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9章 兵器阁招贼了

长公主一愣,笑回着道:“能,这是信鸽,飞再远都能找到路的。”

景袖喃喃:“那怎么现在还没飞回来?都三天了。”

银泽龙族。

熬了大半早上,连族会都没有去开,北云霄终于把上千只鸽子的腿上都绑上了回信,看着满屋叽咕叽咕望着他的鸽子,北云霄摸摸头上的热汗,轻声道:“乖哦,把消息带回去。”

他应该庆幸,庆幸这里是上千只,而不是上万只。

鸽子瞪着小圆眼,扑腾着翅膀,似乎在表示同意。

开门,白鸽唰唰的飞起,一旁了解了些情况的龙一和圣影不断朝半空扬着谷粒:“宝贝们乖哦,快回去,好好带信哦。”

北云霄的银天宫本来就在半山上,且位置高出银龙殿一截,处在整座山峰的最高处,这一瞬密密麻麻的鸽子盘飞在半空,情形好不壮观。

三声梵天钟敲响,银龙殿里的族会散场,银泽龙族族人依次走出,看着头顶的鸽景,齐齐一怔。

龙老眉头狠狠一皱,厉色呼道:“怎么回事?”

很快一银甲龙兵出现,是早上帮北云霄找谷粒的那位守将。

他躬身禀道:“龙老,龙主说让你们别大惊小怪,这是他新养的鸽子。”

龙主养的?众人面面相觑,龙老已经袖袍一拂,气冲冲走开,作为一族龙主,不开早上的族会就算了,居然还有闲情养鸽子,臭小子,真当自己是龙主就无法无天了。

这方,又是一日等候无果,景袖也懒得再写了,不过整个人都阴沉着脸,吓的众人提心吊胆。

“那个,丫头,吃点小米粥?”长公主道,也是惊恐。

景袖鼓着腮帮子:“不吃了。”话落,抬脚往屋外走去。

现在的景袖已经有近五个月的身孕,因为之前的身体娇弱,小腹也才开始鼓起,不过短短三日,已经有很大变化了,众人皆看在眼里,这一动作,吓的众人提心吊胆,门外的王者之师唰唰落下,他们护在四周,那样子,仿若景袖若走路不慎跌倒,他们要立马冲上去当人肉垫子。

景袖或多或少知道众人心思些,心头生暖,却也管不住自己的孕妇病。

气冲冲的朝又来嚷嚷的毛老头方向走去。

拐过个小弯,眼前的景色便开阔起来,这整个华夏风云宫的道路都用最简单的路线延伸,或横或竖,绝没有什么弯道,当然,这也是为了照顾某人。

她一出现,几只小犬先汪汪汪的跑了过来,蹦蹦跳跳,很是欢喜。

翦羽也一路小跑跟着,轩辕黎就更不用说了。

望望面前的小鬼头,三日时间,这小鬼的脸上多了些稚气,看起来很是可爱,景袖点首,这才是孩子该有的模样嘛。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在我华夏风云宫住下,等过些时候这宫里还会多几个哥哥妹妹,到时候跟你一起玩。”她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已不见刚刚的恼色。

小鬼头一愣,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他自从被爷爷收养后就一直住在远离人群的地方,还从来没有什么伙伴呢,不

过……眸光暗了下来:“爷爷……”

景袖一怔,心思通透,摸摸他的小脑袋,道:“去玩吧。”剩下的她来。

小鬼头点点脑袋,与“跑的快”跑开了。

景袖眼里闪过狡黠的光向着吵嚷的地方走去,好像宫里养个驯鸽人也不错。

一场威逼与利诱的交战,养鸽毛老头哪是景袖的对手,不过他也提出个要求,要让他在这宫里建一座树上房子,他家的鸽子喜欢歇在树上,景袖自然不会阻拦,到后来豪气一挥手:“不用建,我把你把原来那栋给你搬回来。”

搬房子,就等于搬树,那可是颗参天大树啊,还得保证搬过来能种活。

赤影等人哀嚎一番,认命的去干大事了,谁叫孕妇最大呢。

景袖摸摸鼻子,神色微窘,后来摸摸肚子,一副严厉的模样教导:“你看见了没?以后可不能像他们一样吃不了苦啊,你可是战神的儿子,以后要跳起大梁。”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景袖觉得肚子跳了一下,整个人神情都变得亮晶晶的,她没有惊呼,而是转身小跑回屋子,这感觉必须得跟北云霄第一个分享啊。

日子如是过着,而神羽阁这方。

连续十日,兵器堂里都没有动静,无数身着紫甲的卫兵天天围在这处,神色尽是好奇。

“散开,散开。”华容呼道,从人群中走出来:“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这是能随便围观的地方吗?小心里面的人出来,长刀一挥,了解了你们。”他一边道,一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众人神色一颤,忽又有恃无恐的凑上去。

“守尊,那女子到底是谁啊,是不是咱们的夫主?”

“是呀是呀,看皇那么紧张的样,好像很重要呀。”

“对对,皇前几天让我带她去宝云阁里,里面的东西随便挑啊。”

“……”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竟是八卦,难得他们神羽殿除了制造兵器还有其它事情可以聊了。

“啪啪……”一个个暴栗子敲过去,华容一脸恨恨的道:“你们这一天天的,不好好练兵器就知道说主子闲话。”

众人嘿嘿笑着,谁叫这么无聊嘛。

华容教训完,本来正经的神色忽地一收:“嘿嘿,来来来,我跟你们说啊,这里面的黑疯子可是……”

“砰!”门房炸开,碎屑冲了一地,可这是灌了铁水的门啊。

众人瞪眼,屋里的情形也露了出来。

黑疯子随意坐在地上,头发乱糟糟的,身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零件,或元石,或金铁,或青矿……屋里一只大融炉里还冒着滚滚白眼。

她眼睛充血,神色却异常兴奋,手里拿了枚薄刃把玩着。

这薄刃有些人看见的是黑色,有些看见的是白色,有些人看见的是红色,有些人看见的又是泛着蓝光,巴掌大小,与之前的银兰血刃相同,刃角上纹着景袖专属的兰花图。

“哈哈,成了。”她一边呼,唰的就跃起身,抬脚就往屋外走去,一身邋遢的样子完全落在众人眼里,不是说这女子挺

漂亮的吗?怎么?

众人心头疑惑,也没有谁敢问。

黑疯子已经走出屋外,大步步入紫鸢花中。

这紫鸢花是铺满整个神羽殿的,满山都是,里里外外,放眼下去,整个山谷都是梦幻紫色。

华容瞧着她的动作一怔,慌忙向着邪美人的寝宫赶去,看这架势这疯王是要离开了呀,不行不行,主子还专门交代过呢,不能离开,绝对不能离开。

寝宫。

“皇,疯王出来了!”一呼,邪美人唰的出了屋子,不同往日,他身上穿着白色的锦袍,锦袍上用简单的紫线勾勒着紫鸢花,浅紫色的玉冠束发。

“出来了?”他急急道,这或许是第一次在邪美人的脸上看到急色的表情,以往的他从来都是一副邪魅闲适的模样。

不等华容回他,身形就唰的飞走,等了这么久可算是出来了。

“哎呀,下山了,下山了。”华容身后急呼,飞了一半的身影一滞,唰的改变方向。

狭小山道上,黑疯子大步走着,一脸喜色,这个给小袖儿,她用着一定顺手。

正想着,面前唰地落下道身影,视觉的冲击让她一怔,些许惊艳。

邪美人看着眼前的邋遢女人神色一怔,脸上瞬间又黑线无语,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

以为邪美人是来要感谢的,黑疯子眼里黑光滑过,摇摇自己手里的薄刃道:“谢了。”

话落,一个闪身,便越过他的身形。

邪美人一怔,羽眉一拧,深呼口气才呼道:“等一下。”他话声悠闲,浑身气韵又恢复成那邪魅张扬的模样。

她好姐妹说了,这人是个冷心慢热的人,得慢着点来,且不能让她察觉到自己的企图。

被叫住,黑疯子微怔了下,面上闪过不耐才转身道:“有事?”她双手抱着胸,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仿佛以往的交情都没有过一样。

邪美人紫瞳里流光一闪,清风吹起他的墨紫发丝,俊逸如仙的模样。

紫瞳凝望着黑疯子,这一瞬黑疯子眉心微蹙,心底生出些不自在,有些慌乱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让她有些不适。

转身继续赶路,不说话拉倒,她才没有闲心在这玩对眼。

“帮我个忙。”邪美人又呼,黑疯子这才停了身形,转身:“先说?”

“帮我在兵器阁里装些机关,那里太不安全了,前两日招了贼。”

这话一路,刚赶到这处的华容一怔:“什么!兵器阁招贼了!”这可怎么得了,一时间也顾不得听墙角,唰的转身朝山上飞回。

兵器阁,那可是重兵之地啊,若招了贼,神羽殿制造的兵器落到外人手里,不得了,不得了啊。

邪美人眼里的冷光转瞬即逝,他看着黑疯子静等答案。

黑疯子也望着他,似乎在判断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建好后,我给你重金报酬,且许诺你,等你把耀天的军队运送过来,给他们每人打造一副软甲。”

“好!”话落,黑美人立马应道。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