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10章 情

似感受到北云霄进来,本阖眼的景袖缓缓睁开了眼,她转头,看着熟悉的那人,轻唤了声:“云霄。”

这一声,让所有人心都碎了。

景袖望着他,他也望着景袖,这一眼里面包含了千千万万。

北云霄瞬间俯身在她脸旁,爱恋的,情形几欲崩溃的抚摸着她:“袖袖,我们不生了,不生了好不好。”他不应该同意她的,他不应该被她说服的,他的袖袖明明不用这样的,明明可以好好的。

为什么这么多血,她为什么这般憔悴,都是他没用,都是他没用。

旁边的长公主也急了脸色,陡然身形一闪落到十几个接生婆面前:“你们不是很厉害吗?你们不是没有问题吗?给她接呀,接呀!”

厉呼,怒火充斥在屋子里,杀意横陈。

十几人被一吓,接二连三的咚咚跪在地上,面上也是染上了恐惧的泪:“不是我们不接,是接不了接不了啊,她肚子里已没有反应,人也虚脱,都用不上力,孩子取不出,大人也会……”

她们话没有说话,耳边陡然一声戾喝:“滚!”

下一瞬,身子控制不住的向着门口飞去,咚咚的砸在各处,她们颤抖着站起身,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慌忙的跑了出去。

接生婆没了,这?

长公主等人也是一惊。

劝说的话还没出口。

“滚!都给我滚出去!”

源力暴涨,银龙戾啸,煞气卷上每一个人唰唰的送出屋子,同时他银袍一挥,屋角的梨花柜唰的移动,打上一道源力,死死的堵住了屋子。

这……

“王爷……”

“主子……”惊呼落出,传至半空。

屋里的北云霄却像是未闻,他缓缓坐上床榻,将景袖抱在怀里,身下是嫣红的血海,染红了他的银袍,他的身……

“袖袖。”他喃喃,紧拥着她,脸上已经没有了那些戾气,爱恋的一吻落在景袖额上,竭尽的温柔。

刚刚那一呼后,景袖陷入短暂的昏迷,这一瞬又恢复些神识,她手腕缓移,握上他的手,然后将他的手一点点放在自己肚子上。

缓缓的道:“他们还没有死,还活着,我知道的,相信我。”

北云霄的泪又成珍珠雨线般落了下来,落在景袖的脸上,迷蒙了她的眼。

北云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说不出,心已经没有知觉,只能拥着她,拥着他的袖袖。

陡然……

外面一阵急促的敲打声。

“快,移开,移开,我有办法,我有办法啊,有救,还有救啊。”是个老婆子呼道,貌似是刚刚接生婆中的一人。

众人一听,神色亮起。

“主子,快移开,移开呀,有办法,还有办法。”众人大呼,下一瞬,面前的梨花柜子移开,老婆子瞬间冲了进来。

迅速拜礼道:“我有办法,民间的土法子,有用,一定有用。”她大呼,一旁的长公主已经顾不上问那么多:“快,你快点。”

老婆子迅速行动起来,众人又被长公主赶了出去。

房间只留下四人。

她,北

云霄,景袖,和老婆子。

景袖虚弱的看着她,北云霄的眼里充满期待。

“凤主,这法子有些疼,你忍着点。”她站在床前,出声道。

景袖点点头,便见她低头朝她身下看去。

静谧,众人都紧张着,屋外,屋内。

老婆子的手摸上景袖的腿脚,再一点点向她小腹摸去,就要接触上的一瞬,景袖神色一滞,眸光陡然寒戾,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猛地一脚狠狠踹上老婆子。

老婆子飞起,砰的砸在半碎的屋门上。

惊变瞬间发生,长公主错愕,外面人望来,北云霄看去。

这一眼,所有人的眼都狰狞的通红。

一把匕首,一把刀刃黑光的匕首,黝黑的颜色,一看就是抹了剧毒,这哪是有法子接生,这是要称势杀人啊。

这般情形,这般危险的时候,这般恼人着急的时刻,居然还这般,这般……

众人的眼红了,戾气铺满周身,只是还等不到他们动作。

北云霄的手腕已经捞起她,掐在她的头顶,一点点收紧,眼里血色变的残虐,咔嚓,咔嚓……

不断的,老婆子脖颈处响起这声音,她大瞪着眼,脚开始离开地面,身子不断挣扎着,可是她挣不开,逃不了。

没有人问她身份,没有人问她的目的,众人对她不屑着,视如蝼蚁着。

下一瞬,她整个人爆开,至头顶,到脚下,身子血肉骨头都碎成了渣。

这般残虐的杀人手法,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好,他们甚至神色依旧冰冷,恨不得把她找回来再虐一次。

只是血腥散开,血肉成渣,散在各处,找不出。

这是被北云霄活活用源力给震碎了的呀!

气氛再次变的伤感。

众人怔怔站在门口,外面的天似乎也凄红着。

反而是北云霄变的异常冷静,他再次坐在景袖旁边,拥住她,什么话都无需再说,因为知道,今日她活,他活,她死,那他便随她。

同死共穴,如此而已。

嘤嘤的哭泣依旧持续着,眼里的泪却流不出,似乎已经干涸,众人的心好似都不会跳动了。

那一动后,景袖整个人再次变得无力,可是她的身下已经没有血了,已经流干,流枯,即使有,那也是零星着。

她的发丝贴在头上,唇色青白着,整个人像是透明的琉璃娃娃。

可是她的眼再次缓缓睁开,她望着北云霄,虚弱着道:“帮我,相信我,他们没死,能活的。”

到了这般时候,景袖还说着这样的话,惦记着她肚子里的宝宝。

北云霄怔了怔,应道:“好。”不管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景袖,都会为她做到的。

可是……

景袖的另一只手缓缓动了,她手心握着一把匕首,那是凤鸣弯刀,缓缓的交到北云霄手上,用轻弱的声音道:“帮我把他们取出来。”

轰!屋外屋里的人齐齐怔住,瞳孔瞬间放大。

北云霄更是瞪望着她。

什么意思?取出来?用刀,这是要……

“取出来,还活着,他们

还活着。”

啊,我的袖袖,你让我如何能对你……

崩溃的情绪瞬间出现在北云霄脸上,他周身的气息疯狂的旋转着,震的整个屋子都在轰轰作响。

取出来,如何取,用刀,袖袖,袖袖,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没有动,没有动,坐着,拥住景袖,绝不会动作。

他收回刚刚的誓言,他做不到,无法做到,绝不可能做到。

死寂萦绕在这片,突然。

“我来。”清脆的呼声,黑疯子从角落走了上来,她说这话时,面无表情,裙袖下的手心却在颤抖。

众人的目光唰唰落在她身上。

长公主的,红妖的,绫罗的……身后邪美人的,云战天的……北云霄的,到最后景袖的。

景袖望着她,唇角缓缓的勾了起来。

黑疯子缓缓走到她面前,从北云霄手上拿过那把凤鸣弯刀,然后她缓缓走到床最前面。

手握着凤鸣弯刀,看着景袖一字一句的道:“我帮你取出来,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你会活着,若是你失言,我会用这把弯刀亲手了结了他们,为你陪葬。”

多么血腥的话,落在每个人耳里,但是每个人都懂,懂这里面藏匿的那些痛苦,懂这话说出来,是做了多大的决定。

但是景袖也知道,若是她说了,她便会做到,真的亲手杀了他们,到最后,她只会把痛苦留给自己一个人,至死到老。

她是在用这种方法逼迫她啊,逼迫她活着,为了他的孩子活着,为了她不受痛苦的活着。

这便是疯子,黑疯子,她的挚友。

景袖眼中的泪落出:“好。”

黑疯子笑了,缓缓笑了,因为知道她说到便会做到,此刻这两人犹如连根生的妖莲,最懂彼此,最理解彼此,心境通晓。

黑疯子动了,没有一点犹豫的动了。

她是机械狂魔,玩武器,机械不在话下,此时面对的是景袖,是人体,还是忍不住颤抖,可是她异常专注,认着的。

既然答应就要做到。

“酒,热水,药布,针,线……”不断吩咐着,她要保证景袖最大可能的活着,她不允许自己和景袖有一点点闪失。

众人虽然不解她要这些东西的用处,但迅速准备着。

待所有东西备齐,黑疯子看着景袖笑道:“没想到我第一次给人做剖腹产手术居然是你。”

话声打趣着,悠闲着,只有她们彼此知道这轻松后的紧张。

**的景袖温柔笑起,并没有力气出声,她只是看着黑疯子,一切皆在无声中。

阳光已经灼眼,屋外翠鸟轻啼。

一维持了一天一夜的接生工作,似乎从现在才开始。

众人沉默着,静静的立在原处,没有谁出声,没有谁打断。

只是手紧握着。

“谢谢。”北云霄望着黑疯子突然道,这一声里面包含了太多。

黑疯子只是笑笑,不语,因为用不着,她为景袖做的,不需要任何谢谢。

刀刃出鞘,黑疯子一点点向前。

众人没有看,不敢看。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