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1章 相认

嘶嘶……

吸气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是苑子里还安好的那些黑岩手下。

云战天怔在原处,浅蓝色的眸子里光芒一点点绽开,他呆滞着,没有一点点反应,景袖容颜的每一根线条皆在他眼里,熟悉,异常的熟悉,他闭着眼都能画出来,可是,怎么可能,这不是他的霓月,那他是,是……

轻风中,景袖浅笑嫣然,甜甜的唤了声:“爹爹。”

这一瞬,暗处的轩辕黎等人唰唰落出身形。

云战天却没有回头,甚至叶竹也没有,两人只是呆滞的望着眼前这人。

景袖红唇缓缓勾起,再道:“爹爹,我是云景袖哦。”

万千思绪中,只有那声爹爹,只有那句我是云景袖,泪水控制不住的生在了眼眶,这个强悍的汉子身体颤抖了起来,她唤他爹爹,唤他爹爹,这个跟霓月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唤他爹爹。

泪忍在眼眶里,逼的眼眶通红,他抬起脚,向她一步步靠近,手伸在半空,有些举足无措的感觉。

景袖也有些紧张,她有爹爹了,眼前的人是他的爹爹,爹爹要抱她,她能感受到亲人的温暖了。

两人都在颤抖,就要挨上。

半空暴出一声雷霆大呼。

“云景袖!”这一声似把整个天都劈开了,闪着银色火光,将要焚烧整个大地。

众人一震,景袖云战天的动作也一滞,抬眼望去,天边只见一道银影急速冲来,煞气汹汹的模样,怒发冲冠的脸色,身后还跟了同样一脸慌张的三人。

见到了,终于见到了,她无恙,她安然无恙,北云霄心里呼着,手心都在颤抖。

心尖的人就在眼前,他就要抱到。

“唰!”一道白影飞起,雄浑的金色源力打出,杀气横生得模样,这一招没有丝毫留情。

想动他女儿,找死!

看出这一招的不凡,北云霄一惊,半空斜身避开,身没站稳,力量已经再次袭来。

北云霄心头一窝火,神色忽地戾气大涨:“哪来的老疯子!滚开!”

这一呼本还莫名怎么打起来的景袖抖了抖,这是……

了解情况的匪豹子等人也是一颤,神色一片惊悚,这是……

只有叶竹和谷玉三人不明,这是……

半响,两道惊天动地的呼声炸响在这片。

“爹!”

“夫君!”

众人齐齐一颤,原来,这是……作死呀!

风不知何时停了,晚霞成绸铺在天边。

景袖立在两人间,神色难安的样子。

“这个这个,就是这样子的啦。”景袖解释道,尽量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至于那句老疯子,都是浮云,都是浮云。

两人依旧瞪着,一人擒了景袖一只胳膊,眸光汹汹的表情。

以下是两人内心读白。

“这臭老人是老子闺女的男人?妈的,敢跟老子抢闺女!”

“丫的,这就是袖袖的爹爹?是爹又怎样,还不准老子见媳妇了不成!”

“臭小子,识相的滚远点,老子放你条活路。”

老家伙,识相的老实点,我还好生孝敬你几年。”

“……”以下读白省略。

瞪,瞪了很久,众人的脸上都冒出密密麻麻的热汗,景袖被擒的胳膊都僵硬了,眸光偶地瞥到地上死过去的黑岩,眼底狡黠的光芒一闪,指着地上猛地大呼控诉了起来。

“爹,云霄,他骂我,骂我小杂种了!”

两人一怔,云战天的眸光唰的寒色滔滔,开始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居然敢骂他闺女小杂种。

一掌,狠狠的劈上去,誓要把他拍成烂泥。

北云霄的神色一凶,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累了的宝贝居然被骂小杂种,脚腕聚力,一脚,狠狠踢去。

众人只看见一滩烂泥成抛物线向天边飞走,飞了很久,连落地声都没听见。

而得了空隙的景袖一溜烟跑了,哎呀,她家宝宝饿了,饿了,得吃东西,得吃东西,至于什么岳父关系,就只能靠自己了,靠自己了。

虽然景袖离开,但两人还是煞气汹汹的模样,过了好久,两人都还瞪着眼。

还是谷玉小心翼翼的走上来,道:“那个……王妃肚子里的宝宝……”

像是定时炸弹时间到了,轰隆两声在两人心里炸开。

“对啊!他的小袖袖!”

“什么!他闺女有宝宝了。”

空中两道身影唰的飞起,只依稀传来。

“走开,我要去看我儿子!”

“闪开,我要去看我孙子!”

夜深邃,客栈,还是一番惊天动地的较量,众人看的哆嗦,景袖只有缩着脑袋装死状。

宝宝啊,来吃哦,快快长哦。

一边摸着小肚子,一边嘴里咽着点心。

惊天动地的较量后,两人唰的从屋子飞了出去,似乎要进行一番触膝长谈,只是三个呼吸不到,两人就飞了回来。

“闺女,休夫!”开门见山的一句,景袖刚塞进嘴里的梅花糕噗的吐了出来。

“咳咳咳……”她是想过这一出,可是没必要来这么快吧,还有啊,休夫?不是休妻么?

一边递上水,北云霄一边道:“袖袖,走,咱们回耀天去,耕地种田养娃去。”很粗俗的描述却是最向往的生活。

狠狠的灌一口水,不等景袖出声,两人已经再次闹道。

“养娃?什么你娃?那是我孙子!”

“你孙子是我儿子!”这句意思有点绕,正常理解就行了。

又是一阵闹腾,景袖的脑袋都疼了,唰的站起,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走到他们面前,众人的视线自然被牵引,两人格外的安静没有再闹。

景袖握起他们的手,一左一右,两只手都有点糙,手线也特别深,景袖还有闲心如此想着。

然后,缓缓放到她的肚子上,心头唤道:“宝宝,动两下。”

小家伙很乖,迅速的噗噗两下,北云霄与云战天的脸唰的亮了,都是第一次有这种感受,很珍贵。

然后景袖抬首,缓缓的转向云战天,轻柔的道:“爹,他是北云霄,是我的夫君。”

云战天一怔,北云霄眼里流光闪过。

然后景袖缓缓转首,看向另一边,道:“云霄,他是云战天,是我的爹爹。”

两人齐齐一怔,流光闪过。

景袖把手缓缓放到自己肚子上,温柔似水的道:“你们都是我的亲人。”

月色皎洁,周围众人看的眸种泪光闪烁,温馨啊,真的好温馨啊。

这样后,两人意外的没有再出声闹,看了景袖一眼,颇有默契的一前一后飞走,景袖大松口气,转身坐下。

“宝宝呀,你喜欢吃这个梅豆酥还是糖水糕呢。”

余下众人瞪眼,情感去的怎么快?

夜深邃,这次北云霄和云战天离开后,并没有立马飞回来。

很久,等的景袖都打瞌睡了,身子困乏,也懒得再等,反正他们两高手聚集在一起谁能拿他们怎样。

转身,朝床榻走去,刚睡下,旁边忽地多了个身影,她整个身子都落入熟悉的怀抱,景袖一怔,埋在他怀里,困乏的嘟嚷道:“处理好啦?”

北云霄轻应:“嗯。”也不知道嗯的什么,指尖摸上景袖小腹,爱恋的。

景袖也由着他,整个身子转过来,反正小婴儿也不能压着。

北云霄指尖落在上面,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见爹爹,小家伙也还等着他,他指尖一摸上,别噗噗的跳起来,闹的景袖的瞌睡都去了大半。

“他怎么跳的这么厉害?”北云霄道,眸里的光复杂,兴起,无措,兴奋。

“看着你高兴呗。”景袖嘟嚷着道,心里有点吃味,要是宝宝就听她一个人的话该有多好啊。

像是知道了景袖的想法,刚刚还跳的厉害的肚子没了动静。

摸不着动静,北云霄又着急了起来:“怎么没了?”

景袖揉揉眼,戳戳肚子,嘟嚷道:“来,给爹跳一个。”瞬间,肚子有噗噗的响起,景袖心里满足了,果然宝宝还是最听她话。

两人便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谈其它,只有这些简单温暖的话。

夜深邃,两人都有些困了,便合衣睡了,床虽然小,可睡两个人还是可以。

只是刚睡下,两道灼热的光照下,逼的他们受不住睁开了眼。

眼皮睁开,便见云战天眉头深锁的站在床边。

“爹爹,你怎么在这?”景袖嘟嚷着,实在困的不行。

云战天没说话,只是拿眼光杀死着北云霄,臭小子,敢说话不说话,说好我没认可前不准欺负我闺女,居然说话不算话,差评!

北云霄揉额,好似也才想起什么,他大脑急速一转,抬眼看着云战天,眼神示意:“我没欺负啊,我只是跟袖袖睡觉啊,我们是夫妻,睡一起不是很正常吗?”

云战天浅蓝色的眸子微眯,忽地神色转换,唰地坐到景袖床前:“闺女,爹爹,给你讲故事好不好,你小时候爹爹都没给你讲过呢。”

“啊!”景袖一呼,惊醒些许,看着云战天一脸渴望的表情,点着脑袋道:“好。”反正她也没听过呢,有爹爹讲故事一定很不错。

北云霄的脸色黑了,在景袖看不见的地方,云战天给个北云霄“你小子还嫩”的表情。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