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9章 血产

景袖一怔,就要伸手去拿辨别真伪。

“嗷呜……”身边小宝一声吠叫,景袖也没看清怎么回事,面前忽地暗下一片。

竟是小宝突然跳起朝翦羽手上的紫凤玉扑去,现在的小宝可不是只小幼犬的力道,这一扑直接弄得翦羽踉跄后退,他身后是亭边的一块山景石,这要磕上……

景袖神色大惊,手腕就要去捞,只是自己身子也被小宝的突然一扑弄的歪斜,景袖的身后是软榻,可她身子并没有站正,背后正是软榻两边的椅角。

只听清脆的咚的一声。

小宝的身子被捞回,景袖整个人狠狠撞在椅角上,这一下,饶是强悍的景袖也疼的脸色扭曲,虚汗瞬间冒出。

刚走进苑子的长公主正好瞥见这一目。

“景袖!”大呼,这一声里面包含的恐惧,慌乱,惊震,随着风声落到各处。

苑子忽地动了,北云霄,云战天,黑疯子等人唰地飞出,他们脸上还染着困倦未醒的泛色,但眼中的光芒已经变了。

苑子唰唰落下一群人,看着地上的景袖纷纷变了脸色。

“袖袖,袖袖……”北云霄急呼,他几乎是在长公主呼出的一瞬便飞了出来。

手上动作颤抖,慌忙去扶景袖,下一瞬整个人都苍白了。

手里湿粘的触感,这是……

“疼……”这一瞬,景袖也出了声,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脸上已是密密麻麻的冷汗,甚至她的唇角都雪白了,被她一咬,更是无色。

强悍如她,居然说出疼这个字,这一瞬,众人的心齐齐咯噔跳快。

“快快,抱屋里去,抱屋里去。”长公主大呼,人也是惨白的,瞥见地上已经渗出的水渍又脸色大变:“快!快,接生婆,接生婆,羊水破了,羊水破了。”

慌乱瞬间冲刺在苑子,众人跑着,不断的撞在一起,跌倒,磕的鼻青脸肿,顾不上。

清风吹来,苑子焦灼一片。

毒医一诊,确定是要出生了。

“出去!都给我出去!”长公主大呼,连北云霄和云战天两人也赶着,只是两人不动,长公主脸色一戾:“出去,再不出去,就出事了!”这一呼,像是把两人惊醒,云战天首先回过神来,拽着北云霄离开。

两人刚出了屋子,长公主砰的一声把门关了。

屋里顿时只留几个女人和十几个接生婆。

“没事的,没事的景袖,只是羊水破了,现在要生了,要生了。”长公主瞬间匍匐在床边,握着景袖的手连连念道,她的双膝半曲着,长裙落在地上,整个人看上去像是跪着。

她虽然这般说着,整个人的神色却是惨白的。

“嗯。”景袖应道,脑袋不断乱动,青丝散乱在床头,一旁的红妖不断帮她整理着。

“啊!”

陡然一声惊呼,是九娘的。

这声音吓的外面的人齐齐一怔,北云霄更是瞬间就要冲进来。

“不能进去,不能进去。”童泯拖住他,整个人的源力按在他肩上,一旁的云战天,邪美人也是如此。

女生生孩子,男人不可进,自古的道理。

屋里。

九娘一声惊呼后,众人都看过去,却是瞬间脸色齐变。

景袖的右手上全是血液,这血不是身下沾染上的,而是从她手上的指尖口冒出,景袖认得,就是她前几日被竹虫夹了的位置。

血液流着,因为疼痛,她的手心不断握着被子,力气很大,把她指尖上的口子也越撑越大,血色流的更凶。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绫罗大呼,整个人脸色都透明着。

她去握景袖的手指,去缠她手上的伤口,那血液却越流越凶,一点都止不住。

这只是一个针眼大的小口呀。

“主子,你别握,别握,放松,放松呀。”渐渐,绫罗观察出来,泣呼道,景袖越用力,手上的伤口便越大,血也流的更凶。

只是……

“用力,用力呀,看不到口呀。”接生婆呼道,脸上也是急的大变,这么大的胎位她们是见过,也接生过,可是都没有像景袖这般,明明破了羊水,却看不到口,这如何生,怎么生?

一个让放松,一个让用力,众人瞬间更加慌乱了。

“景袖,景袖……”

只是几个呼吸,景袖整个人也似虚脱一般,急的长公主不停喊着。

唯一一个站着,还算镇定的黑疯子也变了脸色,她手心紧握,唰的向门口走去,开门,冷呼:“子马甲。”

众人一怔,唰的便把子马甲推到人前去,黑疯子一看他,手腕一擒,便把他拖进屋里,然后砰的一声关了门。

北云霄震在原处,眼里还是刚刚那猩红的一幕。

周围童泯几人死死的压着他,不让他有任何动作。

“放开,你们放开,放开!”大喝,周身气势放出,还来不及动手,里面子马甲一声恐惧惊呼响起:“见风长!”

众人一怔,见风长?什么见风长?邪美人忽地变了脸色,景袖何时中了见风长?

见风长,一种以微小伤口不断扩大要人命的,这种毒是孕妇的死劫,见风长,不是说要见“风”,这“风”指的是一股气,孕妇身上的一股气,特别是在生产的时候,孕妇这种气特别浓郁,现在景袖正在生产,却传出种了见风长,这……

这一呼后,屋子忽地没了惊呼声。

北云霄的整个身体被童泯几人压住,脚下的石地板破碎,他整个人的双脚不断陷下去。

北云霄是强,可也强不过几人合力啊。

他颤抖着,眼眶通红,脸上落满了泪。

“哐。”门忽地又开了,是长公主站在门前,众人瞬间望过去。

“没事没事,别担心,控制住了,控制住了。”她呼道,话落又砰地一声关了房门。

屋外众人齐齐放松下来,长公主说没事,说控制住了。

北云霄整个人呆滞,然后无力的靠在门上。

这一瞬后,里面好像真的情形好转,再没了那种慌乱的惊呼。

屋里。

几人的眼都是血红的,泪飒飒落着,咬着唇,隐忍着着

不喊出来。

哪是什么控制住,哪能控制住,鲜血染了一床,一地。

子马甲蹲在她旁边,不断的在她手上用着药,脸色透明,神情慌乱。

绫罗红妖九娘不断按着她身体,长公主不断在她耳边低声鼓励。

黑疯子机械长刀扬起,刀刃正对十几个接生婆,仿佛她们敢乱呼一句就剁了她们。

“没事的,会没事的。”景袖为自己加油着,即使痛入骨髓,这一刻也隐忍着。

时间一点点过,暮色已来,一盆盆清水端进去,送出来的都是血一样的颜色,众人看在眼里,心狠狠跳着,他们甚至怀疑一个人真的能流出这么多血吗?

月悄然而至,依旧清幽,但却无人流连一眼。

一夜,一夜的无声,里面的情形好像从那刻起就安静下来,这般安静,让众人觉得慌乱,觉得不安。

北云霄整个跪在地上,风华的气韵已经不见,颓废,无力,地面碎裂,他的双脚染着血,侵红了他银白的锦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般没用,童泯,邪美人,华容,云战天还是守在他身边,不敢有任何放松。

“怎么样啊,怎么样啊?里面怎么样啊?”谷玉终于忍不住呼道,众人皆颤抖等着答案。

北云霄也抬起头,望着,想要穿过那红木门看看里面的情形。

可是,除了门便是人影,一圈圈围在景袖身边,他看不见。

听见呼声,里面的人想说没事,可是……怎么回答,如何回答。

连那些接生婆都看得不忍。

一天一夜啊,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连肚子里的胎儿都没有了反应,她们不敢揣测,即使揣测出也不敢说,那把长刀悬在她们头上,如何能讲。

“你们站着干嘛!帮她,帮她啊!”黑疯子终于狂躁了,整个人的眼血红,身上的源力把屋子震的砰砰作响。

这一动静,屋外的人齐齐更加专注。

终于一个接生婆忍不住,砰的跪倒在地:“生不了,生不了啊,肚子没了反应,她的宫口又闭合不开,生不了啊,死了,里面的婴儿已经死了呀……”

这一呼,外面里面的人齐齐变了脸色。

里面说什么?说死了?谁死了?怎么会死呢?怎么可能死?

北云霄唰的站起,整个人源力大涨,童泯等人一惊,迅速压制。

只是这一次,北云霄源光不散,力量更盛。

周围几人纷纷被一冲后退,同时他一口鲜血喷出,下一瞬,他整个人已经冲了进去。

屋门碎开,另一半摇曳着,这一眼,让所有人皆失去了表情。

屋里人也是大惊,一接生婆惊呼道:“女人生孩子,男人不能……”

她话没说完,整个人已经被北云霄一拂,飞了出去,什么规矩,什么不能,这是他媳妇,他的袖袖!

只是一眼,他又停了动作,呆站在原处,血红的眼里泪水唰唰落下。

这是他的袖袖,这是他的袖袖,这是他的袖袖……

血,满眼的血,像是血海,他的袖袖便躺在这血海中。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