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284章 百岁族老

但他周身却有如包揽万象般的气息,沉淀,海纳,反而更加平静。

他的眼应是看不着的,因为皱纹已在脸上布满。

这一瞬,轩辕黎的眸光却变的惊讶,族老不是有蓝炎凤玉护身吗,如今怎会变得这般。

终于,他行到景袖面前,怔怔的,似乎透过那张看不见的眼审视着景袖,半响他喃喃点头道:“没错,是她,是她。”

景袖愣怔,直觉他口中的她不是她的母亲,而是更久远的人。

正想着,他手中的乌木拐杖一扬:“丫头,是你的东西还给你。”空中一道蓝光闪过,晶莹剔透的蓝色,凤形。

整个银月洲人觊觎的凤玉!

这一瞬,轩辕青雷昊天的眸光错愕,凤玉,蓝炎凤玉,怎么会在这。

角落里,喘息的厉天丰睁开眼,浅笑着,似乎是什么使命达成。

雷昊天的眸光再次变得贪婪,做梦也没想到今日会出现这么好的事。

蓝炎凤玉出现,青白凤玉也有,哈哈,三枚,三枚凤玉。

只是他想法刚起,一道金光唰的打去,直击胸口,断了他的心脉。

“轩辕青,你十七年前枉顾我命,做出屠杀凤族之事,从现在开始,一不再是轩辕一族。”又一道金光,断了只手臂的轩辕青一愣,整个人忽地颤抖,血液气息从他的毛孔散出,削血毁脉。

风徐徐而来,天空的颜色嫣红着,众人皆被这老者的强悍力量惊住,只是没过半响,他颤抖着身,苍老的面上露出一颗颗晶莹的泪。

“到了,时候到了。”沙哑,沧桑,却又灼热,似乎这一刻他等了很久。

众人诧异着,就见他身子颤抖,整个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弯的更凶。

“族王!”轩辕黎惊呼,猛地冲上去,那老者却没有看他,而是转头望着景袖,望着她身后源力枯竭的北云霄。

“罢了,罢了,就让我再帮你一回,赎我的罪,宽慰她的心,她的心呀。”手指微微动了动,气沉如海的源力散出,像是海浪般疯狂的落在北云霄身上。

北云霄一怔,本虚弱苍白的脸以肉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血色。

众人看着,挡不住他的动作,只是震惊着。

少了雷昊天和轩辕青的叫嚣,这场杀戮他们还会翻出怎样的天?

时间继续,日升日落便是一日。

这一日,东域的天特别平静。

春即来,晚冬色,大地已经开始暖和,有些早春的地方已经露出绿意。

“嗷呜嗷呜……”四个毛茸茸的小身子在屋里蹦跶着,小牙口已经能叫的响亮。

“呵呵,香香,美美,来瞅瞅,这是我家宝儿,宝儿哟。”一老头蹲在地上不断逗弄着,玩的兴起时整个人趴下一起嗷呜叫唤。

刚进来的红妖一愣,嘴角抽搐了一瞬,又变的淡然,主子带回来的这人也太爱狗了。

想到主子,她又匆匆放下手中的玉盘唰的跑了出去,暗主该醒了,这会也该吃点粥了。

梨花楠木门,刚进来便见长公主一脸紧张神色的呼道:“哎呀,慢点慢点,这可是我小孙子呀。”

床榻上景袖揉额,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鼓都没鼓起来,这么紧张干嘛,起床,就想去散散心。

“主子,你快坐着吧,别折腾了,待会这肚里的小主子又该闹腾了。”

主子怀孕了,刚从轩辕族里回来便发现了,按理说,应该很早就诊出,只是当时的主子身体异常虚弱,连脉象都时有时无怎么能查出。

后来回华夏宫后,不断的晕吐被长公主注意到才让好好检查检查,这一检查本来是喜人的消息,众人却静默了,主子的银血压住,身体才刚刚好转,这会怀孕,不是……

众人不敢深想,怕了,更重要的是霄王爷离开了,龙老出现,被银甲天兵带走,当时的霄王爷昏迷了,因为接受了轩辕族族老千年传承源力所至,主子无没办法救霄王爷,只有无奈同意,这一切都是从风扬口中听说,细想一翻,红妖深深的打个寒颤,还好,一切无恙,主子们都好好的。

景袖揉额,更是头疼了,其实她已经没事了,她自己的身体状况她还不知道,北云霄把一身源力都给了他,这可是银泽龙族的传承之力,还能压不住银血,这些人也太惊弓之鸟了。

五指又忍不住摸上小腹,好奇的道:“他真的会闹腾?”许是因为怀孕,身上不自觉泛着柔光,母爱的味道。

“会会会,不仅会,你说啥他都能听见,等肚子大了起来,他就会跟你闹脾气呢。”红妖道,扶着她坐下,她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该有的常识还是有的,这都是她们族里的阿玛给她讲的,很神圣。

景袖听着,眸里的光闪亮,这感觉很奇特,肚子里居然多了个东西,还会跟她闹腾,不知道云霄知道这消息……

想到北云霄,眸光缓缓暗了下来,都一月了,怎么还没有消息。

“红妖,这四域有没有路可以通往银泽龙族啊?”

红妖一愣,就知道景袖是在想霄王爷了,偏头细想一下:“没有,听说银泽龙族很神秘,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知道他具体在什么地方。”

“哦。”景袖轻应,神色微微暗下,失落。

找到银泽龙族,便找到天地道,神秘些也是正常的。

“好了,好了,别想了,这般成天皱眉,小心把我家小战神都生成个小老头。”长公主出声道。

“噗呲,要我说不是小老头,一定是老气横秋的模样,整天叉着腰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红妖噗呲笑出,随口描述着。

“哎,怎么是个小战神呢,其实要是个小郡主也挺好的,以后让她接管耀天,当一代女皇。”北云岚忽又感慨道。

有子马甲在,这是难是女,轻而易举就能查出,不过这消息当时只透露给了景袖,红妖和长公主是刚好听见的。

此时,小老头正顶着一头炸开的火头发盯着一块自制的小黑板笑眯了眼。

小黑板上刷着树脂,上面一左一右写着小公主,小战神,再下面是

密密麻麻的下注人,有些排不下的都已经写到了外面。

正看着,苑子唰的落下一人,瞬间就冲到子马甲面前。

“毒爷,来,孝敬你的。”一壶顶级女儿红,透着坛盖闻都能浓郁的芳香,一辨便知道是百年好酒。

赤影一边递上一边悄声问道:“毒爷,怎么样,有消息了么?是男是女啊。”

将女儿红抱在怀里,子马甲摸着胡子道:“哎呀,跟你说了,凤后的身体异于常人,这是男是女真的很难查出啊。”

长公主和菁华公主已经许诺了他一屋子好酒,这下半辈子不用愁了呀。

“真的不知道?”赤影皱眉再问道。

“嗯,应该是个小郡主吧。”砸吧下嘴,闻了闻百年女儿红的酒香。

赤影眼睛一亮:“真的?”

“嗯,应该是吧。”随口道,悠悠向着屋子走去,身后赤影思索半天,唰的冲到小黑板跟前,龙风凤舞的几个大字,唰唰落出。

写完,唰的冲出苑子,得给小郡主买漂亮裙子了。

本来就密密麻麻的小公主一方又多了一人,子马甲满眼笑了,长公主和菁华公主赢的越多,他的分红才越来越多啊。

“哈哈……”得意的笑刚要落出,刚离开的赤影竟然唰的冲了回来,只见他拿着袖子在刚刚写过的地方一抹,名字顿时消失,然后在小战神一方添上自己名字,嘴里一边还喃喃着:“还是小战神靠谱些。”写完,再次飞走。

留下子马甲在原处嘴角抽搐。

暮色,晚霞成云妖娆的铺满天边,景袖终于出了屋子,不过是溜出来的,不对,连溜都算不上,身后还跟着沐翎,不过好说歹说一番,终于同意让她出来走走,不过只限于华夏宫内。

一路向着华夏宫正门口去,此时黑疯子和邪美人皆不在。

她的银兰血刃已毁,黑疯子当然会替她打造副更好的,而邪美人自告奋勇他的神羽殿有好材料,所以啰,黑疯子被诱骗进了狼宫。

站在华夏宫门口,周围守将看着她出现唰唰跪下,景袖拂拂手示意随意,然后转身望向沐翎:“你就让我出去会好不,就一会,我就在这边路上转转。”那样子真像是哈巴狗,只是沐翎高傲的抬起半边脸,意思不言而喻,没门。

景袖郁闷了,一脚狠狠踹在宫墙上,看的一旁的守将都生疼。

哆嗦着身子小心道:“凤主,你是不是想买些什么?我帮你买好不好?你说,属下马上去办。”

普天之下,怕是景袖是最没有架子的皇主了,他们不仅随时能看到,有时候还会被指点两下过两招,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现在整个华夏宫都知道凤主怀孕的事,谁还敢过两招。

景袖抬起眼轻飘飘的斜睨他一瞬,然后凉凉的道:“买大米,你给我买啊。”

“啊!”买大米?答案万千多,这个算什么?凤主买大米。

只有后面的沐翎揉额只觉得头疼,自从凤后怀孕后,奇奇怪怪的要求越来越多了,且都是无理取闹的嫌疑。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