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5章 孕妇最大

不过……

“去,给凤主买两斤大米回来,要晶莹透明的,上好的香米。”沐翎吩咐道,天大地大,都没有孕妇大。

这一呼,景袖更恼了,只觉得自己被管的太严了,什么时候她堂堂歃血暗王连买大米的权力都没有了。

很明显景袖并没有抓住重点,不过,请原谅孕妇的思维。

“报,报,天大的迅报哟。”正恼着,宫门口一阵呼喊声,这迅报相当于一些小道消息,属于平民百姓的闲话传闻,不过这些消息都很有意思,且都能引起人的兴趣。

这一呼,周围过路的百姓都围了上去,是个小毛头站在中间。

“什么迅报,说来听听。”一百姓开口。

小毛头手心一伸:“一文,不多,听全篇。”要听消息,当然得给钱。

一文,确实不算什么,而且是大家一起听,一个小老百姓耐不住性子瞬间便把钱扔了出去:“快说!”小毛头手腕一扬,正好接住,露出一口小白牙笑起:“嘿嘿,来来。”

他招手,周围人瞬间围了上去,景袖也偏身细耳倾听起来。

不让出去,还不让人听八卦了不成。

“你们知道北皇雷昊天挂了没?”一出口,便让景袖也怔了怔。

“知道呀,一月前嘛,还是咱们东域凤主弄死的呢。”

景袖点首,对是她弄死的。

“那你们知道银天被撤销龙主身份没有?”

这个有人迟疑了一瞬,但很快呼道:“有,听说银泽龙族的人已经把银天押回去了,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貌似很严重吧。”

景袖的眸子唰的暗了下来,旁边沐翎缩眼。

“呵呵,那你们一定还不知道另一件事。”

“什么,快说快说。”

“嘿嘿,银天龙主已经恢复身份了,且即将与凤主联姻。”

“什么,恢复身份了?与凤主联姻?”

景袖一愣,北云霄恢复身份了?要与她联姻,他们不是成过亲了吗?

“嘿嘿,是呀,与凤主联姻,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天下出了两个凤主,具体也不知道是哪一个,银泽龙族的人正焦头烂额呢。”

景袖的脸色唰的暗了下来,转首,看着沐翎阴恻恻的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

沐翎一颤,头上唰唰的冷汗。

确实没有告诉,也就是又现凤主一事,一月前,南域突然出现新的凤主,凤星照耀,据说是凤后的子嗣,这话他们当然不相信,凤后的子嗣就在他们面前,谁还能是凤主的子嗣,起初他们并没有引以为重,后来消息越传越开,他们因为景袖怀孕又不敢多说,便一直瞒到现在。

谁知道今儿刚好就被撞出了消息,这也太巧了吧,果然孕妇神马的不能乱走啊。

知晓自己问不出什么,景袖也懒的再问,出宫的兴趣也没有了,转身向着寝宫而回,不过……这是雷雨前的征兆啊。

沐翎哆哆身,暗想以后这华夏宫

门前一定要戒严,这些小毛头什么的都不要靠近了。

等景袖离开,正说的热闹的小毛头眼里精光一闪,暗笑一下,打发了众人迅速蹿走,他身形急速,不过一会便蹿进一条小巷子,那里已站了个人,娇小的个子,身穿黑袍,蒙着面。

小毛头看着他,脸色一喜,唰的跪下:“禀告九儿大人,事情已经办妥。”

对方动了动,身上的袍角飞起:“嗯,有奖。”话落,身形回转,地上的小毛头却瞳孔一缩,砰的倒地,涓涓血色从他喉头冒出,再没了动静。

原处的九儿双眼阴霾,他缓缓拉下脸上的面罩,露出他阴柔的脸:“该死的东西,该勾引皇主。”话落,袍角一扬,消失在巷道里,等到他彻底离开,再没有回头的可能,这巷道深处,才缓缓走出一人。

是刚刚的沐翎,一脸寒色,轻蔑的望着地上的小毛头,真当他们蠢笨的很么,如今的他们的保护工作可是做的精益求精,想算计凤主,怎么可能?

他从巷道出来,迅速的飞向华夏宫,这事的马上禀告。

风云殿,众人围坐,所有的大人物皆在,童泯宫长,天涯导师,域无言,含水等。

“你们怎么看?”上首景袖端坐,身上披着件绒锦薄袍,青丝高束,内里穿着件简单凤裙,看起来颇有些君王仪态。

“故意放消息,必是有所图谋。”童泯宫长摸着还没长长的小胡须看。

“图什么呢?”景袖食指扣在桌上,一下一下,清脆的声音,脚边将军美人正与五只小幼崽在玩,它们爪子一扬,将小宝的脑袋按住,又呲牙一番,放开,那样子好像在说,小子,长结实些,我们家的姑娘柔软汉子可是看不上的。

一旁,同样蹲在地上,暗中观察的轩辕黎瞪眼,他观察的是这小宝到底喜欢哪只呢,到现在他还没有决定给哪只结亲,愁啊,愁死人了呀。

“图凤玉呗,还能有啥?”雷霆摇着手里利器呼道,那群人能有什么能耐,就知道算计暗主抢凤玉,不过……现在也挺恼人。

雷昊天已死,东方烁被疯王鞭尸过,轩辕族也没有危害了。

四皇三族,少了两皇一族,按理说应该消停一阵了,只是没想到南皇居然弄了个新凤主出来,秦可惜居然与两族结盟了,后面还有个无人区虎视眈眈,烦呀。

不过还好,暗主有青白蓝炎凤玉的消息并没有暴开。

轩辕一族现在厉氏兄妹掌管,也还算安平。

“那为什么要扯上银泽龙族呢?”景袖又道,眉羽微拧着,寒光一闪而过。

雷霆一愣,挠着脑袋不解,这他还真不知道。

气氛静了下来,屋子只有小狗的汪汪声。

一阵清风吹进,微风卷起她的裙角,景袖再次出声:“真的没有进银泽龙族的方法?这银月洲一点都找不到?那有没有谁懂的与银泽龙族沟通的方式,送个消息就成。”

不能找到,不能进去,那就放低要求。

此话一落,意外的是长公主

居然出声。

“我前些日子听街头上有个消息,听说这华夏城附近建了个飞迅庄,那建庄的老头养了一批鸽子,这鸽子识得整个天下路,据说能传音千万里呢,要不试试?”

“飞迅庄?鸽子?”这一出声,地上的轩辕黎忽地爬起来,只是太激动,刚好碰到桌角,咚的一声,连声哎哟,听的众人都头疼。

他却顾不上,激动呼道:“有用有用,有用啊,那老子的鸽子真的有用啊,当年族老凤后都用它传过千里消息,不过后来凤冥国灭,那老头子就不知道搬到何处了,听说是嫌弃世间太吵,去深山里养鸽子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

景袖眸眼亮起:“有用?那还真可以试试。”

“不过啊,听说那老头有个怪脾气,不轻易见客啊。”轩辕黎又继续道,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老头可是乱世不出门的性格,怎么现在冒出来了。

“怪脾气?那我就他怪不起来!”景袖哼哼道,起身朝殿外走去,身后沐翎感慨道,肯定怪不起来,见到怪脾气祖宗还能怪起来吗。

队伍很快出发,一脸马车徐徐出了华夏宫,马车样子普通,拉车的可是火云神驹,其他的护将藏在暗处,现在凤主可是重点保护对象,容不得有闪失。

马车里。

“冷不冷,要不要盖着点?”北云岚道,一边道一边已经将旁边的绒毯给景袖铺在腿上,虽然已经初春,可这天气还是凉的,马车一跑,灌进来的都是凉风,会冻着。

景袖心头生暖,面露浅笑,一直以来,长公主就如同她的娘亲一般,竭尽呵护:“不冷,你瞧,我的手都是暖的呢。”景袖道,伸手握住长公主柔荑。

自从北云霄将近乎全部的银泽龙族传承源力过渡到她身上后,她身子常常都是暖的,再没了以前那种彻骨感,仿佛银血解了一般。

感受到景袖指尖的温度,北云岚放下心来,又紧握着她手道:“不冷就好,你可是我们所有人的支柱多爱惜些自己,别倒了。”这话说的大实话,北云霄不在,景袖是他们所有人的中心,支柱,这个拥有无尽魅力的支柱绝不能倒了。

景袖眸闪,轻应:“嗯。”不会倒的,他们都不会倒了。

浅聊间,马车已经转到了最城西处,这里一片荒芜,并没有好好开发,放眼望去,还有些灌木杂草生长的郁郁葱葱。

“这能养鸽子?”雷霆抠着脑袋疑惑道,这地段简直就是个野草苑啊。

众人并没有回他话,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但按消息传,确实是最城西处,怎么没看见有苑子啊。

景袖下了马车,也张望着,一片野草荒芜的地方,确实没有苑子。

“往里面看看。”打了个眼色,景袖吩咐道。

风扬唰的飞走,众人原处等候,火云悠闲的在一旁吃起了青草,这儿草嫩味香,它喜欢。

脚边将军美人眨巴下眼,悠悠的在四周转了起来,时不时在地上打打滚,出来溜一圈,也很是喜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