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6章 不借,就算你是凤主

玩的欢喜,两只往草笼里越蹿越深,众人也没放在心上,谁都知道景袖这两只爱犬有不同凡响的实力。

不过小半会,风扬便飞了回来,不过不是一人,而是带了个小鬼头。

小鬼头年龄与“壮志凌云”相仿,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飞身落在他们面前,不等景袖等人出口,他便双手叉腰开门见山道:“师父的鸽子不借。”

众人愣了愣,瞥见已经开始脸色转冷的景袖纷纷冒出密汗。

景袖的眸子缓缓眯起,红唇微启,道:“真的不借?”

小鬼头脑袋一扬,更是傲气:“不借,就算你是凤主也不借。”

对于小鬼头知道她身份,景袖微愣了愣,这也是风扬带这小鬼头来的原因,他飞进去没过多久就看见了这小鬼头,还没出声,这小鬼就呼道:“鸽子不借。”那傲娇的神色仿佛早就知道他们会来,在等他们一般,所以他思量一瞬,也不多说,直接带了这小鬼头过来。

景袖抬脚缓缓向前走动,周围的冷气已经开始凝固,小鬼头像是没看见她的脸色,依旧一脸傲色的样子,不见丝毫恐惧。

此时,她们中间隔了一条灌木带,景袖在外,小鬼头在里,都是一身架势。

“师父说了,鸽子……啊。”小鬼头刚又出声,话还没道完,猛地惊呼而出。

“啊,你放开我,放开我。”惊呼,整个人被景袖倒拎在手里,景袖还嫌不够,拎着他的小腿腿摇晃起来。

“借不借,借不借,你给我借不借。”

她摇晃着,实际上也没用多少力气,只是让小鬼有些头晕而已。

众人看的头抹冷汗,凤主真是越来越……怎么说呢,爱闹了吧,这要放在以前,直接手腕一扬,扔飞了吧,现在居然还这么斗气的动作。

被摇晃,小鬼头老气横秋的傲气顿时没了,但也不服软,咬着牙硬是不松口。

景袖眸闪了闪,忽地停了动作,眼里闪过狡黠精光:“哎呀,不知道这倒掉在东正山的效果如何?我听说呀,这东正山顶生了颗悬崖云松,长的可好了,形容龙态,整个树枝都攀附在悬崖峭壁上,那云松下面可是万葬深渊呀,在那里欣赏欣赏风景一定不错。”

小鬼头颤了颤,眼里一闪惧意。

“风扬,去,把他挂上面去,让这小家伙吹吹山风,那里的空气可清新了呢。”景袖又道,风扬大步上前,眼里也是无奈,主子居然会恐吓小孩子了。

伸手,就要接过,小鬼头不干了,摇着身子猛地大呼:“啊,你放开我,放开我,我问问师父,再问问师父呀。”

景袖眼里精光一闪,很是满意,手腕使力,便将小鬼头翻了过了,身体着陆,小鬼头还有些不适应的感觉,晕晕乎乎,心头暗骂,什么凤主,就是个疯女人。

他愤愤的小眼神自然落在景袖眼里,景袖也不在乎,被个小鬼头闹两句而已嘛,少不了块肉,而且这孩子活拨点好,有生气。

知道自己逃不过这

人的手,小鬼头也不乱动心思,还真老老实实的带着他们前行,反正嘛,以师父对凤后的态度来看,借她女儿鸽子,不可能,不可能呀。

队伍很快消失在这片,越走越深,还真有些进入野草苑的感觉。

他们前脚刚离开,树林里蹿出两道活拨的身影,是将军美人,两只大眼珠转呀转呀,疑惑的四处张望,嘴里还扑腾扑腾,两只鲜活的大白鸽子,隋着它们的扑腾,掉了一地毛。

这方,众人走了一会,依稀有座简单的屋子露出影子,枯木和各种干草搭成的,有些风雨欲倒的感觉,另人意外的是这屋子还是搭在一颗参天梧桐枝丫上,看起来倒是挺有意境,不过最引人注意的不是屋子,而是屋子周围密密麻麻的鸽子。

它们歇在梧桐枝丫上,或蜷着脑袋睡觉,或偏着脑袋听周围的声音,晃眼一望,怕是有上万只,连房顶上都白压压一片。

“师父,凤主来借鸽子了。”小鬼头对着屋子扯着嗓子一喊。

空气静止了一瞬,连那些鸽子都齐齐片头看来,那小眼里好像写着惊悚。

景袖纳闷,怎么觉得这些鸽子很有敌意的感觉呢,不等她想法落实,那摇摇欲坠的简陋屋子居然一声炸响,惊的众人都以为它要散架。

它没有闪,摇晃两下,居然坚挺了下来。

不过……

“不借!有多远闪多远!”惊天动地的炸响,整个屋子又抖了抖。

景袖拧眉,众人面面相觑,小鬼头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他小身子一跃,蹿进草丛里,瞬间便没了身影,哟哟,得去准备晚膳了哟。

原处,景袖拧眉,望着一树鸽子:“你们有谁懂养鸽子不?”不借?不借她就抢,抢完了再驯。

这奇怪的想法众人是不知道了,齐齐摇起头,养鸽子?不会啊。

瞪眼,视线又落在景袖身上,凤主应该有办法吧。

景袖确实在想办法,她养过蛇,养过虫,养过犬,连鳄鱼都养过,地上的动物顺手拈来,可这天上飞的……

脚步抬起,向着树上的鸽子靠近一步,万只鸽子,竟然齐齐后退一步,那动作颇有些不可思议。

众人挠着脑袋不解,难道这鸽子也知道凤主**威?

景袖的眉皱凶,这样她怎么驯鸽子?

“去拿点谷粮来。”景袖道,先利诱下总行了吧。

风扬一怔,迅速领命而去,不过一会就找回一小袋谷粒豆子,金灿灿的颜色,看起来很是诱鸽。

景袖拿谷粮出来,鸽子们的眼似乎真亮了,不过并没有上前,而是叽叽咕咕一阵,竟然飞走了,上万只鸽子,全部飞走,那场面,连长公主都看的咋舌,她家侄媳妇的威严是不是太厉害了些。

一只鸽子没**成,还全部飞走了,景袖的整张脸暗下,挫败感很严重。

“哼,跟有些丫头一个样,还是这么蠢笨。”一奚落的声音响起,众人寻声望去,不知何时,那摇摇欲坠的屋子门

前站了一个老者,不,准确的说是一团毛。

他周身铺满厚重的鸽子毛,一层一层,连本来的衣服都看不见,头上脸上也全是鸽毛,只依稀能见他冒着精光的眼。

他奚落一句,悠悠的从屋子走出,不是下树,而是向那些手臂大的树干走去,他手上拿了把条帚,一点点扫着树干,崎岖不平又危险的树枝,他居然走的如履平地,更甚至到了有些没有树干落脚的地方,他身子落在一片梧桐叶上,轻盈的像是浮在半空,风一吹,他整个人随着脚下的树叶晃动。

这功夫看的众人眸光一深,这硬抢鸽子的事看来是泡汤了。

景袖微拧下眉,思索一瞬,又上前道:“我要借你鸽子,有还。”

树枝上的老头一听,本来还淡定的神色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猛地飞下来,指着景袖鼻子就开嚷:“有还?什么有还!你娘上次也是这么说的,给我还哪去了?拿了一只不说,还拿第二只,结果拐了我一群!”

他呼嚷着,一脸激动愤恨的神色。

众人错愕,也算听明白些什么,感情是凤主的娘亲以前借鸽子没还啊,不过……这算是迁怒么?

景袖黛眉挑的老高,也是意外,她娘亲应该不是这么言而无信的人吧。

“我娘借你鸽子了?”

老头哼哼两声,意识不言而喻,一身的鸽毛飞起,味道刺激的景袖难受。

“这样吧,我娘借你多少只鸽子,我还你。”不就鸽子嘛,买就是了。

众人也点首,对对,能还能还。

毛老头眸光动容一瞬,忽又咋呼呼道:“多少!一千只,那是好还的吗?而且你还的了吗,老头我养的鸽子各个是羽翼神风,你能找得到吗?”真当他人老了好骗啊。

景袖愣了一瞬,一千只,这么多啊,还要“羽翼神风”的,看来确实还不了了。

拧眉:“你到底借不借,不借我烧了你这破梧桐树!”烧了你这鸽子窝,让你丫的养鸽子。

利诱不行那就威逼。

毛老头一听,整个人气的更凶,这画面好像回到了十八年前,那丫头也是这么说,后来还真烧了他鸽子窝。

“走走走!都给我闪远点!”他呼道,袖里一股劲风打出,众人的身形控制不住的后退,连景袖也感到吃力。

看来这借鸽子不成,还彻底惹恼了对方。

众人无奈,下一瞬更是惊恐,就见他们面前的景袖竟然唰的飞起,手里凝聚源力,竟然朝梧桐树打去,那架势看来是真要烧了鸽子窝。

“哎呀,注意我的侄孙子啊。”长公主紧张呼道,整个人也冲上去,众人也一脸紧张。

看着景袖飞起,毛老头大惊,收了动作唰的就闪回到树上,景袖的动作明明比他快,却还是被拦了下来。

景袖却冷笑一声,继续动作。

毛老头听着下面的长公主连声唤侄孙子,又不敢大动作,谋害胎儿的罪他可是担不起,一时间被景袖打的有些憋屈。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