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1章 脓包恶心脸

一路走来,只要到了晚上露营扎寨,总会有来打劫抢货的,男女老少皆有,有些大队伍,有些小队伍,反正总想凭空捞些好处。

众人对视一眼,迅速尾随跟上。

简陋的小客栈,泥墙切成,四周用木头拼接在墙上,看起来稍微光滑些,至于门,那就是一快厚重的粗布,边角装着泥沙,防止被风吹起,刮进泥沙。

此时,景袖等人已经收拾一番坐在二楼,一路赶来他们并没有碰见童泯宫长和红妖他们,想来是路上错过了。

此时,景袖等人所在的地方叫着鬼嚎岭,这里地势奇骏,一到晚上,岭里风声吹起,便犹如鬼嚎的声音响起。

这里是无人区的北边,黑域还在南边,但据最后的消息说,云奴老人他们一行最后出现的地方便是这里,云奴在这里,那么云战天自然也……

一想到,景袖忍不住激动起来,终于能见到了,终于能见到了。

正想着,厚重的帘布门掀开,一支五六人的队伍走了进来。

客栈烛火跳动一瞬,并没有被意外灌进的冷风吹灭,坚挺的继续亮着,柜台上的店小二也迅速上前招呼道。

“客官,你住店还是用餐?”

“妈的,当然是住店,大晚上的你让老子吃了饭睡风沙地里不成。”粗嗓子嚎道,是个梳着两粗鞭子的大汉,身上零零碎碎挂了些物件,腰间还挂了半张虎皮保暖,借着昏暗的烛光只能看见他满脸的沙尘。

被一吼,小二也不生气,点头哈腰的笑道慌忙招呼,在这里生存,当然要懂的委身求全,否则,一个不慎小命就没了。

五六人向二楼走来,脚上都穿着厚重的防沙靴,踩在楼梯木板上发出巨大的咚咚声,整个二楼都像是要倒了一般。

五六人寻了个位置坐下,刚好落在景袖众人旁边,端起桌上本来就备着的酒豪饮了起来。

“妈的,那死东西,怎么那么厉害,差点把老子整个胳膊都卸掉了。”喝了口酒,身子回暖,大汉便开始呼嚷道。

景袖等人细细听着,他们本来就为了在这客栈里,看能不能打探点出消息,一时间当然不会放过。

“哎呀,大哥,你今儿已经表现很好了,至少杀了六场啊。”旁边一身形稍瘦弱的男子呼道。

他话刚落,楼下又是一阵动静,一支带剑的队伍闯了进来,瞬间血腥味散在空中。

“小二,拿酒来,拿酒来。”一男子急声呼道,背上还驮了个人,看情形血腥味就是从他背上的男子飘出。

小二一愣,迅速张罗上。

此时背上受伤的男子已经被放下。

那人含上一口酒,噗的就朝地上人背上喷去。

众人这才发现,那倒地的男子背上竟然有条半米长的刀痕,看那伤口程度,怕是碰到骨头了吧。

辛辣的酒喷上,地上的男子疼的颤抖起来,背他的男人嘶声厉吼道:“妈的,你给老子撑着点,死了老子才不会给你送葬,老子带着兄弟们自己吃香的喝辣的。”没心没肺的话,才能更体现出男子情义。

景袖却**的注意到身边这桌人的气息变了。

果然。

“啪!”身披虎裘的大汉猛地拍桌,巨大的动静像是要特意引起楼下人的注意,整个人猖狂大笑了起来:“哈哈,我当是哪个没用的东西搞这么狼狈啊,没想到是吴老二啊。”

楼下的人一怔,抬首望来,队伍众人眉心齐齐一拧。

他们并没有出声,而是神色愤恨,地上那领头的男子眸光闪烁一瞬,也没搭理,而是转身继续朝店小二要着一些东西。

纱布,剪刀,药酒……都是些治伤口的平常药。

小二一愣,迅速去准备。

景袖旁边那桌的男子却神色狰狞起来。

“吴老二,带着你的手下赶紧滚,这里没你们住的地,堂堂手下败将也敢在这里出现,真是反了天了。”

楼下队伍突然一男子站出,不服大吼:“你得意什么得意,还不是战天大人的手下败将,今儿也不知道是谁,在台上连声吆喝求饶别废了他胳膊。”

景袖众人心头咯噔一跳,战天?

“妈的,小兔崽子你给老子再说一遍!”身边的人猛地拍桌站起,闹出巨大的动静,一点都不在乎店里其他人感受。

景袖也觉得烦了,她家宝贝也很烦,不断的踢着肚子抗议。

楼下反驳的人没了声音,似乎被领头的男子训斥了几声,也不搭理粗狂大汉,一心都在为自己的兄弟处理伤口上。

那大汉却不知收敛,眼里阴色露出,腰间的砍石刀一抽唰的就要朝一楼的人扔去。

都是些练家子,这一扔能没用上力气?

只是他刚刚动作,整个人似乎不受控制般猛地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到一楼,整个小客栈都在颤抖。

大汉惊恐的望着离自己三寸不到的砍石刀,整个人都吓的颤抖,反应过来,人唰的一下从地上跳起。

挥舞着刀咆哮:“哪个王八狗崽子,给老子出来。”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像是着了邪似的猛地飞起,砰的一声砸在客栈泥墙上,整个屋子都抖了抖。

二楼还余下的四人瞪眼,慌忙朝一楼跑去。

“大哥,大哥……”急呼,只是地上的人像是睡死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他们惊恐的打望着客栈,驮着昏迷的汉子急奔出了客栈,那模样像是见着鬼似的,不过一会,就消失在夜色里。

少了这几人,客栈再次安静下来,各桌人依旧用着粗简的膳食。

一楼,带剑队伍领头的男子四周看了看,最后眸光落在景袖等人身上,拧眉,向着身边的人交代几句,抬脚向着二楼走来。

微整下身上的青袍,拱手拜道:“多谢众位出手相助。”他说的众位,眸光却直接落在景袖身上,很有眼识。

景袖的眸光闪了闪,面罩下的嘴角轻勾,径直道:“问几个问题,抵过。”简单,直接,不需要你什么谢,交换而已。

男子一愣,低声道:“好。”

“你们从什么地方来?”

“岭城。”

“那男子

为何针对你们?”

“争王赛落败,欺人。”

“最后个问题,战天大人是谁?”

这个问题出口,对方愣了愣,思量一瞬才继续道:“无人区新晋势力战天,十日内打败三十二区王,即将收服鬼嚎岭。”

景袖的食指在桌面上扣了扣,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好了,你可以走了。”

男子一怔,也不停留,径直下了楼。

夜深邃着,月色皎洁。

得了意外的消息,众人迅速回屋。

“怎么看?”景袖道。

轩辕黎思索一瞬回道:“这么看战天大人并没有什么性命之危,而且现在还在无人区抢占了不少势力,应该很快会成为无人区一方霸主。”

“嗯。”景袖点首,这些东西已经显而易见,父亲没有危险,那她就放心多了,只是为何云奴会派人传回那样感觉的消息?他们的人呢?到底是什么状况?有没有与父亲见面?

想不明白,一切只有等到与云战天见面再说了。

再吩咐众人一番,便让大家离开先休息了,一切明日再说。

月色皎洁,只是屋里看不见,厚重的帘布已经挡上,耳里只有风声呼呼,那声音时大时小,还变着频率,听起来真的如同鬼嚎一般。

摸摸小腹,景袖喃喃道:“宝贝,你有没有想爹爹呢?”

他应该是想了,只是还不能出声。

同时,满腔思念的还有银泽龙族的北云霄。

这里的月也分外明亮,且住处落在半山,更接近天空,他手腕伸起,好似就能摸到月沿。

“怎么还没有飞回来呢?”北云霄喃喃道,银眸望着夜色。

一旁站岗的谷玉白峰不断打着哈欠,他们刚刚从秘境里出来,此时整个人像是变了个人,一身沉敛的气息,银甲银器,像是九天上的神兵。

“爷,要不你放我们出去见见世面吧,我们直接把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带给王妃,也省得你天天在这望鸽石一样等鸽子。”谷玉道,眼里冒着精光,好久没见到王妃了真的很想见面呀。

一旁的白峰点头附和,对滴对滴,放他们出去,他可以再见到偶像了。

北云霄斜睨了两人一眼,银眸闪过冷光,很不客气的道:“做梦!”

他都不能出去,凭什么这两小子能,要熬着也一起熬着,熬着天地道那群死老头出来削死他们。

北云霄愤愤想着,耳朵忽地一动,整个人都亮着,果见,半空飞来两团白色。

一只是血翼鸽子,一只是普通鸽子,两只唰的落到北云霄脚边,许是飞累了,一落地两只齐齐一倒,歪着个身子把脑袋垂到一边,那样子看起来像是累死了一般。

谷玉白峰看得稀奇,这鸽子还能有这么人性化的表现,果真是王妃养的,鸽子都不一样,一边就将早准备好的谷粒拿出来。

“来哟来哟,吃点长精神啰。”

两只本倒地的鸽子唰的立起,蹦跶着身子就去吃地上的谷物,北云霄却抓起血翼鸽匆忙朝竹筒看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