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1章 龙凤生

嘶嘶……

似乎是刀刃划破皮肤的声音。

嗒嗒……

似乎有鲜血流下。

血腥的气息,混着酒的刺激味,纠缠在空气中。

北云霄的手紧握着景袖,他整个人唰白着脸,看着那刀刃划破景袖的皮肤,一点点向里,他却没有一点办法。

黑疯子不会制药,只会些景袖曾经教过她的银针术,她简单的封住景袖下身的一些穴位,这可能会减轻她的一些痛楚,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用,没有麻药,景袖便生忍着这种刀划开身体的痛苦。

黑疯子颤抖着,一点一点,她的动作很慢,因为怕害了景袖肚子里的宝宝,景袖说他们活着,那就一定活着,她也不许他们有丁点闪失。

子宫处开了道口子,鲜血流出,景袖的脸更白了,她与北云霄的手彼此紧握着,都是巨大的力道,都快要把对方指骨捏碎,两人却毫无所觉。

陡然,黑疯子的脸上露出点喜色。

“看见了,看见了。”这一呼,众人身躯齐齐一震。

看见了,看见他们的小郡主小战神了。

这一刻原本一天一夜都没有动的肚子,突然跳了起来,连北云霄都清晰的看在眼里,动了,真的动了。

长公主更是喜的大呼:“活着,真的还活着。”

喜声落在每个人耳里,他们的心似乎恢复知觉,再次激动的跳了起来。

看着黑疯子,看着她一点点取出。

两个同时取出。

“哇哇……”像是知道母亲正受着罪,像是急于证明自己安好,像是要安抚众人担忧的心。

只是出来的一瞬,黑疯子右手上的肉球便哭叫了起来,血膜一点点散开,她的小胳膊动了起来。

这一声,叫的所有人心都酥了。

泣声,眼泪,这一刻却是喜悦的。

北云霄整个人都颤抖着,激动,这一刻只有当父亲的人才能体会,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很复杂。

景袖缓缓笑了,有了这一刻,付出的任何都值得。

一个出来,那另一个呢。

众人的心又再次提紧,向黑疯子手上另一个婴儿看去。

没有动静,甚至连血膜都没有撑开。

众人忽地想到毒医的判断。

死胎,那个不能活的……

不仅如此,众人发现那血膜竟然开始变黑,越来越深。

“给我。”景袖突然呼道,紧张,慌乱的。

脐带剪掉,黑疯子立马递上。

景袖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她指尖落在他身上,缓缓移动着,可是没有动静,依旧没有动静,北云霄的神色呆滞,一样的动作,痛楚在眼眶萦绕。

众人看着,难受的窒息。

嗒嗒……景袖晶莹剔透的泪落在了手里的骨肉上,咸咸的味道透过血膜渗入到他的皮肤。

这一刻,黑疯子手上的另一个宝宝异常的安静。

哀伤在彼此之间流转,众人缓缓转首,不忍再看。

忽地,子马甲猛地惊呼。

“不对,在动,在动。”虽然细微,可他

真的看见了。

像是给人希望的明灯,众人齐齐再投去视线,这一刻景袖也呆滞着,缓缓,她的唇角勾起,看着血膜一点点破开,眼里的泪成线掉了下来。

“活了,活了!”

激动的呼声,落在苑子里,每个人都兴奋起来。

心终于安下,强撑的意志也一点点散去,缓缓的闭上眼。

“袖袖!”

惊呼,落在风中,传的老远,老远。

时间随风,转瞬就是三日。

南域。

“皇主,东域那边消息传来,凤主的孩子已经生了。”清泽禀道,眸光落在面前的红尘三仙上。

静,静了很久,线条清晰的薄唇才微启,终是问了一句:“没事吧?”

不知道这一句他问的到底是大人还是孩子,道不清。

清泽一愣,低首回道,浅浅低语落在屋子里。

另一方。

西域,秦可惜的寝宫,一阵东西砸碎的声音。

“贱人,贱人,就是贱人!该死的贱人!”她谩骂着,整个人气的不行,身后的九儿也是一副颤颤惊惊的神色。

“皇主,那我们还继续吗?”九儿忐忑道。

秦可惜一拂身上华丽的裙袍,唰的坐上旁边的玉石软榻:“继续!为什么不继续,方娇扬那没用的东西败了,我还有其他人,凤主,子嗣,都别想活着。”

那日的老婆子正是方娇扬易容假办的,景袖之所以一瞬间察觉到不对,也是因为她身上的气息。

九儿颤颤惊惊的低首,神色惶恐着。

“去,把方坚义找来,告诉他她妹妹死了。”秦可惜戾呼着,神色狰狞的恐怖。

九儿一颤,迅速的退了下去。

春去夏来,天气又变得炎热,不过这月央阁还好,被管家新种了一颗颗翠松,遮挡着光线,将这里的空气变的恰到好处。

房间里,景袖虚弱的躺着,屋子里站满了人,自生产以来,她身上还是没有多少力气,一直都躺着,身子都不能动一下,肚子上更是缝着线,不过,还活着,一切便值得。

众人守在屋子里,陪她说着小话,实际上景袖并没有出口,众人说着,她听着罢了。

“嗷呜,汪汪……”将军美人走进来,身后五只小犬也跟上,众人看着小宝微滞了下。

情绪转瞬即逝,也没有多追究。

事实上,他们已经查清,那日的意外是有人陷害而至,那枚紫凤玉是翦羽在苑外玩耍时捡的,而那紫凤玉上面涂抹了一种薄荷粉,会让犬闻到瞬间激动,事实上,那枚紫凤玉也是假的,谁会有那么大手笔拿真的来陷害她呢。

只是当时景袖太过意外,没有注意到。

还有当初的竹虫也是。

一件件阴谋早就是有心人特意而为,只是他们无处下手,还没找到凶手。

像是知道景袖是因为它受伤,小宝趴着脑袋在景袖边上低唔着,似乎在说着歉意的话,景袖轻微的转动巧首,示意它安心。

动物比人拥有更敏锐的觉察力,眸子眨呀眨呀,泛着流光,似乎在回应着景袖。

众人看在眼

里,心里的那丝异样更是烟消云散。

这一会,黑疯子手执玉盘走了进来,上面摆满了剪刀,纱布等一些类似现代做手术的工具,有些是黑疯子自己新做的,用来更顺手。

她身后跟着子马甲一同进来,子马甲一副要拜黑疯子为师的模样。

从肚子取婴儿,在把肚子给缝上,这得是多么高超的医术啊。

不仅是他,众人也佩服着,看着她进来,不少人唰唰站起来,很是殷勤敬畏的道:“疯王,要帮忙不?”

“疯王,我帮你吧。”

“……”

黑疯子黑碣石般的眼眸扫过众人,已经是一副高傲冷的表情,看着所有人,看着北云霄,然后再看着景袖,道:“拆线,出去。”

简短的两词,众人一怔,唰唰的听话行动起来,就连北云霄眸光闪了闪也抬脚走了出去。

这翻姿态,让景袖忽地觉得好笑,看来黑疯子在这些人的心中威望很高了呀。

子马甲纠结一瞬,虽然不舍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但一想到景袖缝针的地方,男女有别,即使是医者,他还是迅速的退了出去,只感慨下一次什么时候一定要找个穷凶恶极的人试试,这肚子剖开,再被缝上,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之前的子马甲本来就是游戏人间乖戾随性之人,有这种想法没什么奇怪,再说了他动的都是该杀之人,死一万次都不够那种。

看着景袖居然在笑,黑疯子脸瞬间暗下,没好气的道:“笑,差点笑没了你!”

剖腹啊,这是随便能做的么?

当时比较热血,现在想想,手都在颤,她居然真给她做了,那种小宝宝从她手中接出来的感觉,很复杂,很奇怪,让她最近心头忽地生出要结婚生子的想法。

刚想着,黑疯子慌忙摇头,她真是疯了,居然乱想到如此地步。

景袖看着她,一切尽收在眼底,眸眼生起浅笑,看来她的好姐妹也不是凉心之人嘛,有感觉就好,有感觉就会幸福,她的好姐妹,会幸福。

黑疯子走到她床前,开始动作,这两天用景袖的方法配了些麻药,再动手起来,景袖与不会再遭那么多罪,不过,那么大的罪都遭了,还怕这点吗?她们都是不服天的人,与天斗,与天争,为自己争命。

“宝宝们还好吗?”气氛静谧,景袖缓缓出声道,这一语还是花了她不少力气。

自从出生,她就没给两个小家伙喂过母乳,她身体太弱,根本就没有,她这十几天又只醒来过一两次,见都很少见到两个小家伙,作为母亲,实在不称职了些。

将线一点点取下,换上最好的药,帮她二次缝合,这次用的线不用取,等到景袖血肉长好,这些线便会化掉,是用些草药制的,对她身体无害,还有好处。

黑疯子一边做着,一边头也不抬的道:“很好,不过你的做好心理准备。”

很好?又要做好心理准备?景袖心头一咯噔:“怎么了?他们怎么了?”

瞧着景袖着急的模样,黑疯子也不再逗弄她,说了句“等着”,便转身出了屋子,不过一会,她手里便抱着两个小肉球,身上花花绿绿的小衫,很是可爱。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