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6章 旧仇新算

坐台上,景袖悠悠等着,吃着小酥饼,品着参茶,好不悠闲。

场上也杀的如火如荼,一组组上,一组组下,很快便过了大半。

第一轮后除了景袖碰见了胡豹子,其他十三人并没有与妖老婆子交成手。

很快,第二轮开始,景袖虽然原始号是第六十名,但是他干掉了胡豹子,牌号自然就顺移了上来,作为第二轮的第一个,自然轮到她首先上场抽选对手。

密封的竹箱子里,景袖捣鼓半天,缓缓拿出一只竹笺,眸眼向上面的号码望去,一眼,便怔在原处,三十八号,没记错的话,便是妖老婆子,眉羽一皱,转身向着比赛场边上望去,果然,对方正眸冒血光的望着她,似乎很期待与她交手。

景袖额心拧紧,向着身边主持抽签的人看去,对方眸光闪烁,很快移开。

景袖的眸子缓缓眯起,抬脚,向场上走去,风中凉凉的留下一句:“有些人的手还是得剁了的好。”

身后,主持抽签的小伙一颤,额上密密麻麻的冷汗,向着场边上的妖老婆子望去,心中连念,拂一拂胸口:“没事的,没事的,她活不了,活不了。”

敢对孕妇动手,景袖背对的眸寒色炸开,一根寒针悄无声息的扔回去,敢害人性命,那就得付出代价!

抽签的人继续,很快便分好,看着主子的对手居然是妖老婆子,匪豹子等人齐齐惊呼起来。

“怎么是她!”

“也太巧了吧!”

皱眉,凝重之色,他们十三人一路杀进来,就想让景袖抽到他们的几率大些,没想到还是没有帮上忙。

“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了。”注意着场上的情形,匪豹子念道,只期望这一场主子安然无恙的拉下,剩下的他们也晋级,一路护她到决赛。

众人点首,也一脸凝重的看着,只有这样了。

一声哨声,意外着比赛开始,众人看着居然是孕妇对这个妖老婆子,齐齐惊呼起来。

“怎么是她们俩呀。”

“是呀,这下完了。”

“也不知道这大肚子女人抗不扛得住,不会被活剥了皮吧。”即使见过景袖的彪悍,这一个众人还是忍不住担心起来,毕竟黑域这个老妖怪的狠辣程度是出了名的。

场上,不等景袖出口,对面的妖老婆子已经渗笑道:“呵呵,我的收藏品里还没有一个孕妇人皮呢,今天这一件一定很不错。”

血淋淋的话,配着她渗笑布满皱纹的脸,让人毛骨悚然。

景袖依旧淡然的看着她,双手缓缓环胸,道:“你知道吗,你让我想起个人。”

正渗笑着的妖老婆子一怔,咯咯笑道:“哦,这么凑巧呢,你也让我想到一个人呢。”

意外的答案,景袖一怔,放下手腕,拧眉:“谁?”

“咯咯……”恐怖的笑声,像是来自地狱恶鬼的声音:“谁?一个贱人,一个早就死了的贱人,她害了我姐姐一生,害了我一生,我们都想她死,想她死,不过,她死了,死的粉身碎骨,连肚子里

的孩子都为她陪葬了,正好,你们很有缘呢,你也是孕妇,我这就送你下去见见她,见见那个无耻的贱人……”

她说着,身上飘出一股血腥的气息,她眼里的血色更是浓郁,瞳孔深处是她滔天的恨意。

景袖的眉却缓缓拧紧,直觉她的话让她很不舒服,害了她?害了她姐姐?

猎风缓缓吹过,有些凉了,太阳落至半腰。

看着这妖老婆子手上冒着的黑气,景袖越发觉得这人像蜘蛛婆子了,一样的让人讨厌,一样的让人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来吧,把你的人皮给我,我会好好保存的,将它们洗的白白净净,让所有的人都能看见我的杰作……”她道,口中的话越来越渗人。

景袖拧眉,手心缓缓落在小腹上。

小腹没有跳动,异常的安静,似乎已经为景袖做好了准备。

看着场上那妖老婆子身上冒出的黑气,匪豹子担忧道:“黎老,要不让主子下来吧,不比了,直接找这里面的场主问。”

黎老也是拧着眉,在他思索的一瞬,场上的两人却已经冲了出去。

“准备好,随时准备救人!”黎老大呼,神色严肃起来,今儿他们管不了什么规矩,只要这场上有任何危险,他们就必须杀上去把主子救下来。

众人身躯一震,气势齐齐放出。

场上。

景袖与妖老婆子同时冲出,一个照面,两人斜身避过,停下时,景袖整张脸都煞气腾腾了起来。

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了,这妖老婆子跟蜘蛛婆子有关,绝对有!

她们的手法一样,身上的气息一样,连想要擒她的招式都一样。

脖颈上,想锁住她,然后撕了她整张皮。

好哇,好哇,她找了这么久的仇家终于有点消息了,虽然不是本人,可是听她说,貌似是那蜘蛛婆子的妹妹呢,好啊,真是好啊。

“你那丑陋的姐姐是不是像个蜘蛛一样,会吃人,整天嚼着恶心的骨头,在地上爬呀爬呀。”景袖忽然出声,刺激道。

妖老婆子一听,脑袋唰的抬了起来,视线紧盯着她:“你认识我姐?”

“呵呵,认识呀,当然认识呀,跟只蜘蛛一样,整天都在地上爬,唯一的不同就是她不会吐丝呀。”景袖刺激道,瞳孔里的杀意也一点点爆发。

这一刻,她小腹特别的安静,小家伙像是也在肚子里挺立着,似乎也是煞气汹汹的模样。

被如此形容自己姐姐,妖老婆子的神色狰狞了起来:“你是什么东西,敢说她,敢那样说她!”那是她姐,即使变成怪物也是她姐,而且她为什么会变,都是些贱人害的,像她一样的贱人,怀着肚子,在男人怀里笑的一脸甜蜜的贱人。

“贱货,把你的皮给我!”戾呼,干枯的五指成爪,凌空飞起,她身上是破旧零碎的灰裙,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跟疯婆子没什么两样。

“皮?老娘撕了你的皮!”景袖戾喝,手腕一拂,群袖飞扬起来,在半空搅起一道飓风,猛扑而去。

她的仇,今日就先报一半好了。

场外。

匪豹子等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怎么主子好像非要杀了这老婆子不可?”

“不是好像,是就是。”轩辕黎拧眉,不解什么时候景袖与这黑域的妖老婆子有仇了,要是硬算也是与凤后有仇,凤主的身份又没暴露,这妖老婆子不可能认得啊。

有些人,有些事,不需要说出来,只是一眼,便能确定刻至骨髓的仇恨,感觉的东西,道不清。

此时,场上只见两道虚影不断闪烁,众人根本看不清打斗的情况,就如闪电般,不断在这片闪烁。

一个老婆子,一个停大肚子的女人,打成这般,众人纷纷感慨这世道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女人都这般强悍了,那他们男人……

风拂过,渐有血腥气露出。

两道虚影停下,匪豹子等人的心早就提到嗓子眼狠不的冲上去。

这一望,心头微微放松下来。

此时,场上两人依旧是站立着,不同的是景袖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而妖老婆子神色更加狰狞,她的手臂上多了一条条血痕,鲜血滴下,周身开了一朵朵血梅。

“怎么样?这被抓的感觉也不错吧。”景袖喃喃道,缓缓抬起手腕,此时她手上戴着一副透明银白的蚕丝手套,一个个细小的冰晶石镶在手套上,肉眼很难看见,但若是有人的皮肤挨上,那感觉,便是火辣辣的爽。

这东西不至于要了命,但是能够让人气的疯狂,景袖与妖老婆子打斗,当然会接触到手套,躲不过,她也没躲。

芊芊素手微展,景袖看着手上的手套,她应该在上面提前淬点巨毒了,可惜了,这些平常的药粉冰晶石沾不上,否则,那感觉一定更酸爽。

景袖想着,看来回头一定得好好研究下能抹上手套的毒粉了。

受了伤,妖老婆子并没有发狂,她只是胸腔气氛,眸眼狰狞的望着她。

“好好,很好,看来这次我不能只要你背上的皮了,我得把你整张皮给拔下来,眼,口,鼻,耳,全部。”她说话,身形陡然一匐,阳光下,可以清晰的可见,她周身的骨头在扭动,腰上,肩上,腿上,像是全部错开了一半。

这感觉跟当初的蜘蛛婆子变身一模一样,景袖的眉拧紧,源力凝聚一部分,护在小腹上。

“宝贝,今儿,咱们就来捉你只妖怪!”景袖道,手臂上一层白息凝聚,空中细微的嗤嗤声,像是那些看不见的分子正在高速凝聚。

小腹轻微的跳动了一下,便安静了下来。

“唰!”冲出。

变身后的妖老婆子力量果然更强了,她一跃,整个人落至五六丈高,不需要借用源力,直接是身体本身的力量,行动也更加快速,完全看不清动作了。

景袖手上的攻击眼看要袭上,她身影却唰的消失,再出现时,落到了景袖背后,景袖微微惊讶了一瞬,嘴角掀起变冷的笑。

你快,她歃血暗王就不会更快了吗?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