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90章 云战天的消息

给军队打造软甲,就是帮景袖,这事她当然愿意。

却是话落,山尖上一声疑呼:“皇,咱们哪把兵器丢了呀!”

邪美人的脸暗了暗,看来得真把这烦人的家伙送去当和尚了。

黑疯子疑惑,没丢?

晚风,冷月,春色即来,隐约能见墙头几株三色堇。

案桌前,景袖坐着,身上披了件凤纹锦裘,抬头望着天空,月宫铅华,落在她身上,像是给仙子渡了层荧晖。

“怎么还没飞回来呢?”她喃喃道,整个小脸皱在一起,娥眉间解不开的愁。

暗处的众人看在眼里,纷纷也是望着天,有些心急的干脆飞到城门上等,稍有点风吹草动就好来报。

只是这一等就是一夜,天边仍然没有白鸽飞来。

晨日,冷风吹来,耐不住身体的困乏景袖终于睡去,只是她刚睡不久,华夏风云宫门前就冲冲赶来一人。

他驾马而来,直接穿过宫门,来不及报,也没有力气报。

众人大惊,守将至暗处显出身形,唰的拦下,他整个人从马背上落下,众人这才看清,居然是紫竹云湾云奴老人手下中的一人,他一身血色,显然重伤命不久矣。

惊拓大惊,唰的闪身到他面前:“你怎么样?”

身边的赤影见此迅速朝偏苑子马甲的方向飞去。

“告诉小主,云主子在在无人区……”话未说完,整个人砰的倒下,涓涓血色从口中流出,咽了最后口气。

众人大惊,瞳孔放大,这……

风声越来越大,竹林沙沙声不断,有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便在景袖还在睡梦中时,一支队伍从华夏风云出发,他们驾着健马,马不停歇,向着无人区狂奔而去,领头的是童泯宫长红妖等人。

景袖这一觉直接睡到午时过后,精神恢复些,人也变的活拨了。

“岚姨,红妖她们呢,怎么一早上都不见人影。”尝一口小米粥,景袖随口问道。

低首的时候未见北云岚神色一滞,她放下手中准备给小战神做件小棉褂的针线,打趣道:“什么一早上,你自己早上睡过去了还不知道么,怎么见。”

景袖一愣,呵呵笑了起来:“是喲,睡糊涂了,那她们人呢,叫出来大家一起玩玩斗地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玩什么玩,你当大家都跟你一样闲啊,好了,自己乖乖在这把粥喝完,我去厨房看看熬的鸡汤,这会了,也该炖好了,咱小战神再过阵子就要出生了,得让他长的壮壮的,可不能像你一样,风一吹便倒。”

话落便出了屋子。

景袖坐在原处,眸光落在长公主背影上,光泽闪过。

去看汤需要带走针线么?

景袖再坐了会,长公主并没有出现,她起身,向着屋外走去,只是刚到门口,北云岚便出现上前呼道:“哎呀,进去进去,这大冷风的,也不怕把自己吹病了,你不爱惜自己身体,我们小战神可爱惜,快,进去坐着。”

一边道一边去扶景袖,景袖并没有动,而是

去握住长公主的手。

“岚姨,你不会演戏的。”

长公主一怔,眼里复杂的流光闪过。

晚幕十分,正是云霞成绸的时候,一支队伍再次从华夏风云出发,浩浩荡荡,那架势像是要征战千里。

宫门口,北云岚望着渐渐远去的队伍,脸色忽狞,一脚狠狠踢在宫门墙上:“北云霄,你丫个抛妻弃子的臭小子,还不回来!”

她话刚落,一只鸽子落在她脚边,羽翼扑腾两下,带着三根血色羽翼。

北云岚一怔,一把抓起地上的鸽子,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景袖!景袖!”呼喊,声音落在风中,她抢过路人的一匹马狂追而去,眼中急的泪花闪烁。

“景袖!景袖!”明明就在视线里,却怎么也追不上,且越来越远,身下的马匹被抽的生疼,一声嘶鸣,扬起马蹄停了奔跑。

“走啊,走啊!”北云岚急呼,身下的马却只在原地打转。

看着即将消失在视线里的虚影,北云岚急得将要崩溃。

“噗噗……”怀中的鸽子忽地挣脱,北云岚猛地一怔,抬头望去,得了自由的鸽子已经急速朝天边的队伍飞去。

北云岚呆滞着眼,嘴里喃喃念道:“对,对,追上她,追上她……”

这方,景袖的神色是从未没有过的坚毅,她一手驾马,一手摸在小腹上,眸中闪过欠意的光芒:“对不起宝贝,让你受罪了。”

小家伙没有动,也没有闹,像是了解了母亲的感受,这一刻意外的安静。

“主子,鸽子鸽子。”

正跑着,身边的匪豹子指着天空一阵急呼。

景袖一愣,抬首望去,手中驾马的动作不自觉停下,火云奔跑两步,很人性的停了下来,极稳。

鸽子飞身落在马头,展开翅膀,展示着它的三根血翼,像是在让景袖认清身份,它抬起脚,依旧是很人性化的动作,样子有点滑稽。

景袖眸光轻闪,迅速取过竹筒,急忙展开,手指长的信笺,熟悉的字迹,只有一句话。

“天冷多添衣。”

平淡的味道,景袖眼中的泪却唰的落下。

自从到了银月洲,她与北云霄总是聚少离多,这寥寥的几个字也成了她心中的慰藉,何时,她歃血暗王居然变得如此脆弱,可是,她却甘之如饴。

收好信笺,队伍再次出发。

无人区,他们来了。

东域南域相接,而无人区便在两域中间的东南方向,它的面积更有东域两个大,东域势力混乱零散,很少有较大的势力出现,像黑域这种存在已经算无人区的一方霸主。

无人区名唤无人,自然也有它凶险的道理,这里是一个随时都可能要人性命的地方,甚至有时候不需要理由。

这里充满危险,当然也不止人力的原因,这里有沙漠,有天坑,有流沙地……各种大自然的力量。

此时,无人区最北的一块风石境地,一支队伍正从入境口缓缓进入,他们头带遮避风沙的帽子,整张脸也用布包裹了一半,身上

穿着简单的灰袍,打扮跟当地的居民相识。

“等一下。”队伍刚要进来,一守境模样的士兵唰的拦下了整只队伍,他用剑戳戳队伍中马匹上的货物,很傲慢的道:“这批货运到哪的?”

队伍中一驼背的老头迅速上前,很懂人情世故的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悄然递上一支绣袋。

士兵眼中一亮,垫了垫,挺沉的,也不再问,挥挥手不耐的道:“走吧,走吧,一天天的,就知道辛苦本大爷在这查你们。”

老头露出白牙笑道:“谢谢大爷,谢谢大爷。”招一招手腕,队伍再次出发。

只是没走两步。

“等一下。”一声呼喊,队伍又被拦了下来,是另外一个身穿士兵服的男子。

他眼里冒着**光不断的打望着坐在货车边上的一人,视线上下来回的扫着。

“怎回事?怎么停下了?”刚刚收了好处的士兵又走过来,以为有什么油水再捞捞。

另一人朝他努努嘴,示意他看,收了好处的士兵依着视线望去,眸眼也是一亮,好漂亮的眼睛,像月宫宝石一样。

虽然只是露双眼眸,他们已能想到这面罩下的倾城模样。

两人的眼里都冒出**光芒,这敢在无人区混的大多都是男人,好就没有见到女人了,还是个这么漂亮的。

“你,面罩摘了。”没收好处的那士兵呼道,一边已经忍不住搓搓手,没有收到银子若能干上一炮还是可以的,也不枉他这么大风沙天在这站岗了。

“哎哟,爷啊爷啊,这是我小女染了重病见不得风寒呀。”队伍最前的老头跑过来呼道。

“什么见不得,本大爷就看看能怎样。”一手挥开,一手去扯女子面上的口罩。

“唰!”

容颜暴露在风中,那本来眼冒**邪光的两士兵一颤,竟然哇哇的大吐了起来。

“滚滚滚!快滚!”

大呼道,旁边的老头一颤,连声呼:“是是是……”

招手,队伍再次跑了起来,都过了好久,还能听见两人呕吐的声音,只是没过一会,两人齐齐颤抖,身子砰的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整个人像是突然暴病而死。

这方,队伍行到一处偏僻出,四周都是土巷遮挡。

老头直起了腰,众人也恢复了气息,看着依旧坐在马车上的女子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

“主子,你能换张脸么,实在太恶心人了,你没看见刚两人都被你恶心的吐了吗。”匪豹子劝说道。

是恶心不是恐怖,实在是因为那张脸长的太特速了,泛黄泛白,坑坑洼洼,还一个个豆大的脓泡在脸上,有些已经破了,泛黄的脓液已经流了出来,能见里面的白头。

景袖斜睨他一眼,悠悠道:“恶心人还不好吗,省的有人连孕妇的注意也打。”一边道一边从车上跳了下来。

明明是轻盈的动作看的众人齐齐一哆嗦上前,恨不得把地上铺上人肉垫。

“好了好了,走,赶紧找个地方住下,省得夜里不太平。”景袖道,一边向着巷口走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