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7章 满天飞

景袖烧不了树也是窝火,借个鸽子而已,哪那么小气,又不是不还,再说了,她娘亲又没说不还,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嘛。

十八年,说不定鸽子早就被养的白白胖胖下崽子孙万代了。

这老头,真是块榆木疙瘩。

两人在树上打的起劲,看的树下人心惊肉跳,连端着晚膳走回来的小鬼头也是一脸错愕,师父好久没这么运动了,身子骨原来还这么健朗。

“你给我走不走,走不走。”毛老头发怒,身上的鸽毛因为打斗,已落了个干净,整个人露出身形,这确实是个老头,穿着一身最普通的青布麻衣,头发花白,看起来就跟到了迟暮之年那些普通老头没什么两样,可这一身功夫实在让人咋舌。

“你到底借不借,借不借!”景袖发怒,她今儿非要只鸽子,非要一只,她就是要飞鸽传书问问北云霄。

“你丫的都身份恢复了还不回来!”

“你丫的知不知道老娘怀你种了!”

“你丫的是不是看人家新凤主了!”

请原谅孕妇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

“不借,就是不借!”老头吼道,孕妇也不借!

这一吼,景袖居然唰的停了动作,飞身而下,唰的就往来的方向回走。

众人瞪眼,这是……疑惑,却也迅速跟上,留下原地的小鬼头和毛老头瞪眼,半响,半老头喃喃道:“那丫头的血脉应该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主吧。”

疑惑,夜风即来,等到晚幕天色,毛老头还摸摸胸口一脸受惊未安的表情。

不过,一夜无事,让他些许意外,等到第二日就……

“对准了,全部给我对准了!”景袖呼嚷,招手命令着。

密密麻麻的人,整个华夏风云宫的守将都被搬了过来,连童泯宫长,斩馗,天涯等人都在,他们拉着黑弓,箭头齐齐对着毛草屋,那架势像是要把茅草屋射成个窟窿。

长公主红妖摸摸冷汗,这孕妇的脾气是不太大了些。

“你们你们,给我住手,住手!这是想干嘛!想干嘛!”大呼,毛老头整个人都气的哆嗦,身后小鬼头见识极快,唰的飞走了,他可不想被射成马蜂窝,至于师父,安啦,没事的。

不过鸽子……

这一闹,还未睡醒的鸽子唰唰飞起,扑腾着翅膀混乱一片,身上的羽毛唰唰掉落,看的毛老头肉疼大呼:“哎呀,别慌,别慌呀。”

这些有羽翼神风的鸽子可不比普通鸽子,一只新的羽翼要长两三年才来完全生好,而且还得经过梳羽,修形,固翅等工序,繁杂的很呀。

“哼,想干嘛,想烧了你的鸽子窝,想吃烤乳鸽。”景袖冷呼,手腕一招,身后人齐齐动了,锋利的箭头上装上一个个侵了油的草头,火折子一点,轰的燃烧了起来。

满眼的火,那架势是非烧不可了。

一个人好挡,可这上千人呢,更何况还有这些染火的箭呀。

老头气的不行,嘴里还连声呼:“可恶,可恶,跟你娘一样坏的很,坏的

很。”

景袖黛眉一拧,手腕一扬:“烧!”

众人顿时精神一震,就要动手。

便见树上的老头居然唰的掉到地上,鼻涕一抹,居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哎哟喂,我这可怜的命哟,可怜的命哟,养个鸽子都不成哟,这什么世道,什么天呀。”他嚎啕着,眼泪更是飚了出来,哗哗直流,看的众人齐齐一滞,心里生出些同情敢,他们这么逼一个老头子似不似太不应该了。

毛老头一边哭着,一边拿眼角瞄着众人,看着微微动容的景袖哭的更凶,下一瞬,瞳孔猛地放大。

就见景袖手腕一扬,唰的从身边人手里取过还燃着火的弓箭,拉弓,箭脱弦,射出……

“呀,住手,住手,我借我借!”惊恐,老头猛地从地上弹起来,一边呼,一边去拦那箭羽。

只是……

就见一道冷风吹来,那本来如长鸿贯宇有力的箭矢居然在即将要碰上他的一瞬,啪的一声落到了地上,箭头的火苗嗤嗤两声,没了动作。

毛老头瞪眼,景袖已经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很满意的道:“这就好了嘛,早说不就没这么麻烦了。”

话路,飞身上了梧桐树,她昨儿可是看过了,那小破屋里还养了几只大肥鸽子呢。

身后华夏风云众人也走上来,赤影还很善良的安慰道:“受惊了,受惊了,瞧,这火燃不起来的。”

一边道,一边拿手里的箭羽放在一截枯草上,燃火的箭羽挨着枯草,嗤嗤两声,竟然没有燃起,而是唰的熄灭了。

众人大笑走过,凤后那么善良的人,哪有那么狠心,这只是用点非常手段呀。

原处,毛老头气呼腮帮子,一旁小鬼头瞪眼,忽又感慨,看来师父这辈子都要栽到凤家人手里了。

能借鸽子了,众人自然精挑细选,毛老头也算说话算数,无音哨一吹,上万只鸽子飞回来,密密麻麻的落在各处,整个天空都黑压压的。

这……挑哪只好?

众人拧眉,景袖黛眉也是拧紧,转身对着身边还气呼呼的毛老头问道:“你这些鸽子哪只能飞去银泽龙族?”

“银泽龙族?”毛老头微微诧异,忽又瘪瘪嘴哼道:“我答应借你鸽子,又没答应帮你选,也实话告诉你,这上万只鸽子里只有一只认得去银泽龙族的路,至于哪一只,你自己选吧。”

话落,脖子一扬望天,哼,意思就算你再威胁我也没用。

景袖眸子眯起,抬头看满天鸽子,这要选哪一只?去银泽龙族……

众人也议论思索着,这每一只都长一样,他们怎么知道选哪一只。

没有办法,便打起小鬼头的注意,小鬼头正跟一只小幼犬玩的开心,这是景袖打算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带来的,将军美人还不知道呢,从昨儿起好像也还没见过两只。

“喂,小朋友,你知道哪只能去银泽龙族么?”匪豹子蹲下身问道,摆出一副慈祥友爱的笑容,只是他本来就长的凶煞,还有只鹰爪,吓的小鬼头唰的躲开。

长公主拧拧眉,也走过来:“你告诉我们好不好,我们华夏宫里还有四只小幼犬两只大的呢,你若告诉我,到时候带你去玩。”

“真的?”小鬼头微微动容,呼道,虽然一直都是老气横秋的模样,但还是孩子心性,师父又只知道养鸽子,他自己无聊的很。

“翦羽。”他刚呼完,毛老头的声音响起,小鬼头一怔,低下脑袋。

“你告诉我,我把这只小幼犬送你。”景袖忽地出声,一脸硬色,反正她今儿就是要鸽子,至于小幼崽,有将军美人在,还怕抢不回来?

“带银圈的那只,有龙纹。”小鬼头瞬间出卖毛老头呼道,鸽子反正能回来,可是小幼犬离开就回不来了。

“你!”毛老头跳脚,胡子吹起。

众人眼睛齐齐一亮。

“找!”飞起,在半空不断寻着,上万只鸽子这有些难度,可是他们今日来了一千人呀。

便见满天的身影飞来飞去,这些鸽子是毛老头特训,没有命令也不会离开。

不过一会,便有人呼道。

“那只,那只!在梧桐树上!”

众人顺间转身,齐齐就要涌上,看的毛老头一脸骇色:“住手,住手,我给你们找。”

他惊呼,同时口里的无音哨一吹,便见梧桐树枝上一只雪色白鸽朝他飞来,扑腾着翅膀落在他手臂上,眼眶泛红,更让人意外的是,它翅膀张开的一瞬,能见着它羽翼里还藏了三根红色羽翼,雪的颜色,泛着流光,一看就是灵目生物。

众人动作停止,景袖眼睛在毛老头的无音哨上扫过,然后飞身将白鸽握在手心,宝贝鸽啊。

“哎哟喂,你给我小心点,小心点啊。”毛老头急呼,景袖已经招招手转身离开,有个鸽子,谁还管养鸽老头。

队伍很快离开,毛老头还站在原处,嘴里喃喃道:“应该会还回来吧。”

小鬼头眨巴下眼,转身去逗弄自己的小幼犬,他叫翦羽,那他的小犬就叫“跑的快”吧。

翦羽跑的快,嗯,很好。

景袖这方,她瞪着铜铃眼盯着案桌上的鸽子,小脸笑眯,看得对面的长公主摇头轻叹,似乎景袖怀孕了,脸上的神情越发俏皮了,整个人也要孩子气些。

午时,月央阁里,景袖咬笔思索,写点什么好呢,真的要问他那三个问题?可是怀疑夫君是不是太影响夫妻感情了。

一下午,月央阁里都没有动静,众人也大呼口气,折腾两日的孕妇大人终于安生了。

现在他们华夏风云宫其实什么任务都没有,什么西皇二族勾结?什么南皇新凤?都没有放在眼里,他们只有一个目标,让景袖好好养胎,然后生出小宝宝,一切万事大吉。

所以当秦可惜听着消息说华夏风云宫没有异动时,整个人气的黑脸如锅。

她可是要好好为她准备场大戏呢,怎么能没有动静!

夜色即来,等月色刚刚升起的时候,一只白鸽终于从月央阁出发了,它扑腾着翅膀,落入夜幕,身形如鸿。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