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7章 啼血削魂

南炀微启的唇角动了动,再没有说些什么,似乎又把自己给透明了起来。

一手端起手边的清茶,景袖低首轻尝了起来,茗香新茶,唇齿留香,她微垂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流光,深邃无边,转瞬即逝。

又一日安平,第二日,华夏风云宫开始住进一批批接生婆,他们被长公主安置到各处,一切生活行事都由她亲自安排着,若非命令,绝不可以私自走动。

浅风,暖阳,不知道众人在忙些什么,意外的景袖出门没见着一个人。

她拱着腰缓缓走着,步子迈的极小,这还是她这十日来第一次走出房间,昨天的不算,她是被北云霄抱进屋子的。

越走越偏,渐渐走出了众人所能触及到的视线。

一处屋子,好似新修的,墙面上还唰着青色树脂。

这里地偏,为何会在这建个屋子呢?景袖疑惑,抬脚向着屋门走去。

还没靠近,轻微的动静从屋里传来,景袖眸眼一怔,有人?

身子缓缓移到门边,还没抬眼去看,身后忽地一道劲风,吓的她猛地一声惊呼。

“啊!”

“凤主恕罪,凤主恕罪。”同时,一阵求饶声响起,是个小丫鬟模样打扮的女子,她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浅粉罗裙,梳着丫鬟发髻。

这一呼,屋子里的人也露了出来,竟是北云霄云战天黑疯子三人。

“怎么了?袖袖?”北云霄紧张呼道,不断的在景袖浑身上下查看。

“是奴婢不好,奴婢不好,奴婢差点撞着凤主。”地上的婢女连声呼着,头磕在地上,几欲磕出血来。

景袖并没有出声,而是望着她,云淡风轻的神色,看不出情绪。

这一呼,外面的长公主等人也惊了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急呼,地上的婢女又急急解释了起来。

“奴婢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奴婢看凤主站在台阶上望里面看,害怕她摔着,就想上去扶她,哪知道惊吓着了凤主,奴婢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景袖还没说一句话,她已经把所有的解释完。

听着话语,北云霄三人一怔。

众人听着,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是他们大惊小怪了。

“下去吧,以后没什么事,别到这里来了,你们就待在自己苑子吧。”长公主呼道。

这些婢女是用来伺候那些接生婆的,有几个经验高的接生婆已到花甲,一个人住着很不方便,需要些人照料些。

她们住的地方在偏苑,离月央阁远着呢,只是离这里稍微近了些,彼此之间只隔了一个苑子,想来是景袖刚好走到这里,那婢女也刚好走到这里,撞上了。

婢女得了命令,颤颤惊惊迅速退了下去,从始至终景袖都未发一语。

“袖袖,这里风大,咱们回去吧。”身边北云霄出声道,扶住她的重腰。

景袖轻应“嗯”,很快众人散去,这里又变得冷冷清清,屋子也再无一人。

月色升起,困乏袭来,景袖再次睡去,

屋里静悠,瞬间便见月色清幽。

众人退走,连北云霄也离开了,等再感觉不到周围人半点气息,床榻上的景袖睁开了眼,清澈如星月,哪有半点睡意,她缓缓坐起,将身子的动作尽量放轻。

披了件绒裘,缓缓向屋门走去,推门,只见月色铅华。

她没有再继续动作,而是眸光望着夜色,轻唤了声“邪美人”。

空气轻微波动,一个身影缓缓从暗处落出身形,他紫衣华袍,墨紫的发飘扬,嘴角依旧挂着邪魅悠闲的浅笑。

“你找我?”声音暗哑,如流光飞月,无尽的魅惑。

景袖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她转首,缓缓看向邪美人,道:“北云霄他们在做什么?”

邪美人一怔,紫瞳里流光闪烁,他看着景袖好久,缓缓道:“你不会想知道的。”连他也不想知道。

月色下,景袖的身子明显的一怔,她看着邪美人,坚定的道:“告诉我。”

夜清幽,终在邪美人一身轻叹中,他扶着景袖,两人向着白日的屋子走去。

此时,屋子烛光轻摇,三人的影子倒映在墙上。

“北云霄,你真的想好了?”黑疯子道,她想听这人改变主意,可是她知道他不会。

“嗯,想好了,袖袖今天已经察觉到了,我们赶紧动手吧。”硬色,硬声,坚定的语气。

黑疯子颤了颤,终是没有再说些什么,一旁的云战天紧拧着眉。

声音落出:“我认可你了。”认可,认可你做景袖的夫君,认可你护她一辈子。

地上,盘腿而坐的北云霄的唇角缓缓勾起,他不需要认可的,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可,因为,不管周围人什么答案,他都会永远护着他的袖袖,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

清风从窗户缝隙吹进,烛光轻闪,两人动手了。

景袖站在夜色下,站在窗户前,站在离北云霄五米不到的地方,她怔望着,怔望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叫啼血削魂,是将周身的源力全部凝聚到一起,让它们化成**从身体一点点分离出来,这些染着血的源力是一种圣品,传言是银泽龙族最至高的秘术,曾经,他们用这样的圣品救回了无数人的性命,而北云霄这一次更加不同,他凝聚的是本源之力,要分离的也是本源之力,这本源之力结成的圣品更是用灵魂为辅,若是一个不慎,很有可能魂散神毁,要么死,要么不知道自己活着。”

不知道自己活着,那就是废了,植物人,现代的植物人。

景袖的瞳孔猛地收缩,心头的百丈高浪翻起。

“砰!”门房炸开,露出她清丽纤华的身影,屋里的人皆是一怔,看向来人眸中流光闪烁。

北云霄也是错愕,起身缓缓向景袖走去:“怎么过来了?”温柔的语气,温柔的动作,为景袖捋好身后的披风,神情依旧温柔,似乎什么事都未发生一样。

“你们在做什么?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景袖怔怔的盯着他,盯着屋里的云战天和黑疯子。

两人一颤,没有

出声。

月清幽,门上的邪美人轻叹口气,转身离开。

黑疯子和云战天也走了。

屋里只剩下北云霄和景袖还立在原处。

月色照下,地上是他们两的修长的影子,拥在一起,似乎永远都不会分开。

这方,苑道上。

邪美人和黑疯子走在一起,月华也落在他们身上,一个黑光溢彩,一个紫色迷人。

“你为什么带景袖来?”黑疯子突然出声。

邪美人一怔,停下前行的脚步,站在原处,望着黑疯子一字一句的道:“为了帮你。”

意外的答案,黑疯子黛眉微拧:“帮我?”

“对,帮你,帮你驱散那些即将遗留在心底的悔恨,若是他有事,你不会原谅你自己,会用一生愧疚。”所以,他带来了。

黑疯子紧拧着眉,知道他说的对的,若是北云霄在她手里出现意外,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那景袖怎么办?我也不会原谅自己的。”若是她死,她会更加痛苦。

邪美人一怔,流光在瞳孔里闪过,半响才道:“你们应该相信她,相信景袖的选择,若是到最后,你们真的拿北云霄啼血削魂得到的圣品救活了她,她会高兴吗?会理解你们的做法吗?她不会,她的余生,只会在无尽的痛苦中渡过,因为,你们,太自私了。”

有时候,活着的人比死了的还痛苦不是吗?

这一瞬,偏苑的屋子里两人也终于达成共识,紧拥,这一次再不变化。

风缱绻,花香散在夜色中,彼此的心越靠越近。

日升,艳阳天。

景袖一大早就起来了,精神状况特别好,居然在苑里做起了压腿。

她的身边,北云霄在左,云战天在右,黑疯子在后,就连邪美人都被黑疯子机械长刀一舞,逼在半空的屋顶上护驾。

“哎哟,没事没事啦,来来,一起做,一起做,这动作对身体好,舒展筋骨的。”景袖招呼着,神情很是悠闲。

众人嘴角抽搐,黑线无语,也有白峰这种忠心耿耿,偶像为大的汉子认真的做起来。

阳光璀璨,忽地一阵犬吠。

将军美人的声音从外苑传来。

因为现在天气变暖,将军美人的奢华窝又般回到了前苑,那里正对宫门,有什么状况,将军美人会照看些,这华夏风云宫的安全系数也高些。

众人一怔,将军美人聪慧灵智,它们的吠叫众人每次都会引起重视。

“我去看看。”风扬道,飞身而起。

景袖的动作停止,想了想也抬步跟上,众人迅速转移。

此时,将军美人还在它们的房子外叫唤着,五只小犬也在四周不断的闹着,张牙舞爪的样子跟将军美人相识。

风扬剑尖一挑,像是在翻找什么,不一会就拿出一物。

不等众人走近,风扬已经走了过来,手里拿了只竹虫禀道:“主子,是这个。”

这一瞬,将军美人的犬吠停止了,围在风扬脚边打转,嘴里不断低唔。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