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8章 父子登场

这方,景袖等人眸光闪烁,对视一眼,露出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欺负云战天?呵呵。

连绵百米排开的石墙,上面用树脂把它刷成了黑色,老远看去,就像是一块漆黑的幕布,这墙上每阁三米远的地方就有一个罗刹图案,青面孔,深虎眼,八字长眉,露着尖尖的獠牙看上去格外渗人,若是晚上有人走到此处,怕是一个不慎便会吓的魂飞魄散。

一道深红大门开在这石墙中间,宽六丈高三丈,上好的乌木门,被漆成血一样颜色,一块三米宽的深红石匾挂在半空,上面潦狂的写着三个大字,区王府。

此时,一个穿着黑衣小厮模样的人不断在门前张望,他的身后还站了五六个黑衣侍卫,他们拿着长矛,身上穿着黑铁软甲,按理说应该是威风凛凛的架势,却不是,他们的眼里藏着恐惧,风一吹,腿肚子都在哆嗦。

一道冷风刮来,门前的柳叶纷飞起来,那小厮也惊呼而出。

“呀呀!来啦!来啦,他来啦。”尖叫,惶恐的便往苑里跑,由于太激动,一个不慎,竟然狠狠的撞在了门前的石阶上,额头瞬间被磕开道口子,猩红的血瞬间飚出,他却顾不上,整个人慌忙的爬起来,动作慌乱,又连摔了几跤,整个人都被磕的闪架。

门前的侍卫也恐慌着,他们却不能离开,只能拿着长矛颤颤惊惊的站在门口。

天边的那道影子越来越近,人还未到,便是一身强烈的罡风压来,像是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散发着它的王者威严,一步步靠近。

“呜呜……”终于,一个侍卫被吓的哭了出来,他砰的跌倒在地,身下一片失禁。

堂堂男子居然被吓的如此?

其他人却没有半分心思讥笑,他们惶恐的,颤颤惊惊的,看着那人一点点走进,此时,上千平的区王府似乎都在颤抖。

冷风瑟瑟,树上的鸟叽叽喳喳的叫起来,它们没有离开,而是看着前来的身影偏头思量着。

看着地上的一群人,云战天浅蓝色的眸子一闪鄙夷,浑身的威压放出,此时连跟他们动手都瞧不上,他的身后,站了个同样劲装的男子,冷面冷色,双手环胸,手里抱着一把青色长剑,古朴的纹路,散着暗光,不用想便知道这里面的剑刃必是锋利至极。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留下身后一地脸色唰白的众人。

久久的坐在地上,没有任何动作,似乎还在为自己捡回条命庆幸着。

终于,他们找回些理智,缓缓站起,只是下一瞬,齐齐又目露惊色。

街道尽头,一个人影缓缓走来,他一身雪白长袍,身上披了件宽大的薄裘,袍子又长又大,把他整个身影都笼罩在袍子里,他三千青丝高束,一朵兰花冠闪着熠熠金晖,面上是一朵兰花面具,镂空,遮住了他大半容颜。

便在众人打量他时,他已经步到这方门口。

金阳下,可以清晰看见他未遮掩的红唇缓缓勾起,邪魅的一笑,像是妖兰绽放,无尽的气韵。

“你们区王呢?”清哑的声音,

像是九天落下的清泉,让人有种心灵被狠狠冲击的感觉,它里面又带着邪魅,让人不自觉被它吸引,脑里久久都是这个声音回荡。

守门的侍卫一怔,急忙回道:“我们区王在府上见客,公子是?”

疑惑,不解,这黑煞城里何时多了这么个风华逼人的公子。

嫣红的唇再次缓缓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他亮着他如同星月的眸子缓缓看向刚刚问话的人。

侍卫一怔,整个人都陷入他的眸光中,像是踩在浩瀚宇宙,被它的广袤吸引,却又找不到支点。

正震撼着,耳边轻飘飘的响起。

“哦,我呀,我是来挑战你们区王的呢。”悠闲邪魅的声音,藏着几丝冷霜,只是眼前这群人没有听出。

他们瞳孔收缩,脸色再次变了。

什么!挑战区王?又一个来挑战区王的?

清风,暖日,树枝上的云雀叽叽喳喳,它们蹦跳着,闹着,好似在说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悄悄话。

这方。

百平磅礴大气的苑子,无数人正襟危坐,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一副严正以待的架势。

忽地,那小厮的声音传来。

“来了,来了,他来了。”

所有人唰的站了起来,统一的动作,同样的频率,比被检阅的兵士还齐整。

他们的神色中齐齐目露惊恐,最上首的男子回神最快,神色一硬,呼道:“慌什么慌,都坐下,他一人,我们如此多人,今儿还收拾不了他不成。”

众人一怔,是呀,他们今儿这么多人呀,心稍微安平些,缓缓坐下。

这一片鸦雀无声,只有咚咚的心跳。

那人的气息越来越近,这心跳声也越来越快,有些受不了的,已经脸色刷白,头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这只是听个名字便是如此反应,要见到人……

“砰!”倒下,径直倒下,因为苑口那人的身影已经出现,众人的心齐齐的又是一阵慌跳,有些再次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

望着众人,叶竹的眸光毫不掩藏的露出鄙夷,什么黑煞城区王府,都是一群熊货。

云战天的眸光缓缓转向众人。

白色绣着蔚蓝流云的长袍,图案着依稀还有血红的蚕丝线,剑锋般的绣纹一一铺开,整个人又显脱俗,又显气势,浅蓝生红的玉冠,散着熠熠光泽,那红色自成一条龙纹盘在头顶,宽大如云的袖袍,似乎只要他一拂,便能将眼前这群人给送到无尽苍穹里去。

众人瑟瑟发抖,终于有人坐不住,他站起,厉声大呼:“云战天!你别以为你武艺高就了不起了,这黑煞城还轮不到你说话。”

云战天没动,深廓的颜线上闪过一道冷辉,他只是拿眼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

刚刚还叫嚣的起劲的人砰的坐在地上,他脸色刷白,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干呕起来,脑中是昨日这人的杀伐手段。

黑岩,也就是这黑煞城的区王看在眼里,他眼里的流光一闪而过,神色像是翻书般转换

极快,他大笑着,热情的从最上首走了下来。

“战天大人来了啊,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他热情的呼着。

云战天身边的剑客叶竹唰的抬起了青剑,剑指来人,虽然还带着鞘,可依旧是冰冷寒光。

黑岩的动作一滞,眼里的冷色一闪而逝,脸上依旧是热情的笑:“来人,给战天大人和这位公子送一杯薄酒,昨日没有好好招待,今日可不能怠慢了。”

身后众人一滞,很快一个小厮便跑了过来,他手托瓷白玉盘,玉盘上灵巧的一个酒壶和三盏酒杯,酒壶描着青花,很是雅姿。

黑岩笑着,从玉盘上执起酒杯缓缓的满上三杯酒,酒水无色,但冒着热气,似乎特意温热过。

他端起酒杯,笑道:“来,战天大人,天寒地偏的,这难得有好酒一品,这是我私藏了好些年的佳酿,今日招待战天大人,有幸有幸。”

他话语客气有礼,仿若昨天的那场厮杀已经过去,今儿一见,不过是好友相聚。

淡蓝色的眸子微微扫过面前的酒盏,刻着风霜宽厚的手掌缓缓伸去。

“大人。”身边叶竹突然出声道,眉目间含着担忧。

云战天招招手,示意无恙,指尖继续手指,就在要碰上酒盏的一刹。

“报。”一声急呼,从苑外传来,打断了这里的动作。

黑岩的眉目一拧,众人抬首望去。

一个黑衣侍卫迅速跪下,他颤颤惊惊迅速禀道:“区王,外面有个叫唐兰花的公子扬言要挑战你。”

挑战区王?又一个?众人诧异,云战天的心底也滑过一丝怪异的情绪。

黑岩的脸暗下,凶煞的道:“不见!给我轰走。”真当他黑岩是谁都可以挑战的?一个云战天不够,居然还来一个唐兰花,什么玩意。

侍卫一颤,认命的起身去回禀。

这处的气氛再次变化,众人又把视线落在那酒盏上。

黑岩的脸色已经转变,依旧恭敬笑着。

云战天眸光微闪,继续刚刚的动作。

“呵呵,这区王好大的威严啊,居然连来挑战的人都不见了。”一阵清亮的声音响起,声到人未到,明明没有带任何气势,众人却齐齐一震,仿佛是来自身体的自然反应。

云战天的眸光滑过异色,心里奇怪的感觉再次涌上。

众人回首,便见一风华卓绝的人影缓缓走来。

不见其面,却知天下无双。

不见其形,却知神人之姿。

听其声,悦耳,感其气,慑人,闻其香,流连。

这一瞬,云战天的瞳孔猛缩,不为其它,就为那双耀如星辰的眼,好像,真的好像,曾经他见过两双这样的眼,每一次都是心头悸动,这一次依旧的让人难以平静。

他缓缓的走来,带起一路白光,这光像是从他身上散出来,又像是从他袍上的兰花散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见这人对他眨了下眼,俏皮的,灵动的。

俏皮?灵动?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