辈分之差依次排下,众人落坐。

待众人正襟危坐坐好,门口出现两人,一素裙灵舞,一银袍猎飞,他们各自抱着个小婴儿,在众人的注目下缓缓走进。

不自觉的众人的身子坐的更直,严肃的感觉。

景袖点首,很满意这气氛,然后一撩裙角坐下,她身下的椅子是玉石打造,能根据季节不同调节人体温,上面还精心绣了两只凤凰,黑疯子的手笔,从神羽殿搬回来的材料。

北云霄也坐下,身子微微靠后,甘愿在景袖身边掩锋藏卓的举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战神,没有什么银天,有的只是一个云景袖,所以,站在她身后又如何。

两人坐定,众人纷纷投过来的视线。

景袖清澈的眼眸扫过众人,道:“都准备好了?”

众人虎躯一震,齐齐点首:“好了。”那感觉颇有点身赴沙场的壮哉感。

景袖点首:“那好吧,开始了。”话落,向门口的含水打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从她手中传来。

百来人齐齐动了,他们低身,迅速的从怀里掏出一张张宣纸,上面赫然写着各种名字。

景袖北云霄对视一眼,缓缓将手中的两小家伙放在桌子上。

才近一月大的孩子,放在普通婴儿身上,小胳膊小腿都还没长结实,这两个却不一样,前两天就能折腾了。

两小家伙落在桌子上后,似乎知道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小魔女眨巴着她闪亮的大眼珠子一点点从襁褓里爬出,众人的心瞬间提紧,立的最近的云战天立马拿出自己的纸条呼道。

“乖孙孙,选爷爷这个,爷爷这个好听。”

云霓袖,包含了景袖娘亲和景袖的名字,一眼便能知晓这人的心意,景袖的心里也是一哽,又生出暖意,她一定会找到娘亲的。

云战天话刚落,对面的童泯立马拿出自己的纸条呼道:“小乖乖,来,选爷爷这个,爷爷这个包你满意。”他一边道,一边拿出个拨浪鼓摇啊摇啊,显然是有备而来。

小丫头的眼睛果然亮了,坐在那盯着他手上的波浪鼓好一会。

景袖的黛眉缓缓挑起,眸光向童泯面前的纸条望去。

北美人。

一瞬,景袖嘴角抽搐,这丫的有没有认真取名字,还满意呢,她家丫头不会那么没眼识吧。

像是感受到景袖的想法

,小丫头在原地盯了拨浪鼓一会,想必是失去了兴趣,又一点点向前爬去。

长公主早就等不及了,立马伸长着身子凑上来。

“小宝贝,选姨奶奶这个啊,看,北雨琦,云语绯,两个都好听,喜欢哪个呀。”

果然是亲的,这名字都靠谱些,景袖微微感慨,要是从这两个中挑一个也可以。

只是,小丫头看了看,撑着软绵绵的脚丫子继续向前,也不知道这么小的人,哪来那么大力气。

众人一看有戏,纷纷拿出自己的挑选的名字。

“小郡主,选我这个,选我这个。”谷玉呼道,一边拿着个小花花在哪摇,果然是心机玄武血王,也有准备。

景袖抬眼看去,云流纱,虽然普通了点,还是挺顺口的。

“小郡主,我这个,我这个。”白峰不甘示弱,也呼道,意外的是这汉子居然也算了点心机,拿了个小步摇在晃着,步摇翠绿色,精致的绿色花朵,一看就是小女生家喜欢带的装饰品,很别致。

名字是北月,简单,也还可以接受。

黑疯子拿出自己的小纸条也在她面前晃着,显然很紧张。

“简乐。”

看到这名字,景袖微愣了一下,忽而勾唇笑起,这个名字是她曾经偶然跟黑疯子聊天取的,说是谁以后有了小宝宝就有这个,简乐,简单的快乐着,没有那些纷纷扰扰,承载着她们心底最美好的向往。

小丫头在这名字前停留的久些,似乎在思量着,后来,她不在看纸条,而是看着黑疯子,然后小脸蛋一点点靠上黑疯子的手腕,黑疯子是匐在桌子上的,小丫头刚好能够着,柔软温暖的触感落在黑疯子手上,让她一怔。

小丫头依旧抱着她的手腕,似乎在安稳她,最后软绵绵的小嘴竟然还在她手上软软轻了一下,然后咯咯的笑着,似乎在表示她很开心。

众人便这般闹着,温暖在心底绽放,景袖眸光向其他地方瞥去,瞬间嘴角抽搐起来。

邪翠花,这是什么名字,还有那两大金锭子是什么意思,更重要的她家丫头怎么开始往那里爬了,众人的眸光随着转移,北云霄的心也缓缓提紧。

最后小丫头视线落在邪美人面前的两颗金锭子上,众人心头缓缓憋起一口气。

看着这样子,华容大笑了起来:“哈哈,皇给我说小孩子会喜欢钱,我还不信,原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啊。”他呼道,一边拿起旁边的纸条。

“来,小郡主,好好拿着,以后你就是我们邪家的人哟,邪翠花,这名字好,大俗大雅,也好养活。”他一边道,一边诱哄着。

景袖的手心缓缓握起,有些像冲出去的冲动,只是她话早已说出口,现在反悔是不是太有损威名了。

北云霄的视线也落在那纸条上,若是他家小袖袖真盯上了这名字,他一定立马飞出去,烧了它。

众人瞪着,也是紧张,只见小丫头闪着她两犹如葡萄的大眼珠子,眨呀眨呀。

然后小脚丫子一瞪,偏开华容手上的纸条,然后

整个身子一倒,扑在那两金灿灿的金锭子上,咯咯笑着。

众人一愣,轰然大笑了起来,这哪是看上了名字,这就是看上了两金元宝啊。

轰笑声响在这片,北云霄提起的心放下,景袖的清澈的眼眸也笑眯起。

这要钱不要名字,溜达一圈又没有选出来,那这到底要取哪个名字?

景袖也是疑惑,就见趴在金元宝上的小家伙似乎恢复些体力,她抬起脑袋,一边还用脚蹬着金元宝,似乎想带走一般,只是她力气太小,蹬了半天,金元宝都没有反应。

“待会给你送过去。”一旁邪美人忽地轻飘飘道,小家伙折腾的身影忽地停了,小脸咯咯的朝他笑了会,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然后转身继续爬走。

这一瞬,众人瞪眼,华容更是感慨,这景袖是生了个不得了的主啊。

一月不到,就能识人心智,听懂话意,更能趋利避害,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物。

北云霄的眸子缓缓亮起,他的小袖袖果然非同凡响。

景袖的眸光也深邃着,很是高兴。

小家伙再次爬起来,这二十米的距离对一个四肢刚刚长实的小婴儿来说,实在是个挑战,中间她也休息了好几次。

待爬到桌子中间,她整个人啪叽坐下,微喘着气,然后瞪着两大眼珠子开始向四周看去,这一瞬,众人似乎真的感觉她在挑自己的名字,很认真的挑选。

“北雨琦,云语绯,云流纱,简乐,北月,北美人,邪翠花……”各种各样。

最后小丫头将视线停留在了北云霄身上,北云霄并没有拿出名字,从始至终都是看着,瞧着他家宝贝看来,整个人狠狠一颤,他瞳孔里银光绽放,然后缓缓将袖子里的纸条拿出,众人的视线也转移过去。

素纸展开,云墨茗香,很普通的名字。

“云贝贝。”他的宝贝,小家伙却瞬间笑了,伸展着胳膊往回爬,然后坐在北云霄面前,小手捧起桌上还散着墨香的宣纸咯咯笑了起来。

精致小脸,最美的笑容。

“云贝贝好,云贝贝好。”谷玉兴奋呼道,大家脸上也展开笑容,快乐本就是这般简单。

小郡主的名字有了,那小战神……

众人视线向另一个小家伙落去,从始至终,小家伙都是一脸冷酷拽的从襁褓里爬出来坐在景袖面前,没有动半分,更连他们那些纸条名字都没瞧上一眼。

众人有种错觉,这小家伙是在无视他们呢,一个不足月的孩子无视他们?众人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来来,小孙孙,咱挑名字了。”一旁的云战天呼道,以为小家伙身子弱爬不动就想来抱他。

谁知小家伙身子一斜,很明显的避开动作。

手上动作落空,云战天一滞,神情错愕,忽又一脸受伤的诱哄道:“呜呜,小家伙是嫌弃爷爷了么,爷爷好可怜啊。”一边道,一边拿眼偷瞄。

现在小丫头已经跟着景袖姓了,若是这小战神也跟着景袖姓,嘿嘿,都是他云家的宝贝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