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5章 编麻花

刚想着可以再好好休息下,场上猛地一阵大呼。

“六十号,六十号是谁,上场了,上场了!”

景袖瞪眼,看着手中的号码默默向台上走去,好吧,还是先打完了再休息吧。

看着自己的对手,景袖黛眉挑的老高,胡豹子!

这人正拿着手里的一号牌一脸狰狞的看着他,虎目煞气,看来等这一刻是等很久了。

景袖拿眼了望了瞬主持抽签的那个小伙,对方也正看着这方,瞧着她看来,眸光一闪,迅速的偏离。

嘴角勾起冷笑,寒眸瞳孔里一闪而过,看来有些人是急着送死了,那她就成全他啰。

胡豹子的出现让场上的气氛活跃了一瞬。

“怎么又是他啊,他不是参加过了吗?”

“是呀,这人怎么又来了,前两天可是被战天大人揍的鼻青脸肿呢。”

“看这人的一脸凶相,想来是来寻仇的吧,他要杀这孕妇?”

“这人也真是,自己没实力,尽整些阴招,简直烦死了,一个孕妇也不放过。”

“……”议论声接二连三响起,皆是一脸不喜。

场上的胡豹子也听着,眸眼越发阴沉了,不过……那又怎样,他胡豹子就是这般,这鬼嚎岭就得他说了算。

他想着,丝毫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了。

景袖依旧挺立在原处,身子微扬,让自己的肚子能照到更多的太阳,此时,她一身灰衫,面上的面罩已取,虽然不是布满脓包的恶心脸,但仍然坑洼不平,但这副模样可比之前好多了,至少除了丑点不会恶心的人发吐了。

银兰血刃毁了,新的黑疯子还没做好,那就只有银针了,景袖脑里想着,是要这人横着死呢,还是竖着死呢。

“噗噗……”轻微的两声胎动,景袖的手心感觉的异常清晰,景袖清澈的眸子一瞬间异常闪亮。

“宝宝,你是说要他横竖着死?”

“噗噗。”又是轻微的两声,像是在应景袖,景袖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此时场上的众人眸光齐齐一颤,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丑女的笑容也这般迷人。

此时,二楼场馆内。

某人也是眸子一闪,这画面似乎有些熟悉,曾经那女子好像……

想着,嘴角缓缓勾起。

风吹来,金阳璀璨,一声开始。

第一场比赛拉开序幕。

这一次,景袖不是坐等不动,而是整个人唰的冲了出去,众人只见一道灰影一闪而过,停下时便站在了胡豹子的面前。

景袖的身形娇小,即使怀着孕看起来也比正常的女子差不了多少,而胡豹子身形粗狂,穿的也特别狂糙,一身凶煞的气息更是吓人。

这一刻,众人似乎见着了一只小绵羊和一只大棕熊对视的画面。

胡豹子瞧着景袖居然主动送上门来,眼里的凶色越发厉害了,他笑起,露出满口的泛黄的金牙,手腕源力凝聚,猛地就从景袖的头上劈下,这一掌似乎要把景袖的人活活给劈开。

下意识的有人蒙住了眼,还怕太过血腥,不敢看接下来的画面。

“嗷嗷……”一阵凄厉的呼喊,传上云霄,传上九天,回荡在整个场上,那感觉像是被倒挂在案台上的肥猪,一刀下去,屠夫力气用的太小,又没杀死,便听它凄厉的嗷嗷声。

这声音不是女子的呀,错愕,众人缓缓移开了手,看过去,这一眼,整个瞳孔都在收缩。

只见比赛场上,景袖依旧云淡风轻的站着,而她的手心擒着胡豹子还未落在的手。

这男人的力量和女人的力量差他们还不知道吗?更何况这还是个孕妇呀?一时间大家齐齐惊呼起来。

只是还没呼出,下一瞬,更惊悚了,就见场上的景袖用她纤细的胳膊一拧,清脆的咔嚓声,胡豹子整个手臂都被反在了背后。

又是惊天动地的凄惨大叫,景袖却像是不够,整个人站在他身后,五指聚力,猛地就叩上了胡豹子想挣扎袭来的另一只手。

“咔嚓。”众人的脸齐齐一抽,似乎觉得自己的手臂都生疼了。

景袖的手缓缓动了起来,轻巧的动作,像是没使半分力气,一点点的开始编麻花。

此时的胡豹子已经跪倒在地,他想要动作,想要挣扎,却使不上半分力气,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任由景袖折磨。

“饶了我,饶了我。”他开始颤抖着嘴求饶,景袖却笑了起来,在他的背后缓缓道:“饶?怎么行呢,咱们这才开始呢。”

这种人,饶了就是祸害,永远都不知道改邪归正,不过……那又怎样,今儿他就彻底没机会了不是。

景袖想着,瞳孔里煞气猛地一吹,脚腕生风,砰的踢在他一只腿上。

“咔嚓。”似乎衣服都被这一下撕裂了。

场上已经静的能听见针掉的声音,众人的嘴角开始颤抖,心尖也忍不住哆嗦,这这这……真是孕妇?

惧色,又脚底蹿到头皮,观看的众人脸色都惨白了。

景袖忙活一阵,悠悠的拍拍手站开,眸光打望着胡豹子,似乎在欣赏自己的杰作。

此时,胡豹子整个人的身体都蜷缩在一起,四肢皆拧绑在一起,整个人被捆成一个圆球。

他的脸色已经刷白,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风一吹,他腰间的虎裘毛轻颤着。

景袖欣赏一番,好像觉得并不是很满意,袍袖生风,唰的朝地上的胡豹子身上落去。

这一下,胡豹子整个身体一松,本来软绵捆绑在一起的四肢散落在地,整个人恢复正常姿势,不仅如此,景袖还拍拍手悠闲的道:“来,起来,咱们重新开打,刚刚的不算。”

被断了四肢的人还能站起来?众人惊诧,以为景袖是在故意奚落对方。

谁知,地上的胡豹子扭曲在地上疼了一会,竟然真的站了起来,连他的眼中也是诧色,不仅如此,他身上的疼痛感,居然一点点消失,好像刚刚的不过是梦一场。

众人看的惊奇,这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

一时间摸不准什么情况,还以

为这胡豹子天生筋骨奇特。

只有景袖悠悠的看着,仿佛丝毫不意外,恢复了筋骨而已嘛。至于不疼了,那是麻药起效果了而已嘛。

感觉不到自己的疼痛,隐约还觉得自己力量暴涨,胡豹子整个人又凶煞了起来,贱东西,你杀不死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

虎躯一震,身上的粗布衣砰的炸开,露出他铺满泥沙的身体。

景袖想,他一定以为自己这动作很帅,实际上却是恶心至极,那手臂的肌肉一团黑,都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洗澡了。

“宝宝,以后你可得爱干净哟,千万不能学这只狗熊哦,你瞧他多脏啊。”抓住任何机会进行胎教,景袖柔柔的道。

肚子“噗噗”两声,依旧有回应她,景袖整个人都发着光,她觉得她家宝贝真的有贴心有懂事,以后生出来一定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小子吧。

“噗噗……”手上继续有动感传来,似乎在谢谢妈妈的夸奖。

景袖高兴的这会,对面的胡豹子已经整个人扑来,这一刻真的很像是只狗熊,一只梳了毛鞭子的狗熊。

闪身,明明刚刚还在原处的身影已经消失,众人的目光齐齐睁大,四处打量,却没见景袖的身影,下一瞬,只听砰的一声,胡豹子整个人狗吃屎的栽倒,巨大的身体把地面砸了个坑,石砾飞起。

景袖撑撑懒腰,望望天色,好了,没心情玩了,就这样吧,她可是等着进决赛的人呢。

景袖没了心情再玩,那就意味着胡豹子的生命结束,不过……她应该感激景袖的没心情,否则,活着还不如死。

一道流影闪过,从场地左边到右边,便这样,场上忽地静止了,连鸟兽鸣叫的声音都不再来。

“咚!”直接,快速,刚刚变身成功的胡豹子倒下,他大瞪着眼,还是刚刚凶煞的表情,甚至手上的源力还没散去。

可是,他倒了,没有血腥,众人甚至不知道他伤在何处。

静了一瞬,一旁的主持慌忙上前查探,鼻息一探,脉搏,血气……

“死了……”判定后的喃喃声,落在风中,传进每个人的耳里,众人惊怔,还不知道做何反应,只是望着场上,一脸呆滞。

景袖已经揉着肩肘向台下走去,累了累了,她家宝宝说要坐坐。

“主子,主子,来来。”一旁的匪豹子立马上前,递上茶水,递上椅子,递上点心。

周围的人也围了上去,齐齐目露喜色,他们知道,若是景袖想,这画面还会更震撼些,也会更快,不过,这样也不错了。

景袖坐下,接受着众人的服侍,脸上笑靥生花。

“好了,好了,别管我啊,你们加油加油,把所有人干掉。”景袖呼,众人也是干净十足。

当然得好好干掉,他们干掉的越多,主子就越轻松,必须的。

震撼过后,几缕清风吹来,众人的神色微微恢复,场上的比赛依旧继续着,第二组,第三组,第四组……依次下去,但是议论声还是不断,他们纷纷朝景袖投来目光,诧色不掩。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