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2章 黑域怪事

轻柔声响在屋子里,是些将士征战的故事,景袖其实很有兴趣,只是耐不住身体困乏,不一会便睡了过去。

云战天的声音却没有停,而是继续着,不一会北云霄开始出声,他讲着,讲着景袖的过去,讲着她经历过的一切,讲着她的淘宝楼,她的王者之师,她的华夏风云,她从耀天到这里的一步步。

云战天不断的问着,恨不得这也一夜,补足景袖的十七年。

他的眸里有深深的愧疚,这种感觉只有作为父亲的人才懂。

渐渐,到天空快要露出鱼白的时候,两人才转移的话题。

“你收服无人区的势力是为了进黑域?”

“嗯,我必须进去,不惜一切。”

“是袖袖的娘亲在里面吗?”

云战天一怔,眸光微微昏暗道:“我不确定,但是之前霓月的彩莺确实飞了进去,若没有错,霓月一定也在里面,彩莺是一直尾随在霓月身边的。”

北云霄眸光轻闪,微垂,又道:“那你打算怎么办?要进黑域必是路途凶险,袖袖怀着身孕,不能……”

云战天懂,他也不想让自己刚刚得来的闺女冒险,道:“按原计划进行,你带袖儿回华夏风云,我不会冒险,打听一番,若是没有就出来,若是有……”

他话没有道完,意思却一清二楚。

北云霄拧眉,并没有立刻回他,过了好半响才道:“袖袖不会同意的。”他也不会同意。

云战天一怔,是呀,袖儿不会同意的。

“你帮我瞒……”

“不可能。”北云霄出声打断,他清楚的知道袖袖的灵慧,有些东西就算他不说,袖袖也一清二楚,瞒不过,也不想瞒。

两人纠结着,终是没有结果,一直到天亮。

景袖醒来,午膳过后,一道突然的消息让他们彻底不用计划。

“什么!黑域被人剿灭了!”云战天惊呼,这无人区现在除了他,谁还有那个实力与黑域一敌,他没有动手,这绝不可能!

景袖北云霄也是惊住,眉心深拧。

“是真的,昨晚上的事,黑域被剿灭,整个怪物窟都被烧了,死了无数蛙人。”轩辕黎再道,汇报着早上打探来的消息。

众人拧眉,过了好久景袖才道:“会不会是自导自演的把戏?”这无人区压根就没有谁有那个能力剿灭黑域,若是从无人区外面来的势力,那也是大队伍,他们一定会得到些风声,如今什么都没得到,黑域就被人剿灭了,奇怪,真的很奇怪,所以很可能是为了什么目的,自导自演的把戏。

众人对视一眼,眉头深皱,纷纷深思起来,是呀,这很有可能。

众人商议一番,决定立马出发去黑域,剿没剿,灭没灭,看看就知道了,若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招呼他们,那就来吧,看看到底是谁更胜。

黑域,离黑煞城两天的路程,景袖等人只用了一天便赶到了。

这沿路下来,也有不同的势力出现在这方,同他们一样,也是为了打探黑域的真实情形

,现在,整个黑域像是一个大展厅,任人观赏,景袖等人拧眉沉思,难道真被灭了?

直接的,迅速的,向着黑域的鬼峰城走去。

还未到夜色,这里已是一片森然之气,老远看去,好像整个鬼峰城四周都被黑气包裹,风一吹,呜呜呼啸,像是鬼怨声,让人不觉寒毛直立,不过现在还好,因为有各方势力出现在这里,多了些人气,让众人长了些胆识。

这些人聚集到这里,都是想翻找些财物的人,这么大个势力被灭了,会没有点好东西?

无人区的人好命又好财,这便是生活方式。

众人向着鬼峰城越走越近,这城有些像西方世界的城堡,一层堆着一层,很高,不同的是,它的城墙上不是那些西方十字架,而是一些奇怪的雕花符案,跟凤罗盘上的字有些相识。

走近了,渐渐血腥味也露了出来,焦灼味也扑到鼻尖。

“妈的,这到底谁呀,也太狠了,整个黑域被剿啊。”

“是啊,看那些人的死相也太凄惨了。”

“没想到这黑域称雄多年,居然一夕就被灭了,这世事果然多变啊。”

“……”感慨的声音,落到景袖等人耳里,众人对视一眼,速度加快。

厚重的城墙镶嵌着一颗颗倒矛,此时上面全是血色,森红的,被晚阳一照,散出红光。

一个个衣绣黑月的人倒下,或断首,或残肢,或被刨开心脏,中间还混着一个个被爆眼的蛙人,残忍的手法,极致的杀戮,血腥一片。

“袖儿,要不你在外面等着吧?”

“袖袖,你在这里先等着吧。”

这只是外城便是如此血腥的画面,那里面,岂不是更……

孕妇见多了血,不好,很不好。

“走吧,你们放任我一个人在这里就放心么?万一来个敌人什么的,我跟他打呀,还是一起吧,有什么情况大不了我退后,你们上好不好?”景袖劝说道,她才不要一个人待在这看死人。

两人同时深拧起眉,思索一瞬。

“好吧,那你待会记得退后,有什么事我们来。”两人同时道,不差一字。

景袖精致的容颜浅笑起,应道:“好。”

三人达成共识,身后的众人却是齐翻白眼,暗道,这大肚子女人的话你们也信,不过,谁都不敢吱声,只想着待会可得看紧点,别让这大肚子女人蹦跶。

正式进入鬼峰城了,第一层便是暗牢,依旧无数的残尸血腥,它的下面就是怪物窟,有一道暗门相通,景袖等人并没有立马下去,那里隐约还有动静传来,想必是怪物还没有死绝。

一路向上,众人不断查看,注意着周围的情况,这里面确实比外面还惨,有一间屋子直接被鲜血给染红,猩红的血液汇集在地面,都有半个小指高,外面的一层已经凝固,残破的尸肉散在各处,有一对还长着肉膜的眼珠子在血液上漂浮着。

画面恐怖渗人,北云霄云战天齐齐一挡景袖身前:“别看。”

景袖一滞,也不强

行去看,转首望向别处,这一望也有些毛骨悚然,在外面的屋厅里,一个尸体正掉在半空,尸体头发上绑着绳子,脖颈处被不知道什么利器一刀削过,下半身已经落到一楼的地上,只留一个脑袋悬挂在半空。

画面触目惊心,让景袖也有些发憷,闭眼,双臂环着北云霄和云战天,就在闭眼的一瞬,她脑里忽地一怔,刚合上的眸子又唰的睁开。

“豹子,把他脑袋弄下来。”景袖出声道。

正注意力集中的众人齐齐一吓,又听着景袖的话纷纷紧张起来。

匪豹子望去,身形一跃,瞬间飞至半空把那人头给取了下来。

景袖缓缓蹲下,黛眉深拧着。

“把他下半身也抬上来。”景袖又道,十三匪头子中两人对视一眼,唰的飞下去。

不过几个呼吸,那掉在一楼的半个身子便被抬上来,两人将尸体放好,正接脑袋。

这尸体是个男子,二十五岁的模样,众人并不认识。

“怎么了,袖袖?”北云霄蹲下,出声道,一旁的云战天也是如此动作。

景袖并没有立马出声,而是眸光停留在他的脖颈处,那个被削的地方。

她辨别,但不敢确定,一天一夜,削口被空气里的湿度阳尘也已经改变了不少,最后只得深吸口气:“没事,就觉得他的伤口有些奇怪,好平整,这般的手法,非一般利器能达到的。”

众人对视,非一般利器?难道是什么神兵?

众人想着,景袖也如是想着,看来的把黑疯子叫回来问问了,顺便再问问邪美人,他有没有为什么人制造过这种利器。

一番查看后,众人继续向着上面走去,上面少了些血腥,多了些珍贵宝物,有些已经被打碎,不是打斗所至,上面的打斗痕迹极少,应该是那些来抢财物的人惊慌所至。

他们也并没有拿走所有的东西,有些还原封不动的落在原处,毕竟,胆大的人还是极少的。

众人查看了一番,这里除了一间住室有些奇怪外,并没有其它特别处。

“怎么样袖儿,看出点什么么?”云战天出声道,身形护在景袖右边,保护的姿态。

北云霄在左,也是如此。

“没有,只是觉得这**的被子有些奇怪,你看它的图案,是不是一床鸳鸯喜被,但却是黑色,喜被?但黑色?不是很矛盾么?”景袖出声道。

周围的人齐齐望过去,神色一滞,是呀,这确实是床喜被,黑色的喜被?怎么都有些阴森的感觉。

众人想不出来所以然,匪豹子直接上前拿着鹰勾爪抓去。

“什么玩意,一床被子还整的这么毛骨悚然的。”他呼道,铺在整个**边角都拖到地上的黑喜被被撩了起来。

瞬间,红光散出,把屋子照亮些。

众人的眸光齐齐一滞。

景袖三人也是如此,齐齐向前一步。

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一张完整的玉石床,它的中间被掏空,大概有一个成年女子的大小。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