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9章 争区王

怎么可能?

云战天眸光闪烁,很快摈弃心中奇怪的感觉,浅蓝色的眸子望着他薄裘上的兰花,思绪跑远。

那丫头好像也很喜欢兰花……

黑岩看着来人,眉心深拧成井,他区王府的手下是越来越没用了,居然连这些宵小之辈都能放进来。

他想着,神色间不自觉便动了杀意。

将心底见到云战天的悸动收回,景袖清澈的眸子闪过流光,视线落在旁边的瓷白酒盏上。

“喲,原来区王大人这般好客呀,我还以为不会欢迎我们这些人呢,看这酒盏数,想来这美酒佳酿是有我一份了。”景袖道,声音清亮的落到每个人耳里,像是春风拂过,有种心上花开的感觉。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便去取三盏酒杯中的其中一杯。

黑岩错愕一瞬,眼中闪过鄙夷的冷光,自己找死他还拦着不成。

芊芊素指伸出,凝白如玉的肤色,就在即将要碰上酒盏的一刹,线条宽厚的指节先一步取过。

云战天刚毅的面上挂起浅笑,向景袖轻道:“年轻公子还是少饮些酒好,喝些清茶云茗便可,这杯我帮你喝了。”话落,瓷白的玉盏扬起,酒水过喉,一饮而尽。

景袖错愕,呆愣的看着他刚毅如锋的脸,心头不自觉变的温暖,这人……

一饮而尽后,叶竹的神色变的担忧,而黑岩的神色变得诡异起来,潜藏不住的笑意落在脸上,像是一只偷了鸡还没下口的狐狸,贼样!

他笑着,也不再计较景袖的意外闯入,招呼两人坐下。

春风吹着,微微撩起景袖宽大的白袍,她垂首,双手都拢在袍下,芊芊素指摸着小腹,一下一下。

“宝宝,这是爷爷哟。”

“噗噗……”

一阵噗噗声,小家伙似乎很兴奋,半天都没有停下来,景袖面具下的容颜越发亮了。

“昨日一战后,在下实在佩服战天大人的实力,不过要当这黑煞城的区王,战天大人还是弱了些。”乌木梨花椅上,黑岩撩一撩脚边的黑袍,主动弹起了昨日之事。

他脸上带着笑,掩不住的猖狂气,周围几个区长也是一副傲色模样。

他话落,叶竹站了起来,呼道:“黑岩大人昨日已经说过,谁赢谁便是区王,昨日你已输战天大人三招,还想抵赖不成?”他眉羽一派正气之色,浑身劲风不藏,手中的青剑更是寒光森然。

坐位上,黑岩的脸上一闪阴狠之色,他看着叶竹又笑道:“昨日我是说过,但昨日我还说过今日重新再战,怎么,战天大人打算今天不战了?直接霸占我的区王府?若是那样,是不是太猖狂了些。”

叶竹拧眉寒色,身形向前就还想说些什么,一旁的云战天已经将他拦下。

他缓缓站起,袍角在风中轻曳,龙冠玉色生辉:“好,再战。”硬色,王者之气流转,他就像是镇守天宫的神将,一身宛如泰山威严的气势,神圣,不容侵犯,又风华尊贵。

黑岩嘴角缓缓笑起,周围几个

区长脸上也露出笑意,这一刻,众人似乎皆忘了这场上还有个唐兰花。

“怎么办,宝宝,有人欺负爷爷呢。”景袖喃喃,手心上的噗噗感跳的极快,仿佛有个小人一脸愤愤的模样。

云战天同意再战,苑子里的架势很快就要拉起,他浅蓝色的眸子闪烁一瞬,转身向着景袖走来,道:“这位朋友,要不你先离开吧,等我这打完了当了区王,你再挑战我可好?”

他说这话并不是想欺负景袖,只是害怕待会的血腥污染了这绝尘公子,另外,若是这小朋友真有实力,与他一番交手后,就算不赢,他也会让他当这区王。

他夺区王,只是想尽快调动些势力,并不是真的想要这些权力,浮云一些,生来不过是碍人眼的,要来何用。

景袖的眸光轻闪,缓缓抬起头,道:“不用,我在这等着,你挑战吧,我站远些就好。”

等着,等着看你风华大展的模样,等着帮你收拾了这些爬虫,等着与你父女相认。

她话落,起身向苑角走去,很快便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身后,云战天看着,拧眉一瞬也不再阻止,只有待会打的时候注意些他那方了。

叶竹也提着青剑站到一角,冷酷的神色,生人勿进的模样。

景袖眸光闪烁,暗想着他爹爹身边居然还有这般深不可测的随从,如此高傲的人,若不是有心服口服的事,定不会委身他人。

景袖想的没错,叶竹确实是主动尾随,他佩服云战天一身深不可测的实力,更佩服他重情重义的为人,为这样一个人效命,值得。

战场很快拉开,果然是群殴对一人,云战天眸光闪烁了一瞬,也不多说什么,景袖和叶竹的眼里却齐齐一闪冷光。

心低同时呸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黑岩作为堂堂区王,确实有些本事,源力是深金色,若放眼在四域里算个顶级高手。

不过他却惧怕云战天,云战天的源力是中等金色,但是他的纯度极高,一身内敛的气息,怕是三个童泯宫长都不是对手。

“砰!”源力生出,黑岩带着众人唰的动手了,只是一下,地面烟尘散开,上好的青纹大理石板被砸个窟窿。

剩下的区长也飞起,共六人,皆是中等金色源力的实力。

这方瞬间只闻轰隆声,整个天地像是都开裂了。

云战天未动,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周身凝聚出一层无形的保护罩,像是那些神话中的符光之力,非人力可挡。

鸟兽从天空飞走,嫩叶轻扬,大地春色更浓。

“喂,你家大人人很帅吧。”

叶竹正看着,身边清亮的声音响起,是景袖不知道何时走到他身边。

他冷酷的脸微动了动,拧眉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不仅帅还很俊,你看他刚毅俊美的脸,看他打斗的身姿,简直跟神人一样,才到不惑之年,就有这么强悍的实力,简直让人佩服……”景袖不断的夸奖着。

叶竹的神色从冷酷变得

疑惑,再到深思最后到嘴角抽搐,他用眼神来回的扫了一阵景袖,似乎在判定这人是个什么性子,会不会别有所图。

一小男人夸另一老男人,夸的这么起劲,诡异啊!

景袖还不断念叨着,眸光至始至终都落在场上,似水温柔的样子,周身萦绕着浅光,这就是爹爹啊,好帅呢。

这一刻,景袖的心中有点萌生了崇拜偶像的感觉,父女情结,有些人懂的。

“轰!”一招“惊天锤”没得手后,黑岩脸色忽地一狞,向着暗处的小厮打个眼色,对方一怔,迅速跑开,不过一会便再出现了角落了,手里拿了个类似鞭炮的竹筒,竹筒带着引绳,引绳火光嗤嗤,正冒着白烟。

他手腕一扬,手里的竹筒唰的扔出,并没有想象的爆炸声,而是那白烟越发浓郁了,不过一会便蔓延了整个苑子。

而本来打的毫无压力的云战天一震,白息入鼻,周身的源力像是被禁锢了一般,瞬间便全部退去。

而他身边的黑岩和六位区长齐齐飞起,手腕凝聚着一招劈山开地的力量至云战天头上狠狠劈下。

“唰!”白光猛地飞来,本来要用身体强力抗下这招的云战天一震,抬眼望去,景袖便落在他身边,她芊芊素手扯上他的胳膊,猛地把他后拽,嘴里一声冷呼:“我来!”

话落,整个人便冲了出去,犹如至天宫射出将要毁灭星辰的箭羽,冰寒的光泽。

这一瞬,云战天愣住,刚想要冲上去,身体猛地一疼,力量尽卸,四肢软绵。

“大人。”叶竹急呼,闪身便来扶他,他握着叶竹的手只道了一句:“帮他。”

叶竹一怔,就要依言行事,下一瞬两人皆怔在原处。

空中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七人全部飞走,狠狠的撞在苑子各处,一身尘埃。

景袖悠悠的拍拍手,面具下是平淡的神色,仿佛这一下不过是随手之劳,再简单不过。

这区王和六个区长的力量如何,云战天和叶竹当然知道,没想到居然一个照面全栽在景袖手里,看来是他们小瞧了这个唐兰花呀。

其实,云战天的实力并不比景袖弱,甚至还要强上些许,只是他的打法太过正气光明磊落,所以在这些阴险下人手里难保不吃亏。

但景袖不一样了,她在阴险小人堆里可是能称王的,所以一眼便能看清这些人接下来的招式动作。

招式动作都被看清了,还怎么打?只有唰唰飞走的命。

“咳咳……”从各处爬起来,几人不断咳嗦着,黑岩落的最惨,直接撞在苑墙上,磕的头破血流,他看着苑心的景袖,满脸阴霾。

“唐兰花!谁准你在我区王府动手了!”暴吼,整个头发都被气的炸起,似乎还冒着白烟。

景袖瞪眼,一脸无辜的道:“我不是说了我是来争区王的么?怎么?黑岩区王的耳朵背了,没听见?还是刚刚那侍卫的消息没禀报到啊?这样不好啊,得换个靠谱点的手下哦。”

争区王,当然得动手了。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