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2章 胎动了

鸽子扑腾,叽咕叽咕的叫着:“你抓我干嘛,我没有信,没有。”

北云霄听不懂,只是看着空的竹筒深深的拧起眉,飞掉了?放开,又抓起另一只,匆忙看去,还好,这只有。

他脸色一喜,迅速就去拆,依旧是手指宽的信笺,上面只有三个字,北云霄整个愣住,像是不解,时而拧起眉,时而又一脸思考的模样。

谷玉白峰看的疑惑,王妃给主子写啥了?

抬脑袋看去,三个字。

“胎动了。”

啥意思,王妃胎动了?啥叫胎动了?

“爷,啥叫胎动了?”白峰疑惑问道,话刚出,身边谷玉唰的惊呼跳起来:“啊!胎动了,胎动了!”

两人抬头望去。

像是知道他们不解,谷玉抱着肚子猛地跳起来,嘴里还连声呼:“胎动了,胎动了呀。”

两人皱眉,还是不解,谷玉急的跳脚:“哎哟喂。”一声呼,转身唰的朝天翼住的房间跑去。

噼里啪啦的敲门声瞬间响起:“天翼,你给我出来,出来!快,给主子讲讲胎动,讲讲胎动啊!”

好半响,门房才开,天翼揉眼,望着门口的三人嘴里打着哈欠:“太懂?你太懂啥了?”

“哎哟喂,是胎动呀,这个胎动呀。”唰的抢过北云霄手里的小纸条,塞到天翼手里,一边抱着肚子跳。

天翼揉眼,朝手里的纸条看去:“哦,这个胎动啊。”

“胎动!”陡然又是一声惊呼。

“谁胎动了,哪个胎动了?”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王妃,王妃呀。”谷玉一边跳,一边捂肚子,胎动了呀,动了呀。

“王妃胎动了!”惊呼似乎要把整个银泽龙族的人吵醒。

北云霄的眉一点点拧紧,虽然他有那么点,一点点,很多点,无数点好像理解到了,可是……

“到底啥意思啊,你别跳了。”白峰挠着脑袋呼嚷,这两人好好说话不行啊。

“哎哟喂,胎动就是怀孕,怀孕了,而且已经胎动,至少四个月了,四个月了呀。”天翼连声惊呼。

“什么!”白峰汉子终于理解。

北云霄心里的那根弦终于接到了一起,夜色中,他身形唰的飞起。

“主子,你去哪呀!”惊呼,三人追去。

“出山!”大吼,惊天动地。

身后三人对视一眼,齐齐目露诧异,出山?那他们……

飞身,立马跟上,瞬间,风中又传来惊呼。

“主子走错了,走错了,那是去银龙殿的!”

“哎呀,不是那边不是那边,那是天地道的方向!”

“那边是茅房!”

夜色中,便见一个身影唰唰的在半空中飞来飞去。

丫的,出口在哪里!

月皎洁,喜事传千里,另一方却还没收到消息。

神羽殿。

“这次总行了吧。”黑疯子打着哈欠道,眼圈泛黑。

邪美人也是一脸困色,他想说不行,可这简直犹如天牢的兵器阁,他如何说?

无奈的点点首,硬色道:“嗯,行了。”

黑疯子大松口气,撑着拦腰便向阁外走去,折腾了好几天,终于能放松下了。

“你去哪?”邪美人忽地出声,声音带着紧张,这女人不会大半夜还要离开吧。

黑疯子一怔,回首,很不满的道:“干嘛?还不让人睡觉啊?交易完成就要赶我走?”若是那样,她一定马上把这里的机关打开,射他的窟窿。

不是走,邪美人呼一口气,又邪笑道:“说什么话,只是看你累了这么久,让你好好在这休息些日子。”最好是一辈子。

黑疯子招招手:“不用啦,明儿睡醒我就离开。”话落,已经出了屋子。

留下原地的邪美人拧眉,睡醒了就走?那怎么行,埋头思索,视线最后落在满阁的兵器上。

若是兵器阁又招了贼,那一定……

春拂大地,百花露容,只是无人区还生冷看不出来。

晨色,除了风沙泥土和天边金阳便再没有了其它。

驾马,等景袖一行人从客栈离开,角落里缓缓露出几人身影,是昨夜的那几个粗狂大汉,一脸阴霾,气势汹汹的模样。

“大哥,我们怎么办?”其中一人问道。

领头的大汉脸色狰狞,招招手,示意跟上。

敢在鬼嚎岭动他胡豹子,简直不想活了。

这方,景袖坐在马车上,身边匪豹子提醒道:“主子,我们被跟踪了。”

他知道景袖一定察觉,问这话也是想知道景袖打算怎么办,他们好执行命令。

面罩下景袖的唇缓缓勾起,悠然道:“没事,跟着就跟着吧,反正这一路也挺无聊的,有人送点乐趣来也挺好。”

匪豹子听后,轻应一声:“是。”迅速退到一边。

其实他们是想直接把耗子做了的,不过,主子无聊,那就让消遣消遣吧。

岭城。

鬼风岭最中间的地带,那里比这方稍繁华些,但是聚集的势力也多,也更加混乱。

一连行了五个时辰,到了暮色,他们将要正式进入岭城的时候,身后的耗子都没有动手,这让景袖感到些意外,还真沉的住气。

匪豹子等人却紧张了,这里情况要混乱些,若要动手,难保不发生意外,而且主子是孕妇呀,不能大幅度跳动。

这么一想,匪豹子就想先剁了那几只耗子,事实上他也如此做了,景袖没有阻止,只是几个呼吸间又走了回来。

匪豹子摇摇头,一脸凝重:“不见了。”

“不见了?”景袖诧异,那些人放弃了?

想不明白当然不会再想,众人向着岭城的大战场走去,那里便是这几日争夺区王的地方。

这方,角落里。

“大哥,咱们杂不动手啦?放弃啦?”这都跟一天了,现在居然放弃了。

“啪!”一爆栗子敲到说话男人脑袋上,清脆的一声咚响。

“什么放弃,我胡豹子是会放弃的人吗。”恶声喝道。

“是是是,那大哥你说咱办?”

“去,给我查查他们来岭城的目的,得罪我胡豹子岂是杀了那么简单,老子要让他们这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

是。”一人迅速离开,向着景袖队伍离开的方向追去。

这方。

景袖等人站在大战场外。

虽是晚色,但依然密密麻麻来往的人群,十米高的大土墙将这方视线围住,里面不断有吆喝声传出,感觉像是斗牛场的味道。

“主子,进不去,所有位置名额都卖出去了,闲人观看是不可能了。”匪豹子道。

“进不去?那还有没有办法?”

“有,唯一的办法就是参加区王争霸赛,这比赛会持续七日,明日是最后一日,今天的比赛也马上结束了。”

“这样啊,那就去报名参加比赛。”景袖呼道。

话落,其他人面面相觑,二文子小心凑上来道:“那主子,咱们谁参加啊。”

“我啊,我要去找我爹,当然我去。”话落,向人群外走去,宝贝饿了,得先找点吃的。

身后众人打个寒颤,惊恐瞪眼,孕妇参加比赛,这……

冷风呼呼,众人心拨颤拨颤的。

而暗处的人也打听到了消息迅速往回走。

暗巷。

胡豹子一脸狰狞的笑,参加比赛?哼哼。

云霞璀璨,挂满天空,像是一火色纱绸,今夜的景袖激动的不行,整个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一边摸着小腹一边喃喃道:“宝贝开不开心,明天就能见到你外公了哟。”

像是听懂了意思,景袖的肚皮跳动两下,似乎在回应她,看得景袖眸眼亮起。

而神羽殿这方。

睡了一觉起来发现整个屋子的机关被破坏,还被偷走一样兵器的黑疯子彻底黑煞起脸。

“你确定没有把这里机关图告诉其他人?”她黑疯子的机关能破?还拿走了兵器?这神羽殿附近还有深藏不露的小偷?

紫瞳闪烁了下,邪美人一脸伤感的捡起地上一只箭羽碎片,道:“确实没有,是不是你的机关……”

“不可能!”他还没说完,黑疯子已经煞气呼道,她是谁,是机械狂魔,她做的东西会有问题。

不是她的机关问题,还被偷走了兵器,那么唯一一个解释就是她碰着高手了,一个同样与她一般精通机械术的高手,懂得拆解她的机关,还懂的破坏。

眸里闪过兴奋的光,好,很好,偷兵贼,你让我彻底有兴趣了。

邪美人刚想劝慰她别生气,黑疯子已经厉呼道:“出去,看老娘这次不玩死他,敢拆我机关,我整不死他!”

邪美人被一吼,又听着黑疯子的话,整个人寒毛立起,玩死他?整死他?不好啊,很不好啊。

夜继续,一夜无事,晨日很快到来。

大战场外。

“你再说一遍,你给我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大呼,似有一道煞气冲上天空。

“走走走,再说一遍也这么回事,孕妇不能报名,不能报名!”守入口的弟子呼道,堂堂鬼嚎岭的区王是个孕妇,像什么话。

身后十三匪头子和轩辕黎大松口气,好啊,真心好啊,对滴,孕妇就是不能报名。

陡然,一声惊呼,就见景袖指着自己肚子猛地暴吼:“老娘不是孕妇!”

呃……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