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5章 鬼婴

景袖一怔,是呀,到底怎样,怕是只有岚姨最清楚了吧,她不说,她们又不好问,感情的事只有他们明白。

只是希望,岚姨不要再受一次伤,否则……

景袖想着,身上不自觉露出杀气,刚露出,肚子就噗噗的跳了起来。

景袖一怔,收回气息,指尖放在小腹上,一下一下。

流云缱绻,花香散在风中,浮日下偷来的安宁,只是这安宁没过多久,门房砰的一声炸开。

正浅眠的两人被这动静惊醒,北云霄身上杀气唰的冒出。

“云景袖,你给老娘说清楚!”咆哮,声到人未到,到时,便见黑疯子怒发冲冠的表情,一身流光溢彩的黑罗裙,风尘仆仆,头发凌乱,脸上也是污渍。

这形象出现在黑疯子的身上景袖一点也不奇怪,只是瞪眼不解的道:“说啥?”

这一问,黑疯子像是炸毛的猴子,整个人都狂躁着,她转身,在门口一抓,唰的就牵出一人。

“咳咳……”景袖的咳嗦声不断,实在是这被牵扯的人有些凄惨。

邪美人,除了那身紫鸢华袍不变,其它的东西嘛……大变!

冠碎,头发凌乱,脸上几块青乌泛紫,连脚上的锦靴都是几个大脚印,像是被人狠狠碾过。

邪魅张扬风华无双的神羽殿邪皇变成这副模样?

外面的人里面的人齐齐一阵抽气大呼的动静。

邪美人尴尬着,脸上很疼,微窘,他也没想到这女人怎么彪悍。

邪美人都成了这样,那她的后果……

身子缩了缩,躲到北云霄后面。

黑疯子已经一脸煞气的走了上来。

“好哇,好哇,敢给老娘张罗什么姻缘,敢帮着人算计到老娘头上了,你丫的能耐了啊……”她嚷着,心底到没有多生气,只是有些情绪道不清,堵在她胸口难受需要发泄。

她黑疯子怎么可能会嫁人,怎么会有姻缘,怎么会像景袖一般得到幸福,她只是想一个人过一辈子,待在景袖身边,两个人狂妄活着就行了。

爱情,这是什么东西,她不敢碰触,也畏惧碰触。

被呼嚷,景袖的眸眨了眨,向一边的邪美人投去凉凉的两眼,好哇,敢出卖我。

对方一怔,无奈,他要不是没办法会说景袖都同意了吗?这女子就只听一个人的话,就只为一个人活着,什么事情都是为景袖考虑着,不得不说,他嫉妒了,吃味了,而且很严重,起初的玩闹心态似乎一点点消失,他好像险了下去,这很危险,他却甘之如饴。

景袖微微探出身,否认道:“那个,没有的事啊,咱们都是好姐妹,怎么可能算计你,瞧你这气的,你到底是信我还是信他呢。”重要时刻,明哲保身才是王道,她可不想让黑疯子气着难受,承诺是大,姐妹才是最重要的。

黑疯子的神色微微好看了些,胸腔起伏的也不是那么厉害。

她瞧着对她讪笑的姐妹,心头又一点点变的温暖,这辈子她对谁都能凶起来,对景袖却是完全无奈,只要她说一点好话,她就受不住了。

景袖知

道她动容了,掀开被子,再来一针“强心剂”。

“瞧,你要当干娘了哦。”

这话落下,效果极好,黑疯子的怒气瞬间消失,留下的只有一片呆愣,她看着景袖的肚子,圆鼓鼓的,她才走了两三个月啊,怎么就变成这样。

干娘?干娘?就是小宝宝,小肉球的干娘,还是景袖的。

瞬间她脸上的神色变的兴奋,唰的就冲了上来,一把挤开北云霄。

“干娘?干娘!咱们黑家的种!”

屋里屋外众人齐齐崴脚,本来就煞气森森的北云霄脸色越发黑了。

景袖嘴角抽搐一瞬,无奈附和道:“嗯,咱们家的。”她不敢说黑家的,这后果无法想象。

黑疯子整个人变的兴奋,就像是那些婴儿控一样,不断的在景袖肚子上瞅,还拿手去摸,看得北云霄恨不得剁了她爪子。

黑疯子没事了,邪美人大松口气,他就怕这坎过不去了,眸光又瞥见黑疯子兴奋的表情,眼里一闪精光,心头想着要不要实施点特别策略。

气氛终于静下,众人还来不及松口气,心头又瞬间提紧,是听见动静跑过来的云战天,看着景袖跟前的黑疯子眸光深邃着。

众人忍不住想,这两个景袖控不会又干起来吧。

北云霄眼里也是一冒精光,要是这两人杠上,那他和他媳妇……

正想着,云战天已经走到黑疯子身边,黑疯子也站了起来。

众人的心正咚咚跳快着,就听。

“你好,我是黑疯子,景袖的姐妹。”黑疯子伸出手,很有礼貌的样子。

这话一出,众人心头万千句“这是黑疯子?这是黑疯子?这是黑疯子?”奔过。

云战天一滞,手也伸了出来:“你好,我是云战天,袖儿的爹爹。”

两个彪悍的景袖控,就这般握在了一起,众人下意识的向着北云霄一撇,完了,这人的命运更凄惨了。

确实很凄惨,未来用无数次经验证明着。

屋子热闹着,众人也不离开了,各自寻个位置坐下,连北云岚和他的夫君也在,只是那人鲜少开口,众人也不搭理,就成了个透明人。

“你们说咱王妃怀的是小战神还是小郡主啊?”谷玉出声道,没什么事,大家就开始闲聊。

这话落下,风扬不一会从外面抬进来块板子,上面已经密密麻麻写了不少名字,全是已下注的。

景袖坐在软榻上,淡瞄了眼,悠闲看着。

谷玉三人一见,唰的上前,豪气的掏银子,天翼不用说,当然是押小战神,白峰押小郡主,谷玉纠结了会,在小战神和小郡主下面各押了一千两,也不知道这人是赌的啥。

“爷,你押啥?”谷玉出声道。

北云霄眼皮都不抬的道:“小袖袖。”

这一次云战天意外的跟他一个想法,连黑疯子都是,各押了十万两在小郡主身上。

红妖和长公主看的笑眯了眼,同时又犯愁了,这景袖肚子里的小家伙要出来,那是得多讨人厌啊,亲爹,亲爷爷,亲干娘都不盼着来。

景袖瞧

在眼里,摸摸肚子,轻声道:“儿啊,不怕啊,娘不嫌弃你。”

小家伙噗噗两声,表示很高兴。

“我押小战神!”华容呼道,唰的扔下一摞银票,粗略一眼,大概有十万两吧。

邪美人没有押,而是抬眼看着景袖那方,缓缓的道:“这肚子都这么大了,毒医应该能查出性别了吧,咱们犯的着在这猜吗?”

此话一出,众人齐齐一怔,是呀,以前查不出来,现在还查不来么?

像是开闸的洪水,瞬间把众人浇醒,就见一个个身影齐齐跳起,因为动作太急,谷玉匪豹子等人被卡在门上。

“哎呀!你给我让开!”

“哎呀!你让,你给我让!”

“……”

轰闹,挤了好一阵子,门房都快破了,一人才冲出去,飞走,不过一会,便把子马甲拎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认错,连养鸽子的毛老头也被拽了来。

“哎呀,毒医,你快看看,王妃到底怀的小郡主还是小战神,快看看,看看。”急呼。

被这么多人围着,子马甲的脸上生出冷汗,想要说看不出,又被北云霄,云战天,黑疯子三大恶神盯着。

认命的上前,把脉,将军和美人也挤了过来,屋外五只小犬闹着,挤不进来。

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在他身上,连景袖也看着。

子马甲本来还是轻松的神色忽地变了,凝重,这表情让众人心头齐齐一跳,安静下来。

子马甲继续检查着,感应着景袖小腹身上穴位,仔细,认真。

连景袖也坐直了身体。

“怎么了,毒医?”

众人也望着,子马甲看着景袖问道:“主子,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到肚子里不同的跳动?跟以往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景袖摇头,认真的道:“没有。”

子马甲眉头又缩了起来,再次放在景袖的脉搏上。

时间过了很久,久的外面的天色都快暗下。

“哎呀,你快说啊,急死人了。”长公主呼道,不断跺脚。

子马甲收回手上的动作,看着众人一字一句的道:“凤主肚子里怀了两个。”

什么!两个!

众人大惊,忽又觉得不对。

“两个你干嘛这副表情啊!”

深呼口气,子马甲道:“其中一个是死胎。”

风静了,众人的表情彻底没有,景袖脸色也一瞬间刷白。

两个,但是有一个死胎,这……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死胎,你重新查,重新查。”长公主呼道,整个人都变的慌乱了。

“不对,是死胎,你怎么会还查的出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不是弄错了,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就是死胎呢。”她又继续道,眼里泪水打转。

肚子里养死胎,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出现过,曾经后宫那些妃子就有这般情况,肚子一天天长大,一切都好好的,但是生下来就是死胎,这死胎不但难生,还会要母亲的命。

民间都管这个叫鬼婴,是来要母亲命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