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3章 不是孕妇

这一瞬,连轩辕黎等人都额挂黑线,嘴角抽搐。

审核报名的弟子直接拿眼上下瞄了几圈,一副“你骗鬼啊”的表情。

其实现在景袖的肚子真的很明显,除开前四个月因为体弱不变身形,后来这两个月被大家好吃好喝好心情的养着,肚子疯狂的长大着,有时候连子马甲都忍不住怀疑,这到底是怀了一个还是两个,不过他拿手去探脉,确实是一个,只有一个脉动的迹象,而且跳的特别活跃有精神。

所以众人都齐齐认为这是一个超速生长的毛头小子,巨婴,不知道生下来会是什么样,纷纷更期待着。

景袖这一副,周围也有人投来目光。

“哎呀,女娃呀,这怀了孩子就不要出来跑了,这人多又乱的,小心挤着了你。”

“是呀,这里面还很血腥,不适宜孕妇观看,还是赶紧回去吧。”

“……”一个个劝慰声,匪豹子等人不断暗地点头,对滴对滴,就是这样滴。

“哎哟喂,我这命苦呀,我这苦命呀,娃儿他爹出来闯荡的早,一心沉迷武艺,抛妻弃子留下我们孤儿寡母自己跑来参加什么区王大赛,你们说说,你们说说,他要有个三长两短缺胳膊少腿我这可怎么活,怎么活呀,我就是想进去看看,劝劝他回头,可这观场的名额没了,我又进不去,所以啊……我这命苦啊……”

嚎啕,起先还气势汹汹的景袖已经铺地痛哭。

这一瞬,匪豹子等人已经找不到形容词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这简直……太拼了!

“哎呀,原来这么回事啊,那你给人家比赛名额怎么了,反正这进去也可以直接认输,又不会碍什么事。”

“是呀,人家就是找下夫君,也没想参加比赛。”

“……”七嘴八舌,审核报名的小弟子被众人说的不自在,俯身,看着面前的景袖道:“你真的只是进去找夫君?”

“嗯嗯嗯。”

小弟子思量一瞬:“好吧,那就给你个名额吧,你可快些出来,这里面血腥味重,你闻着会难受的。”

“好勒。”唰的跳起,眸眼亮晶晶,眼泪鼻涕一脸,却不见丝毫伤色。

看着景袖首先拿到名额,一蹦三跳进比赛场的背影,匪豹子等人彻底拜服了。

这世上最厉害的他们家主子,最无耻的也是他们家主子了,对了,还有最会演戏的。

晴空万里,今日风小,沙尘也吹不起来。

等景袖等人全部进了大战场,审核名额的地方唰的多了一群人,二话不说,直接抢了名单便进。

“胡公子,你们前几天参加过了。”弟子惊呼站起。

走了几步的胡豹子回头,摇着手里的报名单恶狠狠的道:“怎么?我参加过一次,不能参加第二次?”

小弟子皱皱眉,终是没有说什么,心里只咒着这次你进去最好出不来。

进了大战场里面景袖才发现,有无数条道路,有专人为他们指开路线,景袖很快与众人分开进了不同

战场,要争王,当然会有初选,而最快的方法当然是混战,择优而出,一旦被选拔出来便会正是送到大战场上。

二十人一波,即使你有无数人报名这流程也走的很快。

此时,一个十米高的大铁笼子立在面前,手臂粗的笼柱,三百平宽,笼柱被漆着黝黑的树脂。

景袖走进,这一批刚好凑进二十人,看着是个孕妇齐愣了一下。

旁边监战员一声面无表情的“开始”,初选正是开始。

还算友好,许是都顾忌道景袖是孕妇,二十人没有一人向景袖冲来,纷纷干架在一起,可是景袖不能等啊,她可是很想快点见到她爹爹,便见她身形在笼子里游走一圈,笼里正打的火热的二十人齐齐倒地,且连声吆喝站不起来。

“承让承让啊。”景袖拱手很有礼貌的拜道,小心肝还挺歉意。

然后转身朝已经目瞪口呆的监战员道:“喂,我打赢了,快,开门,下一波了。”

对方一愣,迅速应道:“哦哦哦……”急忙开了笼门,在监战员还呆滞的表情中,景袖已经挺着大肚子顺着路向着外场走去。

待景袖的身影看不见,监战员一怔,像是才反应过来,身形一闪,唰的朝猛出飞去,不行,得赶紧告诉场主,来高手了。

他身影刚刚消失,这方又走来一人,是胡豹子,一脸凶煞的模样,头上冒着虚汗显然是匆忙赶来。

看着笼子里倒地的一群人眉头深拧了起来,人呢,不是说走的这个方向吗。

既然参加了比赛,匪豹子轩辕黎等人也正在杀出重围,他们运气很好,还没有碰上自己人,全部通过。

通过一条百米暗廊,走上三十米左右的高阶,天空再次出现在了眼前,人声鼎沸,喧闹,热呼,和血腥味都越来越近。

景袖停了脚步,摸摸自己的肚子:“宝贝呀,今儿乖乖的,给妈妈争气些哦。”

肚子跳动两下,应该是表示答应。

血腥味传上鼻尖,景袖用银针舒汇了下气海穴便感觉舒服许多。

在一个跟监战员同样打扮的弟子带领下,景袖向着自己的地方走去,这弟子是个女的,看着她是孕妇微微诧异了一瞬,也没有说什么,对她的态度也毕恭毕敬。

景袖眸光微闪,看来这主办区王争霸赛的人来头还不小。

景袖很快被带到一支队伍后面排好,队伍总共分了六支,各自百来人,第二场预选也是混战形式,每队取前三入场,进入决赛排名,然后与七天挑选出来的高手过招,最后只选出一名,也就是区王。

有了区王头衔,整个鬼嚎岭的势力都会引以为首,且在享用某些东西时有特权。

景袖这支队伍的人各个气息内敛,一眼就知道比之前那些人难对付很多。

“你待会比赛时,注意那个人,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正想着,耳边带她过来的女子声音响起。

景袖眸光微闪,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是个年到花甲的老妪,气息是所有人中最强的,光看她

眼里的阴霾就知道确实是心狠手辣。

“嗯,谢谢你提醒。”景袖道,对于心善的人她总会显的很礼貌。

女子浅笑一下,也不再多说什么,离开了。

此时,某个场馆上,一男子指着队伍里的景袖呼道:“场主,就是她,那个孕妇。”

一地黑色烫金绒毯,雕花楠木椅,对方斜靠在上面,几不可查的轻“嗯”修长的指尖微微一扬:“下去吧。”清哑的声音,特有的成熟韵味。

监战员收到命令,很快离开。

这方,景袖在队伍里站着,眼睛不断乱瞄,期待能见着云战天的身影,他赢了那么多场,一定早就排名靠前,在很显眼的地方吧。

可是没有,还是没有,除了密密麻麻的观战人,场上并没有已经进入决赛的选手,难道是在某个特殊地方候着?

景袖如是想着,视线最后落到一处十米高的场馆上,那里,是整个大战场上唯一能俯视全场的地方。

预选比赛很快开始,意外的是她居然看见了胡豹子,不过她们并没有分在一个队伍,而是刚好错了一个,气的那人咬牙切齿。

景袖眸闪冷光,很“好心”的提醒道:“急什么,我们待会就见面了不是。”

对方一怔,眸子阴冷了下来,忽又想想景袖说的对,下一场,他们必定能见,到时候……哼!

景袖转身,随着队伍开始进场,这一场战斗整个场上都能看见,心中给匪豹子下个命令。

“别动她,老娘来!”

与胡豹子一组的匪豹子一颤,冷眼向着胡豹子看去,臭小子,算你运气好,老子卸不了你胳膊,不过……一想到景袖的手段,深深的打个寒颤,还为他默哀几秒。

这大战场四周一排排台阶,以七十公分为距离划开,铺上简易的雕花木便成了观战位,此时一共六排,上面坐满了人,整个场上闹闹哄哄,有种大气磅礴的感觉,六支队伍一起比赛,每个区域不同。

此时景袖这支在场上的最右角处,众人看着居然有个孕妇在里面非议声不断。

“搞什么,居然选个孕妇出来比赛。”

“是呀,这鬼嚎岭难不成还没人了不成。”

“或者说啊,这大战场谁给她开了个后门让她出来见识见识。”

“呵呵,见识?我看是开了后门让她来送死的。”

“……”一句接着一句,皆是对景袖的出现表示质疑和不屑的。

“凤主,要不你下去我来?”旁边轩辕黎悄声道,很幸运他与景袖分到了一队,多少能照顾点。

“你来还不如我来呢,都一把年纪的人出来混像什么样子。”景袖出声阻道,眸眼打望着这支队伍。

不出意外的话,这场的前三名便是她,轩辕黎,和那个满眼阴霾的老妪。

轩辕黎一怔,摸摸鼻尖腹诽道:“一把年纪出来混,总比顶着个大肚子出来混的好些吧。”

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景袖两人并没有动,而是静观其变。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