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4章 孕妇特权

反观那灰衫满脸阴霾的老妪则不一样,哨音一吹响,整个人便冲了出去,利爪,劲风。

直接手撕对手,一男人背上整张皮都被她活剥了下来,血淋淋的,看的众人触目惊心,连连后退。

“这谁呀,这么狠。”

“嘘,小声点,黑域的妖老婆子,小心说话被她听去,夜里来拔了你人皮。”

“……”刚有非议声起,便被阻了下来。

众人大惊,黑域的妖老婆子,那可是个专门喜欢收人皮的主呀。

景袖两人的眸光微闪,黑域的?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一时间冷气忍不住放出。

只是那妖老婆子杀的凶狠没有注意到。

这一动手,整个场上百人直接被她解决了二三十个,剩下的全部后退,没有谁敢靠近她半步。

不过众人不靠近,她怎会放过,速度极快,瞬间就继续扫荡。

惊呼声不断响起,有些自觉实力不足的已经向圈外冲,冲出圈外也就算放弃比赛。

只是他还没动,那阴霾老妪干枯的五指便拧上对方的脑袋,咔嚓一声,收割了对方的性命。

这哪是为了来比赛,这就是来杀人的呀。

景袖的黛眉深拧起,看着眼前的画面极度反感,这个妖老婆子让她想到了曾经的蜘蛛婆子,一样的心狠手辣,一样的疯狂。

这么想着,景袖混身气势一升,源力灌注两袖,唰的朝整个场上打去,便见这片比赛场地里的百来人唰唰飞起,砰砰的砸向比赛场外,而原处剩下的便只有她,轩辕黎,及对面的妖老婆子。

被阻了继续杀戮,妖老婆子一怔,整个眼竟然血红起来,她瞪着景袖,里面是一种强烈的嗜血之意,仿佛要把景袖拆骨入腹。

就在景袖以为她会像那些蛙人一样变异发狂时,她手里的动作一收,抬脚走出场外,只是所过一路血腥,那是她收割人命后手腕上还未落尽的,同时她手里还有一叠东西。

四十三张人皮,这是她刚刚收获的,血淋淋的。

原处,招了毒手,或死或伤的众人在地上不断惨烈的叫着,腥风一片,有些侥幸无恙的对着景袖连连磕头:“谢谢,谢谢……”

风声吹过,那些非议孕妇的声音逐渐消失,他们剩下的只有惊讶,诧色,这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子,似乎不凡呀。

另一方,郊道上,四匹快马马不停蹄的狂奔着,所过一片虚影,风中依稀传来。

“哈哈,我要送把宝剑给小主子,以后上场杀敌。”天翼兴奋呼道,等了这么久的新主子终于出现了。

“呸呸,那是个小郡主,应该送小花裙子。”白峰哼道,一边驾马一边摇着风云砍刀。

谷玉一边听着,暗想着要是个龙凤胎也不错,或者三胞胎,四胞胎,五胞胎,越多越好呀。

哎呀,王妃咱没有提是小战神还是小郡主呀,急死人了。

众人兴奋闹着。

最前面的北云霄听着,心头又是高兴又是恼恨,该死的,他居然不是第一

个得到消息,她居然没有在她身边,袖袖给他画了那么多小孩图她居然没有反应过来,该死该死呀!

五六个月了,都五六个月了,会不会他还没赶到,一个跟景袖一模一样的宝宝就出生了,然后看着他出现,小宝宝站在门口,偏头问他:“你是谁啊?”

他怎么说?说是她爹爹,可是他连看着她出生都没有啊,北云霄整个心境已经陷入无法自拔的循环臆想。

他想着小袖袖的模样,想着景袖叉腰对他咆哮指责他为什么没有出现的模样,啊,他两个心尖上的人啊,他怎么能做到这么混蛋。

马速不断加快,像是要飞起来般,还好这是能与火云神驹一比的圣白烈焰,同样的矫健,同样的一日千里。

此时,银泽龙族里却是一声咆哮。

“走了?走了!”砸桌声,伴着的还有水花溅出的声音。

圣影看着气的发狂的龙老心中一阵哀嚎,为啥呀,为啥这次不带他呀,这是为啥呀。

龙老气呼一阵,整个砰的坐在楠木椅上,挥挥手疲惫的道:“罢了,罢了,就随他去吧。”谁叫他是龙族王脉的人呢,这脾性跟当年的龙主子可是一模一样啊。

圣影大松口气,羽眉微拧,又担忧道:“龙老,那天地道那边,到时候没见到龙主怕是要发雷霆之怒呀……”

龙老一怔,眸中绽放出一股寒色:“雷霆之怒?凭什么雷霆之怒,我们龙族护他们了这么些年,真当是下属狗腿不成!”

他呼道,身形整个站起,反正都窝火这么些年了,改变下也好,省得他们不知道这地域里到底是个什么局势。

天地道,银泽龙族,本就是平等存在,凭什么要我们对你点头哈腰。

宝藏?神兵?我们银泽龙族也有!

话落,已经气呼呼走出屋子。

身后,圣影看在眼里,半响嘴角勾出个浅笑,这下可以通知龙主放心了,他们的龙老改变,那就不是个任人摆布的脾性了。

风猎猎吹着,第二场后,景袖等人便一直休息了,一共要进行二十场,必须要等到所有人参赛完,直接进入决赛场,决赛场开始是抽签制,两两比赛,然后一直进行下去,最后选出一人与前六天的六人进行比赛,最后决出区王。

一边吃着二文子寻来的香饼清粥,一边随意观察着场上情况。

此时,比赛过的人皆坐在休息区,因为都是对手,大家不发一语,纷纷一脸冷色,只有景袖这处成堆围着。

他们一共进来了十三人,情况算很好了。

“主子,你多吃点,可别饿着。”一边再递上一份香饼,二文子再道,自从景袖怀孕后,胃口是越来越大,有时候就根个无底洞时的,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吃,这里地偏,又找不到好吃的,他生怕主子给饿着。

“嗯嗯,多吃,必须的多吃。”她家宝贝可是一早就在抗议了,景袖一边埋头吃着,一边呼道。

忽地两道冷光投来,景袖下意识抬头,便见胡豹子和起先的妖老婆子一脸阴色看

着她。

妖老婆子晋级没有什么意外,胡豹子的晋级还多亏了匪豹子时不时暗中出手帮上两下。

瞧着两人,周围的人神色也暗了下来。

“丫头,要不我帮你把那妖婆子解决掉?”轩辕黎突然出声。

景袖低首,不再管两人,喝了口清粥小声道:“你有把握赢她?”能偷懒她当然要偷懒,现在可不比平常,为了身边这些人她都得把自己照料好了。

轩辕黎一怔,抬眼向那妖老婆子望了一眼,实话是,他也没有多大把握,这妖老婆子的功夫太过诡异,而且身上的气息也让人寒颤不适,看她起初的比赛,这实力还有保留,可放任这么个危险人物去面对景袖,他不愿,众人也不想,哪怕是拼上半条命,耗她一些体力也花得来啊。

“我试试吧。”轩辕黎道,他作为轩辕族老实力也不是吃素的,小心些她诡异的手法应该还是能一战的。

景袖想了想,还是点头道:“好吧,那你小心些。”

众人正计划着,一个女子走了过来,是起初带景袖过来参加比赛的女子。

她看着景袖,温柔一笑,转身对着身后人吩咐:“把东西放下。”

是一盘盘菜肴,二十多样,不是最精致但也比现在啃的香馍和清粥好多了,瞬间便铺满了他们面前的案桌。

等东西放下,那女子款款道:“我家场主说了,姑娘有孕在身,来参加比赛劳累了些,这些膳食姑娘用用,补从些体力,免得下午的比赛没了精神。”

景袖瞪着面前的菜肴,又望着女子,出声道:“那好,替我谢谢你家场主啊。”话落,便去吃送上的菜肴。

有好东西不吃,还啃馍馍喝清粥当她傻啊。

没有问理由,也懒得问,这叫不贪白不贪。

女子笑笑,迅速退下。

众人瞪眼。

“主子,这场主真有这么周到?居然还管孕妇餐?”

“是呀,不会是有利可图吧,这下菜不会下了药,待会把你卖了吧。”

“……”

讨论声一个接一个,景袖拿筷子挨个敲过去。

“图?图什么图?图我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下药?若是下药了,你们以为我这张鼻子闻不出来吗?好了好了,一起吃一起吃,下午还得干活呢。”景袖呼嚷,一副没心没肺的表情,众人不见的地方瞳孔一闪深邃。

这般待遇,自然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众人纷纷思考。

这人是谁?场主居然如此礼待,也太奇怪了,要知道这鬼嚎岭大战场的主子可不是一个经常会大发善心的主。

能生在无人区,还有这般势力,会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说笑呢。

清风徐来,过来午时,阳光依旧灼烧人眼,二十场的比赛也逐渐进入尾声。

二十场,选前三名,总共六十人,依次上去抽签选择对手。

不知道是不是考虑到景袖是孕妇少劳累的好,直接给了她个六十号,不用上场去抽,直接等待被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