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2章 银发,魔女

准备?什么准备?这不是好好的吗?

景袖刚想着,瞳孔忽地放大。

黑疯子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景袖已经注意到。

将左手边小襁褓里的小宝贝递上去。

“看出来了吧,这小子是个银头发,天生如此,不知道将来会迷死多少人,银发战神啊,我这个当干娘的现在都为他选媳妇的事操心了。”

银发的小战神就是那日后出来的,实际上毒医诊的死胎便是他。

“还有啊,这个小丫头,你知道她干什么了吗?”黑疯子说话到一半,又停止了。

景袖疑惑,一个还在襁褓里呆着的小丫头能干嘛?

深呼口气,黑疯子继续道:“那日她出生后,我们给她清理身上的血污,这小丫头居然自个把自己手咬破了,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景袖摇头,她真的不知道。

黑疯子忽地暗了脸色,凉凉的道:“把照顾她的人全放倒了,所有的,靠近她的,没靠近她的,三米内的所有人,瞬间放倒。”一想到那日的情形,黑疯子就是黑煞脸无语。

她堂堂疯王居然被一个还在襁褓里嗷嗷待哺的小婴儿给放倒了,这传去多丢面啊,不过,后来得知,来解决混乱的战天大人也被放倒了,连景袖爹那么强悍的人都倒了,她还能说啥,瞬间没了气。

不过,她就奇怪了,这小丫头怎么就把自己手给咬破了?干嘛要咬,为什么要咬?她长牙了吗?

不仅如此,她被毒医救醒后,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这小丫头咯咯的对她笑,那样子好像在说她不是故意的。

黑疯子不旦没有放松下心来,还瞬间觉得凉飕飕的,总觉得这小丫头的眼睛后藏着恶魔之光。

景袖听着,神色也呆滞起来,她这是生了一个银发战神和至毒魔女啊!

瞬间,有担心起来。

为什么会怎样?难道是因为她身体之前银血的原因?这么想着景袖微微调息查看自己的情况,一瞬,更加惊讶了。

没有了,完全没有了,银血毒彻底从她身体消失了。

那么说……

抬眸望着面前两个小家伙,眸光担忧起来。

“没事啦,知道你想什么,毒医已经诊断过了,这两小毛头虽然另类了些,但是身体还是正常的,不会有危险。”黑疯子出声安慰道。

景袖担忧的眸光一点点消失,心缓缓放下。

下一瞬,黑疯子右手边襁褓里的小丫头忽地咯咯笑了起来,很暖的笑容,仿佛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还只是一张小脸,就隐约能见她以后倾国倾城的容颜。

景袖缓缓笑起,黑疯子的脸色忽地变了,她瞥见小丫头嘴上的手指,心思刚起。

咚。

巨大的栽地声,外面的人齐齐惊来。

冲进屋子,还没靠近。

“咚咚……”

接二连三的倒地声,睡倒一片,风扬,谷玉,绫罗,红妖……

天翼应该是学聪明了,站在安全距离外,也就是门口上大呼:“来,快来,倒了,又倒了。”

云战

天北云霄皆站在门口,一副要进不能进的踌躇样。

屋外一阵动静。

“哎呀,我的防毒服呢,快,给我给我。”子马甲在外的呼声。

景袖瞪眼,再瞪眼,呆愣的看着一片,再看着地上还在黑疯子怀里咯咯笑的小丫头。

另人意外的是,银发小战神居然没有事,他睁着泛着银光的眼,看着景袖,小眼眨呀眨呀,景袖好似看见了他笑了。

银发小战神和至毒小魔女诞生了,这华夏风云甚至整个天下要热闹了。

中夏,景袖在**躺了一个多月,终于能动,能下床走了,不过众人依旧是提心吊胆的样子,尤其是长公主,严令她走路不准超过十步。

晨阳刚刚升起,光线照出,外面树梢上云雀叽叽喳喳的闹着,早蝉也不停歇。

房间里。

景袖坐在软榻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两个小家伙身下的吊篮,这是黑疯子做的。

最近的黑疯子像是入魔了一般,整日都待在偏苑捣鼓着,一件件精巧器物从她手里出来,摆满了一屋子,景袖昨儿还去看过,滑梯,摇椅,小木马什么都有。

几乎把所有小孩子能玩的都做好了,她还准备了几个小车子,可以带着宝宝推着走的,更甚至她还准备了一套婴儿跳伞器具,天上飞的,水里游的,登山入地,所有东西。

而且越做越起劲,隐隐有暴化的趋势,准备把整个华夏风云都改造成一座机械城。

而邪美人就在她身后整日转悠着,让干嘛干嘛,磨磨刀,打打铁,所有能派上的苦力都派上。

景袖隐隐觉得邪美人将是第二个北云霄,看那副架势好像还会找北云霄取取经,实际上已经取过了,北云霄只给了他张纸条。

上面赫然两个大字“妻纲。”

又一个妻奴诞生,不过他们之间的磨合还有待时间考验,毕竟黑疯子不是景袖,感情的事只有自己知道。

“想什么呢?”北云霄的声音忽地落出,景袖这才发现北云霄不知何时走到她面前,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景袖笑笑,并没有说出心里的感觉,而是指着两个小家伙道:“在想咱们的宝贝名字还没取呢,总不能天天宝宝宝宝的叫吧。”

她话落下,北云霄一滞,显然也才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忙乱了这么久,居然连两个小家伙名字都忘记去了。

只是他还来不及出口。

门外忽地冲进道影子。

是云战天,他一脸兴奋,显然刚刚听见了景袖的说话,激动的道:“取名字,我来,我来,这个我在行,让我这当爷爷的取,当爷爷取。”

他话声有点大,惊醒了摇篮里的两个小宝贝,意外的是他们没有想其他小孩子哇哇大哭。

小丫头咯咯笑着,小战神面无表情看着他们,只是在看着他娘亲的时候露出点微笑。

只是他还小,这种区别对待众人还没发现,等到发现,已经是腹黑小子,那时,会气的这群景袖控整天跳脚大呼。

“名字,我也会呀,我来我来。”给两个小宝贝送奶粥的长公主走进来。

这奶粥是一些动物的奶,景袖虽然自己没有,但也不想自己的宝贝吃别人的奶,这想法虽然有点自私,但是就让她自私一次吧,谁叫她第一次当娘了,另外嘛,最初景袖还昏迷未醒的时候,长公主已经试过给两小家伙喂别人的奶,但是两小家伙坚决不吃,惹恼了小丫头,还把人家奶娘给毒倒了。

后来,大家也就默认了这种膳食,反正凤主生的两个小家伙也不寻常,一点兽奶而已,不碍事的。

长公主放下碗,眼里亮晶晶,显然很想插手。

“我也要取,我也要取。”屋外忽地呼道,竟然是白峰跑了进来,他家小郡主,他要取名!

这一闹,动静更大了,连走进来的黑疯子都脸色一沉:“我是他们干娘,我说了算。”

邪美人唇角缓缓勾起:“我那神羽殿缺个继承人。”

缺继承人?这意思就是说弄一个跟他姓呗。

一个个呼道,就连将军美人都来凑热闹。

一阵“汪汪汪汪……”的吠叫,不过众人没懂意思啦,就算懂,也忽略。

景袖起初还认真听着,后来直接嘴角抽搐无语。

北云霄一张脸更是由白转青,转紫,转黑,后来直接是黑煞煞的一片。

不过……

无人搭理啊,众人讨论的热闹,争吵的激动,大早上就有暴动的趋势。

反观两个小家伙,一个咯咯笑着,一个面无表情,景袖似乎还看见她家儿子翻白眼了。

揉揉太阳穴,景袖无奈的打断:“取个名字而已嘛,不用这么激动吧。”

她话落,周围人瞬间停下,一副控诉的表情。

“不激动?怎么不激动了?你知不知道名字误终身的事。”长公主咋忽呼道,周围人唰唰点着脑袋。

景袖还是无语,觉得有些大题小做了。

“那你们说怎么办?”

瞬间,众人又咋忽起来。

“听我的,听我的,北忠堂,这名字多好啊,霸气有威严。”

“不好,不好,要我说叫北国峰,有国的味道,有家的味道,情结啊。”

“……”

众人闹着,景袖的嘴角再次抽起,北忠堂?北国峰?好吧,她承认取名字很重要了。

她不要她家宝宝一个是楼名,一个是山峰。

不过争的这么热闹,实在很难选啊,这里面又哪个都不能得罪。

眸光偶地瞥见对她咯咯笑的小魔女身上。

眼里精光一闪:“这样吧……”

她话一出,众人瞬间停下,齐齐望着她。

“咱们来一个抓名赛怎么样,这两个小家伙自己选,喜欢哪个就挑哪个,挑到什么都算数。”景袖道,眼里精光熠熠,正好证明下这两个小家伙是不是她想的那样,非池中之物。

众人瞪眼,面面相觑,抓名赛?

听过满月抓阄的,没听过抓名的呀,不过这办法好像还真可行,众人无异议,又是他们自己选的。

景袖想着,也越觉得可行,一语定音:“就这么决定了,今儿下午抓名大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