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8章 待产时刻

众人看过去。

一只竹虫,身上的硬甲翅膀是棕红色,四肢是黑色长着花斑纹,成人的三根手指大,头上带着个钳子和长须,不断挥舞着,这东西并不少见,生活在竹林里,春天更是它们活跃的季节。

想来是这竹虫误飞到将军美人的窝里,又弄不出来,才引的它们大叫。

“呵呵,原来是这么个东西啊,我说将军你是不是变没用了啊,居然连只虫子也怕。”从风扬手上取过竹虫,谷玉一边把玩着,一边蹲下放在将军面前逗弄道。

“汪汪……”

“嗷呜……”

两只又猛地大叫起来,呲牙咧嘴,不知道是警告的谷玉还是他手中的竹虫。

“拿过来我看看。”景袖出声道,心中微疑,按理说一只虫子而已她家将军美人不可能这么大反应。

谷玉一怔,迅速起身拿过去:“王妃,你看,就是这么个东西,竹子上老多了。”

竹虫刚落在指尖,一直未动的竹虫突然挥舞起了钳子。

景袖的指尖一个吃痛,一滴猩红的血液立马流了出来。

一切发生太快,连最近的北云霄和景袖自己也来不及反应。

“王妃!”众人惊呼,谷玉也唰的一下扔了手中的竹虫。

看着自己这细微的伤口,景袖皱了皱眉,忽又瞥见大家一脸凝重担忧的表情,温柔笑道:“没事啦,不过是个小伤口而已,看,马上就好了。”

指尖的粉末擦过,血瞬间止住,就连那细微的伤口,也难以看见。

众人的心齐齐落下,对,没事没事,不就是竹虫夹的一个伤口嘛,还能怎样。

几句吩咐后,众人齐齐飞走,各自忙活起来。

原处只有景袖北云霄两人。

北云霄的视线落在景袖身上,景袖的视线还在指腹上。

“怎么了袖袖,是不是感觉特别疼啊?”看着景袖凝眉的神色,北云霄忍不住担忧问道。

“没事,不疼,只是第一次被竹虫夹感觉有些特别而已。”景袖道,眸光不解。

她的指尖里藏着避虫粉,这些昆虫一类都不会想落到她身上,难道刚刚就是这个原因?那竹虫闻到粉末的味道挣扎误夹了一下?

特别?北云霄眸光闪烁,搞不清景袖这词是何意,只得把眸光整个都放在景袖身上,全身心的关注着,有他在,袖袖休想有任何闪失。

夜已来,月色皎洁,今夜的景袖睡的并不安稳,梦里是她不断的与一只擎天大竹虫战斗着,眼看就要赢了,这竹虫居然一钳子夹住她肚子,血色瞬间爆开。

景袖从梦魇中惊醒,一头冷汗。

旁边并没有北云霄,自从景袖肚子越来越大后,北云霄便睡在了隔壁,只要她一唤,或者有轻微的风吹草动便会过来。

另外,一到晚上,北云霄便会炼化源力,加强自己实力,这会没有出现,应是练功去了。

景袖惊魂未定的坐了起来,这个动作对她来说有些艰难,让她的被子不小心滑落在地上。

一股冷风吹来,身子发凉,景袖没有办

法,也弯不了身去捡,只能扯过身下的褥垫裹在身上。

月光照下,她精致如仙的容颜恢复平静,指尖一下一下的摸在肚子上,神色温柔。

“宝宝,没事的,娘亲会护你们周全。”

她道,肚皮鼓动起来,不是简单的噗噗声,似乎是里面的小家伙脚丫子伸开正撑着懒腰,景袖的面上又亮了起来,缱绻的白光,母性独有的柔韵。

时间飞速,已是深春早夏,墙角的栀子香异常浓郁。

景袖的生产日也到了,华夏风云宫每个人都颤颤惊惊的,他们不断的在月央苑走着,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候,连房顶上那些暗卫也瞪着黑眼圈没日没夜的守着。

生产日到的第一天,月央苑里站满了人,外面三十来个接生婆守候,这是整个华夏风云城里最好的一批接生婆,他们等待这一刻也是多时。

屋子里北云霄,云战天,黑疯子,连邪美人都正襟危坐着,华容更是紧张的手心出汗。

“要生了,要生了,毒医,是不是要生了啊。”

“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生,是不是马上就生了啊。”

“……”诸如此类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哄哄嚷嚷在苑子里此起彼伏。

景袖也是紧张,整个人都不敢乱动,她怕像长公主说的什么胎歪了,宫口不正了,滑落了……各种各样惨烈的情形。

等,只有等,子马甲在屋子打转,众人在外面打转,这种现象一直从早上持续到晚上,还是没消,一个个守将蹲在角落,勾肩搭背,互相抵着脑袋睡觉。

一阵风出过,苑里溪池里的鱼噗通一下。

这动静,让众人齐齐一惊,一个刚睡着的守将更是猛地惊醒大呼。

“生了!生了!凤主生了!”

这一呼,就跟炸开了锅的蚂蚁,唰唰的站了起来。

“什么!生了,生了,已经生了!”

“男的女的,男的女的……”

“哪啊,哪啊?”

一个个朝门口挤去,上好的梨花门木瞬间破碎,屋里众人也是一惊,反应过来,齐齐黑了脸。

“出去!出去!咋咋忽忽的干嘛!没生没生!”长公主厉喝,推嚷着众人,很快把一群人给推了出去。

众人瞪眼,没生?还没生啊?

梨花木门不过一会就重新换了张新的,管家似乎早就料想到这种情况,在材料苑里,准备了不少。

这般状况还闹了三四次,整得人全部虚脱了。

到黎明时,已经是……

“生了没啊,你去看看生了没?”谷玉躺在地上,戳戳身边同样有气无力的白峰。

“没有,刚刚看过了。”白峰回道,虚着生疼的熊猫眼。

折腾了一天一夜,屁事没有发生,倒是把自己折腾的累的不行。

连北云霄和云战天几人都是脸色泛白,黑眼圈圈一点加深。

景袖困的不行,也不想管了,眯着眼睡了,下一瞬,便是浅呼传来。

众人却没有离开,万一下一瞬就生了呢,等,又是一日焦灼,什么事没有

,倒是景袖睡了一天养足了精神在苑子里走动起来。

这么活蹦乱跳哪是要生产的迹象啊,众人感慨着,忍不住揪着毒医一问再问。

“你是不是算错了啊,是下个月不是这个月?”

毒医黑脸,他是毒医,怎么可能算错,就算错了,那也不会差一个月吧。

“晚一两天生也是很正常的。”子马甲道,吹胡子瞪眼,很想用事实说明他的医术是没有问题的。

晚生一两天?便这样众人又继续等着,只是这一等就等了八天,到第九天屋子里的人屋外的人齐齐闪了,该干嘛干嘛。

没错,毒医肯定算错了,大家如此想着,纷纷回去睡觉,折腾了近半个月,人都只有半条命了,那些接生婆更惨,三十人直接病的还有十几人,看的长公主连呼:“怎么得了,怎么得了?”

子马甲也气着,气众人不信他,不过心里也纳闷怎么就没生呢?真是他算错了?

“你个小祖宗哦!”长公主跺脚,指着景袖呼嚷一句也离开了。

景袖摸摸鼻子,她又不是故意的。

转首,又望见北云霄一脸疲倦的神色。

“去睡会吧,我没事的,还不知道啥时候生呢。”这人的头发都熬白了几根,看在景袖眼里实在心疼。

北云霄当然不愿,在景袖一番劝说下终于答应睡会,不过他不离开,就在屋子里的软榻上睡会,景袖无奈,便同意了。

看着北云霄躺在软榻上,不一会便是浅呼传来,景袖的脸上尽是心疼,起身,脚腕不慎磕响了床边的茶杯,这动静都没有把北云霄惊醒,可想他有多困。

将薄裘搭在他身上,景袖便立在他身边,静静的看了好一会才朝门口走去。

今日是晴阳天,苑子的花色更是喜人,景袖抬脚缓缓走出屋子。

她没有走远,只是坐在苑子凉亭边的软榻上,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所以不允许自己陷入任何危险中。

就这样挺好,四周的屋子有北云霄,云战天,黑疯子,邪美人,她一呼便来。

“呜呜……”一阵小狗叫响在脚边,是轩辕黎养的小宝,小家伙身子已经长到一米高,看起来已经不是小幼犬,而是大犬了。

“姐姐。”一同尾随来的翦羽呼道,小家伙已经很活拨,不再是小大人,而是真正的孩子心性。

“嗯。”景袖轻应,手腕在她的脑袋上摸着,很是温柔。

翦羽也很高兴,景袖给他一种被疼爱的感觉,像是母亲一样。

“姐姐,给你看样东西。”小家伙突然道,神神秘秘的感觉。

“嗯?什么?”景袖疑惑,视线落在他背个身的手上。

翦羽笑眯着眼,缓缓从身后拿出手,小手上是个小布包,灰色,最粗糙的布帛,他缓缓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只是一眼,景袖的瞳孔瞬间放大。

翦羽手上的东西,紫色,凤形,散着浅紫光芒,这不是……凤玉,紫凤玉。

“姐姐,是不是很漂亮,送给姐姐哦。”他浅笑道,脸上的笑容璀璨。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