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3章 云海霓纱

这掏空的床面上置着一层透明的玉板,跟现代的玻璃相似,而散着红光的正是里面的东西,是一套凤冠霞帔,绝美的样式,顶级的纱绸,上面的玉珍珠每颗都通体透明,圆润有光,连景袖这等眼挑的人也深吸一口凉气,感叹这喜服的工艺非凡。

云战天却怔在原处,眸光落在凤冠霞帔上,久久的不语。

最先感觉到异样的景袖出声:“爹,怎么了?”

另一边的北云霄也望来,同样的疑惑神色。

云战天的身体开始颤抖,眼里的泪一点点凝聚,手缓缓伸起来,一字一句的道:“这是你娘的,你娘的喜服,是我当年送她‘云海霓纱。’”

众人一怔,凤后的?

云战天已经俯身下去,源力灌于手上强行破了玉床,里面的“云海霓纱”取出,云海霓纱见了外光,越发的闪亮了,整个屋子都被它照的通红,景袖甚至能想象到,当年她的娘亲穿着这“云海霓纱”嫁给爹爹时,是何等的倾国倾天下,那一眼,怕是能醉了无数人吧。

可是,娘亲的东西为何在这?还是云海霓纱怎么珍贵的东西?难道娘亲真的在这里?

刚想着,地面猛地一阵晃动,来的极快,头顶上的青玉岩唰唰掉落,整个这方好似要塌毁一般。

众人大惊,这才发现那云海霓纱拿开的地方有一处小凹槽,圆形,面上也被透明薄玉封着,薄玉下放了根羽毛,翻转着,想来是刚刚的动静动了它,触动了机关。

也来不及细探,众人唰唰飞起,这一瞬,整个鬼峰城也是惊慌声不断,不断的有人飞起,逃离,混乱了即将暗下来的夜色。

众人一番行动后,终于出了鬼峰城,出来之前,云战天和北云霄还强行闯了一遍怪物窟。

此时,整个地面还颤抖着,他们一身尘屑立在离鬼峰城五十米远处,看着这座黑暗城一点点的倒塌,毁灭,耳边是尖叫,惊吼,空中的火光还没消散,这一瞬,烧的更凶。

月生起,浅光落在大地,将这方景象依稀照清。

“看来是真的灭了。”轩辕黎感慨到,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形,所有人都是被强杀,若是黑域的人自导自演,这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众人的心思也是如此,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只感慨这月色有点凄凉。

“走吧。”景袖轻道,除了云海霓纱,今夜并没有发现任何其它娘亲的消息,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黑域里的人或事,肯定跟娘亲有些关系。

一行人开始回走,夜色深邃。

没走多远,景袖的眉心忽地皱了起来。

“怎么了?主子?”匪豹子挠着脑袋道,现在他们是连景袖的一个表情都不会错过。

景袖的眉越拧越深,没有回答匪豹子,而是转身向身边的云战天望去:“爹爹,你有没有见过云奴老人他们?”

正思绪沉寂在别处的云战天一怔,回神:“云奴?你见过云奴?”

没有时间解释,景袖再问:“嗯,你有见过他们吗?在无人区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天。”

云战天一怔,剑眉皱起:“没有,一直没有,从我离

开紫竹云湾就没有了。”

没有!

众人大惊,他们可是得到云奴消息才赶来的呀,那这是怎么回事,云奴他们人呢?那个送消息的人不是假的呀,确实是云族子弟。

景袖的黛眉也再次皱起,引她们来,却没有任何动静,这意思是……

正想着,耳边一声诡异的“呱”。

声音熟悉,渗人发凉,众人瞬间转过视线。

便见郁色草丛里一对血红的眼珠子正看着他们,夜色太暗,并没有立马看出他的身形,只是光这对血红的眼珠子便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他一点点出来,匍匐着身,众人的心瞬间提紧。

夜色下,他整个身形终于露出,只是他批头散发看不清面相,景袖却瞳孔猛地一怔,惊呼:“蜘蛛婆子!”

对,蜘蛛婆子,那个她惦记了许久的仇人!

景袖认出她,也是因为她身上泛白泛旧的喜服,而那双鸳鸯红鞋。

北云霄一听景袖呼出,整个人的煞气汹汹的燃了起来,源力已经在周身凝聚,是她!

蜘蛛婆子出来,身形依旧佝偻着,满脸血污,完全看不清面貌,她的眼血红,嘴裂开,露出一对如狼牙般的尖齿,嗷呜着,五指扣在地上,就如同那些变异的狼人,但是她的肚子却鼓着,一下涨大一下收缩,从喉头上不断发出呱呱声。

她明明是人形,却结合了,蜘蛛,豺狼,血蛙的特性,这就是个诡异综合体。

不仅如此,她身上汇聚了大量的源力,金色和血色,还有缕缕黑光,已经变异。

这情形看的众人自然分外紧张。

“退后。”北云霄和云战天齐声道,一左一右挡住景袖的身形,景袖想了想也没有撑强站出去,她现在的身体可不比以前随便,还是小心的好。

景袖听话退后,北云霄和云战天的手脚便彻底放开,两人对视一眼,齐齐飞了出去。

一左一右,一个是金色的源力,一个是银色,这一刻,宛如有两条云龙腾飞,光色灼人,惊震天地。

“呱呱,嗷呜……”诡异的叫声,在这夜色中,吓飞了大片鸟兽。

地上的蜘蛛婆子也飞起,她并没有将视线锁在两人身上,而是落在景袖身上,落在景袖的肚子上。

婴儿的气息是这世间最纯粹的存在,当然诱人。

似乎感受到危险,景袖肚子里噗噗跳快,让景袖也有些慌了。

“没事没事,宝宝,娘回护着你。”抚摸着,轻柔道。

一瞬,十三匪头子利器齐齐又抽,轩辕黎一身气势站在景袖身边,谁要动景袖,那就从他们尸体上踏过。

蜘蛛婆子的突然袭击并没有冲过北云霄和云战天的包围,两人一左一右,围攻着。

北云霄飞起,擎天之力,对蜘蛛婆子至头劈去。

云战天翻身一跃,脚腕生出狂力,狠狠向蜘蛛婆子胸口踢去。

“砰!”空中炸开,两人并没有得手,这蜘蛛婆子居然身形一跃,整个人瞬间飞至半空,就如同真正的青蛙,那弹跳力让人惊悚,不过这只血蛙更强。

她飞至半

空,肚子猛地鼓大,对着景袖就是一口黑液喷出,这黑液已经不止黑,连上面都泛着金色源光。

这东西的厉害谁人不知,一瞬间,齐齐飞起,避开。

“噗。”

黑液落在景袖刚刚站立的地方,瞬间便是一个三米大坑,焦灼味,腐蚀味,尸臭味,这力量已经相当于一颗简装炮弹的威力。

“死怪物,老子剁了你!”半空,北云霄戾喝,源力汇于两手,半空的气流旋转凝聚。

轩辕族王的传承之力再加上他本来恢复些许的银泽龙族力量,这一瞬,整个天地都在变色。

云战天眉目煞色,此时他落在地面上,锦袍在风中飞舞,周身的力量化成白息飞在半空,这一瞬,可以清晰的看见他头上有只白息汇成的雪龙。

一个半空,一个地面,包揽两方,这一次看你如何躲过。

这一瞬,本没有意识知觉的蜘蛛婆子眼里居然生出恐惧,她的周身依旧是煞气汹汹,她的喉尖却没有发出诡异的蛙叫狼嚎。

而是……

“战天……”

这一声呼出,两人的力量却已经打出,收不回。

云战天一怔,瞳孔猛地变化。

“轰!”夜色深邃,流光璀璨,照亮这天幕,照不醒人心。

风吹来,又散去,大地寂静无声。

众人立在原处,心神终于放下,不自觉的向那处缓缓走去,想看看那人是否死了。

云战天还立在原处,眉轻锁着,刚刚那声……

“啊!”一声惊呼,众人的心又提了起来。

转移视线看去,也是惊色,不见,不见,没有半点影子,连残布碎屑都没有,北云霄和云战天的脸色一惊。

不见,那……

瞳孔大变。

“袖袖,闪开!”

“袖儿,闪开!”

两声急呼,响透整个夜幕。

此时景袖还站在原处,听着两人大呼,心头咯噔一跳。

“呵呵……”悚人的渗笑,那声音已在耳边。

夜幕下,只见一道刃光闪出和无数力量汇来。

空中只有光影,下一瞬便整个爆开,以景袖为中心。

夜深邃,倦鸟凄鸣。

众人呆滞着,呆滞的看着烟尘一点点散去,血肉落在脚边,已是一片模糊,分不清是谁。

静,依旧很静。

不见景袖,不见蜘蛛疯婆子,只有一地血色和茫茫夜色。

众人颤抖着,颤抖着不敢上前,害怕他们熟悉那人已经……

待过了好久,终于匪豹子忍不住走上去,确实一瞬整个人哭了出来。

这样子,让众人的心头齐齐一颤,整个人都几欲倒下。

“主子……”不知是谁哭喊了一声,众人的心像是炸开,唰白着脸。

“哭什么哭,还没死呢!”一声脆呼,话语里面藏着恼意,似乎很生火一般。

一瞬,众人的眸光齐齐抬起。

云战天北云霄呆滞的眼望去。

便见,夜色中一道清丽如仙的身影缓缓走出。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