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00章 我来找爹爹的

黑岩气的快要吐血,凶煞恶煞的从地上爬起来:“是,你是说过,但我这还没打完,你跑出来干什么!乖乖蹲在墙角看着就行,非得跑出来在这丢人现眼。”恶骂,煞气森森。

景袖的眸子缓缓眯起,敢当着她家宝宝和爹爹的面骂她:“呵呵,丢人现眼?不知道谁才是丢人现眼?实力不行,就知道使些下三滥的手段,被我一个小辈一招轰了,还好意思在这脸红脖子粗嚷嚷,不行就是不行,若是你连这些都不明白,那就回去多读两年书好好学学!”

话落,宽大的长袍一扬,源力带出一股劲风,唰的向四周扫去。

烟尘飞起,众人管不住身体踉跄后退。

这便是气势!

好强!这一刻云战天和叶竹心里同时冒出这个词语,他们承认景袖实力不弱,但没想到这般强,金色源力的实力,这人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啊!

被景袖一阵教训,黑岩的脸色越发黑了,他开始就应该让他也喝一杯焚源酒的。

“臭小子,虽然你实力不弱,可莫太猖狂了些,这一区之王的位置可不是相当就能当的。”黑岩继续道。

“我知道啊,能者居之嘛,至于猖狂,我有实力为什么不猖狂,你有你也猖狂啊,我又不拦你。”悠闲的话语,句句能气死人。

“好,很好,臭小子我就先收拾了你,再收拾他!”敢来挑战他,敢来抢他区王的位置,他黑岩在这占王了五年,是那般说抢就能抢的吗。

飞起,同时手腕一招,地上的区长也动了。

招招狠辣,招招要人性命,极致的速度,诡异的角度,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这些,在景袖眼里,那就是一个个跳梁小丑玩的哗众取宠的把戏。

杀人的速度,要人性命的角度,谁能更胜于她!

“咔嚓。”一个反手擒拿,冲上来的一区长被她擒住,胳膊瞬间被卸了下来。

“轰!”又是一道源力,背后扑上来的人唰的飞走。

“砰!”

歃血暗王的背后是那么好站的吗?

脚下一跃,生风,身形飞至半空,凌空对着地面一道飞人踢,又一人飞走,这动作,看的暗处的人心惊肉跳,暗呼着:“主子额,你可悠着点啊,别打嗨了呀。”

景袖确实有点打嗨了,管不住身体,唰唰的冲上去,不下死手,却招招能让人疼的头冒冷汗,她的每一个动作故意放慢,特别清晰,似乎是在教人武斗。

她确实在教,宝宝,你可看清楚哟,这个反擒拿,要了他胳膊,这一脚要踹在腰上,这一下最好的位置是后脑勺。

心中不断念着,脑里想着她家小宝一副哼哼哈哈的精神模样,那时候,一定能迷死一裙小姑娘。

“大人,不用帮忙了吧?”此时,叶竹才想起刚刚云战天的吩咐,他喃喃道,冷酷的神色上挂满的惊诧。

云战天拧眉,没有回答他,而是看着景袖深思,为什么他觉得他好熟悉?他什么时

候认识了这样一位小公子?这人,为何带着面具?是在躲什么仇家吗?

便在他深思的这一会,黑岩几人已全被他搞定,轻而易举,不废吹灰之力,看得四周的侍卫小厮一片惊色,难道这区王府真的要换主子了?

“小杂种,看老子不撕了你!”猛地一声戾呼,地上的黑岩再次飞了起来,横行霸道这么些年,哪能没有点本事,只见他五指成爪朝景袖眼珠子袭来,本来还有三十公分的距离,他的手上居然唰的生出一副尖爪,尖爪如钉,上面泛着黑光,一看就是抹了剧毒。

好阴险!

景袖冷色面上一滑而过,脚尖一点,整个人唰的朝后飞了起来,瞬间便落到了身方的屋顶上。

这不是轻功,是景袖凝聚源力在周身,放低身体重量,借着地面飞起。

她歃血暗王就没学过轻功。

看着被景袖逃开,黑岩的脸黑煞如鬼,他刚刚出手那么快,居然还是被这个小子给避开了,突地,他心里生出个想法,这人比云战天还强。

一个比云战天还强的人来找他争区王,云战天是为了得到势力攻打黑域,那他呢?

冷静下来,他黑袍一甩,整个人挺立在原处:“你到底是谁?来我这干嘛?争区王?你真当我是那么好骗的吗?”他冷道,恢复到一脸高傲的模样。

房顶上的景袖眸光微闪,唰的飞落下来,站在苑心,一步步向着云战天走去。

这一瞬,云战天忽地紧张,不知何由,心咚咚的跳快。

景袖立到云战天面前,面具下的红唇缓缓勾起,然后一把揽住云战天的胳膊,对着黑岩显摆的道:“我呀,我来找爹爹的呀,他是我爹爹哦。”

闪亮的眸子里是藏不住的喜色,她的爹爹,这是她的爹爹,她云景袖有爹爹了。

这一瞬,云战天整个人一怔,特别的感觉涌上,好似一股暖流滑过,异常的温暖,同时他心底产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好似面前这小子真的是他的儿子,是他云战天的儿子。

一旁的叶竹看的惊奇,大呼口气,还好,这小子不是他想的那样,人家是正常的,正常的,刚想着,眸光又忽地一惊,不对呀,战天大人没说他有儿子啊,也没说有任何子嗣,这小子为何认云战天为爹爹?难不成是打着曲折路线,达到某种目的?

猜不透,黑岩也猜不透,找爹爹?怎么可能是来找爹爹?直觉的他认为景袖是戏弄他,不说实话。

正想着,耳边云战天的声音响起:“对!我是他爹爹,是他唐兰花的爹爹。”这小子在这般情况下说,不会是图他什么,虽然也搞不懂他的真实想法,但是顺着话说说也无妨,另外嘛,他很喜欢这个小子,要是收了做义子也不错,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瞬间,景袖的眸光蹭亮,被承认的感觉真好,忽又注意到他说的是唐兰花不是景袖,哀叹口气,怕是他家爹爹还没认出她来呢。

不过这也不怪他,当初所有人都以为娘亲的胎儿被用药

滑掉了,谁又能想到不仅没落,还把她带到银月洲,好好生了下来。

云战天说的话黑岩迟疑了一瞬,不过也立马不信,一个姓唐,一个姓云,八竿子打不着的姓氏,怎么可能是一家人。

“云战天,我们的事还没算完呢,你就别先掺和,否则不要怪我立马要了你命……”他话没有说完,整个人已经惊悚起来,因为地上的云战天已经站起,一身雄浑的气势哪还有半点中了焚魂草的模样。

景袖也是意外,忽地朝地上瞥了一眼缓缓露出笑意,那里一滩水渍,正是刚刚的焚魂酒,还没用她帮忙,她强悍的爹爹居然已经摆平了。

“看,是不是很强,是不是很帅,是不是很厉害。”景袖又凑到叶竹耳边念叨,这可是他爹爹呀。

对方抽抽嘴角很无奈的点头:“嗯,很强。”

瞧着云战天站起,黑岩开始不断后退,周围的人也哆嗦着身体后移。

“你你你……”

“我,我怎么了?你刚刚不是说要我命吗?”他是很直,打架的招式光明磊落,可那是在不生气的情况下,若是生气,那么……

“轰!”源力生出,一招劈在地上,偌大的苑子直接从苑口到屋里被劈成两半,一条条深深大壑落在地面,还闪着白光。

这一瞬,连景袖也看得意外咋舌,这是中等金色源力的实力?貌似不像啊,眸里闪过亮光,看来她强悍的爹爹还隐藏了不少实力呢。

“爹爹,加油加油,这死家伙刚刚骂我小杂种,你是我爹爹,骂我就是骂你,弄死他,弄死他。”景袖蹦跶,凶恶的呼道,仗着父威耍狠的感觉真好。

暗处的众人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有个银天夫君就已经很无法无天了,这再有个战天爹爹……啊,不可想不可想啊!

被景袖一呼,云战天好似真找到了打架动力,下手越发狠了,不过瞬间就断了两人腰骨,再也站不起来。

两人伤,四人残,剩下的黑岩不断后退着。

“不战了,不战了,我把位置让给你让给你。”他不断呼道,惊恐的神色,匍匐在地上连连磕头。

云战天剑眉微皱,周身自生一股煞气,对于这样的东西,他通常是下手都懒得下的。

转身,向着景袖两人走去。

却是没走两步,景袖叶竹两人脸色大变。

“小心!”

“小心!”同时呼道,身形唰地飞来。

云战天身后的黑岩也已经动手。

电光火石间,景袖银牙一咬,速度唰的加快,狠辣的一招不留余地,源力砰的一声打到他胸口处,同时黑岩手腕凝聚的源力也已飞出,唰的落在景袖面上。

还好,她避的较快,这力道只是擦着她面具而过。

只是,猎猎轻风中,用软石做的面具一点点碎开,一点点脱落,从额头,到眉,到眼,到鼻,到唇,到脖颈弯处。

露出她本来的面貌,玉冠滑落,散了三千青丝。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