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8章 千里情缘

景袖满意的摸摸小腹,似乎要将自己的喜悦传给小宝宝。

“嗷呜……”一阵低唔,将军美人从门口挤了进来,景袖一望瞳孔瞪大。

两只摇着威风凛凛的脑袋走进来,然后抬爪落在景袖的案桌上,啪叽一声,嘴里的两只大肥鸽子落下。

那样子像是在给她显摆它们的成果。

景袖嘴角抽搐,戳戳桌上的鸽子,还好,还有气,在动,一只更是贼精,居然诈死,看自己得了自由居然一个翻身猛地飞起,只是动作太急,狠狠的撞在门框上,啪叽落下。

景袖悠悠看着,黛眉挑的老高,这么聪明的鸽子怎么可能只有一只能飞去银泽龙族呢,她想着,手腕缓缓从桌下拿起,摊开,一枚灵巧的哨子便出现在手心。

“嘿嘿嘿嘿。”她笑着,像是偷了腥的猫,整个眼都闪亮着。

时间随风,一晃便是三日。

银泽龙族,一处隐世之地,若是这里的人不想,那么任何人都发现不了这里,层层阵法,层层山水,即使有人误走进来,也会被送出去,这里有一条回头道,没有银泽龙族的人带领,任何人都别想通过。

此时,山云环绕间,一处连绵铺开的银色阁羽若隐若现在山中,它的四周萦绕着白雾,看起来就像落在天宫,不仅如此,它整个阁羽排开的样子是条龙形,龙首,龙身,龙尾,在配着它的银色,远远看去,这就是一条腾云在九天的银龙。

依稀有水声落出,那是远山上的天泉,长百米的银白瀑布现在半空,雾气蒸腾,像是银龙吐出的龙息。

“咚咚……”宛如九天传来的梵钟之音。

无数的银甲龙兵飞出,他们像着龙形阁羽而去,迅速聚集。

此时,银龙殿里。

众人聚集,上首,龙老,北云霄端坐,下方,三十二位长老,百名族人,千名银甲龙兵,依次排开。

气氛严重,像是商议着大事。

“这凤主出现了两人,凤星也确认无误,我们银泽龙族到底护谁?”一年迈的族人说道。

其他人沉默着,他们龙皇凤后一家,相护了千万年,这是第一次出现了此等状况,这问题打乱了他们一直恪守的血誓,难以抉择。

龙老也是拧眉着,转首,向着身边的北云霄看去:“银天,你怎么看?”

本来就不感兴趣的北云霄抬首,道:“随便看。”要不是答应了这老头子的要求,他早就走了,再忍个半月就好了,等天地道那些老顽固出来,他就可以去找袖袖了。

他话落,大殿静默,众人纷纷无语,龙老更是吹胡子瞪眼,这死小子,不就是气他上次天地道那群人撤销了他身份嘛,再说了,他又没真的下死命令抓人,否则他自己就不会出山了。

不过现在天地道有人已经对他们银泽龙族有了意见,要真撕破了脸,这方天地还不知道如何变化呢。

世人只以为他们银泽龙族身份高贵,是驻守天地道唯一的守将,其实他们不知,这方更有一番血雨腥

风,那混乱程度可是一点都不比外面少。

正讨论着,大殿一阵扑腾声音,是一只白鸽飞了进来。

银泽龙族会有白鸽飞进来?众人诧异,也齐齐望着,就连北云霄都投去眸光。

众人并没有动作,鸽子打了几个旋飞着,似乎在想送信对象,小眼珠子扑腾一圈,落在了银龙台阶上,偏着脑袋看了看北云霄,然后一喜蹦跳着上了台阶。

龙老拧眉,什么时候他们的族会这么不严肃了,一只鸽子都能转移人注意力,袖中生风,一拂,地面刮起道劲风,刚蹦上高台的鸽子唰的飞起,不过它身形极稳在半空转两个圈后,扑腾着翅膀飞起,身姿矫健唰的朝北云霄冲来,龙老更不爽了,龙主不听话就算了,一只鸽子也来起他。

袖腕再一拂,鸽子呈抛物线飞走,啪的撞到殿门上,龙老没有下死手,他一德高望重的人难不成还与一鸽子计较。

鸽子被撞的发晕,摇晃着脑袋在地上扑腾一阵,等到恢复了精神,羽翼一张,整个鸽子犹如长鸿啾的一声就再次冲来,仿佛与龙老较上了劲。

众人看的啧啧称奇,龙老更吹胡子瞪眼了,北云霄眼里闪过流光,在龙老又出手的一刹,他袖腕一撩,挡去劲风,鸽子如愿以偿的飞来,落在北云霄身上,然后很人性化的抬起脚腕:“喏,你看看。”

北云霄瞳孔一怔,但很快恢复过来,取过它脚上的竹筒,然后缓缓摊开,只是一眼,北云霄抱起鸽子唰的冲出了银龙殿。

只余若干人等呆滞在原处,面面相觑,龙老的眉拧的更深了。

这方,精美宫殿,北云霄开门而入,一拂殿门唰的关上,尾随而来的龙一圣影瞪眼,想了想静静的守在门前。

坐下,摸着熟悉的字迹,北云霄的嘴角缓缓勾起,笑中带着泪,带着安心,虽然早就知道她会没事,可也来不及此时这简短的信笺来的重要,他的袖袖啊,居然想到给他写信了。

宣纸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小字,虽然小,但依旧能看出执笔人的狂傲之风。

“霄,袖。”只有两字,再无其它,北云霄却明白着这心意,他们的名,写在一起,不用道尽万语,这两字便足以,他似乎看见了她焦头思虑的模样,他的袖袖何时有这般暖人的心思。

只是……

翻转过来,一个肥嘟嘟的婴儿图,寥寥两笔勾勒出来的,这是什么意思?

不解,宣纸看了又看,待过了许久,才执笔坐下,一手摸着蹲在手边的鸽子,思虑着。

屋外。

“你说咱主子杂这么激动啊?”圣影眨巴眼道。

龙一眸闪了闪,没有回答,他杂知道。

被无视,圣影觉得无趣,摸摸鼻尖心中怨到,那几个兄弟咱还没有出来,他们可比这冷面家伙有意思多了。

都大半年了,也该学有所成出山了吧。

正想着,云雾中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看方向,听声音,是……

屋里,北云霄的眸也闪了闪,忽而嘴角轻

勾笑起。

夜中,月色高挂,大白鸽子饱餐了一顿,唰的飞上天空,身形依旧极快,准确的穿过回头道,穿过山水峰,穿过百转阵……

只是这等待的三日,景袖已经耐不住心思,一批批鸽子飞起,它们随着风,向着银泽龙族急速而去。

只是这些鸽子确实进不了银泽龙族,它们徘徊在上空,不断飞着。

而血翼鸽子的飞出,让它们眼睛齐齐一亮,一阵诡异的交流后,本是反向的血翼鸽子带着鸽群向着银泽龙族进军。

晨色,天还未亮,刚刚睡下的北云霄被一阵叽咕声惊醒,开门,便见满地的鸽子,密密麻麻,怕是有一百只,天空还不断飞来,连镇守这方的银甲天兵都神色大慌,因为有外敌入侵,结果一见是鸽子。

“龙主,这……”

北云霄揉额,招招手:“没事没事,我养的,我养的。”

龙主养鸽子了?银甲天兵惊奇,也没有多问,老老实实的退到暗处继续守着。

此时天还未亮,银泽龙族还少有人醒,连龙一圣影都还未出现。

北云霄打开门,一只只鸽子蹦跳进去,他有招招手,对刚刚的银甲天兵道:“去,弄点谷粮来。”

对方一愣,迅速去办。

而北云霄蹲地,开始一只只拆着鸽子脚上的信筒,果然,所有的信笺只有两个字,霄,袖,而背面的小孩脸有些不样,时而笑,时而闹,简单两笔,已经将神韵勾出。

望着满屋子的鸽子,北云霄也忍不住感慨,袖袖这是有多闲啊。

景袖确实挺闲的,从第一只鸽子飞走后,她便开始坐立不安,再后来便又开始写,无音哨一吹,果然有鸽子飞来,景袖哪管那么多,直接放走,一只只,基本都没有停过,众人见着孕妇这么安生,当然不会阻止,还主动研墨伺候,写点字好,写点字好,以后生下来小战神是个书法家。

不过,这可气坏了毛老头,第一天后便发现了他的鸽子不对劲,气冲冲的杀到华夏风云开闹。

听,现在外面还闹的起劲呢。

“臭丫头,你给我出来出来,你把我鸽子呢,鸽子呢!”

“死丫头,还我鸽子,还我鸽子。”

“哎哟喂,我的娘额,我的鸽子额,没了你们我咋活咋活呀。”

角落里,翦羽抬眼瞄了瞄,继续跟几只小犬玩的开心,半月时间不到,小幼犬都变成大犬了,长的极快,他和轩辕黎正讨论着驯练计划。

这嚎啕当然传进了景袖耳里,众人嘴角抽搐,景袖云淡风轻,她瘪瘪嘴道:“什么养鸽高手,也不咋滴嘛,就一个破哨子就能下命令。”

众人嘴角抽搐,却点头附和:“是是是,凤主说的是。”姑奶奶,你抢的可是无音哨啊,连人的三魂七魄都能被控制的无音哨啊。

不过,这灵器百年前就消失了,没想到现在是被用来驯鸽子了。

景袖话落,又转首对着长公主问道:“这鸽子飞出去,真的能飞回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