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6章 不要了

银血复发后景袖的身体那般弱,好不容易得了北云霄的本源力被压制住才无恙,后来又发现怀孕,这本来是让人高兴的事,但大家的心里都担心着,虽然不说,但都在怕,怕景袖的毒再次爆发。

数月过去了,一切安然无恙,众人担忧的心才缓缓落下,可是落下没多久,现在居然又来了这么个消息,这一件件事,就是想要景袖的命呀。

不让喘息,不容喘息。

“会不会诊断错了?那个小家伙只是虚弱些,就跟咱们主子之前一样,摸不到脉,感受不到气息,但其实活着的。”九娘突然出声,她一字一句的道,神色带着祈望。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之前毒医不也是说凤主没救么,可凤主后来醒来了呀,还一直直好的不是。”赤影接声附和道。

这么一说,大家心里齐齐盼着。

子马甲也紧拧着眉,希望真的如众人所说,是他的医术出问题了吧。

夜一点点来,这一闹后,大家纷纷没了心思,很快就离开了,从今日起,就算整天烧香拜佛,他们也要祈求上天保凤主平安无事。

屋子烛光昏暗,月色透过窗外落入,房间只有景袖和北云霄。

北云霄站着,还是起初的模样,他的视线紧紧盯在景袖的肚子上,眉心解不开的深结。

“过来啊,站着做什么。”景袖轻道,对他招招手。

北云霄紧抿着嘴,走上去,从头至尾不发一语。

景袖暗叹口气,柔荑摸上他宽厚的手心。

果然,这人的手都冰凉了。

景袖将他的手心轻柔的放在自己肚子上,那里瞬间就噗噗跳动了起来,强劲有力,怎么可能会是死胎呢?

“放心吧,他们会没事的。”她用生命发誓,景袖心里喃道。

“不要了吧。”北云霄突然出声,暗哑的语气,整个人的气息都昏暗着,他的脑袋缓缓底下。

景袖一怔,惊瞪着眼:“你说什么?”

静,静了好久,北云霄才又道:“不要了吧,不要他们了。”我要你活着,要你活在我的身边。

天知道,他是忍受了多大的痛才说出这样的话。

景袖的脸色瞬间暗下,将他的手腕一甩,戾色冷呼:“出去!”这里面的冰寒刺激的北云霄狠狠一颤。

北云霄未动,景袖也未再出声,两人都静坐着,月光照在他们脸上,只有一片死觞。

良久,久的景袖的煞气控制不住的狂出。

她心恼着,就想再呼,指尖突来的湿润让她瞬间怔住,她呆滞,错愕,用清澈的眼眸怔望着北云霄。

北云霄依旧坐在她的床边,脑袋微垂,看不见他的神色,景袖的指尖却更湿了,那是一颗颗晶莹的泪,滑过她的指尖,落在绒毯上。

“云霄。”她轻唤,用最温柔的语气。

北云霄一怔,没动,依旧垂着首。

昏暗的光线里,景袖的指尖一点点朝他脸上摸去,只是刚触上,便沾湿了她整个指尖,景袖整个人狠狠一颤,整颗心都裂开了。

下一瞬,她便落进他的怀里,紧紧的

“我想你活着,活在我身边。”最酸楚的告白,最心痛的决定。

她没有正对他的脸,但已经看见他的容颜。

虽然精致,但却憔悴,连包含银晖的眸子都充满了血色。

他想了无数次的宝宝,想了无数个日夜,这一刻的出口,谁能解他的痛。

淡淡的月色落入,这一刻,只有他们彼此。

月离开,白日生起,春暖花开的季节。

华夏风云宫死寂着,每个人依旧忙活着自己的事,但却没有笑容,没有一丁点生气,这种日子压抑了十天,这里的每一个都似要暴躁了一般。

焦躁写在每个人面上,生产的时间越来越近,这表现就越发明显。

整个王者之师不断的飞出飞进,他们或去找着灵草妙药,或去寻着医神高人,就连云观庙里的佛殿都被他们拜了无数次。

气氛依旧压抑着,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没了笑容。

终于。

“哈哈哈,有了,有跳动了,有跳动了。”子马甲兴奋的狂呼,吸引了每一个人,屋里瞬间唰唰的挤满了人。

“什么什么,什么有跳动了,是那个宝宝,那个宝宝吗?”急问,焦虑写在每个人脸上。

子马甲兴奋的呼道:“对对!有了,有个!”他大呼着,头上的红发喜的炸开。

这一瞬,众人齐齐的一怔,忽而大喜铺满每个人脸上。

“呜呜,我就说王妃有大福之相,大福之相嘛。”谷玉兴奋的跳脚,又忍不住激动的泪流了一脸。

“对对,有大福之相,大福之相。”白峰接声道,憨直汉子也是一脸喜色。

众人兴奋起来,消息接二连三的传开,压抑了数十天的气氛终于变化。

一阵哄闹后,众人才不舍离开。

待所有的人都走了,房间里只余景袖一人,她素指在手腕上一抹,一枚细如长毫的银针从脉搏里取出。

“宝宝,委屈你了。”她喃喃道,坐直了身子。

这一切皆在屋外人的眼里。

北云霄转身就要离开,一脸冷酷之色。

“你要去哪?”黑疯子呼道,第一次用着这般和善的语气。

北云霄一怔,头也不回的道:“救她!”银袍落在风中,只有余光散落着。

身后,云战天和黑疯子还站在原处,神色觞痛。

借下来,一连三天众人都很少看见北云霄,景袖也因为身体越来越乏长久陷入睡眠中,但她每次醒来,北云霄总在身边,坐在她床榻上,与她低语着。

日子便在这般,又过了一月,再过一月便是生产期了,整个华夏风云宫的人都紧张着,就连守着宫门的守将都整天手心握出热汗,他们怕,怕有什么不匪之徒突然闯进来,更怕那不匪之徒害了凤主的命。

阳光散满大地,苑子里的迎春兰开得正香。

众人坐在一起,气氛热闹着。

几个女人坐在一起绣着小花,长公主,九娘,绫罗,红妖,含水……就连一群大男人都时不时搅合两下。

“长公主,你瞧我这荷花绣的

行不行啊,送给小郡主做鞋垫子的,穿起来一定很漂亮吧。”谷玉探着脑袋一边展示着手上的小鞋垫,一边道。

长公主抬眼瞄去,瞬间嘴角抽搐,又瞥见对方正一脸期待得意洋洋的脸,不忍打击,便随口敷衍道:“不错不错,也就适合做鞋垫子。”反正穿脚下也看不着。

得了表扬,谷玉拿着他那团小线球更高兴了,一旁的雷霆也探过头来。

“长公主,我这个怎么样,能用来做点啥么?”

长公主瞥过眼,嘴角再次抽搐,继续敷衍:“很好,用来给小战神做鞋垫。”反正都在脚下。

雷霆心满意足了,拿着成品蹲一边继续。

角落里,白峰和雷霆两汉子并排坐着,手上也是针线东西,但他们的动作异常的仔细轻柔,神色极其认真,若是让长公主看,一定会惊呼。

果然是汉子人粗心眼细呀!

苑子就这般热闹着,北云霄坐在景袖身边为她揉着脚,这两天景袖的腿脚肿的厉害。

“爷,你这两天去拿了,怎么没见着你呀?”谷玉突然出声呼道,随意的口吻。

苑子众人无恙,其中三人却齐齐一滞。

景袖的眸光微微抬起。

北云霄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声道:“回头把那本天泉剑的招式学了。”

说到这个,一直在角落自顾看书的叶竹一滞,眼睛透亮唰的闪身过来:“你说的是天泉剑?那本第一长剑谱。”

北云霄的眸微微抬起,不等他回答,谷玉已经勾搭上他的肩膀呼嚷道:“怎么,你很有兴趣啊,要不给你练吧,怎么样?”

天泉剑,那是要泡在冷水里十天半月才能练出一点形样的剑谱啊。

叶竹眼睛一亮:“你有?”

“那当然。”

两人勾肩搭背走到角落闲聊起。

刚刚的话题带过。

“凤主已经在东域建势多时,是不是该掌权称皇了?”一直未出过声的南炀突然道。

南炀,也就是长公主的夫君。

他话落,苑里的气氛静止了一瞬。

“我们凤主不是不掌,是想把权力交回到凤后手里,等找到凤后了,这该有的就有了。”赤影出声道。

“交给凤后?那也可以到时候移交嘛,现在不办,到时候不怕来不及么?要知道这称皇就相当于建国,可是有一大堆流程要走呀。”南炀继续道。

众人听着,齐齐思索起来,是呀,好像也可以建国称皇了,至少可以在名头上给西域和南域一点压力,三皇掌管银月洲,这其他人才不会轻易动他们,打华夏风云的主意啊。

另一方面,他们也分外想看景袖登基的样子,一身金色凤袍,睥睨天下的眸光,那时候站在她身边的这些人也颇有面子吧。

“南炀驸马对这个很感兴趣?”景袖突然出声道,声音悠悠,眸子里的光深邃滑过。

长公主身后的南炀一怔,眸子微微移开思量,他还没有出声,他身前的长公主已经呼道:“别理他,都脱离时事这么些年了,他能懂啥?不过是随口胡诌两句罢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