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4章 回东域

她一身兰花白袍,青丝披散,精致的容颜上染着尘埃,即使气息有些凌乱,也挡不住她灵动傲人的风韵。

这不正是他们心中记挂那人么?

众人的眼纷纷亮起,泣呼道:“主子!”

没事没事,太好了,他们还以为……

景袖微微翻着白眼,脸上依然藏着火色,这一个个的下手也真狠,就不怕把她给轰没了。

云战天和北云霄那颗心缓缓落下,眼里的泪硬生生给憋回去。

两人抬脚走来。

“袖儿,袖袖。”同样的都是担忧关心。

刚呼出,身后匪豹子一声惨叫响起,是众人在他身上不断揍着。

“你小子刚刚瞎哭什么!”

“你丫的,谁让你乱哭的,吓死老子了!”

“让你乱哭,让你乱哭。”

“……”

气愤,十三匪头子齐涌上,完全忘记这是他们曾经的匪王,连轩辕黎都狠狠踹上两脚:“让你丫的瞎哭。”折腾死他老人家那颗心脏了。

景袖三人眸光闪烁,下一瞬齐齐无视,踹,狠狠踹,让丫的给人错觉。

人堆下的匪豹子一边惨叫,一边委屈无语,呜呜,人家只是看没有主子激动的嘛。

冷风灌颈,有惊无险后,众人终于继续上路,只是没走多久居然就碰上童泯等人,他们一身狼狈,风尘仆仆,细问后,居然是秦可惜派人在鬼嚎岭截杀他们来着,一连被困了四日,还是云昊阳的势力突然出现将人救了出来。

景袖细细听着,黛眉微皱,思索着难道是秦可惜弄的这局准备算计他们?可是谁灭的黑域,她有那个能耐吗?难不成还有什么隐藏实力不成?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寻找云奴等人一番无果后,众人打算先回东域,此时,黑域被灭,整个无人区势力只有云战天最大,他不可能留在无人区,将势力与云昊阳一番交接后,也准备随他们回东域。

毕竟,景袖的身孕已有六七个月,再不久就要生了,这中间容不得有任何闪失。

与云昊阳一番浓情告别后,队伍便出发了,没有紧急的事,也得照顾孕妇身体,队伍自然就走的慢了些,一路上像是旅游一般。

马车里。

“袖袖,你这肚子是不是太大了些?生宝宝会长这么大的肚子?”北云霄一边削着桌上的水果,一边感慨道。

此时的景袖近七个月身孕,肚子已经涨大的像个皮球,景袖一低头看到的已经不是脚,而是皮球了。

这胎实在恐怖了些,前期长不起来,后期疯狂的长,怎么都有些让人提心吊胆的感觉,不过景袖也是第一次怀孕,又不懂这到底多大才算是正常,就只能看着它一天天的变大,变大,再变大。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专家。”景袖嘟嚷着道,人有些难受。

肚子大了,她整个人每天的压力也大了,浑身都觉得不舒服,如何能心平气和。

北云霄也不计较,反正这是他媳妇嘛,而且人家说怀孕期间孕妇的脾气越大,生出来的宝宝个性就越

好。

想象一下,一个小版的云景袖叉着腰,瞪着眼,凉凉的望着众人,嚣张的道:“你们到底是想死呢,还是想活呢。”

那感觉一定很好!

也不知道这人哪来的歪理论,自个在那臆想连篇。

景袖清澈的眼眸微抬,不用想都知道这人又在自个乐了,这些日子,虽然一直忙碌着,但北云霄的面上至始至终都藏不住的笑意,这表情虽然藏捏着,但稍有眼识的人都能看出来,暗地里大家的白眼也翻了不少。

正想着,马车帘子忽地停下,然后帘幕掀起,便见云战天一脸冷酷的站在外面,然后轮廓清晰的唇角一抬,道:“臭小子,给我下来,换人了!”

借着车外照进来的暖光,似乎能够看见北云霄的脸开始裂开,他额上变的青黑了,浑身冷酷的煞气冒出。

景袖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阳穴,暗叹这日子还得鸡飞狗跳。

不知道这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反正是轮换般的照顾景袖,每个人只能与她待一会,然后就换一人。

北云霄的脸虽然黑着,却没有动粗,起身,一脸煞气的走出马车,他刚一出去,云战天便抬脚跳了进来,脸上的笑容像是弥勒佛般转换极快:“闺女啊,来吃个桃子。”

他笑着,脸上藏不住的喜色,这是他闺女,是他云战天的闺女,他闺女里肚子里还怀着宝宝,他要当爷爷了。

景袖咧咧嘴,笑起,吧唧吧唧开始啃桃子,有些无语,但心头暖暖的。

“闺女,你这肚子是不是太大了些?生宝宝会长这么大的肚子么?”同样的问题响起,景袖抽抽嘴角,有些感慨这两人是不是商议过,怎么都一个脑回路。

马车外,北云霄的神色还昏暗着,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

谷玉三人缩缩眼,暗自叫唤着眼色。

“咱办?这样下去不行啊,咱王爷的地位彻底没了。”谷玉瞪眼传声道。

“我怎么知道,谁叫主子得罪岳父大人了呢。”天翼眨眼回道,心想着第一天见面,主子那句“哪来的老疯子,滚开!”心就拨凉拨凉的,那个是老丈人啊,居然被那般吼。

白峰挠着脑袋,也是一副深思的模样。

三人拧眉,半响齐齐抬头对视。

眼里的光冒出,同时暗声道:“那来个收服岳丈大人计划?”

清风缱绻吹着,队伍一路前行,渐渐北云霄身边多了三人,轻声私语,不知道商议着什么,只见北云霄那张天人俊颜上时而皱眉,时而舒展,时而精光大冒。

路边在如此情形中赶着,身后的无人区越来越远,几只云雁天边飞过,落在火红的云霞上。

风吹过,拂起大地烟尘,空中似乎依稀传来“咯咯”的笑声。

第七日,队伍终于进入东域,待到第二日幕色,缓缓进入华夏风云城。

长公主收到消息,一早就在此处等候,看着他们安然无恙的回来脸上尽是喜色。

卸甲,拴马,整装,收车,队伍迅速整理着,景袖从车上缓缓下来。

看着她的大肚子

,长公主惊的一愣,慌忙呼道:“哎哟,都这么大了,快快,来人弄抬椅来,要软的,软的。”她一脸急色,恨不得自己把景袖给报到**去趟着。

景袖的嘴角抽搐了一瞬,这还有三四个月呢,她不会以后一直都在**渡过了吧。

“不用岚姨,你看我精神着呢。”为了证明自己可行,景袖在原地蹦跶了两下,这动作吓的身边的两个男人冷汗一跳。

“哎哟,姑奶奶额,你可别折腾了,快快,云霄,你抱进去。”北云岚急呼,丝毫不给景袖再反驳的机会,擒着北云霄就让动作。

北云霄当然乐意,俯身的一瞬,心头瞥见了云战天的黑脸,心头一滞,似想起什么:“岳父大人,要不你……”

虽然这岳父大人已经听了几天,但景袖心头还是忍不住偷笑,众人眼里也是笑意。

自从那天后,北云霄是变着法子在讨好云战天,该争的不争了,该求的不求了,整个人全身上下都写着岳父大人为先几个大字。

云战天当然知道北云霄在讨好他,傲娇的同时冷呼,没用!敢抢他闺女,什么法子都没用!

北云岚错愕,岳父大人?这是……

正想着,景袖的问话也出口了。

“这人是……”

众人顺声望去,才发现人群外站了个四五十岁男人。

北云霄看着他,眉头皱了皱,一抹复杂的深邃流光在眼里一闪而过。

看着众人看他,那人自动走了出来,北云岚的脸上也露出了温柔浅光,这光与平常的不同,是女人家独有的,里面含着一种春色花开的风情。

景袖的眸子闪了闪,看着来人。

这人的头发白了大片,脸上布满了刀锋般的周围,身上一件短布灰衫,有些潦倒的感觉,他身形虽没有弯,整个人却给人一种迟暮沧桑的感觉,似乎是受了什么极大的磨难,整个人有一种侥幸得生的感觉。

浅浅低语从北云岚空中落出,她介绍着,说着面前这个男人,似乎有道不尽的话,整个人看上去也精神气了不少,往日那若有若无的伤感彻底消失。

景袖未语,众人也未语,只是思索打量着。

安排好一切,景袖回到月央殿,因为之前北云霄已经站了她旁边的屋子,云战天正忙活着要在她另一边再搭间屋子。

“云霄,那人你之前见过吗?人到底怎么样?”没有外人了,景袖便出声道,眉羽间带着点担忧,虽然一切交代下来都周密无恙,但越是这般,她就越感到不适。

人生的事哪说的清,他居然记得清清楚楚。

知道景袖问的谁,为她整理好绒毯,北云霄坐在她身边,他也是思索着,似乎也在思量,半响才出声道。

“之前确实很好,对岚姨也很好,当年他们的感情甜蜜就连我小时候也羡慕着,但是后来,不知道何顾他就不见了,岚姨不说,我没谁也不敢问,因为一问,岚姨总是无尽的哭泣,她头上的白发就是那般哭出来的,都事隔近二十年了,我们也说不清,到底怎样,或许岚姨心中才是最清楚的吧。”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